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看了小桐桐和瞳瞳一眼然后等着安铁走过去,说

瞳瞳之前就跟安铁提到过做慈善方面的事情,今天安铁才了解到阿波罗画廊从成立之初就在做慈善事业,心里暗想这扬子看来还挺有远见,按照扬子的岁数,阿波罗应该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居然坚持在搞艺术的同时做了五十年慈善方面的事,这个扬子看来是个不错的老太太,可想起扬子的那个花会,安铁又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这个老太太很矛盾啊,这边搞艺术做慈善,那边做那种说不清楚的情报组织,不知道老太太打的什么算盘。 瞳瞳看秦枫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跟她聊起的阿波罗画廊的事情,微笑着说道:“是啊,是一个拍卖活动,是为阿波罗慈善基金募款的,秦姐要是有空可以去看看。” 秦枫看看瞳瞳,道:“早就知道瞳瞳的画不错,我正准备在家里的书房挂一幅画呢,不知道这次拍卖有没有你的作品啊?” 瞳瞳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的画哪能跟名家的比,不过秦姐要是喜欢,等回头我送你一幅好了,别嫌弃就行。” 秦枫瞟了一眼安铁,然后道:“看瞳瞳说的,五年前就是天才小画家了,现在肯定每一幅都价值不菲,你要是送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嗯,那个慈善拍卖我倒是有兴趣去看看。” 瞳瞳道:“那秦姐明天回岛上就去看看吧,我可以给你推荐几幅画作,非常有收藏价值。” 安铁站在一旁看着秦枫和瞳瞳说话,心里的感觉怪异极了,可究竟是哪里怪自己又说不上来。看着二人的对话,安铁也没插话,偶尔还看看酒会上的进程,此时,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企业的总裁上台讲了几句话,而场下已然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圈子,气氛很活跃也很轻松。 这时,秦枫看了一下时间,对安铁和瞳瞳道:“嗯,那回头我要过去瞳瞳可要给我推荐一下啊。”说完,又对安铁道:“安铁,下面是关于海洋世纪投资研讨会的内容,你可以听听,我去看看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一会再过来找你们。” 安铁道:“你忙去吧,不用管我们。” 秦枫顿了一下,然后跟安铁和瞳瞳道了个别,往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安铁望着秦枫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台下,奇怪的是并没看到彭坤的影子,苏醒和鲁刚一家也没见着,不知道他们此时在哪。 安铁正在人群当中搜寻的时候,瞳瞳拉了一下安铁胳膊,然后低声在安铁耳边道:“叔叔,你看什么呢?” 安铁扭头一看,瞳瞳似乎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但也仅仅是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情绪,安铁反应了几秒,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副样子像是在一直盯着秦枫背影在看,便嘿嘿笑道:“我在看看你那让人头疼的妹妹来没,之前在高尔夫球场的冷餐会我见到小桐桐和你妈来着。” 瞳瞳一听,神色一黯,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妈……她……没对你说什么吧?”瞳瞳抬起头看着安铁的脸,挽着安铁胳膊的手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安铁一看提起周晓慧,瞳瞳的情绪又变得有些低落,便带着瞳瞳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坐下,给瞳瞳拿了一杯果汁,然后对瞳瞳道:“别担心,你妈妈也没说什么,丫头,一会见了你妈妈,别为难她,我想很多事情她也没办法。” 安铁说的是事实,先不说周晓慧的精神状况不太好,按照周晓慧的性格来说,在刀疤脸老太太那样一个强势的老妈面前,周晓慧的意见估计老太太也是听不进去的。 瞳瞳听了安铁话,苦涩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道:“对了,叔叔,这个酒会要持续到几点啊?我们在岛上还订了一间房呢,咱们回头可以去那休息。” 安铁看看瞳瞳,笑道:“啥时候订的,还想得挺周到,这酒会好像也没什么时间限制,如果你一会呆着觉得没意思,咱们就早点回岛上去,这岛上不知道你今天看了没有,变化挺大。” 安铁跟瞳瞳说这话的时候,脑子又闪现出瞳瞳外婆和老爷子在那个湖中船上的情形,心里想着到底现在该不该对瞳瞳说,但一看瞳瞳平静的脸,和周边这种情况,还是觉得回头再说好。 这时,秦枫不知何时已经上了舞台,这代表今天酒会的正戏算是拉开帷幕了,众人的闲散的目光一下子又聚焦到了舞台上,这可是今天众人汇聚于此的主要目的,包括大强提到的那几家世界五百强企业,说到底到这里也是为了寻找商机的,虽然酒会只是个热身,但众人对这个世纪研讨会的兴趣都很浓,一时间整个大厅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安铁也大致听了一下,这次没有对世纪投资研讨会做很详细的说明,大致的情况跟吴雅之前对安铁说的差不多,甚至透露的内容更少,但安铁观察到,不少嗅觉灵敏的商人已经在这简短的介绍中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安铁也有在这个研讨会上找点新项目的打算,说起来,天道集团自从成立以来发展非常顺利,公司以前一直就做二手房,房地产营销代理,也就是职业卖楼也发展得非常好,加上其他项目进展顺利,到了年底公司将有二个亿的汇款可以到账,这就意味着天道公司将步入一个新的阶段,也有实力来承接一些大的项目了。 老实说,安铁对于这种骤然暴增的财富心里一时半会还真有些不太适应。最主要的是,这大半年来,房价一下子暴增了5倍,公司以前买了不少二手房,本来还担心这些二手房压住了资金,没想到这大半年,房价就跟疯了似的上涨,简直就是涨得让人心惊肉跳,别说个人买房因为无法承受而心惊肉跳,就是发了房地产财的安铁,同样心惊肉跳。 其实事实摆在面前明显得不得了,这完全是房地产经济泡沫,与国家大的经济环境有关系,还与许许多多的复杂的因素有关。 安铁在心里正暗自琢磨着,突然感觉自己和瞳瞳的座位之间生生挤进来一个人,安铁和瞳瞳同时愣了一下,扭头一看,正是不知道从哪冒出的小桐桐,也不知道她从哪边过来的,在安铁和瞳瞳身后探出一个头来,然后瞪着安铁道:“大叔,你不讲信誉啊,我都跟你说好几遍了我老姐来你打电话告诉我,结果你……” 安铁看着小桐桐瞪圆的大眼睛,用手揉了一下额头,这个小姑奶奶,一想着她就会这么说,不过,小桐桐来了,周晓慧在哪? 安铁现在虽然知道周晓慧姓林,可还是不太习惯周晓慧一下子变了一个姓氏。 瞳瞳见小桐桐过来,目光也游离到了周围,看周晓慧有没有跟小桐桐一起过来,表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这时,小桐桐已经一屁股坐到了瞳瞳身边,盯着瞳瞳今天穿的这身衣服,眼睛直冒光,道:“老姐,这衣服是什么牌子的,这么好看呀,你看看我这身,难看死了,老妈非说这样的酒会要讲规矩,不能瞎穿,还逼着我穿一件这么个裙子过来,否则不带我来,我好可怜啊。”小桐桐皱着脸,精巧的五官都被她整得像个小包子似的。 看着小桐桐滑稽的样子,瞳瞳笑了一下,对小桐桐道:“这衣服是老师给我寄过来的,一直也没机会穿,你要是喜欢,回头我出国给你带一件。” 小桐桐一听,赶紧拉住瞳瞳的胳膊点点头,然后充满期待地盯着瞳瞳说道:“那就谢谢老姐啦,你什么时候出国?” 刚才安铁听瞳瞳很随意地说出国,心里也是一动,难道瞳瞳近期要出国办事吗?听小桐桐这么问,安铁也连忙关注了起来。 瞳瞳也发觉到了安铁在看他,目光跟安铁碰了一下,然后说道:“近期可能要出去一趟,但也就几天,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瞳瞳这么说,无疑是说给安铁听的,小桐桐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看看安铁,道:“嘻嘻,某人听说姐姐要出国心里不好受啊,不好受。” 小桐桐说完之后,又看了看瞳瞳身后的小影,又道:“小影姐姐啊,来,坐会,你老站着不累呀?” 安铁看看小桐桐,无奈地笑了一下,暗道,这小丫头,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观察还挺细,连自己这么不明显的表情都捕捉到了,人精似的。 有小桐桐的地方,可能根本就安静不下来,除非小桐桐自己想安静一会,否则这个小丫头就不会让任何呆在她身边的人保持沉默,就连站在瞳瞳身后的小影,都被小桐桐搅和得直皱眉头,可见小桐桐缠人本事一流。 等秦枫下了台之后,场下的人又就开始酒会的自由活动阶段,在船上,这个大厅是正厅,其它的楼层有不同的娱乐活动和节目,宾客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安铁正琢磨着带着瞳瞳去其它楼层看看的时候,秦枫又走了过来。 这时,小桐桐正缠着瞳瞳说话,安铁便站起身迎了上去,看来秦枫是有事要跟自己说。 果然,秦枫见到安铁走过来之后,也没再往前走,看了小桐桐和瞳瞳一眼然后等着安铁走过去。 安铁走到秦枫跟前,秦枫对安铁道:“安铁,一会我在五层有个私人招待舞会,大概在十一点左右开始,你过去看看吧,有不少人认识一下还是好的。” 安铁点点头,道:“行,我一会找个时间过去看看。” 秦枫笑道:“好,那一会见吧。” 秦枫一离开,安铁扭头一看,瞳瞳正看着自己这边若有所思,而小桐桐正笑眯眯地看着安铁,似乎在那幸灾乐祸。 有杀气!小桐桐那古怪的笑容安铁十分熟悉,看来姐夫要对小姨子好是有必要的,否则小姨子在姐姐面前说的话通常都有很大的破坏力。 “老姐啊,我发现大叔还挺招美女的青睐啊,怎么他身边总有那么多漂亮姐姐啊,好奇怪哦。”果然,小桐桐在坏笑之后阴阳怪气地说出了这一句。 安铁的头一下子又大了,看了一眼面容平静的瞳瞳,坐回到座位上,直接把小桐桐忽视掉,然后对瞳瞳道:“丫头,咱们去别处转转,这个大厅也就剩下喝酒聊天了,听说这船上的活动不少,我们去看看吧。” 还没等瞳瞳表态,小桐桐赶紧就插了一扛子,道:“不行啊,老姐,我可是带着任务来的,老妈还在休息室里等你呢,说还几天没见你想你了。” 瞳瞳一听小桐桐这么说,皱了一下眉头呆了一下,看了一眼小桐桐,眼神十分复杂,对于去还是不去,瞳瞳满脸犹豫。

安铁听上官南说扬子邀约的还有自己,很是有些意外。虽然五年前就知道扬子这个人了,可安铁却从来没见过那个老太太的样子,今天扬子居然要见自己,不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也算是出来的角度有些怪了。 瞳瞳也对扬子要见安铁有几分意外,但却并没有像安铁想那么多,看了一下上官南,说道:“上官先生,您别叫我大小姐了,叫我瞳瞳吧,老师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官南那张俊脸上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对瞳瞳让她别叫她大小姐的话也没什么反应,还是淡淡地说道:“大小姐,你还是当面问社长吧。” 看到如是说的上官南,安铁心里想到,这个上官南,就不会说点直接的痛快话吗。瞳瞳扭头看了一眼安铁,说道:“叔叔,你有空跟我一起去吗?” 安铁顿了一下,道:“我们一起过去看看,说起来我一直没当面谢谢她对你那五年的照顾。” “嗯,那我们一起过去吧。”瞳瞳笑了一下说道。 这时,上官南动作麻利地把车门打开,示意安铁和瞳瞳上他的车,瞳瞳看了一眼上官南,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小影,小影面无表情地站在那辆雪佛来旁边,对瞳瞳投来的目光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 安铁发现,小影有时候跟上官南的行事风格还真有几分相像,以前听瞳瞳说过,小影一直是上官南的手下,这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上官南又说了一句:“瞳瞳,安先生,请上车!” 瞳瞳看了一眼上官南,对上官南笑了笑道:“上官先生,你别叫我大小姐了,我听起来挺别扭的。” 上官南这时对瞳瞳笑了笑,道:“大小姐,一个人在什么位置上就应该是什么称呼,称呼是尊重,也是你责任。” 安铁扫了一眼上官南,心想这个上官南还挺固执,她虽然对瞳瞳看起来客客气气,就说话你却感觉不出来,刚才他就似乎在教训瞳瞳,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瞳瞳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和安铁一起上了那辆保时捷,两个人几乎刚坐定,上官南的车就开了出去,安铁扭头一看,小影开着那辆白色雪佛来跟在后面,两辆车相距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车速几乎保持一致。 安铁和瞳瞳坐在车后,看着在前面腰板挺得笔直专心开车的上官南,这时,安铁注意到,上官南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的一双黑手套,那黑色手套很薄,但这大夏天戴着也显得有些突兀,刚才安铁还记得上官南的手上是没有这副手套的,看来这人玩神秘真是玩出境界来了。 瞳瞳这时也似乎有什么心事,看着车窗外面发呆,手里还拿着刚才陈妈留下的资料袋,看得出,瞳瞳收下了她外婆的钱心里也不是很平静,甚至,安铁觉得瞳瞳似乎别有深意。 以现在瞳瞳在社会上的地位,筹集点善款还是很容易的,今天瞳瞳似乎考虑得很多。 三人在豪华舒适的保时捷上,都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指看着车外的景物飞驰而过,安铁知道,还有几分钟,就到画廊了,看来扬子是打算在画廊见自己和瞳瞳。 到了画廊以后,夏经理就迎了出来,见到瞳瞳恭敬地说道:“总裁,社长正在办公室等你呢。” 瞳瞳对夏经理点了一下头,轻轻牵着安铁的手,跟着夏经理一起往前走,安铁用眼尾余光扫到,上官南跟小影走在两人身后,小影明显与上官南相差半步,看来这花会的内部也是等级森严,难怪小影一直是这种程式化的做事方式。 关于这一点,安铁想起扬子的身份,按说这扬子是个日本人,尽管按照瞳瞳说她在日本呆的时间不长,但骨子里的那股劲头却是十足的日本作风。 这条通往办公室的走廊很长,安铁与瞳瞳并排走着,看着前面办公室的大门,心里虽然说不上是紧张,但还是有点不同寻常,这个一直在自己和瞳瞳生活中出现了五年的扬子今天终于肯见自己了,这个老太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安铁又低头看了看瞳瞳,只见瞳瞳的表情比起平时看起来更安静,倒是看不出有明显变化。 夏经理带着安铁和瞳瞳到了瞳瞳的办公室前停了下来,对瞳瞳和安铁道:“总裁,安先生,社长再里面。” 夏经理说完,把房门打开便离开了,安铁和瞳瞳站在门口顿了一下,瞳瞳扭头对安铁微微一笑,然后带着安铁就进了这间办公室的大门。 本作品16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16!安铁之前来过瞳瞳的办公室几次,但印象最深的还是跟小桐桐一起过来,在屏风后面看着瞳瞳在里面办公时的情形,那时候,隔着眼前这个半透明的大屏风,瞳瞳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安铁都记得很清晰,也很讶异。 踏入办公室的大门,安铁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屏风,却没有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看到扬子,安铁便把视线转到了办公室的会客区,看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正好背对着门口的方向。 透过屏风的视觉很模糊,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看得不是很真切,恍惚中,办公室里的情形宛若一张视觉模糊的油画,坐在沙发上的那人却是这幅油画当中最神秘,也最让人读不懂的内容。 安铁和瞳瞳一起绕过屏风,发现上官南和小影并没有走进来,而是站在屏风后的门口,像两尊门神一样。 这个办公室很大,安铁和瞳瞳进来以后还在步子不停地往前走着,坐在沙发上的扬子一头银发,头是微微低垂的,肩膀上还披着一条淡紫色的薄披肩,那个沙发背很高,瞳瞳如果坐在那几乎看不到肩膀,看着这个扬子起码也有一米七高。 安铁看到了扬子的紫色披肩,皱了一下眉头,暗想这花会的人都什么毛病,大夏天开车戴手套,屋子里披披肩,不过安铁感受了一下这屋子里温度,空调开的温度有些低,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确实有点凉。 这时,安铁和瞳瞳已经走到离老太太不到三步远的位置,瞳瞳扭头看了安铁一眼,然后挽着安铁的胳膊就绕到扬子旁边的那组长沙发旁,跟安铁一起站在那对着扬子微笑着说道:“老师,我和叔叔过来了。” 安铁这回总算是看到了扬子的庐山真面目,只见扬子一头齐耳的银色短发,这让安铁微微有点诧异,记得以前见扬子的背影时,老太太的头发挺长的,在脑后挽着发髻。 扬子的张脸非常清秀典雅,标准的鹅蛋形,脸上的皱纹并不多,几乎没化妆,可肤色却很白,白得带着一点病态,只涂了一点珠光色的润唇膏,眼睛上还架着一副很精致的眼镜,那种眼镜是挂在胸前的那种,可以随时摘下,链子是纯银的,别有一番韵味。 扬子穿着一身浅灰色的长裙,裙子是七分袖的,看起来料子很薄,也很宽松,跟肩膀上那条淡紫色披肩一配,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安铁本来以为这个老太太的举止神态,会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力,但现在一看,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下来,这老太太看起来说不出的平易近人。 此时扬子的膝头还摊着一本画册,安铁和瞳瞳二人站在她面前,她只是把头抬起淡淡地冲着二人笑了笑,然后动作很慢地把膝头的画册合上,再把眼镜摘了下来,用手揉了揉鼻翼,道:“坐吧,不要站着。” 瞳瞳扭头和安铁对视了一眼,然后在扬子的对面坐了下来,扭头对扬子道:“老师,您是什么时候来滨城的?” 扬子对瞳瞳微微一笑,瞟了一眼瞳瞳手里的资料袋,然后又看看安铁,才道:“这个不重要,瞳瞳,这位就是安先生吧?” 扬子的中文说得很流利,但语句上还是有点生硬,可由于她语气很柔和,那种生硬的感觉比起欧美那种带着腔味的中文来说好听多了。 安铁对扬子笑着说道:“您好,我是安铁,一直想拜访您。” 扬子很客气地欠了一下身子,然后对安铁道:“说起来我也很早就认识您了,今日见了,果然不错,久仰了。” 扬子一直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双手摊在刚才那本画册上,看起来非常随和。 “您太客气了,说起来惭愧,您做了瞳瞳老师这么久,却没有好好感谢您一下。”安铁看着扬子说道。 扬子看看安铁,又看看瞳瞳,然后若有所思地顿了一下,道:“瞳瞳是我的学生,瞳瞳跟您的关系我以前就很清楚,所以,不用跟我客气。” 说着扬子又目光柔和地看着瞳瞳说道:“瞳瞳,你这段日子在滨城做得很好,我老了,也希望你们都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尽快担负起对社会的责任,对于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我能给予的更多的就是祝福了。” 瞳瞳听了扬子的话,目光一闪,顿了一下说道:“谢谢老师。” 扬子深吸一口气,目光悠远地看着旁边的落地窗外画廊的一个阳光花房,幽幽地说道:“你们能够重逢很好,知道你现在终于达成心愿我也很高兴,我要祝福你们。” 听着扬子的话,安铁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扬子的意思是在为安铁和瞳瞳祝福,那种类似于长辈的语气让自己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和扬子根本不是初次见面一样,尽管扬子跟瞳瞳很熟悉了,可自己跟扬子毕竟算是次才见,但现在自己的感觉却像一直和扬子生活在一起似的亲切。 这老太太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天生的亲和力。 同时,安铁在心里也暗暗地想着,这话要是出自瞳瞳的外婆之口,想必自己和瞳瞳都会更高兴的。 听了老太太的话,安铁和瞳瞳都非常感动,这就是说,这老太太自己和瞳瞳在一起。 “多么好的老太太啊!”安铁在心里道,感觉挺温暖。 瞳瞳听了扬子的话,悄悄地握住了安铁的手,扭头对安铁笑了一下,然后对扬子道:“老师,要不今晚我和叔叔请您一起吃顿饭?” 扬子把腿上的画册放到茶几上,顿了一下,说道:“不了,一会我还有点事情,瞳瞳,你过来一下,我还有点事情跟你说。安先生,您在这边稍等,我们马上就完。” 说完,扬子带着瞳瞳就走到了办公桌旁,安铁看着瞳瞳想让扬子坐到办公椅上,故意后退了半步想让扬子先过去,可扬子却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然后挥手让瞳瞳坐在办公桌的老板椅子上。 瞳瞳犹豫了一下坐定之后,扬子盯着瞳瞳看了一会,并没有急着说话,瞳瞳面对老太太的对视也似乎习惯似的,淡淡地笑着,也看着扬子,两个人便一个坐在老扳椅子,一个坐在办公桌对面,无声地对视起来。 过了一会,老太太才笑着说:“嗯,这个位置你坐很好,我老了,也没有热情了,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我总是会你的,恩,还有那个慈善基金,只要你认为是对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确定去帮助谁,资金的多少,你完全可以一个人做主,不需要考虑太多,知道吗?”

陈妈在门外这么一问,安铁和瞳瞳都慌了,此时,安铁正处于亢奋状态,瞳瞳的手还软乎乎地握在安铁小弟弟上,虽然陈妈在门外,可安铁却觉得陈妈就像是站在自己床边一样,一激动,小弟弟就扛不住了,射了出来,正好射到了瞳瞳胸口,把瞳瞳也搞懵了,差点叫出来。 安铁深吸一口气,懊恼地用手安抚了一下瞳瞳,然后对着门外的陈妈道:“陈妈,有事吗?” 陈妈听到了安铁的回应,道:“哦,也没什么事情,看看要是你没睡,我把汤碗收走。” 安铁心里一沉,这个陈妈,说谎也不会说,收个汤碗还用得着她吗,安铁与瞳瞳对视了一眼,瞳瞳对安铁摇摇头,安铁便道:“陈妈,我都躺下了,要不你明天再来拿吧” 陈妈在门外犹豫了一下,道:“好的,那安先生休息吧,打扰你了。” 安铁和瞳瞳竖着耳朵听门外陈妈离开的动静,确定陈妈下楼以后,才一起舒了一口气,等瞳瞳反应过来,低垂着头,非常不好意思地扯着睡衣的领口,安铁注意到,还有几滴都溅到瞳瞳的胸口的皮肤上。 “操,憋太久了,马力十足啊!”安铁心里暗想。 安铁尴尬地对瞳瞳笑了一下,赶紧去卫生间拿纸巾,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瞳瞳身上的东西擦掉,由于比较窘迫,安铁擦的时候总是碰到瞳瞳的皮肤,那个东西开始接触皮肤是热的,但很快就凉了,而且粘糊糊的,瞳瞳一定很难受,再加上不好意思,瞳瞳头都快低到胸口上了。 把瞳瞳身上的东西擦拭干净,安铁又拿了一块湿毛巾给瞳瞳擦手,这回瞳瞳微微抬起了头,面色通红地看着笨拙忙碌着的安铁,轻声道:“我自己来吧。” 安铁干笑一声,坚持把瞳瞳的手仔细地擦拭干净,然后在瞳瞳手心亲了一下,抬头道:“行啦,这回干净了,睡衣回去换一下啊,要不穿着睡觉不舒服,都怪我……” 瞳瞳用手堵住安铁的嘴,羞涩地笑了一下,说:“不要紧的,叔叔,那我先回去了啊,我看那个陈妈根本不是来拿汤碗的。”瞳瞳有些沮丧地皱了一下眉,坐到床边穿上拖鞋。 安铁伸手又捞起瞳瞳的腰,在瞳瞳的脖子后面轻吻了一下,然后又把瞳瞳的肩膀反过来,在瞳瞳的眉心又亲了一口,才道:“好吧,回去早点休息。” 瞳瞳看看安铁依依不舍的脸,顿了一下,抬起头吻了一下安铁的嘴唇,然后迅速站起身,跑到门口,打开门之后才扭头对安铁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一闪身,离开了安铁房间。 安铁站在门口看着瞳瞳顺着走廊往她住的房间走过去,瞳瞳的脚步很轻,像猫一样,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安铁直冲安铁挥手,比划着睡觉的动作,安铁这心里的兴奋劲还没过去呢,看着瞳瞳一时都移不开视线了,等瞳瞳在转角消失,安铁才叹了一口气打算进屋。 就在安铁缩回头的时候,往楼梯那边一看,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楼梯口那里,跟安铁的目光对上之后,陈妈面无表情地对安铁点了一下头,安铁心里一惊,也下意识地对陈妈点了一下头,然后快速把房门关了起来,听着陈妈下楼的脚步声,郁闷得不行。 安铁回屋以后,趴在窗口点了一根烟,心里暗道,这地方看来不能多呆,再呆下去非疯了不可,这个陈妈简直是现代版的容嬷嬷啊,诡异得很。 第二天一大早,安铁洗漱完一看时间,已经七点了,按照这里的规矩,七点是吃早餐的时间,安铁赶紧往楼下走去,来到饭厅以后,安铁看见周晓慧一家都在,就是没见老太太和瞳瞳。 等安铁坐下之后,鲁刚对安铁道:“安兄弟,在这里住着还习惯吗?” 安铁道:“挺好,这里风景优美,地方也安静,是适合居住的好地方。” 鲁刚呵呵笑道:“是啊,老太太就喜欢这有山有水的地方,我们也跟着一起沾光了,咱们吃饭吧,外婆刚回来,事多,也没好好陪陪你,安兄弟不要见怪啊,要不今天我让东岸和小桐再带你四处看看吧。” 安铁皱了一下眉头,难道不等瞳瞳和老太太一起吃饭了吗? “鲁大哥,咱们不等瞳瞳和老太太下来一起吃饭吗?” 周晓慧看了一眼安铁,淡淡地说:“不用等了,我妈妈很早就带着瞳瞳出去了,你不用担心,妈妈带瞳瞳去看看家里的亲戚。” 安铁听了,心里一沉,怎么瞳瞳昨晚没提起,今早却不告而别啊。 就在安铁纳闷的时候,安铁的手机就来了一条短信,安铁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短信是瞳瞳来的,上面写着:“叔叔,今早外婆突然说要带我出去见见亲戚朋友,可能要晚上才能回去了,你不要担心。” 安铁看了瞳瞳这条信息,心才稍稍放下一点,然后把手机放在一边,抬头对鲁刚和周晓慧道:“也不用麻烦鲁兄弟和小桐了,我今天想去童村给童大哥修修坟。” 听安铁说完,周晓慧神色复杂地顿了一下,低着头没说话,鲁刚这回倒是没多大反应,笑吟吟地说:“哦,那好,一会派个司机跟你一起去吧,你对这里毕竟不熟。” 安铁本想说自己一个人就好,但又一想,这个地方的确不是很熟悉,再说鲁刚家的司机话很少,带着也不碍事,便点头道:“那就麻烦鲁大哥了。” 鲁刚爽朗一笑,说:“哎,安兄弟还这么客气干吗,赶紧吃饭吧。” 于是众人安静地开始进餐,无疑,还是挺讲究挺丰盛的一顿早餐,但这顿饭就不像昨晚似的了,搞那么大架势,还有保镖和佣人站在身后,但大家都各怀着心思没怎么说话,只是鲁刚陪着安铁闲聊两句,然后就被一个保镖叫走了。 鲁刚走了以后,小桐桐突然对周晓慧道:“老妈,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意思,要不我跟大叔一道去那个什么童村去转转吧?” 周晓慧一听,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说:“你去干吗?别给人家添乱,还是在家里呆着吧。”周晓慧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没有直视着小桐桐,语气也很轻。 小桐桐鼓起腮帮子,道:“不嘛,我想去,大叔不会反对的,哦?大叔?” 安铁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晓慧说:“你去倒是没问题,可那边山路挺不好走的,再说我是去修坟,可能会挺闷。” 小桐桐一听,道:“没关系,那位童叔叔不是姐姐的爸爸嘛,我去看看也是应该的,老妈,好不好?”小桐桐央求着。 这时,路东岸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小桐桐,笑道:“小桐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呵呵,慧姨,要不让小峒去吧,这丫头在家也真是呆不住,今天我爸本来是让我陪安大哥,可安大哥有事,我就想着出去办点事,否则我也跟着一起去了。” 周晓慧神色复杂地看一眼小桐桐,迟疑了一会,道:“好吧,那你注意点安全,要不再带个人一起过去吧,也好帮帮安先生的忙。” 小桐桐看周晓慧答应了,高兴地说道:“太好了,谢谢老妈,你放心吧,我不会给大叔添麻烦的。” 周晓慧不经意地叹了口气,用手揉了一下额角,道:“嗯,我吃完了,上楼休息一会,你们慢慢吃吧。”说完,周晓慧心事重重地站起身,快速上了楼,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小桐桐。 吃过饭以后,安铁和小桐桐就奔着童村去了,本来在餐桌上表现得很高兴的小桐桐一坐上车就沉默下来,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发呆,心事很重的样子。 到达离童村很近的小镇,安铁在司机的带领下,找了一个做墓碑的地方,给童俊生买了一方仿汉白玉的墓碑,这种墓碑本来是要提前定做的,可那个保镖不知道跟店主说了些什么,店主当场找了几个工人就开始做了起来,墓碑上面写着“先父童俊生之墓”,落款是瞳瞳的名字,虽然很简单,但安铁觉得这样干净。 小桐桐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那方墓碑,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很老实,很安静。 等墓碑做好之后,司机和那个保镖招呼着店主把墓碑放到后备箱里,然后又问安铁道:”安先生,要不要找两个人去那帮你弄。” 安铁摆摆手,道:“不用了,你帮我找点工具,我亲自弄,到时候你们帮我把墓碑抬上去就行。” 小桐桐在一旁听着安铁这么说,不由得说了一句:“你对姐姐可真好。” 安铁笑了一下,道:“那不是应该的吗,小桐,你要上去看着我修坟?可是很没意思的啊,你现在要是反悔还来得及,你可以在镇上逛逛。” 小桐桐给了安铁一个白眼,道:“我说去就去,费什么话呀,你是嫌我烦吗?”小桐桐说话的时候还挺激动,搞得安铁都有点莫名其妙的。 “好好好,走吧。”安铁带着小桐桐一起上了车。 小镇离童村不是很远,车开了十多分钟就到了童村童俊生的坟墓所在的那座山,到了山下以后,司机和保镖刚把墓碑搬出来,安铁就来了一个电话。 安铁匆忙交代了一下童俊生坟墓所在的位置,让那两人把墓碑先搬上去,然后就接起了电话,也没看来显是谁,电话接起来一听,没想到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秦枫。 “安铁,听说你在贵州?回来了吗?”秦枫在电话那头问道,听口气,好像有事要找安铁说的样子。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了小桐桐和瞳瞳一眼然后等着安铁走过去,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