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瞳瞳听周晓慧这么说,小桐桐听安铁说完

不用说,肯定是小桐桐回来了,小桐桐一回来,完全忘了刚才周晓慧嘱咐她的话,把饮料杯子掷地有声地放到了桌上,使得正在沉默中的周晓慧和安铁同时把目光看向一手拿着点心盘子,一手正放果汁的小桐桐身上。 小桐桐一看她成功吸引了二人的注意,不但没有觉得不妥,反而诡计达成一样假假地笑了一下,然后对周晓慧道:“老妈,你渴了吧?” 周晓慧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小桐桐,摇了一下头,也没理会那杯还在桌上晃悠的橙汁,迅速站起身,对安铁道:“安先生,我就不打扰了,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话就行。” 说完,周晓慧对小桐桐说道:“走吧,小桐,我们去看看你爸爸去哪了?” 小桐桐却一屁股坐了下来,眼巴巴地看了一眼盘中的点心,对周晓慧道:“老妈,我饿了,我想坐在这吃点东西。”说着,小桐桐还拿起一块点心,很饿样子塞进嘴里。 周晓慧见小桐桐是不打算跟她一起走了,也没坚持,说了一声:“那你别到处乱跑,一会吃完给我打个电话。”说完,周晓慧就头也没回地走了。 小桐桐看着周晓慧离开,才喝了一口果汁长吁一口气,然后一改刚才耍赖装乖的俏皮样,很关切地问安铁:“大叔,我妈没为难你吧?我刚才回来吓我一跳,你和我妈的脸色都好难看啊。” 安铁一听,看来这丫头果然是自以为是地过来解围来了,便道:“没事,对了,你什么时候来这岛上的?刚才怎么没看见你啊?” 小桐桐听了安铁的话,还不太相信地盯着安铁的脸,看了半天,然后才恢复常态,笑眯眯地道:“是啊,刚来没一会,要不早就过来找你了,对了,我姐姐今天来吗?”小桐桐又拿起一块点心塞进了嘴里。 “瞳瞳一会也过来,现在可能在路上。”小桐桐说她刚过来,如果要是她没说谎那就是刀疤脸老太太跟小桐桐一起来的,安铁心里暗想着。 安铁拿起桌上的酒杯,又喝了一小口红酒,红酒那种独特的酸中带甘的味道在安铁嘴里散开,安铁赶紧整理好刚才跟周晓慧谈话时的凌乱思绪,看向小桐桐漫不经心地又道:“你跟你爸妈一起过来的?” 小桐桐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点头道:“是啊,鲁东岸有事没来,本来还说不带我来的,我求了我老妈半天她才点头。”小桐桐说着情绪激动地喝了一口果汁,然后不自觉地撅起了嘴,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 “呵呵,你这丫头到哪都不安生,对了,你外婆今天没来吗?今天这岛上可是挺热闹的。”安铁用手敲了一下酒杯的杯沿,很随意地说道。 小桐桐摆摆手,道:“我外婆哪那么容易出门啊,她向来不喜欢凑热闹,我印象中,外婆几乎都不离开贵州的那个村子,不是在竹楼里呆着,就是去那个庙里念经,很无趣的。” “老人家嘛,喜欢呆在一个地方不动弹可以理解。”安铁应了这么一句,心里琢磨着,小桐桐是真的不知道老太太已经来这岛上了? “也不是啊,我发现我外婆每年都会消失一两个月,我都不知道她去哪了,问起我老爸,他说他也不知道。”小桐桐心不在焉地说道。 安铁听到小桐桐无意中说的这个消息,脑子里马上就浮现了今天在湖边看到老太太和那个老爷子在船上的样子。 小桐桐此时极为不淑女地几乎快半趴在桌上,手里还拿着点心津津有味地吃着,对她刚才说的那句话估计早就忘到了脑后。 “说起你们家那个竹楼真是不错,还有后面那片草坪和小山,要是老人家住那里,也的确环境挺好的,对了,小桐,你们家那边估计被你玩遍了吧?” 安铁有意提起小桐桐的家,心里想的却是那个庙和山洞的事情,知道这个小丫头有时候口风很严,所以安铁旁敲侧击,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一点线索。 小桐桐坐直了身子,想了想,道:“那边那么大,我哪能都玩遍了啊,再说我在那边呆着的时候外婆管我很严的,我也就在我家附近那边玩玩而已,大多时候我是在我家马场骑马之类的。” 安铁用手又敲了一下杯沿,说道:“嗯,你那家那地方也的确是够大,够你玩了,再说,你家不是有那么多保镖什么的,估计你这小丫头肯定经常捉弄他们陪你玩,嘿嘿。” 小桐桐听安铁这么说,睁大眼睛刚想瞪安铁,接触到安铁笑意盎然的目光却又把那股恶狠狠的架势收了回去,顿了一下,说道:“我哪有那么恶劣啊,你就是老把我想那么不好,就像他们似的,说起那些保镖啊,无聊死了,一个个就跟木头人一样,我叫他们跟我玩,他们就像我逼他们自杀一样,烦透了。” 这时,安铁不经意地往周围看了看,这个时候,草坪上的人越来越少,但那些侍者还呆在原地没动,不远处桌上的酒水餐点也在不断地更新着。 安铁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低声道:“看得出你外婆是个很讲规矩的人,所以那些保镖怕你也是很自然的事,不过我觉得你家那保镖也的确是多了点,不会都是怕你胡闹看着你的吧?” 安铁笑眯眯地看着小桐桐,眼睛又往周围不经意地扫了两眼,小桐桐一个人在这边,估计也会有不少家里的保镖盯着,这一点安铁是可以肯定的。 果然,小桐桐听了安铁的话,不高兴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对安铁道:“切,你看你,又门缝里看人,我们家之所以那么些保镖,当然是为了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啊,怎么会是看着我的,哼。” “不对啊,我看你们住的那个村子很淳朴啊,周围都是农民,那些农民也不至于用保镖震慑着啊,劳动人民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小丫头。”安铁似笑非笑地看着小桐桐说。 安铁这么一说,小桐桐也陷入了沉思当中,可能是没有想过这类的问题,或者从小桐桐一懂事开始,就适应了这种被保镖前呼后拥的生活,以至于小桐桐都没有去深究要这些保镖出现在家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嘛,其实是跟我小时候的一件事有关,我记得我小时候,我们家的保镖也没有这么多,三五个而已,也不像现在这些这么木头脑袋,自从那次我们家后山来了一个贼,结果那个贼死在了我家后山的洞口那,之后家里就突然多了很多保镖,一直到现在还都是那样。”小桐桐回忆着说道,提起那个贼死了的时候,小桐桐还皱了一下眉头,看来这件事对于小桐桐来说印象很深刻。 听小桐桐提到洞口,安铁的心里一跳,马上就问道:“洞口?你家后山还有山洞啊?我怎么没注意到啊?” 小桐桐立刻就愣住了,但是这丫头反应也挺快,马上摸了一下耳朵上的耳环,笑嘻嘻地看了安铁一眼,说道:“我刚才说错了嘛,是马厩里的一个狗洞而已,嘿嘿,那小偷想去我家后山偷马,结果自己偷马不成还送了命,这就是报应吧,呵呵。” 安铁看着小桐桐故作天真地笑着,心里暗道,这小丫头很明显是在避开山洞这个词,拿马厩里的狗洞来搪塞自己,安铁去了贵州那几天,根本就没在那看到狗的影子,马厩里又怎么会有狗洞。 安铁把手里的烟往桌面上烟缸里一按,然后很自然地拿起酒杯又啜了一口酒,抬起头笑着对小桐桐道:“是啊,这干坏事是有报应的。”说完,安铁看着小桐桐的脸,神色一凛,对小桐桐沉声道:“小桐,我有一件事想问问你,你要是知道我希望你不要瞒我。 小桐桐看安铁这么严肃地问自己,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些不安地往周围看了看,然后才对上安铁的目光,收起了之前的那种嘻嘻哈哈地样子,轻声说道:“什么事啊?搞得这么严肃。” 从安铁刚才那话一出口,小桐桐就变得浑身戒备起来,一时间,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怪异,看安铁的目光也变得谨慎起来。 安铁为了缓解小桐桐这种紧张的样子,淡淡地笑了一下,把腿往前伸了一下,说道:“你紧张什么啊?我是想问问关于瞳瞳生父的事情,也就是陈九州,你这小丫头不是经常能偷听到一些事情嘛,不介意跟你这个未来的姐夫说说吧?” 小桐桐听安铁说完,刚才如临大敌的样子松懈了下来不少,安铁看着舒了一口气的小桐桐,心里琢磨这丫头怎么一提到那个山洞就那么紧张? “关于我姐姐的亲生父亲,我哪里会知道那么多,我还小呢。”小桐桐笑嘻嘻地对安铁说着。 “小?呵呵,小丫头,别跟我玩这套,跟我说说吧,这对于你姐姐来说很重要,我不能一点也不了解,你说对吧?”安铁好声好气地对小桐桐说。 安铁知道,小桐桐虽然蛮横,其实这丫头什么都明白,精灵古怪得很,她平日里向大人呈现出的那种任性完全是在掩饰自己。 果然,小桐桐听了安铁话态度认真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看安铁,扫了扫掉在裙摆上的点心渣,然后才向安铁招了招手,低声说:“你过来一点!”

小桐桐听瞳瞳问她是否少拿一副碗筷,小桐桐笑嘻嘻地看了看瞳瞳,对瞳瞳说道:“哎呀,姐姐,现在就开始心疼了?” 瞳瞳下意识地往客厅里瞄了一眼,然后小声道:“别闹了,快开饭了。” 小桐桐抓着一把筷子,对瞳瞳行了一个夸张的军礼,那把筷子正好悬空在小桐桐头顶上,样子非常滑稽。 “遵命,我的姐姐大人。”说完,小桐桐又添加了一副碗筷,然后慢悠悠地走出来,眼睛盯着安铁,鼓了鼓腮帮子,小声“哼”了一声,道:“喂,大叔,你也别坐着呀,过来帮忙!” 安铁摇头笑了笑,道:“小丫头干点活还不想让别人闲着,行,我帮忙,对了,你到厨房看一眼冰箱里还有果汁吗?要是没有我下去买点。” 小桐桐一听,赶紧钻进厨房,毛毛躁躁地打开冰箱,趴在冰箱跟前看了半天,道:“有,好几瓶呢,你过来帮忙端菜吧。” 安铁走到厨房门口,看见菜已经炒完了,瞳瞳正在刷锅,周晓慧正在弄点心,看到那厨房里新添的烤箱和做点心的模具,安铁愣了一下,虽然安铁不经常下厨房,可厨房里的东西大多数还是清楚的,这烤箱想必是周晓慧新买的。 “周女士,您还在忙什么呢?”安铁现在都不知道改称呼周晓慧什么,不论怎么称呼似乎都感觉有点怪。 周晓慧扭头看了一眼安铁,甩了一下满是面粉的手,对安铁微微一笑,说:“我在做点点心,瞳瞳说她喜欢吃。”说完,周晓慧继续低头忙活。 瞳瞳听周晓慧这么说,嘴角不自觉地动了动,看到周晓慧的发丝挡住的眼睛,赶紧用围裙擦擦手,给周晓慧缕了一下头发,把周晓慧搞得愣了一下,赶紧抬头看瞳瞳,看得瞳瞳不太自然地笑了,说:“要不吃完饭再做吧。” 周晓慧目光晶莹地对瞳瞳笑着说:“很快就好了,你要是饿了你先吃。”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和小桐桐,说道:“没事,大家都不饿呢,那你继续弄,用我帮忙不?” 周晓慧道:“不用,不用,你去歇会,以后想吃什么妈都给你做,你看你年纪这么小,做饭比我还熟练,都怪我……”周晓慧眼圈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瞳瞳见周晓慧又要哭了,赶紧拍拍周晓慧的后背,柔声道:“妈,你别自责了,会做饭挺好的,起码自己想吃什么都能做,再说了,叔叔对我这么好,我能给叔叔做点饿我很高兴。” 周晓慧瞟了一眼安铁,又看看瞳瞳,点点头,低头继续摆弄点心,没说话。 “哎呀,妈……你看你,动不动就哭,姐姐现在不想让你伤心啦。”小桐桐虽然在劝她妈妈,可语气却酸溜溜的,声音也有些发闷。 安铁看这母女三人之间的交流,自己也不好说什么,端两盘菜出了厨房。 等周晓慧做完点心,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点心被周晓慧装在一个漂亮的盒子里,形状做成了一颗一颗的小星星,样子十分精致,安铁再一看桌上的菜,有几个不像是瞳瞳做的,看来也是出自周晓慧之手。 安铁这回才明白瞳瞳的厨艺好是来自周晓慧的遗传,看这几个色香味俱全的菜,安铁很难把它们与这个看上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周晓慧联系在一起,就像别人看到瞳瞳,通常不会想到瞳瞳在九岁甚至更早就能麻利地在厨房做出像样的饭菜一样。 周晓慧看着大家围坐在餐桌旁等她,赶紧擦擦手坐下来,坐的正好是瞳瞳身边,眼睛盯着瞳瞳道:“瞳瞳,快尝尝妈做的菜合不合你胃口。” 瞳瞳抬眼看看坐在对面的安铁和小桐桐,道:“叔叔,妹妹,咱们一起吃吧。” 小桐桐懒洋洋地说:“我不着急,老妈做的菜我都吃腻啦,嘻嘻。” 周晓慧瞪了一眼小桐桐,可样子还是那么温柔,声音软软地说:“你这丫头,以后我做吃的都没你的份。” 小桐桐撅嘴道:“老妈……你现在好偏心哦。”说着,小桐桐搞怪地挤了一下眼睛,然后用手捂着脸,假哭了两声。 大家都被小桐桐的耍宝模样给逗乐了,周晓慧赶紧给小桐桐夹了一块鱼肉,然后柔声说:“小儿子不哭哦,吃鱼。” 小桐桐这才把手拿下来,夹起鱼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老妈是全天下最棒的,吼吼!” 这时,瞳瞳和安铁对视着笑了,瞳瞳问周晓慧道:“妈,你为什么叫妹妹小儿子啊?” 安铁听瞳瞳这么问,突然想起鲁刚那天就是这么叫的小桐桐,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周晓慧,想听听周晓慧怎么说。 周晓慧一听,笑了,慢悠悠地说:“是这样,小桐小的时候很淘气,给她留长头发她老是抓,所以我干脆给她弄了个小光头,没想到她弄小光头以后更像个假小子了,所以我和她老爸就都叫小儿子。” 小桐桐赶紧抗议道:“老妈……又掀我老底!我哪里像假小子了?” 周晓慧笑眯眯地看着小桐桐道:“我不是说小时候嘛,现在要是乖一点就不像假小子了。” 安铁听着母女间的对话虽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心里还是挺欣慰,看得出周晓慧是个好母亲,这时,安铁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顿了一下,对周晓慧道:“周女士,我听小桐桐说您爱人也在大连,不知道怎么称呼,什么时候我能带着瞳瞳去拜访一下?” 周晓慧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不说我都忘了,是应该带瞳瞳见见他,本来他也说要让瞳瞳去家里吃饭的,可这几天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通常回家都很晚了,而且他担心我的病,所以我就没带瞳瞳过去。”说着,周晓慧拉着瞳瞳的手,对瞳瞳柔柔地说:“女儿,要不你搬家里住吧,家里的地方很大,我这几天正准备好好把你的房间装修一下呢。” 周晓慧这么一说,餐桌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特别是安铁和瞳瞳,安铁心里突然一沉,眼睛盯着瞳瞳,看到瞳瞳也是紧锁双眉,看周晓慧的目光多了几分凉意,声音清冷地说:“我只想在这里跟叔叔一起住,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再说,我现在已经是大人,希望妈妈不要再提让我搬走这样的话。” 周晓慧没想到瞳瞳反应这么大,有些尴尬地抓着瞳瞳的手,可怜兮兮地看着瞳瞳,好像生怕瞳瞳把她赶走似的,声音颤巍巍地说:“好!我不提!瞳瞳,你现在是个大姑娘了,就按你说的。”周晓慧说着,手不由得抓紧瞳瞳,有些慌乱地看看安铁,似乎想让安铁帮忙似的。 安铁看到周晓慧的目光,刚想说话,瞳瞳就心软地对周晓慧说:“妈,其实我住哪里都一样,我虽然不跟你住在一起,可我会去看你,反正都在一个城市,差不多的。” 周晓慧看瞳瞳这么说,才放下心,笑着说:“好,只要你高兴,怎么样都行,对了,回头我就跟你鲁叔叔说一下,让你见见他,他人不错,一定会很喜欢你的。”说完,周晓慧又看了一眼安铁,温和地对安铁说:“我老公已经知道了安先生,他一直想好好跟你道谢呢,哦,对了,他叫鲁刚,安先生什么时候能有时间,你看周末可以吗?” 安铁点点头,暗想,这个鲁刚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呢?!肯定知道的嘛,他一直不想露面,到底是忙还是有意不想与自己见面?想到这里,安铁对周晓慧说:“周末没总是,只要鲁先生有空就行。” 这时,小桐桐环视了一圈道:“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周晓慧回过神,往瞳瞳的碗里夹了几样菜,对瞳瞳说:“瞳瞳,快吃,刚才光顾着说话了,你还没吃呢。” 瞳瞳“嗯”了一声,夹起一块青笋吃进嘴里,然后轻声道:“很好吃,比我做好吃。” 周晓慧听到瞳瞳这么说,高兴不行,连连又夹了几块青笋给瞳瞳,然后,满脸幸福地看着瞳瞳吃东西,搞得瞳瞳都有点不太自在了,小口小口地嚼着,闷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铁也吃了几口周晓慧做的菜,味道确实不错,但刚才被周晓慧说的让瞳瞳回家去住给惊到了,现在心里还没缓过神,所以也没什么胃口。 就在这时,安铁的手机响了起来,安铁站起身到茶几上拿起电话一看,是大强,于是接了起来。 “大强啊,有事吗?”安铁问道。 “老大,你在哪呢?有空出来喝酒不?我刚把老婆孩子安顿好,唉……本来还想自己在滨城逍遥一段,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今天趁我老婆累了,咱们哥俩找个地好好喝喝呗,白天也没聊够。”大强郁闷地说道。 安铁看了一眼那边正在吃饭聊天的母女三人,觉得自己出去也好,给她们母女一点相处的时间,便道:“好吧!我在家呢,在哪见?” 大强道:“反正要喝酒,咱俩就不开车了,我现在正打车去你那接你,你现在下楼就行了。” 挂断电话,瞳瞳已经走到了安铁身边,问道:“叔叔,你要出门吗?” 安铁点头道:“嗯,你大强叔叔找我,你跟你妈妈和妹妹吃吧,好好跟她们联络一下感情,好不?”说着,安铁自然地想摸摸瞳瞳的头来着,可手刚伸出动,又缩了回来,差点忘记家里还有别人了。 瞳瞳对安铁微微一笑,说:“好,那叔叔少喝点酒,对了,喝酒就别开车去了,打车吧。” 安铁笑着点点头,然后跟周晓慧和小桐桐打了个招呼出了门。 安铁下楼徒步走到小区大门口没站一会,大强就打车过来了,在车里冲安铁笑呵呵地挥了挥手,然后道:“老大,上车!” 安铁坐进车里之后,问道:“大强,去哪啊?” 大强神秘兮兮地笑着说:“哈,好地方呗,你去了就知道了。”

澳门新葡新京,安铁转到竹楼后身,看到了一片很开阔的草坪,这个草坪足足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安铁往草坪的中间看了看,那边缭绕着浓浓的雾气,好像是有一处水源,安铁目测了一下距离,打算往那边走过去看看,应该半个多小时就能回来了。 这个村庄好像是个三面环山的地方,安铁之前在竹楼的二层看到的是正南面的两座山脉,而这座山则处于竹楼的正北,山上草木葱茏山花烂漫,远远望过去,满眼全是绿色,置身在这样的地方,不由得不使人有秀于山水,遗世独立之感。 安铁一边感受着早晨清新的空气,一边在大草地上缓慢地走着,留心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走了十多分钟,安铁才到达刚才看着缭绕着水汽的地方,居然是一个颇大的人工湖,当安铁靠近这个湖泊的时候,被眼前蓝绿色的湖水给惊呆了,只见这湖呈椭圆形,在一片草坪之中,湖边还种着一圈垂杨柳,水色、山色、树影连成一片,看起来是那么不真实,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如果这晶莹如玉的湖水里能冒出个仙女来,安铁都不会觉得奇怪,这里就像被人们遗忘的通往仙家一面镜子,站在湖边看着自己的影子都会感觉身体在逐渐变得轻盈,再加上风的声音,鸟叫的声音,使安铁一阵心神恍惚。 此时,安铁不禁后悔没叫上瞳瞳,否则瞳瞳见了这里肯定很高兴,想到这里,安铁对着湖水又笑了,随意地往草坪上一坐,望着湖对岸深吸一口气,心里想着,一会吃完饭一定要带着瞳瞳过来坐坐,这地方,不谈情说爱都他妈可惜了。 安铁坐在这看着宁静的湖面,心里不由得琢磨着瞳瞳的外婆到底是何许人也。 虽然这个小山村宁静而祥和,没有丝毫的危险气息,可安铁还是能感觉得到这里从保镖到司机,到佣人的那种谨小慎微的态度,这个老太太究竟是什么人呢,既然陈妈叫周晓慧小姐,而不是太太,那陈妈就是在瞳瞳外婆那边论的,也就是说这里严格上来说是周晓慧的娘家。 鲁刚是否是毒枭暂且不提,周晓慧和瞳瞳外婆的身份也是不简单啊,安铁拔了一根草,叼在嘴里,用牙齿一咬,淡淡的苦味在安铁的嘴里扩散开来,这时,湖面飞过一只鸟,用翅膀掠过平静的湖水,使得湖面上的涟漪浅浅扩散着。 安铁叼着一根青草在那坐了一会,在这里,似乎时间过得很慢,因为周围的景致美得让人感觉时间是静止的,可安铁一看时间,才意识到已经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了。 安铁快步赶回竹楼的时候,看见鲁东岸正在院子里对几个保镖交代着什么,眼睛瞥到安铁,赶紧把保镖打发走,然后对安铁笑道:“安大哥,你起得好早啊,怎么样?这里的景色还不错吧?” 安铁连忙道:“很美,像个世外桃源啊,没想到你父亲这么会选地方。”安铁虽然分析到这里是周晓慧的娘家,可还是这么说试探一下。 “哪里,这里呢,其实是我外婆她老人家的住所,父亲和慧姨在很多地方都有房子,住处不固定,我也是经常满世界转悠,也很少来,她老人家喜欢安静的地方,所以在这里建了这么一座竹楼,呵呵。”鲁东岸站在院子里跟安铁说道。 “哦,那她老人家现在在吗?我好去请个安。”安铁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这地方好像都把安铁传染了似的,拜见都成请安了。 鲁东岸听安铁这么说,沉吟道:“她老人家因事外出,大概晚上能回来,所以一会吃完饭我让小桐带着你和瞳瞳到处转转,这里叫宋庄,村子不大,可镇上挺热闹的,对了,山下面有个镇子叫马场镇,我看你刚才从草坪那边回来,那个地方就是家里的马场,最早这里也是养马的。” 安铁一听,顿了一下,说道:“好吧,瞳瞳和小桐起床了吗? 鲁东岸笑道:“早就起来了,瞳瞳一下楼就问你去哪了,陈妈跟瞳瞳说你出去转了,她才没四处去找你,现在该吃饭,咱们去进去吧,其实要不是我一会有点事,我就陪安大哥出去转转了。” 安铁道:“你有事你忙,我们在这里不是要呆几天嘛,有的是机会。” 鲁东岸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爽朗地笑着说:“是啊,这里几天我找时间带安大哥找几处好玩的地方,这地方的景色还是不错的。” 此时,安铁和鲁东岸已经步入了竹楼的餐厅,瞳瞳一见安铁,赶紧就站起身走了过来,拉住安铁的手,有点担心地说:“叔叔,你一大早就跑没影了,我正想去找你呢。” 安铁对瞳瞳微笑着说:“我看这里景色特别美,就去后院转了转,呵呵。” 这时,坐在饭桌旁的小桐桐插话道:“美吧?估计你还没看到马场呢,一会我带你们去马场跑跑,那才好玩呢,嘻嘻。” 安铁刚才光顾着往那片湖走,还真没注意饲养马匹的地方在哪,经小桐桐这么一提,安铁问道:“小桐,我刚才去后面了,可没注意马场在哪啊?你说的马场是那片有湖草坪吗?” 小桐桐打了一个响指,道:“对啊,那个湖叫“印月湖”,你都看到了吧,可是我猜你一定没看到马在哪,对吧?”小桐桐眯着眼睛兴奋地看着安铁道。 这时,鲁东岸说道:“小桐,咱们先吃饭吧,一会你带安大哥和瞳瞳妹妹过去看,少在这卖关子了,知道不?” 小桐桐给了鲁东岸一个白眼,抄起筷子夹了一片火腿,放在面包片上道:“吃饭吃饭,吃完饭去骑马,哈哈。” 安铁这才注意到,从早晨起来到现在都没看见周晓慧和鲁刚,便对鲁东岸道:“鲁兄弟,你父亲和你慧姨呢?我们不等他们一起吃吗?” 听安铁这么一说,瞳瞳和小桐桐也一起看向鲁东岸,似乎瞳瞳和小桐桐也觉得哪里不对似的。 鲁东岸看三个人的目光一起看着他,顿了一下,笑道:“我爸和慧姨很早就出去了,咱们吃吧。” 安铁听了点点头,扭头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也皱着眉,似乎有点不解的样子,按照周晓慧的性子,瞳瞳回家吃顿饭,她怎么也得在瞳瞳身边才对,可一大早的周晓慧就不在了,看来十有八九跟瞳瞳的外婆有关。 听完鲁东岸的说法之后,四个人坐在餐桌旁吃起了早餐,桌了上的早餐异常丰盛,中式的西式的都有,有小笼包、小混沌、虾饺、烧卖等等,每样都用一个精致的小盘子装着,量虽然不大,可种类特别多,而这些小吃都摆在安铁和瞳瞳前面,小桐桐和鲁东岸的面前就简单的只有三四样。 瞳瞳见自己和安铁的早点特别丰盛,不由得说道:“东岸大哥,你和妹妹怎么吃那么少啊,这么多我吃不完,你们一起吃吧。” 小桐桐听了,扑哧一笑,嘴里的面包渣一下子喷到对面鲁东岸的脸上,搞得鲁东岸面前的粥都被小桐桐的面包渣给喷进去了。 小桐桐一见鲁东岸那副尴尬样子,更乐了,拍桌子笑着说:“哈哈,鲁东岸,这回你真得借我姐姐点东西吃了,嘿嘿。” 鲁东岸拿餐巾擦擦脸上的面包渣,看了一眼小桐桐,然后对瞳瞳道:“瞳瞳妹妹,你尽管吃吧,这是陈妈不知道你和安大哥喜欢吃什么,所以特意多做了几样,你挑喜欢吃的吃就行。我们平时早晨基本上都固定吃这几样,所以你看小桐桐的是牛奶和面包,我的是米粥和小笼包,呵呵。” 瞳瞳点头笑了一下,然后拿给鲁东岸一碗粥,轻声道:“刚才那个脏了吧,你吃这一碗吧,这里还有很多,我都不知道吃哪样。” 四个人由于没有了周晓慧和鲁刚在场气氛很轻松,特别是小桐桐,她吃完了,在一边紧着催安铁和瞳瞳,一边手舞足蹈地给安铁和瞳瞳讲着她小时候都在哪里哪里玩,听得瞳瞳笑吟吟的,只喝了一小碗粥,吃了一个虾饺就说吃饱了。 四人吃过饭以后,鲁东岸就带着两个保镖开车走了,留下了四个保镖供小桐桐差遣,小桐桐对那四个保镖道:“你和你跟着我们去马场,你们两个准备一下车,一会我们从马场回来去镇上转转,记得把中午吃饭的酒店定好,知道吗?” 别看小桐桐平时大大咧唰的,一副任性的小女孩模样,可对家里的保镖佣人说话时就变得严肃起来,颇有点大户人家千金小姐的威风,看得安铁在一旁频频摇头,这有钱有实的人家教育出来的小孩怎么这样啊,简直是小黄世仁。 “是!二小姐!”四个保镖恭敬地答道。 小桐桐一扭头,对安铁和瞳瞳就做了一个鬼脸,一手挽着安铁的胳膊,一手挽着瞳瞳,笑嘻嘻地说:“我说姐姐,姐夫,咱们去马场骑马吧,咱家的马可多了,不比你那个白马差。” 瞳瞳微笑着点点头,小桐桐就扯着二人往竹楼后面的草坪走。 瞳瞳见了这个草坪,也是一脸惊讶,眼睛带着兴奋的光芒,扭头对安铁说:“叔叔,你看呀,这里的草坪好大,那边还有湖吧?” 安铁笑道:“是啊,早晨我就在湖边坐了一会,这里景致很美啊,瞳瞳,你外婆真会选地方。” 小桐桐插话道:“哼,那是,这里听说很早以前就是个马场,养出来的马都是汗血宝马,进贡给皇帝的呢,现在虽然这马我看不见出血汗,可也非常英俊哦。”说着,小桐桐松开安铁和瞳瞳,径直着往竹楼后面的一个山坳里走了下去。 安铁一看这小灯泡终于跑了,拉住瞳瞳的手,对瞳瞳一笑,道:“丫头,走,我们也下去看看那些马。”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瞳瞳听周晓慧这么说,小桐桐听安铁说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