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作协和各团体会员单位不断完善创作扶持机

当前文学创作存在哪些突出问题?如何让文学批评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如何在时代变迁中调整文学的步伐?作家协会应发挥怎样的作用?——这些问题在受到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同时,更是引起了文学界的思索。日前,文艺报社和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在京联合举行“加强文学批评积极引导创作”座谈会,邀请众多作家、评论家和学者对这一系列问题进行探讨。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今天的文化产业结构有了很大的变化,文学格局也发生了重组,如果缺乏系统整体的观念和开阔的视野,不把文学发展放到大文化环境中去考察,那么文学批评的影响力必然大受局限。有效的批评必须从文化产业结构分析的角度来分析文学的生态、看待文学现象。

优秀文学作品记录时代发展、传递人民心声、提振民族精神,是文艺繁荣的重要标志。五年来,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以来,中国作协和各团体会员单位以“努力推出更多精品力作”为重要任务,拓宽思路、创新机制,为优秀作品涌现创造有利环境。广大作家围绕创作这个中心任务,沉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力争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

关注精品力作的缺位

过去很长时间,文学一直是文化事业的重要部分,文学出版主要是纯文学,其中长篇小说则是文艺出版社最重要的选题,然后才是诗歌、散文作品集的出版。而且各出版社的文艺畅销图书也基本上是长篇小说。但现在,纯文学创作与出版在整个出版文化产业中所占的份额在下降,整个文化产业结构中,传统的文学创作与出版比重也在减少。现在很多人忧虑的“文学失去了中心地位”,与文化产业结构的这种变化有很大关系。

完善扶持机制 强化精品意识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李敬泽认为,目前的文学创作还不能够充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多样、丰富和变化的审美需求,精品力作还不够多。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应该面对社会生活的最新变化,不断开阔眼界和心胸,与这个时代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保持积极的、开放性的、有反思精神的对话关系。

目前,每年有1000多部长篇小说出版,但其市场码洋很小,每一年真正算得上畅销小说的也就十来部,而且都是出版社花了很大代价来宣传推广的,因此出版社依靠纯文学这一块挣钱比较困难,如果没有书号在支撑,恐怕很多文艺出版社都要转产。反过来,过去大家很不重视的少儿文学创作与出版,倒是在市场上占据了越来越大的份额。目前,少儿文学图书出版已经占到整个图书出版的20%左右,已经超过了纯文学的出版码洋。外语教育与研究出版社、江西高校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等很多非专业少儿出版社最创造效益的部门就是做儿童文学图书的,这些出版社有的童书编辑实现了“零库存”。但从作家队伍来看,全国作协会员中,新中国成立60年来,只有800来人专事儿童文学创作。这几年创作队伍扩大了一些,各地作家协会会员也有一些新的面孔,虽然每一年入中国作家协会的儿童文学作家也只有15人左右,但他们创造的文化产业价值是非常可观的,一些人反感作家富豪排行榜,当然富豪排行榜不是评价文学影响大小的标准,但多少也反映了文学创作的趋向和读者的趣味,至少富豪排行榜可以侧面反映一个时期文学的格局。

中国作协和各团体会员单位不断完善创作扶持机制,坚持优先扶持基层作家、青年作家,完善征集、遴选和论证办法,从选题的价值和创作者、申报者的创作水平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估,好中选优,控制数量,更多反映现实生活和弘扬民族精神、时代精神的选题得到扶持。

评论家白烨也认为,当下尽管创作势头强劲,但优秀作品的缺位仍是突出问题,呈现出“重要的不突出,核心的不彰显”的态势,体现核心价值的文学观念总是不断地被各种因素所遮蔽。

再来说说目前国内的文学期刊。据了解,国内还在印刷的纯文学期刊有120多家,但月发行量上1万册的只有十来家,大部分省市或地区文联与作家协会的文学期刊邮局征订很少,都处于交流、赠阅状态。目前全国少儿报刊有470多家,其中少儿期刊有270多家,他们的主要栏目都是儿童文学栏目。另外,少儿文学期刊有《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童话王国》《东方少年》和《童话世界》等近20家。2006年时,全国期发50万份以上的少儿报刊有29种,期发10万份到50万份的有103种,期发10万份以下的有110种。到了2009年,少儿报刊发行量又有了极大的增长,以幼儿文学阅读为主要栏目的《幼儿画报》月发行量突破了160万份,而少儿文学期刊一般月发行量都在10万以上,其中《儿童文学》的月发行量已经超过了100万。这个数字可以说是全国作家协会、文联的纯文学期刊月发行量的总和。

从2012年到2015年,中国作协共扶持重点选题541项。2015年的扶持项目中有19项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重点扶持项目突出时代性、现实性,弘扬主旋律,反映中国共产党光辉历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发展伟大成就、书写人民群众生活巨大变化。项目注重全面均衡文学生态的营造,对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题材、边远地区作者、青年作者、诗歌、理论评论等适当倾斜。各团体会员单位引导扶持文学创作工作取得新进展。安徽作协组织实施长篇小说精品创作工程,江西作协实施江西文学创作与繁荣工程,山西作协组织开展“三晋百部长篇小说”和“三晋百位历史文化名人丛书”出版工程,黑龙江作协编辑出版了多辑“野草莓”丛书,金融作协编辑出版了系列金融作品文丛。

在评论家雷达看来,市场对快节奏的要求和文学本身对精和慢的要求是相互矛盾的,二者间的矛盾间接影响了文学创作应达到的深度,也使得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精品十分鲜见。

目前,主流阵地的文学批评主要针对《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和《收获》等纯文学期刊上的作品,而且针对的是少数中、长篇小说,对其他的文学类型状况不太关心,对处于文坛边沿地带的创作,特别是对少数民族作家的创作和儿童文学创作不太关心,或者根本不了解。国内专门从事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和儿童文学创作批评的人可谓凤毛麟角,这说明传统的文学中心观在主导着批评家,使其依然生活在所谓的主流的“纯文学”的乌托邦里。

作协组织普遍加强对扶持选题的跟踪服务,做好作品中后期的管理工作,聘请专家对多部立项作品进行审读。作品出版后,关注扶持后期出版推介等环节,组织作品研讨评论,提升重点扶持作品的影响力,一批反映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优秀作品脱颖而出。

多种文学门类各有缺失

网络文学作为一个新的现象,目前比较活跃的文学网站有100多家,且文学网站浏览量大,据网络文学研究者马季统计,整个文学网站日浏览量达5.6亿之多,如起点中文网就创造了单日浏览量3亿。而目前国内超过10万部长篇的文学网站就有30多家。其中晋江原创网每天要签出去两部长篇,该网站原创每年都要签出近1000部。如果解决了网络盗版问题的话,网络文学的产业化前景将是令人惊讶的。随着网络文学的游戏化及影视改编与出版的增长,将来网络文学的延伸产品会越来越得到开发利用。网络写手数量逐年增加,通过网络写作挣钱养家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据统计,已有1000多人可以说是专业性的网络写手了。网络上的历史架空小说、悬幻科幻小说、都市青春小说、官场职场小说、灵异惊悚小说和新武侠小说及网络诗歌、散文等等,都具有相当多的读者。很多网络文学爱好者都聚集在一些榕树下、天涯论坛、红袖添香等这样的民间文学社区,他们在这些社区浏览作品,灌水发帖,发表自己的看法,参与网络写作。我所关注的流火、疾走考拉和漪然等十几位童话作家都在红袖添香网站或个人博客上获得大量读者,并为专业少儿报刊认可及出版社的青睐,还出版了多部童话作品集,可见网络虽然是草根性的平台,但它已经打破了“纯文学”与网络文学的边界,为双方的互动交融提供了契机和通道。

讲好中国故事 弘扬民族精神

评论家胡平谈到,虽然不同文学门类的发展总体向好,但各自存在问题。如既有较强文学性又在读者中产生较大影响的长篇小说较少,儿童文学始终缺乏经典作品,影视文学在贴近现实方面还有较大差距,网络文学水平良莠不齐,报告文学的社会影响弱化,诗歌的功能很大程度上被歌词、短信等替代,散文则表现出“单位高产,普遍减产”的特征。

网络文学日益发展,人气越来越旺,可惜主流文学界,包括批评界还不能正视它的存在与发展,很多主流文学作家还是以轻视的目光来看待网络写手,而批评家要么是否定网络文学的价值,要么就是无视网络写手的技术,或者干脆就不认为网络文学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学。这种固步自封、不愿意接纳新生事物的守旧心态其实不利于自己的文学创作,也不利于文学批评。网络文学即使存在大量的泥沙,也需要精准的眼光去阅读、去分辨,而这就是一种认真的学习与借鉴。事实上,网络与文学的联姻对文学的发展也是十分有利的,现在中国作家协会和各地作家协会都建立了自己的文学网站,就是看到网站在文学传播方面所起到的作用,也看到了网络作为一个新的平台,将给很多民间写手提供一片广阔的空间。因此,文学批评应该更多的关注网络文学现状与发展趋势,寻找网络文学中的积极因素,并尽可能地准确地诠释网络文学文本,而不是简单地以“纯文学”的标准来评判网络文学作家作品。

中国作协广泛动员作家开展以“中国梦”为主题的文学创作,讲述中国故事,为社会提供正能量。与《人民日报》合办“中国故事”征文活动。组织全国高校文学社团“中国梦”青春写作活动。文学报刊社网分别推出“中国梦”相关主题宣传活动。甘肃作协组织诗人创作“中国梦”诗歌百余首。河南作协组织诗人作家赴兰考采风,集中创作了一批讴歌焦裕禄精神的诗篇。西藏作协举办“中国梦·西藏故事”主题文学笔会。总政宣传部组织开展“中国梦·强军梦·我的梦”全军文学征文活动。公安作协举办以“祖国·梦想·警徽”为主题的全国公安院校师生征文大赛。水利作协开展“水利情·中国梦”大型文学主题征文系列活动。石化作协举办“实现石化梦、助力中国梦”报告文学大赛。

报告文学作家王宏甲认为当下的报告文学往往只有揭示问题、弘扬正气的责任感,缺少艺术性。诗人李小雨注意到,现在诗歌界的有些批评,要么以人际关系为中心,要么建立在经济利益上,要么流于空洞的理论性。还有作家指出,很多长篇小说作家热衷于研究乡土生活的经验,对时代中很多丰富而伟大的东西表现得不够,因此作品空洞,缺乏深度体验。

更可怕的是,现在文学批评主要由出版商引导,很多研讨会都是商业营销性的,批评家成了出版商的附庸。尤其是一些作家协会的评论家和大学教授差不多经常在出版商的召集下一起为某一个作家集体唱颂歌。这个事实与局面势必影响文学的公信力和文化建构力。

专项“重大现实题材创作”深入推进,中国作协与中科院、中国科协合作启动“创新报国70年”报告文学丛书创作项目并结出成果。内蒙古作协实施草原文学重点作品创作扶持工程,草原文学精品工程创作和出版成果丰硕。中国作协和各地作协积极组织开展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创作,纪念建党95周年和长征胜利80周年文学创作,引导作家正确认识革命历史、缅怀革命英烈,开阔文学视野、强化使命意识,推出一大批弘扬民族精神的文学作品。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作协和各团体会员单位不断完善创作扶持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