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该节目的网上点击量就破千万次,应陕西文学延

图片 1

陈忠实先生的去世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带回了秦地,那是在陕西咸阳乾县一中读书,啃着锅盔就着咸菜夜读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的小说。作为一名陕西人为有这样的作家老乡感到无限自豪,几乎所有的青春记忆与他们的小说都不开。2000年上了大学,虽说学的是美术,但对文学的热度有增无减,陈老的文学讲座也有幸听过好几回,他浓浓的陕西腔觉得十分亲切。2014底我以陕西文化名人为原型创作画过一系列漫画,陈老师的画最先完成,我托同学把漫画带给陈老看,陈老看完,说把他画的太年轻了,不像现在的自己,我通过同学,告诉他祝愿他永远年轻,同时也会吸取他给我的建议,以后创作时要更贴近人物的现实情况。陈老师托同学带给我一本《白鹿原》。2016年 4月29日,在同学微信里看到陈老去世的消息,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呜呼!陈老佳作流传千古,善心为万人所表,怎么走的如此匆匆。“塬上曾经有白鹿,人间从此无忠实”。那晚我写下这样一句话,缅怀陈忠实先生,我的乡党。

4月30日,读者在陈忠实追思堂献上花篮表达哀思。当日,社会各界干部群众前往西安陕西省作家协会追悼著名作家陈忠实。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陈忠实于4月29日在西安逝世。陈忠实创作的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留言点赞前十名送陈忠实新版书《好好活着》一本

赵曙合2016年5月1日

新华社西安5月2日专电这几天,陕西省作家协会院内安静肃穆。陈忠实先生的老友故知,和许多从未与先生谋面的普通读者,都纷纷来到在这里设立的陈忠实追思堂。他们安安静静地排着队,献花鞠躬,告别这位中国当代文坛的著名作家。

回复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

图片 2

陈忠实,将文学视为自己的使命,又用文学火种为后辈引路;他敦厚质朴,以君子之风为人立世。

文 |懒茶· 主播 | 依米

14年为陈公作漫画

土地和人民是他的根脉

2015年12月,在某卫视一档节目中,歌手谭维维霸气开唱,与华阴老腔艺人同台演绎一曲《给你一点颜色》,唱和俱佳,震撼全场。

图片 3

陈忠实常以一个“农民”自称。1942年,陈忠实出生于西安东郊白鹿原下的一个普通农家。从读书、参加工作到开始文学创作,他都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

农民艺术与现代摇滚的完美融合,让观众真切体会到了“黄土与摇滚、电声与弦乐的碰撞”。

应人民网之约画陈公

陈忠实先后在农村学校、地方文化部门和乡镇工作过20年。他说:“那段时间是我对中国乡村的体验、理解及生活最重要的时期,对农民世界的了解和感受,为我后来创作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像我这种出身农村的作家,我的创作得益于经历了农村社会生活的演变。”

不到一周时间,该节目的网上点击量就破千万次,广为传播。

图片 4

陈忠实于1965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成为陕西省作协的专职作家。这时,他仍然没有留在城市,而是继续回到农村。在长篇小说《白鹿原》的创作中,从前期构思收集文献资料,到后期写作修改,陈忠实几乎全部是在乡下完成。他说:“我需要回到乡下,离城市远一点,这样才能继续‘回嚼’和提炼我的农村生活,并形成自己的作品。”

然而,甚少有人知道,该曲歌词中混搭的华阴老腔唱段,有部分就来源于着名作家陈忠实的作品,《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

应陕西文学延河杂志之约创作华阴老腔版陈公

1997年,陈忠实创作的长篇小说《白鹿原》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先后被翻译为韩文、日文、越南文等多种文字,并被改编为电影、话剧、电视剧等多种艺术形式,这部小说的发行量至今已超过500万册。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

图片 5

小说《白鹿原》影响巨大,评论家肖云儒认为,这部作品撷取中国社会各方面基因最为富集的村社和家族细胞,从精神地层的深处提炼出了骨子里的中华文化人格。

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丁酉年初再画陈公

作为作家,陈忠实始终心系土地,心系人民。他说:“要深刻地理解、体验生活,需关注生活的运动和发展,不但要深入,而且要沉下去,让作家真正到基层去体验生活。”

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

文学是他的使命

男人笑女人哭都在炕上。

陈忠实是在中学时代走上了文学道路,他上初中时创作了第一篇小说,高中期间他在学校创立了春芽文学社。50多年过去了,这个文学社仍不断开枝散叶。

男人下了原,女人做了饭。

陈忠实始终对自己的写作有所要求,为了给《白鹿原》的创作积累素材,他奔走在西安周边多个县区,住在小旅馆里,整晚抄写借来的县志。正式开始写作后,陈忠实回到自己的老屋,房屋破败屋顶漏雨,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他持续写作了四年,最终完成了《白鹿原》的创作。

男人下了原,女人做了饭,

只要对文学创作有益,陈忠实总是不遗余力。2013年,陈忠实自己出资,在人民文学出版社设立了“白鹿当代文学编辑奖”,用以鼓励在当代文学编辑工作中贡献突出的个人。作家自掏腰包为编辑设奖,这在中国文坛尚属首次。

男人下了种,女人生了产。

评论家李星是陈忠实的老朋友,他说:“人格的重量影响作品的重量,有多伟大的人格,就有多伟大的作品。有多高的境界,就有多高的作品;他的厚重、博大,他的宽度、广度都渗透到了他的作品中。他说文学依然神圣,他在用生命践行着这句话。”

娃娃一片片都在原上转,

以君子之风为人立世

娃娃一片片都在原上转。”

陈忠实为文执着痴迷,为人则宽厚磊落。2006年,北京人艺创排的话剧版《白鹿原》回到西安演出。陈忠实对这部话剧也是情有独钟,他自掏腰包买了不少票请朋友观看。2015年底,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陈忠实传》,当时有不少熟人和朋友来向他要书,他又买了不少来送人。这些年来,但凡有人向陈忠实索书求字,他从不吝惜。

陈忠实创作此段唱词时,曾借鉴关中地区的民谣,加入自己对白鹿原人们生活场景的模拟,高度概括凝练。

陈忠实也一直鼓励和关心着刚刚走上文学道路的新人。17年前,19岁的沈鹏还是一名高三学生,爱好写作的他发表了不少作品并出版了一本诗文集。沈鹏回忆道:“当时想加入省作协,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给时任陕西省作协主席的陈老寄了一些自己的作品,不料半个月后就收到了他的回信,说我的文字很有灵性,已将作品转到通联部。”在这封信中,陈忠实鼓励沈鹏要好好读书,并告诉他文学依然神圣,要坚持创作。很快,沈鹏按程序加入了陕西省作家协会,并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会员。

最终成此佳作,于2006年的《白鹿原》话剧舞台上,惊艳亮相。

《陈忠实传》的作者邢小利回忆,陈忠实是位宽厚的长者,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以宽容的胸怀对待。同时却也极有原则,最不能接受的便是为了找他办事而送礼。他说:“托陈老师办事,他绝对不收礼,一分都不收,你要是给他钱他还生气。”

华阴老腔最终能走出关中大地,申遗成功,并活跃于大众视线,陈忠实功不可没。

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著名作家陈彦陪伴陈忠实走过了最后的日子。陈彦说:“先生素来低调、质朴,即使在病重期间,他和家人也总是不愿麻烦别人。每次问到有什么要求,他们的回答总是两个字:没有。”

2016年4月29日,一代文学宗师陈忠实逝世,老腔艺人哭唱送行。

李星说,陈忠实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人质朴忠厚,绝无虚荣之心和名利之心,他只有一颗专注人性、专注写作的心。

世间再无忠实,老腔也永远失去了它的伯乐。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去;有的人死去,但他依然活在人们心中。

陈忠实是后者。

除了老腔导师,他还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座丰碑,是后辈文人的领路人,更是你我心中永存的“白鹿”魂。

世代农耕,穷且益坚

1942年,陈忠实出生于西安灞桥区西蒋村,山压原挤,偏僻荒凉。

在一个世代农耕家庭长大的陈忠实,童年如同众多西北农村娃一样,平淡无奇。

在山坡上摘野桃、割牛草,在荆棘丛中捉蚂蚱、玩蝈蝈......

他十二岁前关于文化和历史的记忆,大多来自父亲带他去看的那些老戏,幽塞封闭。

读中学时,恰逢教材改革,语文课本单独列出一册文学读本里,印有各种文学作品。

陈忠实如获至宝,他读《田寡妇看瓜》,读《静静的顿河》,文学启蒙由此开始。

他琢磨着,实践着,写的第一篇小说《桃园风波》,便得到语文老师的大力褒奖。

从此,他的写作信心大增,文学梦也一发不可收拾。

他渴望当作家,也渴望读更多的书来圆梦。

可惜,天不遂人愿。

他和哥哥都喜爱读书,家里连着两个中学生,仅靠父亲那一点微薄收入,根本无法供养至毕业。

为了保证哥哥把师范学校读完,陈忠实只好休学一年。

命运如此波澜,无数小细节都在扭转人生。

休学,成为陈忠实人生的历史拐点,影响深远。

1962年,陈忠实高中毕业,因国家经济困难,大学招生剧减,他无奈落榜,回乡当民办小学教师。

此一回,便是十六年。

白天他教书育人,晚上则伏案写作,叩问内心;期间历经特殊时期的彷徨和失落,蹒跚前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该节目的网上点击量就破千万次,应陕西文学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