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前锋的学子在前,在山里建二个小屋家

图片 1

很难用一两个词去定义徐腾这样的人:他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在读博士生,是知名的网络红人,是“野生建筑”的观察者,拍过电影,做过公众号。

徐腾此前关注过各种各样有趣的事。“奶奶庙”里拖着方向盘的车神,白洋淀荷花大观园里的“大鳖馆”、新疆特克斯县城八卦公园的“八卦摩天轮”,都被徐腾一一记录在自己的公众号上。

徐腾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在读博士生,知名网络红人,“野生建筑”观察者,拍过电影,做过公众号。

驱动徐腾去做这一切的,是对世界似乎永不枯竭的好奇心。他喜欢收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判断事物的标准,往往是能否达到“有趣”。徐腾会在全国各地去寻找那些乍一看造型奇怪,但是细细品味,又有其合理性的建筑,他用自己的角度去诠释建筑之美,在网上收获了不少拥趸。

全文5011字,阅读约需10分钟

图片 2

相比起大多数人,他观察到了更为繁杂的生活样本,也看到了更多的风景。对 “美”的定义,徐腾解构出不同层次——让官方的归官方,民间的归民间。未来,他打算用自己的话语体系,去写一本中国建筑史,用底层逻辑、新视角来讲人和建筑的关系。

五四一百年,新青年精神历久而弥新

2019年4月8日,徐腾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图片 3

作者/王言虎

他希望,等到岁数大了,

人物简介 徐腾,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在读博士生,知名网络红人,“野生建筑”观察者,拍过电影,做过公众号。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就像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一百年前,这场“救亡/启蒙”的运动,短短时间之内星火燎原,一发而不可收,终至“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飏熛怒”,无可阻绝地席卷了各大城市。

成为一个真正的“玩家”。

随处可见的“有趣”

先锋的学生在前,工人紧随其后,报章杂志摇旗呐喊,救亡与启蒙,人权与爱国,理性与科学,各种先进的理念如春风入夜,激荡在这片古老而拙重的中华大地上——新的时代开始了!

在山里建一个小房子,

清华园紫荆公寓,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寝室,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将室内区隔成两个风格迥异的空间。

青年人正是这场运动的主力军。他们不再只是端坐于学堂的书生,也不再单纯幻想着做朝堂之上的大人先生,他们的未来开始与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同频共振。“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明知困难重重,可他们偏要以百分之一百的努力,解救这个国家于落后与危亡之中。所以,抛开那些宏大叙事的大词,所谓五四精神,也是新青年用青春影响未来的精神。

每天接待年轻人,

一侧是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宿舍模样,桌子上放着几本工具书,或许是主人长时间不在,显得有些冷清。

何谓新青年?

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教给他们。

相比较而言,另一侧简直是个“宝藏”所在: 桌子上有被砍断手的财神,从法国购回的雕刻拙劣的财神爷,纸做的孙悟空头套,印着“争请财神到我家,堆得银子白花花”的杨柳青年画,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陈独秀谓,“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新青年“内图个性之发展,外图贡献于其群”。用今时今日的话说,青年人是社会的新鲜力量,勇猛如利刃;青年人要强健自己的品格,也要对其所处的社会发光发热;

他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在读博士生,

“宝藏”的主人,就是徐腾。

以自力创造幸福,而“不以个人幸福损害国家社会”。也就是,幸福要靠个人的奋斗,而万不可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是知名的网络红人,

在采访即将开始的时候,徐腾用手抹掉角落里破皮箱上的灰尘,然后把它搭在椅子上,于是就成了一个简易的茶几。随后,他拿出一个老式铁皮暖瓶,去楼下水房打了刚烧开的热水,又特意去超市买了两个带盖的白瓷质地会议专用茶杯,在徐腾看来,这样“要正式一些。”

鲁迅先生亦对新青年提出期待,“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这是鼓励青年人要澡雪精神,坚忍一心,能做什么,就好好做什么。

是“野生建筑”的观察者,

徐腾身上的红色卫衣很是扎眼,那件衣服上印着巨大的旺仔头像,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旺仔的脸上,被贴上了两枚创可贴。对此,徐腾解释说,一次洗衣服时,“旺仔”的脸被洗得粘在一起,撕开后就破了。“我就给脸上贴了两个创可贴,觉得挺好玩儿的。”

图片 4

拍过电影,

“好玩”是徐腾评价事物的一个重要标准。应该说,一个头衔无法完整定义这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博士生。在微博里,徐腾介绍自己,“做设计,踢足球,拍电影”。在学业之外,他创立了公众号“不正经历史研究所”,自任“所长”,关注各种历史上发生的各种趣事,拥趸无数。他和别人拍过两个电影,会用图画记录各种琐碎,还是一个网络红人。

《新青年》杂志第8卷第1号,上海历史博物馆文物。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做过公众号。

眼前的徐腾很松弛,聊到开心处,他会屈一只膝坐在床上,晃荡着腿、神采奕奕地讲。背后书架上摆着的佛像,随之轻轻摇晃起来。

就此讲,一百年过去,尽管时代的任务已大不相同,但新青年的精神底色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所以,之于五四一百年,我们与其说是纪念,不如说是观照。我们穿越百年的历史,透过五四之镜,对勘青年人做了什么,又有哪些需要精进。

他是徐腾,

他的房间里有各种乍一看一头雾水,仔细看却深觉有趣的东西。比如身着盔甲的关公铜像,手握的不是青龙偃月刀,而是一个大号的猫头鹰;露着半个屁股踢球的郝海东;一尊雕像被挂在书架上,伸出的手掌被当作挂钩,挂着玩偶钥匙扣;一尊雕塑的头像被戴上厚重的雷锋帽,另一尊小一点塑像,头戴的则是渔夫帽。“等再过两天天气热了,就给他换上遮阳帽。”

一百年过去,中华民族已发生巨大变化,经济总量全球第二,政治影响力大幅提升,综合国力排在世界前列。我们再也不是“东亚病夫”,我们已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用是否“有趣”,

在徐腾看来,这些别人能看到的东西,都算是他的作品。

但巩固根本,面向未来,五四新青年的精神传统不能断流。今天,80后已成为社会中坚,90后冉冉升起,00后也已步入大学校园。青春的力量勃勃而富有生机,中华民族的未来靠的是有精气神的青年人。

来作为判断事物的标准。

徐腾电脑的桌面上,有个文件夹名为《方便面》,里边是人们在各种场景下吃方便面的照片,有张着嘴等着妈妈喂的小孩儿,有蹲在车站吃面的旅人,也有聚在马路边把方便面当午餐的小学生。徐腾在网上看到后,觉得有意思,随手就下载下来。

于是,在五四百年之际,我们推出“新青年——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特刊”,选取其中30位青年代表,采集他们的人生故事,以人物报道的形式,拼贴出新时代中国“新青年”的赤子图景。

随处可见的“有趣”

他逛咸鱼,看到一个木质的财神像被砍掉双手,于是就买了回来。财神的手为什么会被剁掉?他很好奇。后来听一位台湾导演说,一些地方的人会在赌博前拜财神,“如果输了,就把财神的手剁掉。”

他/她们或者是明星创业者、青年科学家、“网红”教师;或者是默默无闻的快递小哥、边防官兵、驻村干部;又或者是充满个性、关心社会的艺人,引领社会思潮的学者、作家,重大工程的建设者、参与者等。

清华园紫荆公寓,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寝室,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将室内区隔成两个风格迥异的空间。

显而易见,他首先是一个“好玩”的人。有趣,在他的周边随处可见。

无论他们是来自城市还是农村,无论从事着何种职业,均不墨守成规,而以新锐意志,在各自岗位上践行着各具特色的“青年中国说”。每一个新青年的修为与事功,也都承自生生不息的五四精神,五四精神在新的时代语境里历久而弥新。

一侧是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宿舍模样,桌子上放着几本工具书,或许是主人长时间不在,显得有些冷清。

图片 5

一百年前,中华民族错过了很多机会,但一百年来,中华民族又抓住了很多机会。就像所有的冰川河流终将汇入大海,百年以后的今天,一代代新青年的努力,也必将拱卫这个国家走向更加开阔的未来。

相比较而言,另一侧简直是个“宝藏”所在:桌子上有被砍断手的财神,从法国购回的雕刻拙劣的财神爷,纸做的孙悟空头套,印着“争请财神到我家,堆得银子白花花”的杨柳青年画,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好玩”是徐腾评价事物的一个重要标准。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此为编辑初衷。

“宝藏”的主人,就是徐腾。

好奇心与 “穿梭感”

图片 6

在采访即将开始的时候,徐腾用手抹掉角落里破皮箱上的灰尘,然后把它搭在椅子上,于是就成了一个简易的茶几。随后,他拿出一个老式铁皮暖瓶,去楼下水房打了刚烧开的热水,又特意去超市买了两个带盖的白瓷质地会议专用茶杯,在徐腾看来,这样“要正式一些”。

2017年,在视频栏目《一席》上,身为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的徐腾,做了一期关于河北易县“奶奶庙”的演讲,随后成为网络红人。

他希望,等到岁数大了,成为一个真正的“玩家”。在山里建一个小房子,每天接待年轻人,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教给他们。

徐腾身上的红色卫衣很是扎眼,那件衣服上印着巨大的旺仔头像,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旺仔的脸上,被贴上了两枚创可贴。对此,徐腾解释说,一次洗衣服时,“旺仔”的脸被洗得粘在一起,撕开后就破了。“我就给脸上贴了两个创可贴,觉得挺好玩儿的。”

实际上,徐腾此前关注过各种各样有趣的事。“奶奶庙”里拖着方向盘的车神,白洋淀荷花大观园里的“大鳖馆”、新疆特克斯县城八卦公园的“八卦摩天轮”,都被徐腾一一记录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学建筑的徐腾,对这些 “奇葩建筑”有着异乎常人的兴趣。

很难用一两个词去定义徐腾这样的人:他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在读博士生,是知名的网络红人,是“野生建筑”的观察者,拍过电影,做过公众号。

“好玩”是徐腾评价事物的一个重要标准。应该说,一个头衔无法完整定义这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博士生。在微博里,徐腾介绍自己,“做设计,踢足球,拍电影”。在学业之外,他创立了公众号“不正经历史研究所”,自任“所长”,关注历史上发生的各种趣事,拥趸无数。他和别人拍过两个电影,会用图画记录各种琐碎,还是一个网络红人。

出名之后,他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论坛、和当红的女团火箭少女成员一起上过综艺节目,接受过各种各样的采访。最火的时候,徐腾要在一天内把同样的内容,反复对不同的人说好几遍,说到舌头都打卷儿。

驱动徐腾去做这一切的,是对世界似乎永不枯竭的好奇心。他喜欢收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判断事物的标准,往往是能否达到“有趣”。徐腾会在全国各地去寻找那些乍一看造型奇怪,但是细细品味,又有其合理性的建筑,他用自己的角度去诠释建筑之美,在网上收获了不少拥趸。

他的房间里有各种乍一看一头雾水,仔细看却深觉有趣的东西。比如身着盔甲的关公铜像,手握的不是青龙偃月刀,而是一个大号的猫头鹰;露着半个屁股踢球的郝海东;一尊雕像被挂在书架上,伸出的手掌被当作挂钩,挂着玩偶钥匙扣;一尊雕塑的头像被戴上厚重的雷锋帽,另一尊小一点的塑像,头戴的则是渔夫帽。“等再过两天天气热了,就给他换上遮阳帽。”

不过,徐腾还是很认真地在回答提问。在采访过程中,他几乎是有问必答,当然,“好玩儿”是高频词。

相比起大多数人,他观察到了更为繁杂的生活样本,也看到了更多的风景。对 “美”的定义,徐腾解构出不同层次——让官方的归官方,民间的归民间。未来,他打算用自己的话语体系,去写一本中国建筑史,用底层逻辑、新视角来讲人和建筑的关系。

在徐腾看来,这些别人能看到的东西,都算是他的作品。

偶尔他会在宿舍里来回踱步,只有在拍照时,会有不自然浮现在脸上,“有点做作”,徐腾这么说。

图片 7

徐腾电脑的桌面上,有个文件夹名为《方便面》,里边是人们在各种场景下吃方便面的照片,有张着嘴等着妈妈喂的小孩儿,有蹲在车站吃面的旅人,也有聚在马路边把方便面当午餐的小学生。徐腾在网上看到后,觉得有意思,随手就下载下来。

他自称“宝藏男孩”,不喜欢扔东西,甚至连用过的纸都会留着。

人物简介 徐腾,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在读博士生,知名网络红人,“野生建筑”观察者,拍过电影,做过公众号。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他逛咸鱼,看到一个木质的财神像被砍掉双手,于是就买了回来。财神的手为什么会被剁掉?他很好奇。后来听一位台湾导演说,一些地方的人会在赌博前拜财神,“如果输了,就把财神的手剁掉。”

在徐腾看来,这些东西不掩饰,真诚,质朴,有故事性,甚至处于一般的认知体系之外。这种对未知的好奇心,可能从幼年便开始触发。

━━━━━

显而易见,他首先是一个“好玩”的人。有趣,在他的周边随处可见。

图片 8

随处可见的“有趣”

好奇心与 “穿梭感”

“奶奶庙”里的车神。

清华园紫荆公寓,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寝室,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将室内区隔成两个风格迥异的空间。

2017年,在视频栏目《一席》上,身为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的徐腾,做了一期关于河北易县“奶奶庙”的演讲,随后成为网络红人。

他出生在湖北荆州,父亲是一家机关单位的科员,母亲经营着一家饭店。长到三岁多,他被父母从农村接到小镇上生活。

一侧是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宿舍模样,桌子上放着几本工具书,或许是主人长时间不在,显得有些冷清。

实际上,徐腾此前关注过各种各样有趣的事。“奶奶庙”里托着方向盘的车神,白洋淀荷花大观园里的“大鳖馆”、新疆特克斯县城八卦公园的“八卦摩天轮”,都被徐腾一一记录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学建筑的徐腾,对这些“奇葩建筑”有着异乎常人的兴趣。

因为调皮捣蛋,他总被锁在家里“禁足”,为了消遣时间,徐腾就在家里翻箱倒柜。父亲的军功章、磁带,家里的房产证、结婚证,统统被翻出来。

相比较而言,另一侧简直是个“宝藏”所在: 桌子上有被砍断手的财神,从法国购回的雕刻拙劣的财神爷,纸做的孙悟空头套,印着“争请财神到我家,堆得银子白花花”的杨柳青年画,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出名之后,他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论坛、和当红的女团火箭少女成员一起上过综艺节目,接受过各种各样的采访。最火的时候,徐腾要在一天内把同样的内容,反复对不同的人说好几遍,说到舌头都打卷儿。

他处处琢磨,用螺丝刀拆了不少家具,拆完了再原装拼回来,以此为乐。

“宝藏”的主人,就是徐腾。

不过,徐腾还是很认真地在回答提问。在采访过程中,他几乎是有问必答,当然,“好玩儿”是高频词。

徐腾还在父亲的书架上找到一本县志,并试图在县志的地图中找到自己的家。

在采访即将开始的时候,徐腾用手抹掉角落里破皮箱上的灰尘,然后把它搭在椅子上,于是就成了一个简易的茶几。随后,他拿出一个老式铁皮暖瓶,去楼下水房打了刚烧开的热水,又特意去超市买了两个带盖的白瓷质地会议专用茶杯,在徐腾看来,这样“要正式一些。”

他自称“宝藏男孩”,不喜欢扔东西,甚至连用过的纸都会留着。

尽管没能如愿,不过,他意外发现历史课本中出现过的诗人屈原,竟然是江陵县纪南镇松柏村一带的人,距离他家很近。此外,《三国演义》中,也频繁出现关于荆州的故事。“这会让你感觉有一种时间上的叠层,觉得原来你距离他们如此近。这种穿梭感很有意思,也是历史的迷人之处。”

徐腾身上的红色卫衣很是扎眼,那件衣服上印着巨大的旺仔头像,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旺仔的脸上,被贴上了两枚创可贴。对此,徐腾解释说,一次洗衣服时,“旺仔”的脸被洗得粘在一起,撕开后就破了。“我就给脸上贴了两个创可贴,觉得挺好玩儿的。”

在徐腾看来,这些东西不掩饰,真诚,质朴,有故事性,甚至处于一般的认知体系之外。这种对未知的好奇心,可能从幼年便开始触发。

他对历史的兴趣也正是源于此,这种 “穿梭感”让徐腾迷恋至今。他的博士论文是关于万历年间的宫廷建筑史,打印了厚厚几十本万历年间的实录和起居注,一本一本分类编好后摞在墙边,书上贴着万历皇帝的画像。最上边,是一尊手捧着“三好学生”标签的铸铁观音像,徐腾给观音菩萨供着一枚万历年间的铜钱。“一旦觉得这个东西和你有关联,也就不会觉得很枯燥。”

“好玩”是徐腾评价事物的一个重要标准。应该说,一个头衔无法完整定义这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博士生。在微博里,徐腾介绍自己,“做设计,踢足球,拍电影”。在学业之外,他创立了公众号“不正经历史研究所”,自任“所长”,关注各种历史上发生的各种趣事,拥趸无数。他和别人拍过两个电影,会用图画记录各种琐碎,还是一个网络红人。

他出生在湖北荆州,父亲是一家机关单位的科员,母亲经营着一家饭店。长到三岁多,他被父母从农村接到小镇上生活。

“让民间的归民间”

眼前的徐腾很松弛,聊到开心处,他会屈一只膝坐在床上,晃荡着腿、神采奕奕地讲。背后书架上摆着的佛像,随之轻轻摇晃起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前锋的学子在前,在山里建二个小屋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