快捷搜索:

律师或者法官,L看着那金色的城市

那一个秋季,满城秋叶缤纷。L独自拖着行李箱走出车站,迎面便看到车站对面一棵巨大的树,全身流露着隐隐的金色,煞是明艳。
  奋斗了多少个春夏,这个秋天终于结出了金色的果实,L看着那金色的城市,心里又充实又期待。她考上的是XX政法大学,她一直以来的理想大学。
  有师兄师姐举着学校的牌子等在车站门口,看到L走近,便热情地帮她拿过行李:“是师妹吧?你是哪个系什么专业的?”L报上自己的名字专业登记好,一个师姐便带她去坐校车。
  放好了行李,L却没有上车。她微微笑着,仰头去看那棵高大的树。师姐说:“那棵树很醒目吧?这可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地标!当初我们学校法律系有一届师兄师姐为了抗议政府的一些举措,可是在这棵树下发表过演讲!”
  “我也要向师兄师姐们学习!”L认真地说道,脸上的神情坚定又自信。师姐笑了,催她上车,说了一句:“世界因为我们而精彩。”
  校车在路上徐徐行驶,L看着被秋色渲染的城市,知道自己新的人生,将在这个硕果累累的秋季重新开始。
  大学第一天上课,老师就让同学们上黑板上面写“法”字的繁体字,并且告诉他们:“灋,刑也,平之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意思就是我们所学的东西,就是为了维护公平和正义,达到惩罚有罪之人,帮助弱势群体的效果。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个字,记住你们身为一个法律人的责任!”
  那时候,L默默地在练习本上写了好几遍那个复杂的“灋”字,也暗暗地把老师的话记在了心里。她想,她总是要尽己之力,为这个世界扫净一隅的。
  每一天L都没有偷懒,早上依旧六点半起床,到寝室外的小花园晨读,感受着秋意一天天变浓,最后凝成霜变成纷纷扬扬的雪花。秋冬过渡,自然又淡然,她在《法理学》那本书里夹了一张晨读时飘落的叶子,对秋天默默说了声再见。
  
  每一个秋天对于学生来说都是新的开始,又一次金色染枝头的时候,L已经升上大二了。她已经十分熟悉那个号称“冰火两重天”的城市,她习惯了那个城市上空飘散的淡淡辣味,习惯了走在街头随处可见身材惹火的女子。
  一个阳光温和明丽的午后,班里开起了班会,这一次班会的主题便是党员推优人选。坐在窗边的L,看着班里热闹的场面,心里有点茫然。
  黑板上清楚地列出了达到推优条件同学的名字,除了这几个同学,班上其他同学都必须参加投票,推选出最优秀的人成为党员。候选人在讲台上发表演讲,L注意到,实际上没有几个人在认真听他们到底讲了些什么。
  “都是形式而已,谁能够当选结果不早就明摆在那里了吗?”隐约地,L听到班上一些同学低声说话。
  班里的女生分别住在三个宿舍,彼此之间的感情就有了宿舍与宿舍之间的差别,班里的班干部竞选,优秀班委竞选,女生们总是只给自己宿舍的人投票,不管那个同学是否真的适合,是否足够优秀,只要是“自己人”就行。很巧的,L一直是和师姐住一个宿舍,所以班里这些或明显或隐晦的纷争,都跟她没有太大关系。那么剩下来的,只能看谁争取得到男生们的票了。
  L拿到票,票上有“请公平公正投出您心中神圣一票”的字样,她微微觉得有点讽刺。谁会在意投出的那一票是否公平公正呢?他们在意的只是最终的结果而已。已经大二的他们,早已经知道,过程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结果才是最关键的,如同春耕夏锄人人都嫌辛苦,但秋天的丰收却人人都想要。
  L从来没想到要去跟同学们争一些什么,但看着班里争吵得厉害的场面,她心里还是觉得悲哀。不是为了那个不公平的结果,而是因为明明都是一群学法律的人,却没有理解什么是公平,也没有理解什么是正义。
  窗外有一棵叫不上名字的大树,叶片在午后安静的阳光下闪烁出了金黄的色彩,有一些叶子的边沿,微微的枯黄了。这一年的秋,怎么来得那么快?L心里有点震惊。
  
  学校对大四的学生,有到法院实习的安排。L坐在去法院的车上,看着车子驶过三年前她首次踏足这个城市达到的那个车站。车站对面还是那棵高大的树,跟三年前一样,已经入秋了,高大的树一身金黄。
  站在法院门口,看到庄严的大门和那个天平标志的法院院徽,L不自觉肃然起来。也许是空调开得足,也许是法院与生俱来的庄重感,走在法院中的L只觉得微微的凉意。她想象着在庭审的场面,心下很是激动和期待。
  带L的法官人比较随和,对她也很和蔼。但L见过在法庭上的他,庄重肃穆的神情,让人敬畏。他穿上那一身法官制服,L几乎不敢直视他,仿佛他便是正义化身。是啊,法庭上他怎么能不是正义的化身?多少案子的当事人在庭下眼巴巴的,就是祈求他能够给出一个公平的判决啊!
  办公室里法官,书记员有好几个,偶尔有了空相互之间也会闲聊几句。L是当中资历最浅年纪最小的实习生,自然也是众人比较关心的对象。
  那日法官得了空,从繁重的判决书中抬起头,看到L正在做司法考试的习题,便问她:“要是过了司考,你想进律所还是进我们法院呢?”
  对于这个,L仍旧是多年前天真的模样:“法院律所都可以,只要能够为民请命,为百姓伸张正义,我都愿意去做!”
  “哈哈,你这小姑娘……”法官笑了,办公室里其他人也笑了。L有点不懂,他们笑什么呢?难道她这样说有什么不对吗?
  那个时候的L,根本不理解真正要做到那样有多难。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宏大的理想,那些理想在现实的不断打击之下,一点点地消失不见。法官即使已经是可以做出很多重大决断的法官,他仍觉得自己在权力的泰山之下变得麻木,变得不再充满激情,又何况是办公室里其他的人?
  其中一个女的书记员问她:“你不考虑考公务员吗?女孩子考个公务员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在法院工作实在是太累太辛苦了!”
  “考公务员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比高考紧张多了,也不容易考呀!”有人说道。
  “要是没有后台,考上了也没用!我有个同学,没有后台,回家考了几年了还不是进不了政府部门,现在还在死磕呢!”一个比L大两届的师兄愤愤说道。
  “很多地方因人设岗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了,我们平头老百姓,怎么磕得过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呢?人家可以用钱去铺路,我们只能用自己的血汗披荆斩棘前进……”
  “现在要进政府机关工作,确实竞争比以往激烈太多了。不过,年轻人嘛,还是需要多经历一下的……加油呀,小姑娘!”法官拍拍L的肩膀,鼓励地说道。
  L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班里那个挂了好几科总是宅在宿舍里打游戏的同学却是班里最先拒绝学校安排的实习说自己已经有工作了的人。记得有同学说过,他爸就是一个当官的,官还不小。
  L的实习结束,秋只剩下一点点尾巴了。她裹紧外套回望了一眼法院,似乎明白了很多东西,又似乎有更多的东西无法理解了。
  法,到底被置于何地呢?
  
  久久没有联系的小学同学,忽然在扣扣上面联系L说:“L,听说你现在在律师事务所工作,能不能把我一个忙?”
  原来是同学的父亲出了事。同学父亲是个建筑工人,在工作过程当中从高空摔下来,伤得很严重,需要高位截肢,巨额的医疗费用自是不必说,从此也生活无法自理了。黑心的老板这时候却不但不承认这是工伤,还以他们没有正式签订劳动合同为由要赶走他。
  L了解到,同学的父亲所在的工程队是属于一个房地产集团的,那个房地产集团财大气粗,很多城市建设招标都是被他们集团包揽了去的。如今同学想要告这个房地产集团,L觉得热血沸腾,想要大干一场。
  毕业之后的L,进入了如今所在的律所,工作忙碌艰辛,但是是她所求。说不上为民请命,为百姓伸张正义那么宏大,但到底是在向理想靠近。她跟着自己的上司学到了很多,也见识了很多,上司对她很是赞赏。
  不久,L从报纸上看到新闻才知道,原来有好几个人都和同学父亲在同一个工程队,也在同时出了事,同时遭到老板同样的对待,所以现在大家联合起来准备要告那个房地产集团。但是面对记者,集团老总很淡定地说:“这绝对跟我们集团方面是没有关系的,他们没有按照规定施工,责任不在我方。”
  矛盾很快激化,发展到工程队其他的人都联合起来反抗老板。那些天,L一边每天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一边搜集证据材料为案子做准备。同学几乎每天都联系L,想要知道案件有什么进展。L知道如今她身上寄托的不仅仅是同学一家人的希望,还有其他那些工人的希望,压力山大。
  这个时候,集团方面却保持了沉默,对整件事情不再给予回复。大家都觉得集团那边是怕了这些工人闹事,所以不敢再出面回应。L却隐隐感到不对劲,她觉得,按照这个集团一向的行事风格来看,他们是不会这样怕事的。
  果然,那些受了伤的人很快便都接到了陌生的来电,来电警告说要是他们再闹,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L知道这件事情,很是气愤。她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竟然可以无耻到那样的境地。
  凭借个人的力量,L觉得无法应对这件案子了,她正想去找上司的时候,上司却主动先来找她了。
澳门新葡新京,  “L,那件案子,我们不能接。”上司开门见山,直接跟她说。
  “为什么?”L不理解。“那些工人根本没有过错,是房地产集团一方的施工材料有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接?”
  “实话告诉你,我们律所大部分的客源都是房地产商,得罪了那个房地产集团,我们这个律所也很难维持……”上司也很无奈。他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但是很多时候,他不得不对一些事情袖手旁观。“我接到那个老总的电话,他说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到法庭上去……”
  “既然他不想闹到法庭上去,那他就该给那些工人赔偿,而不是现在这样!”L很激动,她无法接受如今所要面对的事实。上司是她一向很敬重的人,她以为他什么都可以不畏,但是现在她终于知道,他也有不得为之之事。她可以理解,但是不可以接受。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这就是你需要在成长当中学会接受的事情。很多时候,理想不是不能实现,而是实现的过程很曲折,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够坚持到最后。而你,无论怎样选择,都要先学会妥协。”这是上司最后对L说的话。
  L带着自己的东西走出律所,才发现已经又是一年深秋了,满目萧瑟的落叶随风飘舞,衬托得她分外孤清。
  这个秋,还真的分外难过,冬却是迫不及待地来了呢。
  
  等到事情真正完满解决的时候,L已经从失业游民重新回到自己喜欢的岗位上了,但是这一次,她是法律援助中心的一名律师。所谓的法律援助中心,是国家拨款设立的专门为需要律师服务但经济困难无力聘请律师的弱势群体及其法律规定必须有律师提供法律帮助而自己又没有聘请律师的特定人员提供无偿法律服务而设立的一种专门的法律服务机构。
  L在这里工作很愉快,也很积极很努力。她不断地成长,不断地接近自己的理想,也不断地认识到:个人虽然由于力量过小而无法改变世界,但那颗想要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一些光明和希望的心,什么时候都不能丢失。
  至于那件案子是怎么解决的,L只能说:是凭着一股死磕精神赢的!她为了这件案子不停奔走,不停呼吁,最终打动了一批律师界名人。他们一起联手,最终用法律武器,为那些工人争取到了自己的应得的利益,大大挫了那个房地产集团的神气。
  如今L变得越发的从容淡定了,也变得越来越干练。她保持着那股在校园才有的好奇心和旺盛求知欲,也保留着自己那颗纯真洁净的心,她不曾改变过自己的梦想,也没有停下过自己的脚步。
  渐渐地,也会有来实习的师弟师妹用仰慕的眼光看着她,对她说:“L师姐,为什么你可以做得那么好?”
  L笑笑,告诉他们:“无论别的人变成什么样,别的人相信什么,你都能够坚持自己,坚信法律最终是可以带来公平和正义,你就能够跟我做得一样好。”
  L再次走到她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看到的那颗高大的树下,看着满树金黄的秋叶,安静地笑了。秋风温柔地拂过她的脸,一片秋叶落在她的肩上,她拈起那片叶子,想起了几年前被自己夹在《法理学》书里的那一片。努力是不会白费的,付出的艰辛也最终不会被辜负。
  又是一个硕果累累的秋呢。L说道。   

问:如果让你选择,律师或者法官,你会选择哪一个?为什么?

首先感谢校友会,请我回到母校给大家交流。让我谈谈法律人的职业操守,我觉得我谈这个题目不是很合适。为什么呢?因为我本身是个律师,可能我自己的职业操守都有待评估。所以我只能谈我从业中遇到的问题,或者说注意到的问题。

澳门新葡新京 1

我是1985年法大的双学士,1987年读江平的硕士,2002年读江平的博士。在法大呆了好长的时间。后来干了十年的公务员,先是在广州的贸促会,后来到了广东省的外经贸委,从事立法方面的工作。再后来出来做律师,自己设立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前后也有二十年的时间。我将做律师的经历和遇到的一些问题跟大家交流。

肯定是选律师。为什么呢?因为我非常了解法官的办案程序。法官们经常说一句话,操着卖毒品的心,挣着卖白菜的钱。一个最普通的离婚案件,收费一千两千三千不等,有财产分割的另算。从去年法官翻倍提高待遇平均一个月能上万了。但是,还是不如律师收入多。再给个公司当个法律顾问啥的,一点都不耽误自己结案子,还有钱赚。

第一点我想谈的就是,律师要追求什么样的理念,他本身的价值取向是什么。每年都有一些学生到我们那里应聘,我都会问这样的问题:律师要追求什么样的理念?律师和法官、检察官在定位上有什么区别,他们追求的理念有什么不同?大多数的同学都会回答说,追求正义。但是,他们相互之间通过什么途径方式来追求这个正义?这一点可能很多同学回答的不理想。我说律师是干什么的,首先要明确这个问题。可能有的同学看了电视剧,会将律师的定位等同于法官检察官,认为都是一样地追求正义。但是我就提出这样一个命题,假如你现在给一个嫌疑人做辩护人,这个嫌疑人可能就是杀人犯,你做律师在辩护的过程中掌握了他杀人的证据,但是检察官跟法官没有掌握。如果你做律师想追求正义,要达到打击犯罪的目的,那么你对这个证据应该怎么处理?很多学生可能有这样的回答:我要把证据交出去。也有人说不交出去。那么我就会问:为什么?理由是什么?也有各种的回答。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学生会有这样一个答案:要交出去。我想可能就是对律师的定位有偏差,比较模糊。作为一个律师,一旦接受案子的时候你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你是当事人的辩护人,如果是民事案件,你就是一个代理人。当然我们现在也说辩护人是独立地进行辩护,但是律师法也有规定,律师必须为当事人保守秘密。那么如果说你要给当事人保守秘密,这个情况你怎么处理?可能有同学看到香港的电视,有个律师,给罪犯辩护,后来发现罪犯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后来这个律师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呢,如果他将证据交出去,他的律师生涯就结束了,因为违反了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可能就会一辈子做不成律师。我们国家可能这方面处罚还不严重,但是确实律师的身份跟法官检察官不一样。他不是代表国家,而是代表当事人行使诉讼的权利。这跟法官检察官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如果你当律师,是必须考虑这一点的。你的职业操守是什么,必须明确。

但是法官就不一样,每一个案子都有审限期限,各种率逼着你必须加班加点干,否则拖后腿不说,就连审限期限都完不成,因为案子太多。每个案子都是一个故事,安排开庭,联系每一个人,还得写判决,录入案子,报结案子,钉卷。我这还是说的最最最肤浅的,各种报批审查的复杂程度都不想说了。然而还有一项,案件终身制,你判的案子你一直要背到死为止。

律师追求的正义,和法官检察官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是一样的。但是他通过的途径是不一样的。检察官代表国家起诉,律师是代表当事人参加诉讼,两者定位不一样。检察官依据法律追究嫌疑人的责任,以达到打击犯罪的效果。律师呢,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利用法律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两者是矛盾的,但是又是统一的。所谓统一就是都是追求法律上的正义,所以你要明确律师的定位,如果不明确,可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法官,一个检察官,那个角色肯定是不对的。那法官的定位是什么?他是中立的,他不能站在检察官一边,也不能站在律师一边。他要对检察官提出的控诉的事实和理由,以及律师提出的辩护事实和意见作出判断。为什么我们国家会出现这方面的问题,像赵作海、佘祥林这样的冤假错案,就是跟我们目前司法制度有很大关系。现在法院判一个案件,往往跟检察院有一个联席会议,还有政法委,一起来定这个案子怎么判。这样一来,法院就丧失了中立的立场和法院追求正义的定位,现在都跟检察官站在一起了,案子的结果怎么公平公正?这是很大的问题。

然而我国对法官并没有像医生那样有明确的升级制度,大部分法官一辈子连副科级都得不到的,根本不像别人所说的什么,法官,庭长,副院长,院长,中院副院长等等。

作为一个律师,我们应该怎么看他的角色,他究竟是一个专业人士,还是一个商人?一些书里说,有的老师也提出来,律师主要是专业人士,而不是商人。他不是以追求利益为目的,主要是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这个看法我觉得有点偏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中国,或在其他国家,律师首先是一个自食其力者,讲得不好听的,就是一个个体户。原来我在国家机关里工作,什么都有,医疗社保公积金,工资也是国家发的。但是我离开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跟一般的个体户、一般的农民,没有任何区别。事实就是这样,律师出来就是一个个体户,都是凭你的能力赚钱吃饭。做律师当然跟别的行业一样,首先是一个专业人士,同时也是一个商人。我理解是这样的。

律师则不然了,你混的潇洒,工作安排完全可以看心情,甚至很多人一年搞好两三个案子,人家就休息的游山玩水去了。

律师和其它商人的不同就在于律师是通过自己的专业来提供法律服务。但是他不能像公职律所、法律援助中心那样,因为那些是国家发工资的,属于公务员序列。但是律师就是一个老百姓,所以他必须找饭吃,这个意义上说他应该是一个生意人。也就是说律师首先是一个专业人士,其次,他是一个商人。我的所里原来有十几个都是我们学校的校友,有些年轻的律师,他们的业务水平比较扎实,也比较优秀,你叫他做什么案子,他都做得挺好,开庭,辩论都挺好。但是除了这方面,你怎么去招揽业务?人际关系也非常重要。我们的学生可能学者这方面的风度多一点,但是生意人方面的气度少一些。不愿意跟人家交往,影响了你的业务发展。

有些人说当法官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操磨死律师,首先,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律你懂我也懂,作为一个律师,知道法院需要什么是基础,个别可能会有没想到的地方,但大多根本不会出现那种情况,要知道法律就是律师的职业。

有些人没有律师资格,没有律师执照,但是他是律师事务所的老板。你们相不相信?有一个人他没有律师资格,但他自己搞了一个律师事务所,招聘了一大帮律师给他打工,因为他有关系能拉来业务。我就跟我的律师说,你不懂业务,但是你有业务,你可以当老板。你有专业水平,但是你没有业务,你永远给人家打工,道理就是这样。你要当一个好的律师,不仅要有专业水平,最重要的是在商业方面、社会关系方面还要磨练自己。如果你这方面做得不好,单靠专业水平,我认为是不够的。当然如果你又有专业水平,又有招揽业务的能力,你就很厉害了。不管赚钱也好,做业务也好,在当事人心目中,你肯定是比较顶级的那种律师。

还有说律师遛贴法官的事情,当然律师的内心谁也不想跟法官闹矛盾,跟法官搞好关系,说好话的是有,但是也都是有尺寸的,因为你法官不可能掌握律师,律师只不过是希望友好的有个印象而已,真对质起来,法官反而是弱势群体,因为监察部门太多,连言语上的用词,都能找你毛病。

第二点,我讲讲执业中律师可能会碰到的问题。有一个案子在律师界可能比较受关注,就是马克东诈骗案。一个杀人犯请了广东的马克东做律师,说如果你把我捞出来了,就给你一百万。后来马克东真的把他捞出来了,取保侯审,再后来没有继续开庭了。后来这个杀人犯又犯了事,把马克东捞他的事说出来了,警方问给了律师一百万干什么?杀人犯说让马克东打点某某法官。这样对马克东来说就有行贿法官的重大嫌疑了,所以警方马上到了广东把马克东抓起来了。问他,如果说你拿了一百万送给法官了,那你就是行贿;如果说你没送,那你就是诈骗。马克东最后选了没有送给法官钱,那么就是诈骗罪判处。这是个什么案子呢?就是律师的收费问题。马克东当时没有签合同,没有委托书,也没有开发票,账目里头也没有记录。我们广东律协,还有全国律协,曾去援救他。这个案子应该属于违规的,就是违反了律师收费的规章,最后还是以诈骗罪判了马克东十年。案子说明什么问题?就是说做律师跟当事人打交道的时候,要签合同,收费要按规定的标准,收了费要开发票。律师法有规章制度,要求是严格的。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就等于违法,可以吊销律师执照,停止你执业。所以这个案子对我们广州的律师,甚至全国的律师,影响特别大。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律师或者法官,L看着那金色的城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