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盛传了悦耳的男高,对银风说

图片 1
  小君拨通了最后一个号码,铃声响过之后,传出了悦耳的男高音:
  “你好!有事吗?”
  小君赶忙应道:“应聘的。”
  “哦,哪里的?”男高音。
  小君回答:“焦作。”
  男高音顿了一下:“太远了!”
  小君笑了笑:“是啊!”
  双方沉默。
  小君正要放下手机,男高音再一次响起:
  “能来吗?”
  小君果断地说:“能。”
  说远也不远,只是隔了市才显得远,乘火车一会儿就到了。下了火车,小君不顾欣赏异地的风光,直接按照地址来到了新乡市高新区。看到这里的高新区,小君有一种身在故里的感觉,一样的建筑,一样的风景,一样的新天地,一样的贵族。俗话说:“百里而异习,千里而殊俗。”两市之间也就百十里地,本该相似,何足为奇?
  随着小桥流水地引领,小君缓缓的向前行走,远远的就看到了要去的地方,带车房的小别墅。这家子的别墅还不够健全,前后栏栅好似正在装修,所以小君也不用顾及走廊上的花藤挡住去路。来到门前,小君伸手按了下门铃,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会儿,里面有了动静,小君仰起目,等待着主人地出现,小君猜不出那悦耳的男高音后面隐藏了一副怎样的面孔。
  “你好!我叫风。”有人说。小君低下目寻找,一把轮椅停放在面前,轮椅上端坐着一个单薄的身子,大约二十岁左右,眉目清奇。看到他,小君的心猛的一沉:这张脸哪里见过?那目光,火一样的目光……难道是他?
  
  二
  二十年前,小君还是个少女,学姐早她两年结婚,有了一岁的宝宝。
  一天晚上,学姐悄声地叫住她:“君,明日来我家,让你见稀奇。”小君一脸的朦胧。
  次日,小君早早地去了。看到她,学姐交代:“不要张扬,怕惹事非。”小君点点头。来到内室,学姐指着床上:“看,我公公捡了个孩子。”小君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学姐。学姐加重语气:“真的!不骗你。在铁路边捡的,我公公怕人尾随敲诈,七拐八拐才入得家。”小君走上前,看了看小褥子里裹着的孩子,那孩子一个劲地冲她乐,面小小的,后脑勺大大的,眼睛贼亮贼亮,哪里像未满月的孩子!
  看过之后,小君说:“与你们家儿子挺像,就是后脑勺大些。”
  学姐得意地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像就对了。”
  说着,学姐递过来一张纸:“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小君接过纸,只见上面写着:“无人养,有人生,像雾像雨又像风,飘到西飘到东。”
  小君一愣,学姐问:“怎么了?”
  小君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学姐说:“又不残,大概是未婚先育吧!”
  小君摇摇头,解开孩子的褥子,哈!小胳膊小腿肉嘟嘟的,四肢健康,她终于放下了心。于是,就坐在床沿逗孩子玩,孩子扬着小手一晃一晃地,小君乐他也乐,乐着乐着小君不乐了,“腿怎么不随着动呢?”小君自言自语地说。
  学姐上前瞅瞅:“没有事,大概是累了。”
  小君掂了下他的腿,感觉他的腿很无力,回头对学姐说:“不对!他的腿不对劲,好像瘫了。”
  学姐紧张起来:“你不要吓唬我啊!”
  小君着急地说:“赶快检查一遍,致细点,看看有什么不同。”
  学姐将孩子翻了个身,小君一眼就看出了毛病,那孩子的后腰眼处有一个红点,红点很醒目,圆圆的。
  小君对学姐说:“是个病婴,这就照了,飘到西飘到东。他是被狠心的父母给扔了!可怜的孩子,不知道漂流了多少个地方。”
  学姐傻了眼,冲小君嚷嚷:“我说天上掉不下馅饼吧!看看,有麻烦了不是?”
  小君没有听明白,就问学姐:“什么麻烦?”
  学姐红着脸:“烫手的山芋,怎么甩掉?”
  小君没了言语。
  从学姐家里出来,小君的心里像压了块石头,不知道自己做得对还是错。她一个劲地嘱咐学姐:“送孤儿院吧!不要让他再四处流浪。”学姐点点头。
  过了几日,小君又问学姐孩子的下落,学姐告诉她让同事的嫂子抱去了,那嫂子不会生,小君一阵惊喜。殊不知那全是学姐骗她的,后来学姐告诉小君,孩子被扔在了滑县的野地里,还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小君听了心像被谁拽了一把,很痛很痛,不停地满怨自己多的什么嘴,把孩子的家毁了,命送了。她想着孩子的笑,孩子如电的目光,说不出地内疚。孩子冲她笑,大概是让她嘴下留情吧!她却没有。
  
  三
  “你好!你怎么了?”风在唤。小君回过神来,一边抹去泪水一边回答:“没有什么!触景生情,让你见笑。”风挪开轮椅:“累了吧?请进房间休息。”小君进到屋子里。风停下轮椅,指着一间卧室:“你以后就在这里休息吧!”卧室的门开着,举目就能看到里面的陈设,一张西式床,一个衣柜,一个洗手间。小君打开衣柜,将带来的衣物挂起,将自己的床罩伸上,然后在鞋柜里取出了拖鞋换好,穿过长廊来到客厅。
  风坐在乳白色的大理石茶几前面看着什么,小君轻轻地走过去,风放下手中的东西,指着沙发:“坐。”小君坐下,回手从包包里取出相关的证件递上,风接过去扫了一眼又还给了小君:“收好!以后就称呼你君姨吧?你与我母亲一样大。”小君:“嗯。”风看了眼小君,笑了笑:“君姨,不要拘束,把这里当作你的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小君挺了挺身子,答道:“好的。”风离开茶几,将双臂搭在轮椅的扶手上,环视了下屋子,对小君说:“家里就三个人,你我,还有浩天,我的生活有浩天照顾,你随便弄些吃的就行,不要累着。”小君点点头。
  在客厅待了片刻,小君就回到了卧室。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小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换上休闲服来到厨房。在厨房里转了一圈却找不到活,哪都是干净的。小君打开冰箱,把里面的东西通通取出,擦了擦又放回原处,然后打开壁柜整了整,一边整一边记着,到了晚上,她就知道了油盐酱醋的位子。
  晚饭时,浩天回来了,小君看到他,赶忙招呼:“我是新来的保姆。”浩天伸出手:“阿姨好!我叫浩天。”小君上前握了下:“浩天好!”
  小君把饭摆上餐桌,就喊他们过来,自己却回到了厨房,她想在厨房里面吃。她先把用过的东西拢了拢,正拢着就听到风喊:“君姨!怎么不来吃饭?都等你呢!”小君只好过去。他们一边吃着饭一边交谈,小君插不上嘴,就默默地听着。风问:“明日有多少人?”浩天说:“几百人吧!女生多。”风不语。小君看看风又看看浩天,一头的雾水。
  晚上,浩天把风弄上了二楼,小君也回到了卧室。小君找出睡衣,将水调热,慢慢地洗了起来,洗完澡,吹干头发,感觉一身的轻松,躺在床上睡意全无。小君又想起了风,风是那个孩子吗?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吧?他的母亲呢?怎么不在身边?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想着想着就入了梦。
  一觉醒来,天还没有亮,做饭还早,小君想,不如坐在床上填词。于是,她翻开日记去寻找词牌,词牌都是在网上打印来的,临来时她怕闲了寂寞就打印了些。什么满庭芳,喝火令,少年游,应有尽有。小君找了一首《浣溪沙》,这是一首小令,比较适合短时间内吟咏。填好词,小君合上本子开始洗刷,还没有弄好他们就下来了。路过小君房门口,风说:“君姨,先出去转一圈,不耽误什么!”小君就随着他们出了门。
  来到广场,健身操才刚刚开始,小君随着队伍跳了起来。浩天推着轮椅绕着广场旋转,风闭目吐纳,好像在采芝兰之气。小君不敢多玩,她知道自己是出来干什么的。回到厨房,小君作了难,早饭吃什么呢?不能还是粥吧?小君的儿子早上就不喜欢喝粥,这俩孩子喝粥吗?不如做些试试。
  吃饭时,风高兴地说:“君姨做的玉米粥真香,好久没有吃到了,君姨来了,又有了母亲的味道。”小君舒了口气。
  吃过早饭,浩天出了门,风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小君开始做家务。院子里竖着好几种拖把,小君拿了把拖木地板的,她想先把二楼的地板拖一下。顺着楼梯拖上去就到了风的房间,风的寝室很大,进门是一个小厅,厅里有一个台几,台几上摆着一个叫不上名的古董。厅后面就是风的卧室,卧室里没有什么陈设,一张西式床,一个超薄液晶电视,一个洗手间。小君洗了洗拖把,顺着走廊拖下去,来到另一个卧室,这个卧室大概是浩天的,有些小,只摆了一张西式床,床脚处的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脑。卧室的隔壁是一个小洗手间,走廊尽头是书房,书房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有电脑什么的,四周有书架盆景。到此,楼上的地板总算是拖完了,小君伸了伸腰,就开始擦桌子。做完楼上,小君拎着拖把下了楼,到院子里换了拖把就拖起了走廊,拖到左侧那两间房子,小君推了推门,门是锁着的,小君就到洗手间洗了拖把,晾在院子里。
  楼下也没有什么可打扫得,靠大门处摆了一个台几,几上放着一个名贵的瓷器,棕色的,圆圆的盘,镂空的,带有底座,小君轻轻地拿起又轻轻地放下,不敢有稍微得疏忽。右侧紧挨着小君的卧室是乳白色的衣架鞋柜,地上有几处夜来香盆景,餐厅里的玻璃壁柜大概一擦就行了,里面摆放得精美杯子小君不敢乱动,看着挺昂贵的。电视桌上有一个竹篓,篓里面竖着一付画卷,不用整理。风一直没有离开客厅,拿着个手机不停地拨,像是在上网。
  慢慢的,小君融入了这里的生活。进进出出,转眼之间,十一月了。天还不算冷,小区就开始了供暖。小君从家里回来,一进房间觉得热腾腾的,赶忙换了件浅灰色的T恤衫。小君整理好东西就想着去和风打个招呼,每回从家里回来都是这样子。小君从房间出来,没有走上几步,就听到了风的声音:“以前,我从不知道寂寞是什么,虽然我们不富裕,但我觉得很充实,你的影子,你的声音,你的爱,把我填充得满满的。你走了,抽空了我的一切,我好怕!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样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有力量吗?”小君噙着泪,一步步地走进屋子,风吃惊地看着她,她没有住足,推起轮椅缓缓地出了门,一路向前走去。
  那天过后,小君像平时一样该干么干么,风不说她也不问,只到有一天风叫住她。那天,风说:“君姨,陪我出去转转好吗?”小君就放下手里的活推他出去。到了外面,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一个人推着,两个人想着,只到小君走累了风才开口。
  
  四
  新乡郊区有个李村,这个村子离新乡市最近,由于离市近,所以也不太穷,并且还有人在市单位做工,李小冬就是。李小冬顶替父亲的工作已经十多年了,十多年里她不停地在单位与村子的路上穿梭,尽管有宿舍,她还是愿意同家里人挤在一起。家里虽然不太温暖,这个横一鼻子,那个竖一眼的,可总比在外面强。若说姐姐的话像叉子,那么同事的话就像刀子。姐说:“可惜了那份工作。”同事却说:“买个塑料人拥着也不娶她,夜里别把我吓死了。”所以,小冬越来越难活了,觉的这个世界越来越冷。风来了,她才有了生活的乐趣。
  风是小冬在野地里捡来的孩子,当时把小冬吓了个半死,他在那里哇哇地哭,小冬还以为是狼呢!到了早上,返回去一看是个孩子。小冬把他抱回了家,可是一家子人都反对,小冬只好带他住进了宿舍。单位里,小冬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风的出现又将小冬的生活涂上了一层阴暗的色彩,大家都纷纷地议论:“这丑人在哪儿整出一个孩子?还挺大本事哦!”小冬把他们的话当作空气,左耳朵进右朵耳出,一门心思地照顾孩子,把孩子喂养得胖乎乎的。
  风的名字是小冬照着孩子包裹里的字起的,包裹里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无人养,有人生,像雾像雨又像风,飘到西飘到东。”小冬看不懂什么意思,就取了一个风字做孩子的名字,为了留作纪念,将来有缘与家人相认。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冬天了,万木萧条,一片冷寂,可是,小冬的寝室里却温暖如春。风一个人躺在床上,肚子填饱了他也不哭不闹,瞪着眼睛追着小冬吊在那里的玩具,一追就是几个月。这几个月,风胖了小冬明显得瘦了,笑起来更吓人了,可她却更爱笑了,见谁都笑。
  有一天,小冬突然的不笑了,抱着风哭了一个晚上,哭过之后眉域间就多出了一个川字。风似乎明白了什么,伸出小手紧紧地抓住小冬的衣服,小冬把他抱在怀里:“孩子!别怕,我不会再让你四处漂流了,我们都是没有人爱的人,就相依为命吧!”
  
  五
  三月的天还不是那么温暖,百花就急着绽放了,小冬是第一个踏青的人。在这青青的田野里,在这淡淡的白云下,小冬母子才有自己的位子。小冬引导着风,追赶翻飞的落花,唤醒沉睡的小草,送走孤寂的春梅,安葬零丁的残冬,采拾岁月的记忆。风在阳光下饱满:“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甜甜的童声响彻大地、响彻山川,春天在这童声中一个一个地过去。
  三岁半的时候,小冬把风送进了学前班。小朋友们都围了过来,稀奇地看着风的轮椅,风却稀奇地看着教室。老师把风安置在一个位子上,就领着孩子们玩积木,小朋友们看到积木都来了劲,风不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老师问:“李风同学,你怎么不与小朋友一起玩呢?”风说:“我没有玩过,先看你们怎样玩。”很快的一天过去了,小冬把风接了回去。学校就在单位的附近,小冬有一点空就朝哪儿跑,幸亏单位的纪律不那么严。

图片 2

图片 3

《风尘录》

田野和风在一个地质队工作。年轻时,田野是在野外工作的地质勘探队员,风是化验室里的化验员。田野在野外勘测含铀的矿石,找到矿石后,送回实验室,风和她的女同事们负责化验。大石头要敲成小石头,小石头再用筛子过筛……

第八章

有一天,田野来到实验室,见风在砸大石头。这个砸大石头的动作有个专业名词,叫做“碎样”。碎样本来是有专人干,但那天刚好工人不在,风觉得不就是把石头砸碎嘛,这事自己也可以干。她抡起大锤,没想到使劲过大,锤子掉到了后边。她一回头,发现田野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嘴咧得老大。风的脸一下子红了。田野走过来,从地上捡起大锤,三下五除二,没用多大功夫就把大石头碎成了小石头。

        尘风先下了车,看见了地上那一具具尸体,问玄逸:“可有活口?”“那是自然。”玄逸指了指不远处的树下,尘风走了过去,那个黑衣人看着她过来,不安地扭了一下身体,尘风笑:“别急,在我还没有给你定罪前,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黑衣人冷笑:“哼,区区一个小姐,还给我定罪?我凭什么告诉你?

以后,这段故事被他们命名为《大石头变小石头的故事》。田野经常模仿风抡大锤的动作,末了总是说:你不知道当时你看起来有多美。

        尘风不怒反乐:“哈哈,还真是一个忠于主子的仆人!”黑衣人被气到了:“此话怎讲?”尘风道:“你的主子派你过来杀我们,事成了,顶多也就赏个银子,事不成,不是死于我们的刀下,就是死在主子的刀了,你的命难道就值这么点钱吗?再说,如果事情败露,追查凶手的时候,你说你的主子会把谁推出去?自然是你!那到时,你的主子还会把你救出来吗?”黑衣人想了想,的确如此,但就是不肯报出主人的名字,尘风说:“既然如此,留你有何用?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听了,玄世子,送他一程。”玄逸走向他,一剑了结了他的性命。

他们开始谈恋爱。

        凤然从里面出来了,看见外面一地的尸体,大惊失色,尘风忙安慰她,又扶着她进了车。玄逸一脸厌恶地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对银风说:“自己清理。”还不忘把手中的剑用绢子擦干净,把绢子丢给了银风,说:“自己擦一下,丑死了。”说完便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惊愕的银风。

这天,田野从野外工作回来,来到风的宿舍,风给他做菜,别的同事闻香而来。

        他无奈地取出一瓶不知名的药水,往一具具尸体上一泼,地上便毫无痕迹,他一边心里骂玄逸一边说:“叫我清场,小样,小爷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倘,这么恶心的事让我做,啧啧……”他的声音并不小,车里自然听得到,突然,一支镖从车内飞出,稳稳地穿过银风手里的绢子,钉在树上,随即,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快干活,别磨蹭,小心回府以后我收拾你。”

他们站在门口,使劲地吸着鼻子,“好香啊!做什么好吃的!”

        银风只好说:“哦,您歇息您歇息,小的帮您擦地板。”

“进来啊,进来一快吃!”

        凤然在车里听着这些无厘头的对话,不由得笑了。

大家聊着天,就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很快,马车又开始行走了,当然,马车夫不在了,还有银风嘛,可怜的银风被下令顶替马车夫的位置,悲惨地开始了他的轻月湖之旅。

风问田野,“米饭好了吗?”

        四人在那里呆了半天,凤然看尘风有些累了,就说:“小风,去我府里看看吧,请你参观一下。”尘风点头,问玄逸:“那你们呢?”银风忙“哭喊”道:“我要去我要去,你们走了,他会打我的!”玄逸脸又是一黑,踹了他一脚,银风告状:“看看看,你们还没走呢,他就踢我,你们要是走了,我怎么办啊!”看着他像怨妇一样的表情,尘风说:“好好好,带上你们,不许捣乱。”银风听话地点点头。

田野回答:“好是好了,就还是有点生。”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盛传了悦耳的男高,对银风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