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阳城县吏家有怪,窍通于鼻

狗国 南蛮 缚妇民 南海人 日南 拘弥国 南诏 獠妇

杂器用 古县吏 桓玄 徐氏婢 江淮妇人 刘玄 游先朝 居延部落主

四方四夷 无启民 女娲人泽 毛人 莫邪国 白民国时期 欧丝 輆沐国

南开中学僧 宛城 岭南女工人 芋羹 蜜唧 南州

僧太琼 清江郡叟 韦训 卢赞善 柳崇 南开中学央银行者 曲举人 虢国妻子

泥杂国 然丘 卢扶国 浮折国 频斯 吴明国 女蛮国 都播

狗国

阳城县吏家有怪,窍通于鼻。新荣区吏

骨利 突厥 吐蕃 西北荒 鹤民 契丹 沃沮 僬侥

陵州尚书周遇不茹荤血,尝语刘恂云,顷年自青杜(明抄本“杜”作“社”)之海,归闽,遭恶风,飘18日夜,不知行几千里也,凡历六国。第一狗国,同船有新罗,云是狗国。逡巡,果见如人裸形,抱狗而出,见船惊走。又经毛(“毛”原来的文章“七”,据许本改)人国,形小,皆被发蔽(“蔽”字原在“毛”字下,据明抄本移上)面,身有毛如狖。又到野叉国,船抵暗石而损,遂般人物上岸。伺潮落,阁船而修之。初不知在此国,有数人同入深林采野蔬,忽为野叉所逐,一位被擒。余名惊走。回看,见数辈野叉,同食所得之人,同舟者惊怖无计。须臾,有百余野叉,皆赤发裸形,呀口怒目而至。有执木枪者。有雌而挟子者。篙工贾客五十余名,遂齐将弓弩枪剑以敌之,果射倒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叉,即舁拽明啸而遁。既去,遂伐木下寨,避防再来。野叉畏弩,亦不复至。驻二日,修船方毕,随风而逝。又经家长国,其人悉长大而野,见船上鼓噪,即惊走不出。又经流虬国,其国人幺麽,一概皆服麻布而有礼,竞将食物,求易钉铁。新罗客亦半译其语,遣客速过,言此国遇夏族飘泛至者,虑有横祸。既而又行,经小人国,其人裸形,小如五伍岁儿。船人食尽,遂相率寻其巢穴。俄顷,果见捕得三四十枚以归,烹而充食。后行两天,遇一洲岛而取水,忽有山峰羊,见人但耸视,都不惊避,既肥且伟。初疑岛上有人牧养,而又绝无人踪,捕之,仅获百口,皆食之。

魏景初级中学,中阳县吏家有怪。无故闻击掌相呼,伺无所见。其母夜作倦,就枕寝息。有顷,复闻灶下有呼曰:文约,何以不见?头下应曰:作者见枕,不能够往,汝可就自个儿。至明,乃饭锸也。即聚烧之,怪遂绝。

正方南蛮

南蛮

桓玄

北边之人鼻大,窍通于目,筋力属焉;南方之人口大,窍通于耳;西方之人面大,窍通于鼻;北方之人,窍通于阴,短;中心之人,窍通于口。

南道之酋豪多选鹅之细毛,夹以布帛,絮而为被,复驰骋纳之,其温柔不下于挟纩也。俗云,鹅毛柔暖而性冷,偏宜覆婴孩,辟心悸也。

西夏桓玄时,白虎门下,忽有半个小时候,通身如墨,相和作《芒笼歌》,路边小儿进而和之数十位。歌云:芒笼茵,(茵原版的书文首,据明抄本改。)绳缚腹。车无轴,倚孤木声甚哀楚,听者忘归。日既夕,二小儿还入建康县,至阁下,遂成一双漆鼓槌。鼓吏列(列最早的文章刘,据明抄本改。)云:槌积久,比恒失之而复得,不意作人也。2015年春而桓玄败。言车无轴,倚孤木。,桓字也。咸阳送玄首,用败笼茵包裹之,又以芒绳束缚其尸,沉诸江中。悉如童谣所言尔。

无启民

缚妇民

徐氏婢

无启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埋之,其心不朽,百余年化为人。录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细民肝不朽,两年化为人。(出《酉阳杂俎》。明抄本作出《博物志》。文亦全同《博物志》。)

缚妇民喜他室女者,率少年持白梃,往趋墟路值之。俟过,即共擒缚归。一1月,与其妻首罪。俗谓之缚妇也。

黄海徐氏婢兰,晋义熙中,忽患病,而拂拭十分。共伺察之,见扫帚从壁角来,趋婢床。乃取而焚之。

女娲人泽

南海人

江淮妇人

阴帝生泽性妒,有从婢散逐四山,无所依托。东偶狐狸,生子曰殃;南交猴,有子曰溪;北通玃猳,所育为伧。

利古里亚海男生女子皆缜发。每沐,以灰投流水中,就水以沐,以彘膏其发。至五1月,稻禾熟,民尽髡鬻于市。既髡,复取彘膏涂,来岁五5月,又可鬻。

江淮有妇女,为性多欲,存想不舍,日夜常醉。旦起,见屋后二少童,甚鲜洁,如宫小吏者。妇因欲抱持,忽成扫帚,取而焚之。

毛人

又 北海解牛,多女孩子,谓之屠婆屠娘。皆缚牛于大木,执刀以数罪:某时牵若耕,不得前;某时乘若渡水,不常行,今何免死耶?以策举颈,挥刀斩之。

刘玄

八荒之中,有毛人焉。长七八尺,皆如(“如”原来的小说“于”,据明抄本改。)人形,身及头上都有毛,如猕猴。毛长尺余,短牦甡。见人则眪目,(“目”原著“自”,据明抄本改。)开口吐舌,上唇覆面,下唇覆胸。憙食人,舌鼻牵引共戏,不与即去。名曰髯公,俗曰髯丽,一名髯狎。小儿髯可畏也。

圣劳伦斯湾.穷人妻方孕,则诣富室,指腹以卖之,俗谓指腹卖。或己子未胜衣,邻之子稍可卖,往贷取以鬻,折杖以识其短长,俟己子长与杖等,即偿贷者。鬻男女如粪壤,父亲和儿子两不戚戚。

宋咸阳刘玄居越城。日暮,忽见一著乌裤褶来取火,面首无七孔,面莽党然。乃请师筮之。师曰:此是家先代时物,久则为魅,杀人。及其未有眼目,可早除之。刘因执缚,刀断数下,乃变为一枕。此视为祖父时枕也。

轩辕国

日南

游先朝

承影之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诸天之野,和鸾鸟舞。民食凤卵,饮甘露。

《天宝实录》云,日南厩山,连接不知几千里,裸人所居,白民之后也。刺其胸部前边作花,有物如粉而孔雀蓝,画其两目下,去前二齿,感到美饰。

广平游先朝。丧其妻。见一位著赤裤褶。知是魅。乃以刀斫之。长久。乃是己常著履也。

白民国

拘弥国

居延部落主

白民之国,有乘黄,状若狐,背上有角。乘之,寿三千年。

顺宗即位年,拘弥之国贡却火雀,一雌一雄,履水珠,常坚冰,变昼草。其却火雀,纯黑,大小类燕,其声清亮,不并常常禽鸟,置于烈火中,而火自散。上嘉其异,遂盛于火精笼,悬于寝殿,夜则宫人并蜡炬烧之,终不能够损其毛羽。履水珠,色黑类铁,大如鸡卵。其上鳞皴,当中有窍。云将入江海,可长行洪波之上下。上始不谓之实,遂命善游者,以五色丝贯之,系之于右手。毒龙畏之,遣入龙池,其人则步骤于波(英文名:yú bō)上,若在平地,亦潜于水中,持久复出,而全身略无沾湿。上奇之,因以御馔赐使人。至长庆中,嫔御试弄杨世元池上,遂成为异龙,入于池内。俄而云烟暴起,不复追讨矣。常坚冰,云其国有大凝山,个中有冰,千年不释。及赍至Hong Kong,洁冷还是,虽炎暑赫日,终不消。嚼之,即与华夏结霜一点差别也没有。变昼草,类大芭蕉头,可长数尺,而一茎千叶,树之则百步内淡紫灰如夜。始藏于百宝匣,其上缄以胡画。及上见而怒曰:“背明向暗,此草何足贵也。”命并匣焚之于使前。使初不为乐,及退,谓鸿胪曰:“国内以变昼为异,明日皇以向暗为非,可谓明德矣。”

周静帝初,居延部落主勃都骨低,凌暴,奢逸好(好字原阙,据明抄本补。)乐,居处甚盛。忽有人数十至门,一个人先投刺曰:省名部落主成多受。因趋入。骨低问曰:何故省名部落?多受曰:某(某原来的作品集,据明抄本改。)等数人各殊,名字皆不别造。有姓马者,姓皮者,姓鹿者,姓熊者,姓獐者,姓卫者,姓班者,然皆名受。唯某帅名多受耳。骨低曰:君等悉似伶官,有啥所解。多受曰:晓弄碗珠,性不爱俗,言皆经义。骨低大喜曰:目所未睹,有一优即前曰:某等肚饥,(饥原著肌,据明抄本改。)臈臈怡怡(明抄本怡怡作恰恰。)皮漫绕身三匝。主人食若不充,开口终当不舍。骨低悦,更命加食。一位曰:某请弄大小相成,终始相生。于是长人吞短人,肥人吞瘦人,相吞残四个人。长者又曰:请作终始相生耳。于是吐下一个人,吐者又吐一个人,递相吐出,人数复足。骨低甚惊,因重赐赍遣之。今天又至,戏弄如初。连翩半月,骨低颇烦,不可能设食。诸伶皆怒曰:主人当以某等为幻术,请借老头子孩子他妈试之。于是持骨低儿女弟妹甥侄妻妾等,吞之于腹中。腹中皆啼呼请命,骨低惶怖。降阶顿首,哀乞亲朋好朋友。伶(伶原文完,据明抄本改。)者皆笑曰:此无伤,不足忧。即吐出之,亲人完全如初。骨低深怒,欲用衅杀之。因令密访之,见至一古宅基而灭。骨低令掘之,深数尺,于废墟下得一大木槛,中有皮袋数千。槛旁有谷麦,触即为灰。槛中得竹简书,文字磨灭,不可识。唯隐隐似有三数字,若是陵字。骨低知是诸袋为怪,欲举出焚之。诸袋因号呼槛中曰:某等无命,寻合化灭。缘李里正留水银在此,故得且存。某等即经略使李甡般粮袋,屋崩平压。绵历岁月,今已有命。见为居延山神收作伶人,乞请存情于神,不相残毁。自此不敢复扰高居矣。骨低利其水银,尽焚诸袋。无不为冤楚声,血流漂洒。焚讫,骨低房廊户牖,悉为冤痛之音,如焚袋时,月余日不独有。其年,骨低举家病死。周岁,无复孑遗。水银后亦失所在。

欧丝

南诏

僧太琼

欧丝之野,女孩子乃跪,据树欧丝。

南诏以十八月八日,谓之四月日,游于避风台,命清平官赋诗。骠信诗曰:“避风善阐台,极目见藤越。悲哉古与今,依然烟与月。自己居震旦,翊卫类夔、契。伊昔经皇运,艰辛仰忠烈。不觉岁云暮,感极腊月。元昶(谓朕曰元。谓卿曰昶)同一心,子孙堪贻厥。”清平官赵叔达曰::“法驾避星回,Polo毗勇猜(Polo虎也,毗勇野马也。骠信昔年幸此,鲁射野马并虎)。河阔冰难合,地暖梅先开。下令俚柔洽,献賝弄拣来。愿将不才质,千载侍游台。”

唐上都僧太琼者,能讲《仁王经》。开元初,讲于奉先县京遥村,遂止村寺。经两夏,于十一日,持钵将上堂。阖门之次,有物坠檐前。时天才辨色,僧就视之,乃一初生儿,其襁裼甚新。僧惊异,遂袖之。将乞村人,行五六里,觉袖中轻。探之,乃一敝帚也。

輆沐国

獠妇

清江郡叟

越东有輆沐之国,其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宜弟。父死,则负其母而弃之,言鬼妻,不可与共居。楚之南,炎人之国,其亲朋死党死,刳其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乃成孝子也。秦之西有义渠之国,其亲朋好朋友死,聚柴而焚之,薰其烟上,谓之登烟霞,然后改成孝。此上认为政,下感觉俗,而未足为非也。见《墨翟》。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阳城县吏家有怪,窍通于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