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刘慈欣谈《三体

图片 1

当长篇科幻小说《三体》改编的同名电影,完成外景拍摄并进入绿幕拍摄阶段时,或许是为了给忙碌中的制作团队鼓把劲,北京时间8月23日,《三体》的英文版本译者刘宇昆走上领奖台,代替作者刘慈欣,捧起了世界科幻文学的最高奖项“雨果奖”。

图片 2

原标题:中国科幻第一人刘慈欣:写作不是因为热爱文学而是科幻本身

刘慈欣,男,汉族,1963年6月出生,1985年10月参加工作,山西阳泉人,本科学历,高级工程师,科幻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阳泉市作协副主席,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2015年8月23日,凭借《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

刘慈欣说,和现实主义文学相比,创作科幻小说的灵感更加来源于阅读 刘慈欣 供图

记者和作家刘慈欣合影

以下是央视新闻记者专访《三体》作者刘慈欣的报道:刘慈欣谈《三体》,不是科学 只是科幻

祖籍河南,长于山西,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亚洲首位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得主。 自1999年处女作《鲸歌》问世以来,刘慈欣已发表短篇科幻小说三十余篇、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六部,十次荣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他的长篇代表作《三体》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

提起长篇科幻小说《三体》,大家自然会想到一个名字——刘慈欣。这部堪称中国科幻文学里程碑的作品,为刘慈欣带来了一连串的荣誉。继获得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之后,《三体》获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刘慈欣还被授予特级华语科幻星云勋章,该等级勋章只有获得国际最高科幻奖项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作家有资格获取。

刘慈欣说,当他听到获得雨果奖的消息时,多少有种不真实感,“在我作为科幻迷的时候,雨果奖和星云奖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我能看着它发着光,只能想着它和我们的关系。”

作为亚洲首位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得主,刘慈欣被誉为“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那部令他声名鹊起的《三体》,也被视为中国科幻文学里程碑式的作品。

6月24日,著名的世界级科幻奖轨迹奖揭晓,刘慈欣凭借《三体3:死神永生》摘获轨迹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继《三体1》之后,《三体3》能否再获雨果奖,令人期待。

而对于没能现场去领奖,刘慈欣有些遗憾。“颁奖的是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这个场景是很有吸引力的,很有感染力的。而我这次获奖还收到了中国航天员的祝贺,这个也是一个意外惊喜,让我激动了一个晚上。”

不过,刘慈欣对待获奖,一直以来都比他的读者们冷静得多。成名之后,他依然生活在山西阳泉这座小城,和这个圈子并非刻意地保持着距离。人们在期待《三体》之后会有什么杰作,而他始终不疾不徐。

6月21日,保利航空大世界在成都举办了以“梦想plus飞凡启航”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聘请刘慈欣担任航空大世界首席科学顾问。

中国的科幻小说拿了世界奖项,对于大多数并不热衷于科幻文学的人来说,听上去本身似乎就是一件很科幻的事,但这并不影响科幻迷们的奔走相告。书店和网购渠道中,刘慈欣的作品被一扫而空,处于脱销状态。

这种平静的生活状态与他把想象力发挥到极致的天马行空的科幻创作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蕴藏在背后的,是他仰望星空的人生哲学和探索世界的赤子之心。

因《三体》获世界科幻大会第73届“雨果奖”,在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评选中,刘慈欣被授予荣誉奖,这是他第二次被赵奖授予荣誉奖。2010年,刘慈欣所著《超新星纪元》,还在2007—2009年度赵奖评选中,曾获得儿童文学奖。

“雨果奖没有奖金,但是它对图书的销量的促进比奖金要多。”国内最畅销的科幻小说,如果说之前还要在这个名头前面加上个“之一”的话,那么在本周,刘慈欣的《三体》似乎已经当之无愧地拿到了这个称号。获奖两个小时之内,《三体》在亚马逊网的销量就升到第一位。

1

这位将中国科幻文学推向一个新高度的作家,对外界而言是个神秘的存在,并一直对外界保持着警觉,将科幻与现实截然地分开。

甚至连很多互联网企业的CEO们,也在追捧这一小说并发表各自从《三体》所勾勒的宇宙丛林生存法则中获得的感悟。但这一切,对于生活在山西省阳泉市的刘慈欣来说,却也不见得造成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影响。

尽管刘慈欣受到瞩目,是因为《三体》,但其实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一边在发电厂担任计算机工程师,一边就利用业余时间出版了十余部小说集,连续数年获得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银河奖。

让超现实文学变成生产力

“我住的地方是一个中等城市,大概离北京两个小时高铁吧。我和外界唯一联系的渠道就是一个电话,一个电子邮件。假如我把这两个渠道一切断,周围没有人对我感兴趣,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也更没有人对科幻感兴趣。山西是去年全国经济发展最慢的城市,我所在的城市阳泉又是山西经济发展最慢的城市,你知道人们不会对科幻感兴趣。”

“我从小就是科幻迷,喜欢的时间长了,就有想写的愿望。最早的创作开始于高一,是外星人的内容。那时也投过稿,但没能发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刘慈欣这样回忆着科幻创作的源起。

2016年8月,“新世纪‘三晋新锐’作家群研讨会”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召开,作为山西作家代表,刘慈欣与会发言:“大众视野里的文学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历史上看,我认为文学和市场不是对立的。如今,现实主义正在从大众的文学视野中淡出,而超现实的以想象力为基础的文学形态正在进入大众文学的视野。”

今年52岁的刘慈欣,不久前还是山西阳泉的一位电力工程师,尽管从1989年他就开始尝试科幻小说写作,甚至从1999年到2006年,连续8年都有中国科幻最高奖项银河奖收入囊中,并在2011年当选为阳泉市作协副主席,但在邻居眼中,他依然只是个在平常不过的工程师,而与他朝夕相处的家人,同样对他的写作没有任何兴趣,哪怕是他拿到了雨果奖。

刘慈欣说,和现实主义文学相比,创作科幻小说的灵感更加来源于阅读。不过,他认为喜欢科幻文学的人读的其实都一样,自己的阅读并没有特别之处。他最早读到的科幻是苏联的科幻小说,后来接触西方的,像儒勒凡尔纳的作品、乔治威尔斯的作品,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接触到西方比较现代的科幻文学,像阿瑟克拉克、阿西莫夫等人的作品都给过刘慈欣滋养。

他的超前的思维,在传统作家中引发了不小的议论。但事实证明,作家要想成为有尊严的写作者,让文字变成生产力,让文字工作者成为富裕的人,必须与市场化接轨,起码与市场建立一个通道。2013年,刘慈欣曾以37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位列第八届作家富豪榜第28位。而在2015年,刘慈欣以10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突飞猛进”升至榜单第11位。

“我女儿和我妻子肯定很高兴,但她们真的知道这个雨果奖是个什么东西吗,反正我现在不敢肯定,至少她们没有看过我的什么作品。”

有读者说,刘慈欣作品带来的生活启示用一句话来总结便是:活着不只是柴米油盐,还可以仰望星空。像“诗和远方”一样,“仰望星空”如今也成了一种人生态度的追寻,刘慈欣似乎起到了某种引领作用。

在山西作家当中,刘慈欣是为数不多进入富豪榜的作家,他快人快语:“这个统计并不准确,相差很大。”当前科幻在中国仍属边缘文学,关注度有所提升但仍不是主流。好在大多数科幻作家都是高知分子,学历高有本职工作,写作仅是业余爱好,因此不存在生存压力。“但仍希望科幻作家有更好的收益,吸引更多人关注科幻,参与科幻创作,促进科幻文学的繁荣发展。”

刘慈欣笑言,爱好科幻与爱好户外钓鱼登山,其实本质上没什么不同,只不过一个是思想上的一个是身体上的,都是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向往。但在他的作品中,地球还原为宇宙中最不起眼的一粒尘埃,可能只是护佑人类逃离灾难的航船,而脆弱的太阳系可能会在几分钟内完全毁灭,甚至轻轻翻过一纸书页,就能跨越宇宙千万年的漫长岁月。

“星空是神秘、宏大、深邃、广阔的,人在星空面前,感到自己很渺小。特别是从科学角度了解了宇宙之后,更有这种感觉。”

1963年6月出生的刘慈欣,迄今为止,已发表约400万字,包括7部长篇小说、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说、18篇短篇小说以及部分评论文章。作品连续8年获得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2010、2011年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科幻作家奖;2012年人民文学柔石奖短篇小说金奖;2013年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等。

《科幻世界》副总编姚海军评价说:“刘慈欣用旺盛的精力建成了一个光年尺度上的展览馆,他的世界灿烂如银河之心。”但回归到现实,类似于工作、股票、女儿的成绩这样的细节,同样也会填满刘慈欣的生活,他依然要面对科幻依然只是“小众”文学的现实。

“这个感觉大家其实都一样。”谈到阅读的时候,他这么说,谈到星空的时候,他又说了一样的话。他将自己归于一类人之中,“有些人很现实,有些人力图脱离现实,接触更深远的东西。作为一个科幻小说作者,我肯定是后者。”

2015年,刘慈欣凭借小说《三体》获得世界科幻文学界最高奖项“雨果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据不完全统计,《三体》单本发行超过200万册,总发行量达到700万册,在近年来的科幻小说中,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三体》的销量现在至少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它与别的畅销书相比还是不算很高。据我所知,别的畅销书,像青春文学、盗墓文学,销量可能都在五六百万册,《三体》还是比不上的,而且其他的科幻文学作品几乎没有受到《三体》的影响,销量还是一种很低迷的状态。”刘慈欣说。

而星空在他眼中从来没有失去过神秘的色彩,“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星空的未知更多了。”刘慈欣说道。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刘慈欣谈《三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