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有人要加我为网上朋友,随笔的主人没有姓名

这是一个现代最为流行的微小说版本,小说的主人公没有姓名,也没有地址。但在现在网络生活中随处可见,还原下面的微信对话,或许是一段黑色的幽默故事……
  男主人公网名:玉树临风。
  女主人公网名:花开正妍。
  对话是在一个很偶然的下午开始的。
  
  花开正妍:哈罗,好久木见啦!
  花开正妍:最近忙不?
  玉树临风:还好吧,老样子
  玉树临风:你呢?
  花开正妍:我这几天在新马泰观光,下个星期回国!
  花开正妍:等我回来咱好好聊聊!
  玉树临风:好啊,你出国旅游啦?
  玉树临风:快活呀亲,几时回来?和谁去的?
  花开正妍:哦,陪我男朋友去的,他家在那边有些产业。
  花开正妍:他父母住在新加坡,说带我去见见他父母。
  玉树临风:你谈朋友啦?
  花开正妍:是呀谈了很久啦,彼此都觉得很适合对方。
  玉树临风:谈多久了?
  花开正妍:两个多月!
  玉树临风:那是蛮久了的,不管怎么样,祝福你!
  玉树临风: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花开正妍:我们是在上海的寺院结缘,不知怎么的,第一次见到他,感觉好好哦,我们在一起畅谈人生理想,厮守于遮风的港湾,最后找到了家的感觉
  玉树临风:归属感很重要,能找到有思想、成熟稳重,还聊得来的男盆友真的不容易,恭喜你呀!
  花开正妍:嗯,是的。
  花开正妍:你说那天真的好巧哦,我们同去一座寺院许愿,然后一起卡歌,一起享用烛光晚餐,那天我特么高兴,喝了不少酒,然后他把我送回家,再然后……你懂的!
  玉树临风:那你们还真是蛮投缘的哈
  花开正妍:他说会带我看尽繁华,享受人间富贵,从保时捷到458,一路鲜花盛放到结痂
  花开正妍:最后一句我虽然木听懂,但前面的我听懂了,你知道吗,我当时好好感动吖!
  花开正妍:我觉得我找到了真爱!
  玉树临风:哦!酱紫,到底有多猛?
  花开正妍:嗯,他家境不错,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东南亚都有产业的,刚认识那几天我们都住在他家在杭州的别墅里,那感觉真的好好剌激吖
  花开正妍:不过有的时候,我也特别烦
  花开正妍:家里五个保姆侍候,外出都跟着俩保镖。
  花开正妍:都木有两人独处的机会,像坐牢一样
  玉树临风:看样子他对你确实不错,你就好好珍惜吧!
  花开正妍:是的,来泰国一星期,他给我买了好多好多东西,卡都刷爆了,我们天天去逛街,吃生猛海鲜,看人妖表演,累了就睡觉。
  花开正妍:我现在己经手无缚鸡之力了
  玉树临风:嗯!你要爱护你的小手,不要起茧了,让你男盆友也补补身子。
  花开正妍:哈哈哈哈哈哈!
  花开正妍:你还蛮懂板的哈。
  玉树临风:你们结婚时要告我哈,我给你们包红包。
  花开正妍:哈哈!真的吗?
  花开正妍:那你现在就给我发红包吧。
  玉树临风:这么快?你们要结婚了。
  花开正妍:虽然没有,但我想应该快了。
  花开正妍:你现在给我和以后给我,不是一样的嘛。
  玉树临风:等你结婚那天,给你们讨个好彩头呀。
  花开正妍:好啦,认真地说,我这儿出了点情况,身上的钱不够周转,我最近一直在购物,卡都刷爆了。
  玉树临风:出了什么事?严不严重?
  花开正妍:家里的一些事情,还蛮急的。
  玉树临风:你男盆友怎么不给你?他不是挺有钱的嘛?
  花开正妍:他的卡刷爆了呀。
  花开正妍:救个急,过两天他爸妈给了钱他,我就有钱还你啦。
  玉树临风:……
  玉树临风:好吧!
  玉树临风:你要多少?
  花开正妍:5000应该够了吧!
  花开正妍:也就是返程的机票。
  (当天玉树临风给花开正妍转了5000)
  花开正妍:谢谢帅哥我回国立马就还你!
澳门新葡新京,  玉树临风:没事了,我先下了。
  花开正妍:好的,88!
  (一个星期后)
  玉树临风:在吗?
  玉树临风:在吗?
  玉树临风:
  玉树临风:看到消息回一下!
  玉树临风:花开正妍?
  玉树临风:花开正妍?
  玉树临风:花开正妍,美女?
  ……
  花开正妍:玉树临风!
  花开正妍:你烦不烦呀。
  花开正妍:我现在一点也不好。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
  花开正妍:现在也木有钱还你。
  花开正妍:你别再找我要了。
  花开正妍:你再这样子,我就拉黑你!
  ……
  玉树临风:别呀,亲!
  玉树临风:我刚才出去了会,才看到你的信息!
  玉树临风:别难过了,我知道你们分手了。
  玉树临风:怕你不开心,会做傻事。
  玉树临风: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玉树临风:想问问你,身上的钱还够不够用?
  花开正妍:什么意思?
  花开正妍:你?
  玉树临风:我想我以后再也不能陪你了。
  花开正妍:什么意思?
  玉树临风:我办了加拿大的移民,以后可能不回来了。
  花开正妍:什么意思?
  花开正妍:打感情牌。
  花开正妍:我告诉你,这钱是我凭本事借来的,我不会还的!
  玉树临风:我没让你还。
  玉树临风:还好,你终于回我消息了。
  玉树临风:我现在己经在机场了。
  (玉树临风附机场截图)
  玉树临风:朋友一场,走之前,我想送你一份礼物!
  花开正妍:礼物?什么礼物?
  玉树临风:一张定期的存折,里面有9万5千块钱,我己经存了快一年了,从认识你的那个月开始存的,本来想在我们认识一周年存够10万送给你的,但是出了点意外,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玉树临风:我知道你一个女孩子在外不容易,不要嫌少!
  玉树临风:不高兴的时候多在外面散散心,甭窝在家里。这样对身体不好。
  玉树临风:密码是你的生日。
  玉树临风:你到时在开户行取一下就ok了。
  玉树临风:我让我朋友把存折送过来。
  ……
  花开正妍: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玉树临风:因为我喜欢你呀。
  玉树临风:我等你很久了。
  玉树临风:有的时候看着你在朋友圈里说喝醉了酒难受,我多想来照顾你呀!
  玉树临风:有的时候又看到你在朋友圈里秀恩爱,我多希望那个人就是我呀!
  玉树临风:但是,这些……
  玉树临风:都不可能了。
  花开正妍:你这样讲我真的很蓝瘦,有香菇的感觉
  花开正妍:笨笨!
  玉树临风:我看你每天出入酒楼剧院,结交上流社会,男盆友又那么帅气,对你又那么宠爱,而你又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不敢打扰你!
  玉树临风:我只是一个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人。
  花开正妍:其实吧,我每天这个样子的生活也挺无聊的。
  花开正妍:我想做一个平凡的女人。
  玉树临风: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玉树临风:这世上从木有后悔药可买的。
  玉树临风:你曾经是我最爱的女人。
  玉树临风:好了,我的飞机快飞了,剩下的我朋友会加你微信,会告诉你的。
  花开正妍:你还爱我吗?
  玉树临风:爱过!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冰山一角:你好!我是玉树临风的朋友。
  冰山一角:我明天下午回北京,如果方便的话,那张存折我明天中午给你送过来?
  花开正妍:嗯,好的
  花开正妍:我问下,开户银行在哪里?
  冰山一角:在北京,明天我把那里的地址一起给你!
  花开正妍:为什么在北京呀,这么远?
  冰山一角:他的家在北京啊。
  花开正妍:他不是上海人嘛,怎么又北京了?
  花开正妍:他到底是干嘛的呀?
  冰山一角:你自己问他吧,我不方便说。
  花开正妍:你说吧,我是他最爱的女人,没事的!
  冰山一角:好吧!
  冰山一角:其实,玉树临风只是他的网名,他复姓爱新觉罗,是正红旗,努尔哈赤一支的后代,乾隆帝第12代嫡传长孙。
  冰山一角:这次他移民加拿大,好像是要继承他祖上一笔巨额遗产的。
  冰山一角:事情很突然,前天他们家才接到加方律师的通知。
  冰山一角:好了,我只能说到这儿了,有些事希望你不要和别人讲,不然对他不好,对你也木有什么好处,这个你懂的!
  花开正妍:嗯嗯!我明白,那他以后不会回来了?
  冰山一角:应该是吧,至少最近几年不会回来!
  花开正妍:哦,哦,我知道了。
  花开正妍:那个存折,你能把钱取出来,再打给我吗?北京实在太远了
  冰山一角:可能取不出来,这个存折只有满10万才能提现的。
  花开正妍:那我再让他打5千进去行不?
  冰山一角:行是行,就怕……
  花开正妍:
  冰山一角:据我所知,他这个点上应该在空中,飞机上是不允许用手机的。
  花开正妍:这么麻烦呀。
  冰山一角:要是你觉得麻烦的话,还是等他回来再弄吧!
  花开正妍:你别误会亲,我的意思是还有其它办法不。
  冰山一角:你可以让你在北京的朋友替你存进去5千,就可以取出来啦。
  花开正妍:可是,我北京没有熟人啊!
  花开正妍:那这样吧,我打5千给你,你帮我存进去,然后你再把10万取出来打给我行不?
  花开正妍:行不行嘛,亲!我是他最爱的女人。
  花开正妍:你就当帮帮他,也帮帮我。
  花开正妍:
  冰山一角:好吧。
  花开正妍:哈哈哈哈,麻烦你了
  (花开正妍转账给冰山一角,手机显示己收到)
  冰山一角:谢谢
  花开正妍: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冰山一角:不!不!不!还是我该谢谢你!
  冰山一角:因为你终于还我钱了。
  花开正妍:
  花开正妍:???
  花开正妍:你个骗子。
  玉树临风:小样!跟我玩,你丫还嫩着点!   

多年前,哥哥是个三十岁的农民,因为自己脚有点残疾,所以一直没有女孩子愿意嫁给她,就这样哥哥一直是单身。

“你好!”

婚后嫂子和哥哥非常恩爱,每天都和哥哥下地干农活,一点也不嫌累。一家人的家务活都是她做的,给我们做饭洗衣服。她对我就像母亲那样关心,每天送我上学,不管刮风下雨,她都坚持这样。平时在家吃饭的时候,嫂子还经常把好吃的菜夹给我,叫我多吃一点。

“还幸福?!我到现在还没有带过他给我买的首饰呢。”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哥哥突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流浪女,给她吃的,穿的,让她在我们家休息调养了几天。等她好点了,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是被人拐卖到隔壁县的,嫁给了一个经常打她的男人,她忍受不了这种虐待,逃了出来。因为人生地不熟,身上又没钱,在外面饥寒交迫,是哥哥救了她。

“谁叫我爱他呢。”

那时候我上大学,哥哥因为腿脚不方便,不能来送我,当我嫂子把我送上车的时候,她哭了,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在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钱不够了一定要和她说,平时有时间了尽量给家里打打电话,她和哥哥会想念我的。火车开了,我回头看,嫂子还在站台上向我这边不停地招手,我哭了,我为了我有这么一个像亲母亲的嫂子而感动流泪了。

“哪天?我们才认识的啊。”

拿着这张存折,我的内心一暖,泪水止不住流了出来,这么多年嫂子为了我们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对我有如亲生母亲那般关爱,我一定要好好孝顺嫂子和哥哥!那天晚上,我端来了一盆热的洗脚水给嫂子洗脚,当我蹲在下面洗的时候,我感觉到有泪水滑进了我的衣服里,这是一种幸福的泪水……

“为什么?”

后来我要结婚了,嫂子一天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强子,嫂子知道你结婚要花很多钱,婚后又要买房,而你自己才工作几年没什么钱,这是一张20万的存折,你拿去,就算你哥哥和嫂子的一点心意,我和你哥哥老了,现在只希望你和弟妹的生活过得幸福,那样我和你哥哥就很知足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打开电脑。一打开QQ,就发现她的头像在动。打开聊天窗口,她已经写下了几句话。

后来这个女人为了报恩,嫁给了哥哥,成为了我的嫂子。

“我建议你取一张白纸,拿一支笔,好好把你们的关系和感情分析分析。看看值得珍惜的有多少条,让人痛心的有多少条。再看看万一离婚后能过得比现在好的几率有多大。然后再决定自己的态度和做法。”

(来源:网络)

由于事务繁忙我几天都没有上网。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网友。过了几天,是周末。我值班,没有事,就打开电脑上网。我打开QQ,她又在找我。我和她聊了起来。

后来嫂子为了我们这个家能过上好的生活,她大胆承包了20亩的果园,种起了苹果。每天她和哥哥都在果园忙碌,有时候饭都来不及吃。正因为嫂子这么贤惠和旺夫,我们家的生活慢慢好起来了。

暮春的一天下午,我忙完公事后打开电脑,打开QQ聊天窗口。我在寻找熟悉的网友。她们都不在线。这时,有人要加我为网友。我打开一看,是“秋雨梧桐”很凄冷的网名。我断定此人一定有难言的痛楚。为了拯救她,我就加了。一加,她就发来了信息。

“谢谢你的欣赏。其实,我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俗人。你会失望的。”

“我对他好了,他还是对我不理不睬。我该怎么办?”

“那就对了。你既然爱他,就不要计较他为了他母亲对你的不理睬了。”

图片源自网络

“他妈妈有病,脑梗,有点麻糜。他听他妈妈说,给我难看。”

“我不相信。”

“我看了你的空间,想你不是俗人,就加了你。”

“嗯。你可以和他好好聊聊,说说你的心里话。”

“他从来不看书。没事了就是打牌。为了打牌我还说了他几次。你知道他说啥?不打牌你让我憋死?!我打牌我高兴。为了打牌,他从来不管我和孩子。就连孩子的学习也是我一个人管。孩子都对他有意见了。”

“那你说说。”

不一会,她又要求加我。我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我生气地关掉了电脑,坐在沙发里阅读起了几天来积攒下的报纸。

澳门新葡新京 1

“嗯。花了一千元,他给了我五百。”

“你好!”

她的头像暗了。我打开了她的资料。

“我爱你。”

作者:李跃峰

“我不赞成AA制。那是对对方不负责任的表现。”

“他就不理我。一吃完饭就钻进房间里睡觉,或者出去。早上吃完饭,我笑着对他说话,他竟然冷着脸扭头就走。当时我真想把碗摔了,但还是忍住了。”

“怎么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人要加我为网上朋友,随笔的主人没有姓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