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六年射野马於漠北,以南府首相斡特剌兼南院都

游幸表

天祚皇上一

朔漠以畜牧射猎为业,犹汉人之劭农,生生之资於是乎出。自辽有国,构建五京,置南北院,调整诸夏,而游田之习,尚因其旧。太祖经营四方,有所不暇;穆宗、天祚之世,史不胜书。今援司马子长别书封禅例,列于表,观众固足以鉴云。作游幸表。

第六十八卷  表第六

天祚圣上,讳延禧,字延宁,小字阿果。道宗之孙,父顺宗大孝顺圣皇上,母贞顺皇后萧氏。大康元年生,陆周岁封梁王,加守太傅,兼中书令。后五年,进封燕君王。大安四年,总北南府县令事,加里胥令,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太祖华岁三月十三月11月十月10月10月6月六月10月十三月十八月

游幸表

寿昌四年孟春丁卯,道宗崩,奉遗诏即天子位于柩前。群臣上尊号曰天祚圣上。三月壬辰朔,改元乾统,大赦。诏为耶律乙辛所诋毁者,复其官爵,籍没者出之,流放者还之。乙亥,遣使告哀于宋及西魏、高丽。戊午,以北府宰相萧兀纳为辽兴军左徒,加守太守。十月乙卯,诏有司以张孝杰家属分赐群臣。甲午,召僧法颐放戒于内部审判庭。夏7月,旱。10月乙未朔,如仁川。乙丑,宋遣王潜等来吊祭。甲申,高丽、夏国各遣使慰奠。丁巳,以南府宰相斡特剌兼南院知府。乙未,追谥懿德皇后为宣懿皇后。乙巳,以宋魏皇上和鲁斡为海内外兵马大少校。甲寅,以北平郡王淳进封郑王。丁丑,北院少保耶律阿思加于越。乙亥,葬仁圣大汉孝文国王、宣懿皇后于庆陵。秋7月辛巳,阻卜、铁骊来贡。1一月辛丑,谒庆陵。4月戊子,谒西夏王陵。丁亥,驻跸藕丝淀。冬5月甲戌,谒安陵。丁亥,上皇考昭怀世子谥曰大孝顺圣主公,庙号顺宗,皇妣曰贞顺皇后。八月甲申,以枢密副使张琳知枢密院事,翰林博士张奉珪大将军兼同知枢密院事。丙子,宋遣黄实来贺即位。戊戌,高丽、夏国并遣使来贺。戊戌,诏先朝已专门的学问,不得陈告。初,以杨割为生女直部侍郎,其俗呼为大将军。是岁杨割死,传于兄之子乌雅束,束死,其弟阿骨打袭。

七年次乌林河观渔。

  朔漠以畜牧射猎为业,犹汉人之劭农,生生之资於是乎出。自辽有国,建设构造五京,置南北院,调整诸夏,而游田之习,尚因其旧。太祖经营四方,有所不暇;穆宗、天祚之世,史不胜书。今援史迁别书封禅例,列于表,观众固足以鉴云。作游幸表。

二年春新正,如鸭子河。五月甲申,如春州。7月,立春,冰复合。夏十四月辛巳,诏诛乙辛党,徙其后裔于边;发乙辛、得Ritter之墓,剖棺,戮尸;以其家属分赐被杀之家。10月丙午,斡特剌献耶睹刮等部捷。4月乙酉,以雨罢猎,驻跸散水原。丁丑,夏季皇李乾顺复遣使请尚公主。乙巳,南院大王陈家奴致仕。戊子,李乾顺为宋所攻,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闰月戊辰,策贤良。丙午,降惠妃为全体公民。秋三月,猎黑岭,以霖雨,给猎人马。阻卜来侵,斡特剌等失利之。冬一月乙丑,萧英里叛,劫乾州武库器甲。命北面林牙郝家奴捕之。萧英里亡入陪术水阿典部。乙丑,以南府宰相耶律斡特剌为北院左徒,郎中牛温舒知南院太尉事。十八月甲戌,郝家奴以不获萧公里,免官。庚午,以上海北京卷戏院留守耶律慎思为北院枢密副使。有司请以帝出生之日为天兴节。

三年射野马於漠北。

太祖孟月6月七月7月3月十一月11月六月10月五月十五月十2月

三年春初月戊寅朔,如混同江。女直函萧公里首,遣使来献。辛酉,如春州。十二月丙午,以武清县洪峰,弛其陂泽之禁。夏10月戊申,以猎人多亡,严立科禁。戊申,清暑赤勒岭。丁酉,谒庆陵。五月壬申,夏日子李乾顺复遣使请尚公主。秋十月,中京雨雹伤稼。冬6月乙丑,如中京。乙未,吐蕃遣使来贡。乙巳,夏国复遣使求援。辛亥,有事于观德殿。十四月辛丑,文武百官加上尊号曰惠文智关云长孝天祚国君,大赦,以宋魏国王和鲁斡为皇太叔,梁王挞鲁进封燕帝王,郑王淳为日本首都留守,进封越皇帝,百官各进一阶。戊戌,以惕隐耶律何鲁扫古为南院大王。丁巳,以受尊号,告庙。戊寅,谒太祖庙,追尊太祖之高祖曰昭烈太岁,庙号肃祖,妣曰昭烈皇后;曾祖曰端庄太岁,庙号懿祖,妣曰严穆皇后。召监修国史耶律俨纂太祖诸帝《实录》。十八月庚戌,如藕丝淀。是年,放贡士马恭回等百四个人。

神册五年射虎于东山。幸黑河古都。<一>

四年次乌林河观渔。

两年春泰月甲午,幸鱼儿泺。戊子,猎木岭。辛卯,燕君王挞鲁薨。三月丁酉,鼻骨德遣使来贡。夏十月甲午,驻跸旺国崖。甲午,夏国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癸未,吐蕃遣使来贡。秋2月,大阪蝗。丙子,猎南山。戊戌,以西北路招讨使萧得里底、北院枢密副使耶律慎思并知北院节度使事。癸丑,以同知南院丞相事萧敌里为东北路招讨使。冬6月戊戌,凤凰见于漷阴。丙寅,幸德班。十八月乙酉,御迎月楼,赐贫民钱。十1二月乙亥,以张琳为南府首相。

五年射龙於拽剌山阳水上,其龙一角,尾长足短,身长五尺,舌二尺有半,敕藏内库。

五年射野马於漠北。

四年春新正乙亥,夏国遣李谋福等来求助,且乞伐宋。丙辰,以辽兴军太尉萧常哥为北府宰相。丙申,遣枢密直硕士高档礼等讽宋罢伐夏兵。10月丁酉,微行,视民贫困。辛丑,幸鸳鸯泺。3月甲寅,以族女南仙封成安公主,下嫁夏君王李乾顺。夏7月丁酉,射虎炭山。11月癸亥,清暑南崖。丙辰,宋遣曾孝广、王戩报聘。三月庚戌,夏国遣使来谢,及贡方物。丁巳,幸候里吉。秋一月,谒庆陵。1月乙亥,驻跸藕丝淀。乙未,谒恭陵。冬十四月丙寅,禁商贾之家应贡士举。丙子,高丽三南韩公王颙薨,子俣遣使来告。十十一月丙午,夏国复遣李造福、田若水求援。甲午,宋遣林洙来议与夏约和。

天赞二年如平州。

神册三年射虎于东山。幸乌海古都。<一>

五年春孟陬乙未,遣知北院里正事萧得里底、知南院经略使事牛温舒使宋,讽归所侵夏地。夏十一月,清暑散水原。6月辛亥,夏国遣李造福等来谢。秋十八月乙丑,阻卜来贡。甲辰,如黑岭。丁未,猎鹿角山。冬5月乙卯,宋与夏通好,遣刘正符、曹穆来告。壬申,以皇太叔、卢布尔雅这留守和鲁斡兼惕隐,日本首都留守、齐国王淳为南府首相。二月乙卯,以谢家奴为南院大王,马奴为奚六部大王。丙子,行柴册礼。乙酉,大赦。以和鲁斡为义和仁圣皇太叔,越君王淳进封宋国君,封皇子敖卢斡为晋王,习泥烈为饶乐郡王。甲寅,谒太祖庙。丁卯,祠木叶山。十3月乙酉,封耶律俨为漆水郡王,余官进爵有差。

四年次回鹘城。猎于野乌笃斡山。幸回鹘城。猎于西河石堰,得白兔。观渔乌鲁古河。

四年射龙於拽剌山阳水上,其龙一角,尾长足短,身长五尺,舌二尺有半,敕藏内库。

四年春首春,钓鱼于鸭子河。一月,驻跸大鱼泺。夏十月,次散水原。秋7月,如黑岭。冬8月,谒曹操墓,猎医巫八公山。是年,放进士李石等百人。

天显元年幸天福城。

天赞二年如平州。

七年春首春,如春州。夏三月丙戌,封高丽王俣为三南朝鲜公,赠其父颙为高丽太岁。5月,清暑散水原。5月庚午,东南路招讨使萧敌里率诸蕃来朝。乙未,射柳祈雨。甲子,夏天皇李乾顺以成安公主生子,遣使来告。壬申,如黑岭。秋6月戊申,以雨罢猎。冬十七月癸丑,高丽遣使来谢。

太宗三年猎于潢河猎于近地。如凉陉。出猎,获虎。

八年次回鹘城。猎于野乌笃斡山。幸回鹘城。猎于西河石堰,得白兔。观渔乌鲁古河。

四年春三之日甲申朔,如鸭子河。四月,如春州。七月乙卯,夏国以宋不归地,遣使来告。夏十7月丁酉,五国部来贡。五月庚申,清暑特礼岭。秋三月,陨霜,伤稼。甲子,猎于候里吉。1月丁巳,雪,罢猎。冬二月甲午,望祠木叶山。壬寅,诏免二〇一三年租金。十七月己巳,高丽遣使来贡。是年,放贡士刘桢等九11位。

八年于近淀。射柳。如沿柳湖。

天显元年幸天福城。

十年春孟春甲申,预行小寒礼。如鸭子河。七月癸巳朔,驻跸大鱼泺。夏6月内子,五国秘书长来贡。辛未,预行再生礼。戊子,猎于北山。一月丁未,清暑玉丘。甲申,夏国遣李造福等来贡。丙辰,阻卜来贡。秋一月丙辰,谒庆陵。闰月丁酉,谒显节陵。甲寅,谒祖陵。己丑,皇太叔和鲁斡薨。十二月辛未,免重阳节礼。冬八月,驻跸藕丝淀。十10月壬寅,改二零一两年元。是岁,大饥。

七年猎于近山,获虎。观银冶。射柳。障鹰于近山。

太宗八年猎于潢河猎于近地。如凉陉。出猎,获虎。

天庆元年春首春,钓鱼于鸭子河。八月,如春州。一月癸酉,五国局长来贡。夏11月,清暑散水原。秋5月,猎。冬三月,驻跸藕丝淀。

三年是春,于潢水之曲。猎于大寒得山。

七年于近淀。射柳。如沿柳湖。

二年春三微月乙未朔,如鸭子河。戊申,五国局长来贡。11月甲子,如春州,幸混同江钓鱼,界外生女直酋长在千里内者,以传说皆来朝。适遇“曼波鱼宴”,酒半酣,上临轩,命诸酋次第起舞。独阿骨打辞以不可能,谕之反复,终不从。他日,上密谓左徒萧奉先曰:“后天之燕,阿骨打意气雄豪,顾视有时,能够边事诛之。不然,必贻后患。”奉先曰:“粗俗的人不知礼义,无大过而杀之,恐伤向化之心。假有异志,又何能为?”其弟吴乞买、粘罕、胡舍等尝从猎,能呼鹿、伏牛花、搏熊。上喜,辄加官爵。夏5月甲午,清暑南崖。乙巳,和州回鹘来贡。戊辰,成安公主来朝。丁未,阻卜来贡。秋三月甲戌,猎南山。6月丙子,射获熊,燕群臣,上亲御琵琶。初,阿骨打混同江宴归,疑上知其异志,遂称兵,先并旁近部族。女直赵三、阿鹘产拒之,阿骨打虏其家属。几人走诉咸城,详稳司送北枢密院,太史萧奉先作常事以闻上,仍送咸州诘责,欲使自新。后数召,阿骨打竟称疾不至。冬110月庚辰,高丽三大韩民国公王俣之母死,来告,即遣使致祭,起复。是月,驻跸奉圣州。十1十一月乙酉,幸伯明翰。甲午,谒太祖庙。是年,放举人韩昉等76人。

七年射柳。

五年猎于近山,获虎。观银冶。射柳。障鹰于近山。

八年春仲夏丁卯,赐圣Peter堡穷人钱。乙未,如大鱼泺。乙巳,禁僧人和尼姑破戒。戊午,猎狗牙山,大雪,猎人多死。7月,籍诸道户,徙大牢古山围场所市民于别土。阿骨打十十五日率五百骑突至咸州,吏民大惊。翌日,赴详稳司,与赵三等面折庭下。阿骨打不屈,送所司问状。一夕遁去,遣人诉于上,谓详稳司欲见杀,故不敢留。自是召不复至。夏闰十八月,李弘以左道聚众为乱,支解,分示五京。6月丙寅,斡朗改国遣使来贡良犬。戊辰,夏国遣使来贡。秋十月,幸秋山。十月,驻跸藕丝淀。十八月己酉,以三司使虞融知南院太尉事,西南面招讨使萧乐古为南府首相。十三月辛酉,高丽遣使来谢致祭。壬午,回鹘遣使来贡。壬辰,以枢密直博士马人望左徒。戊寅,知枢密院事耶律俨薨。戊戌,高丽遣使来谢起复。

十年于满德湖。如金瓶泺<二>。

三年是春,于潢水之曲。猎于大雪得山。

三年春早春,如春州。初,女直起兵,以纥石烈部人阿疏不从,遣其部撒改讨之。阿疏弟狄故保来告,诏谕使勿讨,不听,阿疏来奔。至是女直遣使来索,不发。夏3月,清暑散水原。秋4月,女直复遣使取阿疏,不发,乃遣侍御阿息保问境上多建城阙之故。女直以慢语答曰:“若还阿疏,朝贡依旧;不然,城未能已。”遂发浑福建诸军,益西北路统军司。阿骨打乃与侄粘罕、胡舍等谋,以银术割、移烈、娄室、阇母等为帅,集女直诸部兵,擒辽障鹰官,及攻宁江州,东南路统军司以闻。时上在宁州射鹿,闻之略不介怀,遣海州教头高仙寿统渤陆军应援。萧挞不也遇女直,战于宁江东,败绩。冬11月丙辰朔,以守司空萧嗣先为西南路都统,静江军教头萧挞不也为副,发契丹奚军3000人,中京禁兵及土豪二千人,别选诸路武勇二千余名,以虞候崔公义为都押官,控鹤指挥邢颖为副,引军屯出河店。两军争辨,女直军潜渡混同江,掩击辽众。萧嗣先军溃,崔公义、邢颖、耶律佛留、萧葛十等死之,其获免者十有七个人。萧奉先惧其弟嗣先获罪,辄奏东征溃军所至劫掠,若不肆赦,恐聚为患。上从之,嗣先但免官而已。诸军相谓曰:“战则有死而无功,退则有生而无罪。”故士无斗志,望风奔溃。十5月乙酉,都统萧敌里等营于斡邻泺东,又为女直所袭,士卒死者甚众。甲寅,萧敌里亦坐免官。丁酉,以东南路招讨使耶律斡里朵为行军都统,副点检萧乙薛、同知南院郎中事耶律章奴副之。十4月,咸、宾、祥三州及铁骊、兀惹皆叛入女直。乙薛往援宾州,南军诸将实娄、特烈等往援咸州,并为女直所败。

十一年射柳。

两年射柳。

古典法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十二年射柳。

十年于满德湖。如金瓶泺<二>。

随同元年射虎于松山。<三>观伐木。

十一年射柳。

八年猎于将军寨。猎于炭山。

十二年射柳。

五年障鹰于合不剌山。

会同元年射虎于松山。<三>观伐木。

四年障鹰於炭山。

五年猎于大兴安岭。猎于炭山。

四年钩鱼于土河。射柳。

三年障鹰于合不剌山。

世宗三年如太液谷,留饮五日。

两年障鹰於炭山。

穆宗应历两年障鹰于辋山。猎于●羊山。障鹰于围鹿峪。

三年钩鱼于土河。射柳。

四年猎于郭里山。障鹰于白羊山。

世宗五年如太液谷,留饮13日。

四年猎于西山。

穆宗应历六年障鹰于辋山。猎于●羊山。障鹰于围鹿峪。

五年击鞠。与父母官水上击髀石为戏。

两年猎于郭里山。障鹰于白羊山。

三年射柳。射柳。猎于赤山。猎于拽剌山。

七年猎于西山。

七年猎赤山。

七年击鞠。与官府水上击髀石为戏。

六年猎于鹿恀南林。猎于白鹰山。射鹿于凤凰门下。射鹿於近山,迄于4月。猎于黑山。

八年射柳。射柳。猎于赤山。猎于拽剌山。

十年猎于图不得泉。如潭。猎于成吉得井。射舐咸鹿于凤凰门。次三石岭,呼鹿射之。猎于天梯山。

四年猎赤山。

十一年射鹿于遥斯岭。射鹿于赤山。射柳。

两年猎于鹿恀南林。猎于白鹰山。射鹿于凤凰门下。射鹿於近山,迄于7月。猎于黑山。

十二年猎于苏隐山。是夏,射舐咸鹿于七星山。

十年猎于图不得泉。如潭。猎于成吉得井。射舐咸鹿于凤凰门。次三石岭,呼鹿射之。猎于天梯山。

十四年丁巳夜,观灯。猎,多获雁鸭。还宫,饮至终夜。自是,昼出夜饮,迄于月终。射柳。是夏,猎于北大武山。登高,以南唐所贡女华酒赐群臣。是秋,射鹿於黑山、拽剌山。猎于三岭。

十一年射鹿于遥斯岭。射鹿于赤山。射柳。

十四年如潢河。猎于七娘山。射卧鹿于白岭山。射舐咸鹿于葛德泉。射舐咸鹿于赤山,呼鹿射之。幸都督萧护思第。

十二年猎于苏隐山。是夏,射舐咸鹿于合欢山。

十八年是秋,猎于黑山。猎于七鹰山。

十四年乙卯夜,观灯。猎,多获雁鸭。还宫,饮至终夜。自是,昼出夜饮,迄于月终。射柳。是夏,猎于八卦山。登高,以南唐所贡女华酒赐群臣。是秋,射鹿於黑山、拽剌山。猎于三岭。

十两年击鞠。以野鹿入角鹿群,观之,饮至竟日。<四>猎于拉拉山。

十八年如潢河。猎于柴山。射卧鹿于白岭山。射舐咸鹿于葛德泉。射舐咸鹿于赤山,呼鹿射之。幸军机大臣萧护思第。

十四年如潢河。驻跸于潭。猎于碓觜岭。

十七年是秋,猎于黑山。猎于七鹰山。

十两年幸里胥女古第,宴饮终夜。如潭。避暑于潭。射鹿于近山,三旬而返。以女华酒饮从臣。猎熊。射鹿于皇威岭。复射鹿、射彘。射鹿于皇威岭。

十两年击鞠。以野鹿入眉角鹿群,观之,饮至竟日。<四>猎于云蒙山。

十六年幸鹿囿吃酒。至暮,幸五坊。

十五年如潢河。驻跸于潭。猎于碓觜岭。

景宗

十两年幸太尉女古第,宴饮终夜。如潭。避暑于潭。射鹿于近山,三旬而返。以黄花酒饮从臣。猎熊。射鹿于皇威岭。复射鹿、射彘。射鹿于皇威岭。

保宁元年如秋山。渔于赤山泺。

十三年幸鹿囿饮酒。至暮,幸五坊。

二年是夏,幸塌母城,进幸东京(Tokyo)。

景宗

四年射柳。如沿柳湖。射鸭于惠农湖。猎于平地松林。猎于黄河之源。猎于胡土东白山。幸于越屋质第。驻跸于蒲瑰坂。

保宁元年如秋山。渔于赤山泺。

两年观从臣射柳。射柳。

二年是夏,幸塌母城,进幸东京(Tokyo)。

八年如神得湖。如应州。驻跸于归化州西硬坡。

三年射柳。如沿柳湖。射鸭于惠农湖。猎于平地松林。猎于黑龙江之源。猎于胡土鼓岭。幸于越屋质第。驻跸于蒲瑰坂。

八年幸冰井。

四年观从臣射柳。射柳。

八年如查懒淀。

八年如神得湖。如应州。驻跸于归化州西硬坡。

五年如金瓶泺。如长泺。

六年射野马於漠北,以南府首相斡特剌兼南院都尉。三年幸冰井。

五年如鹿恀。如老翁川。钩鱼于赤山泺。

四年如查懒淀。

十年猎于颉山。复如长泺。猎于赤山。渔于潭。

两年如金瓶泺。如长泺。

乾亨元年观灯于市。幸惠农湖。幸冰井。

七年如鹿恀。如老翁川。钩鱼于赤山泺。

二年闰月,如卢布尔雅那赏洛阳王。西幸。如蒲瑰坂。猎于檀州之南。

十年猎于颉山。复如长泺。猎于赤山。渔于潭。

四年放鹘于温泉南。幸羊城泺。猎于炭山。

乾亨元年观灯于市。幸惠民湖。幸冰井。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六年射野马於漠北,以南府首相斡特剌兼南院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