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安铁一下子就在人群当中看到了秦枫的身影,张

路中华听了安铁的话,在电话那头笑了笑,道:“可能吧,最近的事情确实有点乱,把我也搞得神经兮兮的,大哥,那我没什么事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不是还要参加那个酒会吗。” 安铁顿了一下,说道:“嗯,小路,你明天是不是也要过去看看?” 路中华沉吟道:“我原打算悄悄去看看,你有什么特别安排吗?” 安铁其实也想路中华在暗中留意一下酒会的情况,现在听路中华这么一说,便道:“没什么安排,你这样最好,往往在明面上看不到好戏,不过,去的时候多留点神,明天的酒会肯定会有许多暗桩。” 路中华道:“是啊,明天大哥要是有事,随时跟我联系,保证时间出现,嘿嘿。” 与路中华结束通话之后,安铁站在阳台上不经意地往楼下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瘦小的黑色身影在楼下的一盏路灯下面安静地站着,要不是那人手里拿着一根香烟,安铁几乎看不到灯下还有一个人。 安铁眯起眼睛看了看,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在路灯下抽烟的身影是小影,便若有所思地站在那看了一会,这么晚这丫头还在外面守着,看来现在自己和瞳瞳身边的一些人果然不能用常理去分析,一个个的都怪异得很。 安铁又站在阳台上抽了一根烟,才回屋去睡觉,这一夜折腾得也不轻,安铁躺在床上像个空麻袋似的,先是一沉,接着轻飘飘地在床上飘了起来,好不舒服。 想起自打从贵州回来,自己似乎就陷入了一轮又一轮的忙碌当中,安铁的心里很疲惫,尤其是现在还要面对瞳瞳家人坚决的反对,瞳瞳的这些家人可不是周翠兰,是自己撒个小谎,玩点心眼就骗得过去的。 想到这些安铁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此时,窗外的月光正好照在床头的一角,清白清白的,带着一种蛊惑的味道使安铁眼皮越来越沉,安铁都没意识到,在自己那一声叹息之后,自己竟如此迅速地睡着了。 第二天的酒会,安铁与赵燕和张生一起出席,三人前一天约好在安铁的办公室碰面,安铁到了办公室以后,便坐在办公室里等着赵燕和张生过来。 今天的酒会肯定是个盛大的酒会,安铁在出门以前就被瞳瞳折腾了一气,搞得穿着笔挺的西裤,烫得一丝褶皱都没的衬衫,就连头发瞳瞳也没放过,给安铁还喷了一点保湿水,搞得还真挺像那么回事,所以安铁一到了办公室就钻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看着瞳瞳给自己整的发型和搭配的衣服,对着镜子嘿嘿直乐,瞳瞳还真想把自己往明星的路子打造啊,看来。 “操,我这油头粉面的不成张生了嘛?!”安铁摸了摸头发,歪着嘴自嘲道。 安铁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对着镜子臭美的当口,办公室的门响了一下,接着就看到跟自己穿得一样正式的张生一闪身走了进来,张生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西裤,白色短袖衬衫,就连脚下的皮鞋也是白色的,一进来就笑眯眯地看着安铁道:“大哥,你一身黑,我一身白,咱俩今天还真有默契啊,嘿嘿。” “操!跟黑白无常似的。”安铁出了卫生间,看了一眼张生,道。不过幸好瞳瞳给自己准备的这身黑是那种带着暗纹的,看上去跟张生还是有几分区别,否则安铁真想把自己这身皮扒下来了。 “张生,你有点夸张了吧,你当你是白马王子啊。”安铁说是这么说,但对张生今天这身打扮还是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小伙子本来就挺帅,这么一倒扯,还真有点玉树临风的意思。 张生被安铁这么一说,苦着脸笑道:“大哥,现在不流行白马王子喽,你这身黑马打扮才是小女生喜欢的。” 安铁扯了一下领口,道:“行啦,咱俩别跟这扯淡了,大男人再怎么穿也这德行,要说这正式场合,还是美女们的衣服抢眼,不知道赵燕今天穿啥,嘿嘿。” 张生一听安铁这么说,眼眉一挑,看了一眼门口,笑呵呵地说道:“那是,听说赵总昨天下班特意出去购物去了,想必是为了今天这酒会准备礼服来着。” 安铁走到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根烟,看着笑嘻嘻的张生,道:“你这小道消息一准是哪个小姑娘那套出来的吧?” 张生走到沙发旁,摸了摸后脑,正想坐下,就听到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安铁和张生连忙噤声往办公室的门口望了过去。 只见办公室的门缓缓打开,接着,一袭珍珠粉色晚礼服的赵燕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这身衣服的裙摆非常之长,拖缀到地面上,但又不显得繁复,尤其是围在胸口的抹胸样式,把赵燕圆润的肩膀完美地展现了出来,再加上赵燕脖子上带的白色珍珠项链和耳坠,使赵燕看起来真如一颗淡粉色的珍珠一样,散发出柔和却不容人忽视的光泽。 以往赵燕穿衣服的风格一直很简单很朴素,算起来还是头一回穿这么亮的颜色,还有就是赵燕今天小秀了一下她那难得一见的香肩,让赵燕一下子从办公室白领丽人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既高雅又性感的知性美女。 看着如此打扮的赵燕,安铁和张生坐在沙发上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张生率先赞叹道:“赵总今天太光彩照人了。” 赵燕抿嘴一笑,瞪了一眼张生,啐道:“少跟我面前油嘴滑舌,不过换身衣服而已,哪有那么夸张。”说着,赵燕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看了一眼安铁,莲步轻移地走了进来。 等赵燕侧身坐下之后,安铁才盯着赵燕笑眯眯地开口道:“张生说的没错,赵燕,你今天的打扮比那些个走红毯的影星抢眼多了,嘿嘿。” 赵燕别看平时很内敛,尽量不在衣着上引人注目,可一旦打扮起来,那气质还真是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人如沐春风。 赵燕听安铁说完,捏着白色缎面小手包的手抬到耳朵旁,有些不自在地缕了一下头发,尽管赵燕今天把头发全数盘着,几乎没一丝乱发,笑道:“你也跟着张生一起凑热闹,好啦,该出发了吧?不是还要坐船吗?” 安铁带着赵燕和张生赶往码头的时候,极乐岛的几艘小型游艇就泊在港口等待着前往极乐岛的客人,这么几艇精美的游艇往港口一停,酒会的气氛立刻顺着海风就吹到了滨城的每一个角落。 虽然这个筹备酒会没有大肆宣传,可在滨城的中上层社会却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风,因为在那座近几年兴起的极乐岛,即将开展一次很大型的商业活动,所以滨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就算无利可图的也要过来看看这难得一见的盛况。 安铁一行三人上了一艘游艇之后,在游艇的甲板上看了许多熟人,这些熟人里有不少跟天道有生意上的往来与合作,所以安铁并不觉得怎么陌生,与赵燕和张生站在甲板上与众人寒暄着。 游艇开动以后,安铁退出喧闹的人群,打算找个清静的地方吹吹海风透口气。 安铁悄悄地离开人群,往船尾的方向溜了过去,这时,船已经匀速在海面上行驶了起来,海风阵阵,缓解了夏日的燥热,一股清凉之意让安铁长长地吁了口气。 望着瓦蓝的海面,和带着几丝流云的天空,还有那些盘桓在游艇上空的鸥鸟,安铁在甲板上闲庭信步地走着,心里想着那极乐岛此时又是什么样的光景了,想起那座美丽而神秘的小岛其实是吴雅一手建立起来的,安铁不禁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安铁往船尾处一看,不由得愣了一下,此时那个站在船尾处的女人是谁?她的背影跟吴雅简直太像了,只见那个女人穿着一条酒红色的长裙站在船尾处的栏杆后面,望着茫茫的大海若有所思。 安铁站在那愣愣地看了一会,差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哪知就在安铁愣神的时候,那个女人一转身,安铁便知道自己确实是产生幻觉了,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彭坤的妹妹彭玉。 其实彭玉的背影与吴雅不怎么像,彭玉看上去比吴雅要高挑一些,当然,彭玉在气质上与吴雅也是大不相同的,安铁今天会产生那背影像吴雅的错觉,主要是因为彭玉今天穿的那身酒红色礼服,印象中吴雅一直很喜欢张扬的眼色,酒红色安铁就看吴雅穿过好几回。 这时,彭玉也发现了安铁,转过身对安铁点头淡淡一笑,道:“安先生,这么巧啊?”彭玉说的这么巧当然是因为两人都在这艘船上。 安铁看着脸上带着疏离笑容的彭玉,心里暗自嘀咕,这彭玉说起来也真是让人琢磨不透,记得上次见面还一口一个安大哥地叫着,现在却略带疏离地叫自己安先生。 “是啊,彭小姐没跟你哥哥一起来?”安铁故意提起的彭坤,眼睛盯着彭玉,看彭玉是什么反映。 彭玉的神色还是淡淡的,却挑动嘴角嘲讽地笑了一下,说:“我那哥哥你还不知道,哪有热闹他最爱掺和,哪还顾得上我这个妹妹。”说到这里,彭玉不由得皱起眉头,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眉宇间略带一丝忧虑。 “我看你哥哥还是挺关心你的,我和彭坤一喝酒,他总是跟我讲你们兄妹二人小时候的事,听得我很羡慕哈。”安铁笑吟吟地说道。 彭玉听安铁随口这么一说,眼睛里一阵怔忡,似乎回忆起什么似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不少,看来这兄妹二人的确在以前关系不错,安铁看着如此表情的彭玉想着。 等彭玉回过神,对安铁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大哥那人就爱胡闹,安先生以后就知道了。” 安铁笑了起来,说:“不用等以后,我已经领教了。” 彭玉看了安铁一眼,挑了一下眉毛说:“哦,安先生是觉得很了解我哥哥了?我从小跟我哥哥一起长大,我都不是很了解她,看来,还是安先生厉害。” 安铁看了一眼汪洋一片的海面,然后转头看了看彭玉,没说话,心里却在想:“这女人似乎在讥讽我啊?”

彭玉见安铁站在那望着海面没说话,扯了一下晚礼服的长裙摆,往安铁面前走了一步,虽然印象中吴雅很适合酒红色,可今天彭玉穿的这身剪裁合体的礼服一点也不比吴雅逊色,再加上彭玉先天的那种冷漠而高傲的气质,使得彭玉一走路有种女王的架势,在蓝天碧海的船舷上格外刺目。 彭坤和彭玉这兄妹二人虽然不是那种长相让人惊艳的帅哥美女,可气质在人堆里绝对是极为抢眼的。 “说起来我那个哥哥一直最不容易相信别人,不过我看我大哥对安先生倒是有些例外。”彭玉走了一步又双手交握着站住了,目光跟着安铁一起望着海面,不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 安铁淡淡一笑,道:“是啊,现在让人意外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不过你哥哥跟我倒是挺对脾气的。” 彭玉听了安铁的话,目光骤然闪烁了一下,然后扭头盯着安铁看了半天。 安铁对彭玉的反应有点意外,感觉这个女人在冷静的外表下,似乎也有点神经质,一个藏着秘密的女人,时间长了,总是要神经一些的,安铁笑了笑,看了彭玉一眼,没说话。 彭玉盯了安铁一会,似乎又确认了什么似的,神色恢复了刚才淡淡的疏离,对安铁轻轻点了一下头,说道:“安先生,我先告辞,那边看见了几个熟人,咱们岛上再见吧。” 安铁微微侧了一下头,对彭玉礼貌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望着海面,此时,极乐岛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安铁的视线之内。 等彭玉走到游艇的中段,安铁扭头看了一眼袅袅婷婷往船头走去的彭玉,心里却不似表面上这么平静了,彭玉今天的态度还是让安铁比较满意,一个太有城府的女人,总是很难让人愉快的,安铁挑起嘴角笑了一下,靠近船尾的栏杆,把胳膊支在栏杆上。 那座美丽而神秘的岛屿离自己越来越近,安铁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明朗,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心里的那种挥之不去的忧虑,说来也怪,伴随着那种忧虑的,却是一丝激动,仿佛马上就要看一出隐约跟自己有关系的大戏,安铁想:“我这沧桑的心,还没老啊。碰到点事情竟然还挺激动。” 到了岛上之后,众人被极乐岛简单舒适的电瓶车沿着岛屿景色最好的一条路载往酒会所在地,按照安铁之前的了解,这个酒会今天分两个地方进行,下午这一部分是个冷餐会,主要在岛屿的一个高尔夫球场举行,而晚上的重头戏则在船上开始,也就是今天真正的环节所在,在晚上的酒会当中,众人会对那个世纪海洋研讨会有个更深层次的理解。 这座岛屿这一次来又发生了很多变化,记得安铁上次来的时候,岛屿上的许多建筑还没完工,可这次,岛上俨然已经成了一个没有一点瑕疵的自然与人工结合的美丽休闲场所,依山势,借林势,最大限度保留了小岛的原貌,在古典韵味浓郁的建筑中,又透着无处不在的现代气息。 这岛实在是风光秀美,不可方物,许多没来过岛上的人不由得发出一阵赞叹之声。 安铁虽然之前来过不少次,可今天仍然被岛上新添置的一些小细节搞得有点兴奋,以前对这座岛屿的印象是那种类似于有点水准的开发区的感觉,没想到几日没来,这里就又变了一番模样,难道是因为漂亮女人多的地方,变化也是随时随地就会发生? 这一路行下来,首先给安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岛上随处可见的售贩摊点,只见那些售贩摊点被建成了一座座古意十足的小木房子,尤其是房顶,模仿八角亭子,在各个角上还挂着一串铜铃,海风一吹,铜铃清脆的声音与小岛的宁静相得益彰,竟有一种宁静致远之感。 再说那亭子里的小贩,居然各个都穿着一袭灰色长衫,手持一把折扇,好像不是在经商,而是在卖字画似的,站在售贩亭子里,给人一种犹如置身古代繁华街道的感觉,安铁观察了一下,这车上已经有好几位女士望着那别致的卖东西的亭子蠢蠢欲动了,如果不是坐在车上,估计这些购物欲望极强的女人们恐怕要把那些售贩的小摊点围起来大肆抢购一番。 安铁正笑眯眯地观察着这一小变化,坐在安铁身边的赵燕忍不住开口道:“这画舫的人还挺有意思,连这些小细节也安排得这么好,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主意。” 安铁听了赵燕的话,笑了一下,说道:“跑不了咱们认识的那几位,不过这么一布置味道还真是出来了,你看这路边的路灯,虽然材料绝对现代化,可那样子却像是古代的宫灯。” 这时,安铁把目光又移到了道路两旁,虽然现在路灯还没亮,可看到那路灯的形状,安铁也想象得出这灯一亮起来是个什么效果,想象一下宽敞的大马路上,一盏盏宫灯在黑夜里亮着,照得大马路宛若白昼,而那从售贩亭子里传来的铃铛声顺着海风在小岛里响着,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是啊,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可看着这建筑物什么的,也没大动,可味道却是不同了,看来这极乐岛以后真是名副其实的滨城一景了,今天一看,哪里是五年前的那个荒岛啊,变化太大了。”赵燕一边看着岛上的景致,一边赞叹地说着。 电瓶车的速度不快,正好便于车上的众人欣赏岛上的景致,此时众人都没怎么说话,或者都因为贪看岛上的景致而忘了说话,即使赵燕对安铁说话,也是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像是窃窃私语一样,好像生怕一众外来客扰了岛上的宁静的清幽。 安铁一边留心看着岛上变化的那些小细节,一边心思却飞到了岛屿中央的那个小湖边上,虽然安铁来过这个岛屿很多次了,可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跟吴雅泛舟的那次,那晚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安铁至今还记得吴雅躺在自己的膝头醉眼朦胧地看着自己时的样子。 如今,岛还是这座岛,可人却是不同了,估计也没几个人会想起这座美丽的岛是一个叫吴雅的妖娆女子一手操持留给世人的杰作。 这样的一个聪慧过人女子,难道真的就从这世上蒸发消失了吗?想起来,安铁还真有些不太相信。 这岛上的景色虽美,可安铁总觉得少了吴雅这么一个特别的女人逊色了不少,想到这里,安铁不由得打了一个呵欠,显得意兴阑珊起来。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收回了左顾右盼的目光,开始打量这电瓶车上的人。 安铁发现,刚才跟自己一船过来的彭玉并不在这车上,包括前面后面的车上也没有那个酒红色的影子,不知道彭玉此时在哪,难道还有专车不成? 没容安铁多想,电瓶车就开到了此次活动的目的地,一个大型的高尔夫球场,往前面一望,不远处的草坪上早已是人头攒动,巨大遮阳伞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散布在绿油油的植被之上。 众人下了车以后,安铁带着赵燕和张生走到了冷餐会的范围内,放眼望去,在这个风景如画,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上,长条形的餐桌上摆着各式餐点美酒,花蝴蝶一样的美女在人群中穿梭而过,当真是一派难得的休闲胜景。 很快,安铁一下子就在人群当中看到了秦枫的身影。 今天秦枫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缎面旗袍,这旗袍的开叉很大,秦枫修长的大腿在开叉处若隐若现,十分性感。秦枫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高高的发髻,在发髻之上甚至还插着一根翠绿色的钗,看起来婉约而不失奔放,与这个岛上的风格浑然天成。 安铁知道这宝蓝色的旗袍不怎么令人惊艳,但却能把人的气质烘托得恰到好处,秦枫是这次的主办方负责人,在下午这个酒会的热身活动中穿这么一件华丽却低调的衣服自然最符合她的身份,所以,看到秦枫在人群中穿梭也没上前打招呼,只是远远地观望着。 此时草坪上的人很多,一到了人群当中,赵燕和张生就忙着跟天道的一些老关系,或者可能跟天道合作的一些客户打招呼去了,安铁在长桌上拿起一杯红酒,站在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看着人群,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心里想着:果然是一个盛会啊,该来的几乎都来了。 安铁把酒杯里剩下的红酒一口喝掉之后,拿出手机给瞳瞳打了一个电话,上午安铁本来想带着瞳瞳一起过来,可瞳瞳却说她这次是代表画廊,要和画廊员工一起来,所以安铁便作罢。 可安铁站在这一杯酒都喝完了,却没在人群中发现瞳瞳的影子,不由得有点担心。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安铁听到电话那头有呼呼风声,看来瞳瞳好像在船上。 “丫头,我已经到了岛上,你啥时候过来啊?”安铁一边看着热闹的人群,一边对瞳瞳说道。 “我在船上呢,很快就到了。”果然,瞳瞳在船上。 “嗯,多注意点,今天这里人多也杂,小影在你身边吧?”安铁说道。 “在呢,我们的人来了不少,叔叔不用担心了,一会见。” 挂断瞳瞳的电话之后,安铁往草坪的正南方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了那边的一点水色,貌似那个古色古香的院子和小湖就在附近,安铁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阵头痛,反正瞳瞳还没到,不如去那湖边看看。 安铁在离开之前跟张生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闲庭信步往那个湖的方向走了过去,今天这岛上虽然人多人杂,画舫方面却也做了足够的准备,秩序十分井然,岛上除了刚才冷餐会那里闹腾一点之外,其它的地方依然是一片宁静。 安铁离开高尔夫球场的范围内之后,凭着以往来转悠的印象,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地方就是那个小湖的所在,可安铁并没有急着往那边走,而是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上次与吴雅在小院里饮酒,在湖心的画舫赏月时的情形。 不知不觉,安铁已经离那湖越来越近了,由于高尔大球场在那古色古香的小套院后方,所以安铁走的是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路,这小路看起来是没多少人走,路边偶尔还有几朵野花随风摇曳着,使安铁因为想起吴雅的沉郁的心情缓和不少。 就在安铁离那个湖边小院大概有一百米左右的位置时,安铁看到小院的门口和小湖的周围好像有一些保镖模样的人影出没。 安铁心里一动,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闪身在了一棵大树后面,看了一眼那个小湖,只见在湖心处,依然像往常一样停泊着一艘木制的画舫,这艘画舫仍然是上次自己和吴雅呆着的那艘。 看到这画舫,安铁又想起吴雅那天的真城和坦然,又想起以前,也是在这里,看到的那个在这里钓鱼的老头就是画舫的最高领导老爷子。 想到这里,安铁心里不由一动,难道这老爷子就是住在这附近? 安铁闪身在树后面,这一片现在栽满了各种半人高的花丛和灌木,也有一些有一人高,安铁猫着腰,往湖边靠近了一些,然后挺在几棵树木后,盯着那艘在湖心荡漾的画舫,想看看是什么人此时在这画舫之上。 就在安铁目光在四周游走看着有没有人发现自己的时候,突然,湖心的画舫上,从画舫里走出两个人,这两个人来到甲板上,看起来非常亲密。 这两人是一男一女两个老人,男人看起来风度翩翩,女人童颜白发,女人拉着老头的手,看起来温柔而安详。安铁差点没被惊得跌一跤,这两人竟然是画舫的老爷子和瞳瞳的姥姥林老太太。

只见镜头移过徐波的裸体时,安铁分明看到徐波的肩膀上刺着一个狼头纹身。 安铁猛然欠起身子,把头伸向电脑屏幕,但这个镜头一晃就去了,安铁赶紧把画面倒回去又看了一遍,然后定格在徐波的肩膀上。 那的的确确就是一个狼头纹身,瞳瞳在那个寒冷的雪夜回家之后,曾经把一个狼头纹身死命地捏在手里,安铁永远忘不了瞳瞳那些天的眼神。 安铁没敢问,但那个狼头纹身就像一个魔咒,是揭开瞳瞳受伤的心灵的密码。这个狼头纹身引起的事端和造成的伤害,从那个雪夜之后就无处不在,一直到现在,甚至在昨天晚上与瞳瞳接吻的时候安铁都能感觉到这个狼头纹身带来的阴影。 安铁不能确定这个狼头纹身到底给瞳瞳和自己带来了什么,但,自觉告诉安铁,这么多年围绕着瞳瞳和自己发生的这么多事情,这个狼头纹身是一个关键的突破口。 现在,这个狼头纹身竟然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从徐波与琳达的接触来看,这个徐波肯定与画舫有紧密的联系,肯定是画舫里的人,以前安铁也怀疑过瞳瞳在那个雪夜被劫持可能与画舫有关系,但一是没证据,二也没找到动机。 上次瞳瞳被绑架,是谁在自己家门里塞了一封信给自己报信?这个报信的人肯定跟绑架者有某种联系,或者是绑架者一伙的,或者是绑架者的宿敌,他才能对绑架者的行踪了如指掌? 他为什么不报警,报信者自己不出面而让安铁去?这只能说明他们不方便露面?那报信者顾忌什么?救回瞳瞳可以不惊动警察,所以肯定不是顾忌警察。那么是顾忌绑架者怕在绑架者面前泄露身份?还是顾忌瞳瞳怕在瞳瞳面前泄露身份? 报信者一定是认识瞳瞳或者自己的人,而且知道安铁家的住所。谁会知道这些信息?安铁家他原来单位的同事几乎都没人来过,当然也不可能是报社的人报的信,那么是认识秦枫的人?也不会,秦枫那时候的社会关系也不复杂?知道安铁家地址的只有吴雅,难道会是吴雅或者吴雅的画舫报的信?没看到狼头纹身的时候安铁会相信这个推测,现在吴雅或者画舫的可能性也很小。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认识瞳瞳的人,想到这里,安铁的脑子里一闪,脑海里马上闪过上官南那张英俊而没有表情的脸。瞳瞳在滨城的社会关系根本没有,除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瞳瞳认识的都是安铁的朋友和同事,只有那个神秘的老师和上官南一伙人。 安铁又想起有两次自己被莫名其妙地跟踪,还有没有另外的人一直在暗中瞄着自己和瞳瞳? 安铁拿出一根大卫杜夫点上抽了起来,紧锁着眉头,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同时也越来越心痛,越来越愤怒。 似乎有一些东西慢慢清晰了,尽管现在还看不太清楚,已经有了着力的方向。 这些年来安铁的生活中发生重大转折都与瞳瞳有关,而与瞳瞳和自己有关系的安铁无法把握的只有画舫和瞳瞳的老师,还有一个明显的主要的破坏力量就是周翠兰和童大牛,这两个人其实都是老实的农村刁民,从根本上来说他们自己翻不了多大的风浪,除非他们被人利用。 他们会被人利用吗?有点像,5年前在跟周翠兰处理瞳瞳抚养权的时候,安铁想要用钱来解决问题,而周翠兰没有同意,周翠兰不可能真正希望把瞳瞳带回去,除非带回瞳瞳有着更大的利益,也就是说有人给周翠兰更多的钱或者有人让周翠兰有生命威胁,否则,周翠兰不可能抵抗安铁金钱的诱惑,因为周翠兰知道安铁给她的钱不是小数目。 目前看来这些人的目的就是想让安铁坐牢,达到分开瞳瞳和安铁的目的,谁会希望安铁和瞳瞳分开呢?画舫?安铁实在找不出画舫要分开安铁和瞳瞳的动机?瞳瞳的老师?难道瞳瞳的老师会因为想让瞳瞳接班而不惜让安铁坐牢而迫使瞳瞳与安铁分开?也说不通,瞳瞳的老师收养了瞳瞳5年,而且现在瞳瞳也回来了,瞳瞳的老师并没有阻止。 从柳如月的嘴里,安铁知道瞳瞳给自己的银锁片应该很重要? 本作品16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16……!这个银锁片对谁重要?是对画舫重要还是对瞳瞳的老师重要?如果这个银锁片这么重要,他们为什么不提前动手来抢?如果硬抢应该是不难的。 安铁想了半天,抽完了一根雪茄,脑子里却越来越糊涂。 但眼前总算是有了一个清晰的线索,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徐波,和他肩膀上的狼头纹身。现在看来,画舫的嫌疑最大,应该从画舫着手。 可是,除了支画没有正面的接触,安铁几乎熟悉画舫目前在滨城的所有负责人,如何着手? 安铁皱着眉头,一口接一口地抽着雪茄,苦思冥想着下一步如何行动。 此时,安铁的办公室已经是烟雾缭绕,这些烟雾如同一朵乌云,把安铁紧紧地包围着。安铁的心一会沉下去,一会亮起来,那不停地闪亮着的燃烧的雪茄,似乎不是在安铁的嘴边灼烧,而是在心里。 中午的时候,赵燕从外面回来,一进安铁的办公室,看见安铁几乎被烟雾包围着,吃了一惊道:“你怎么抽这么多烟啊?” 安铁说:“尝尝雪茄,居然很好抽,就多抽了两支。” 赵燕狐疑地笑了笑道:“我都差点被你这些烟雾呛出去了,明天的聚会定下来了吗?” 安铁说:“定下来了,你到时候直接去就行了。” 赵燕说:“吃中午饭了,你是自己去吃还是我给你把饭带回来。” 安铁说:“不用,一会我自己解决,你去吃吧。” 赵燕出去之后,安铁又点了一支大卫杜夫,把办公室的门锁上,一个人又沉浸在苦思冥想之中。 “必须尽快与支画接触上,不惜一切代价,这个应该是画舫的人。”安铁把手中的雪茄慢慢地摁在烟灰缸里,不急不慢地来回蹭了许多次,嘴角生硬地上扬着。 安铁到现在还是不太相信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一切有什么重大的阴谋,可是,如果不去怀疑,那些事情有无法解释。但要是成天这么怀疑,别人不说自己神经,安铁自己也会认为自己是神经病。 如果不尽快把这些弄个水落石出,恐怕自己真的会疯了,自己和瞳瞳的生活也会被毁掉。 那种完全没有安全感的生活是会让人窒息的。 把雪茄掐灭之后,安铁果断地拿起电话打给了彭坤。 “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安铁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在彭坤不在当面,看不到安铁这种提不起任何情绪的的样子。 “老安,你情绪好像有点低落啊?出什么事了吗?我还那样,到处走走,熟悉一下滨城市场。”彭坤在电话那头不急不慢地说。 妈的,这个老狐狸,还真挺沉得住气,安铁心里骂了一句,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淡淡地对彭坤说:“哦,我有情绪不好吗,呵呵,你吃饭没有?” “没有。”这些彭坤倒是答复得干脆利落。 “那中午我请你跟你妹妹吃饭怎么样,你到滨城我还没好好请你吃一顿”安铁笑道。 “好好请吃你得选在晚上,中午吃饭总是觉得有事。”彭坤说。 “你个老狐狸,选日不如撞日,今天阳光明媚,天气不错,我觉得是个好日子,呵呵。”安铁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那行,我妹妹那边你打电话。”彭坤说。 “那行,一个小时后,我在滨海大酒店大堂等你。”安铁说。 挂完彭坤的电话,安铁又把电话拨给了彭玉。 “安总啊,有事吗?”彭玉说话倒是比她哥哥彭坤干脆许多。 “中午我想请你跟你哥哥吃点饭,聊聊天,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没有提前打招呼不好意思了,我跟你哥哥是朋友,有点不见外,请你别介意。”安铁说。 “哦,这样啊,那,行。”彭玉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我们在滨海酒店大堂等你。” 安铁挂了彭玉的电话,马上拿起包,锁上办公室的大门,刚刚走到张生的办公室门口,正好碰到张生也拿着包走出来,似乎也要出门。 “你要出去?”安铁问。 “嗯,陈丝丝又要我去给她汇报工作,不过中午她请吃饭,也不错,嘿嘿。大哥你也要出去啊?”张生嘿嘿笑着说。 “嗯,张生,你过来一下。”安铁走到门外,把张生叫到一边。 “大哥有事情啊?”张生问。 “嗯,很重要的事情,你问问安全策略部的人能不能想办法对京尹地产的财务状况做一个监测,想办法搞清楚他们财务上的往来,另外想办法搞清楚他们都跟哪些客户往来。还有去种银行查一下,看看他们的对账单是邮寄到公司还是直接放在银行的邮箱里,那里也许能找到些线索。” “嗯,好的。”张生愣了一下,应声道。 “反正多想一些办法,收集这个公司的一切情报,包括那些员工经常加班,徐波跟哪些员工关系最好等这样的信息都不要放过。” “我知道了。”张生一边应着,一边看着安铁严肃的脸色,也没敢多问。 “回头我再告诉你原因,你先去吧。”安铁说完,看着张生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安铁犹豫了一下,然后又返身回到公司,走到赵燕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不知道赵燕去吃饭没有。 “进来。”赵燕好听的声音在门里响了起来。 “还没吃饭啊?”安铁问。 “这就去。”说着赵燕从桌子上面站了起来,赵燕以为安铁是叫她一起吃饭。 “有个应酬,我马上要走,有个事情跟你商量一下。”安铁尽量显得平缓地问。 “有什么事情你说啊,跟我这么客气。”赵燕看着安铁笑了笑,笑容里似乎有了一些苦涩。 “是这样,京尹地产你知道吧,他们不是刚刚接手了另外两家出事的房地产公司嘛,你看看能不能跟他们联系一下,我们做他们房子的销售代理?” “应该可以吧,我们的房地产营销现在在滨城是有很有名的,除非他们已经先期找好了销售代理或者准备自己做营销。”赵燕道。 “嗯,这就好,不过就算销售合作不顺利或者根本争取不上,我们也得想个办法把,让他们的销售人员能把买房子的情况随时告诉我们。”安铁说。 “行,我这两天就跟他们接触一下。”赵燕说。 “那好,我走了。”安铁也没等赵燕,径直出了办公室大门门顺着电梯下来了。 在走到车子跟前的这个短短的距离里,安铁又给路中华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通,安铁就急急地说:“兄弟,中午我请彭坤和他妹妹吃饭,希望你能来,有安排最好推掉,中午与彭坤的见面很重要。”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一下子就在人群当中看到了秦枫的身影,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