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澳门新葡新京】十年前突发的国际百业荒凉重

2010年的11月份,英国牛津大学当代中国历史学家,着名教授卡尔·格斯 博士发表了一本新书:《中国带动着世界:中国消费者是如何改变一切的》 (As China Goes so Goes the World: How Chinese Consumers Are Transforming Everything)。在这部着作中格斯博士从历史的角度, 向读者展示了一幅关于当代中国消费主义的丰富多采的画卷。其主要观点可大致概括为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中国的消费增长是挽救摇摇欲坠的全球经济的最有效的手段并可为西方世界带来更多的机会。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赢得国际社会广泛赞誉。为把改革开放的旗帜举得更高更稳,光明网约请权威专家从不同角度回应舆论关注,认真总结改革开放40年成功经验,进一步展示中国改革开放的信心和决心。

十年前,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我们今天重新审视这场危机及其深层次原因,对比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道路日益彰显的优越性,对于我们把握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面临的制度困境及其未来走向,更坚定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格斯博士关于中国带动着世界的基本理论是这样表述的:中国消费者对美国其他西方国家高科技产品,金融服务,以及其他产品的需求,将会创造出很大的就业机会并引导世界经济的增长,同时也会促使中国朝向更加现代化的发展。但随着中国政府强力推行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政策的同时,这种消费主义的极端发展也会带来许多问题,从而像打开潘朵拉魔盒一样引发一系列不可预知的后果。

作者:中共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一级教授 张占斌

澳门新葡新京,西方经济政治发展模式跌下神坛

格斯博士的新书一经发表,便在西方学术界和工商界引起一波又一波的评论,大家普遍认为格斯博士的着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与中国对话》的 主编依萨拜尔·希尔托 评论说:“格斯博士的这部着作阐述了由于中国转向消费社会而使人类重新认识生活的道理,其观点不仅独特而且令人耳目一新。”国际着名的营销学大师菲利浦·考特勒 博士指出:“关于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的着述很多,但却很少有人对中国数以千万计的普通消费者进行报道,格斯博士的新作为我们提供了富有价值和深刻涵义的信息资料,以便我们认识和理解有关消费者在中国的行为选择方式及中国国内企业和西方世界企业在中国境内的运作机制。”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党和人民立足国情、立足实际大力度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国经济建设健康持续发展,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当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总是伴有杂音的,也有一些错误的论调。比如,有的认为,“改革开放的力度和成效还远远不够,只有按照西方模式推进才是真正的改革”。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的改革开放,“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坚持走正路,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党和人民立足国情、立足实际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国经济建设持续健康发展,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

十年前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重创了美国等许多国家。危机波及范围之广,复苏过程之慢,经济损失之重,都为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以来之最。从表面看,十年后的今天,美国等主要西方国家的经济已开始复苏,但这种复苏主要还是资本市场的表面现象,经济虚拟化的大势未变,贫富差距仍在扩大,劳动生产率提高缓慢,政府债台高筑,逆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思潮远未退潮。美国等西方国家应对危机的无能、改变现状的无力、调整利益关系的无序和面对未来的迷茫,反映出这些国家曾向全世界推销的经济政治制度处于深刻的危机之中。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威廉·可毕 博士在评论格斯博士的新作时指出,“在过去的数十年间,世界经济的发展似乎受到这样两个简单原则的支持:勤俭的中国人在制造着所有的产品,而奢侈的美国人则购买所有的产品。然而,当中国消费者开始引导并界定全球消费偏好时,世界又会是怎样的呢?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个时代,但格斯博士的新书,通过对中国消费者革命的描述,给我们展示了未来的情景:受美国消费模式的影响未来的中国将会出现一个强劲消费的情景,人们将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上交易汽车,土地,劳动力,等等。充满幽默感的格斯博士以其丰富的知识和深刻的洞察能力,描述了当今中国的市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市场将会改变整个世界。”

可以说,改革开放挽救了中国,发展了中国,成就了中国。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模式的困境。危机爆发后,全世界的有识之士几乎都把矛头指向以“市场原教旨主义”为特征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和政策,特别是政府对金融监管的严重缺位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随之而来各种所谓的金融创新和衍生品泛滥。西方政府在危机爆发前对危机没有预测,危机爆发后也无良方应对,大都奉行以邻为壑、转嫁危机的货币主义政策。新自由主义模式基于“理性人”和“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一整套理论推演,被这场危机击得粉碎。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在危机爆发后坦承他处于“极度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状态,因为“整个理智大厦”已经“崩溃”,他“不敢相信自己对市场的信念和对市场是如何运作的理解是错误的”。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和美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近十年深陷困境,强烈冲击了西方以新自由主义为正统的经济学理论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制度,打碎了许多人对西方发展模式的迷信与幻想。

格斯博士的新书之所以受到从学术界至工商界的广泛关注和好评,其流畅的文笔,幽默的语言,和深刻的分析固然是重要的原因,但更为重要的则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即今天的世界经济深受中国经济的影响,而未来中国的经济将会持续在世界经济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在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的经济已经从中央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体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国的经济与世界经济的联系是有限的,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中国的非国有经济成分迅速增长,并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改革开放的力度和成效前所未有

经济金融化走入脱实向虚的陷阱。就美国而言,资本力量独大是个严重问题,而金融资本今天在资本力量中所处的绝对霸主地位的格局几乎使美国经济都在为金融服务,而不是相反。这种态势亦可称为“经济金融化”或“经济金融化陷阱”。这个陷阱的直接后果是美国经济日益空心化和虚拟化。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和美国政府投入巨额资金救市,结果几乎都用来拯救金融衍生产品,而非实体经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猛烈抨击华尔街金融大鳄,但当选后立即向华尔街让步,任命华尔街重要人物出任主要高官职位,签署放松银行监管法案。这说明金融资本力量在美国已处于无法撼动的地位。在这个意义上,美国目前资产价格的上扬和股市的复苏,可能刺激一定程度的消费和一定程度的实体经济复苏,但从整个经济的大势来看,美国在经济“脱实向虚”的“经济金融化陷阱”中只会越陷越深。

自从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由于效益的提高而使得GDP增长了10倍之多。与此同时,面向中国的外国投资也在迅速增长,近年来FDI平均每年高达1000多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加大了对有关国计民生和国家经济安全的大型国有企业的支持力度,培育并提高这些龙头老大国有企业的全球竞争优势。这一战略性措施无疑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卓有成效的。现在,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我们预测中国在2030年时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实体,届时中国的经济总量将为美国经济总量的二倍,占世界经济总份额的百分比将由目前的百分之九增加到百分之二十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诞生和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改革开放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有领导、有步骤、有秩序的长期的过程。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深刻总结历史的经验,决定把全党的工作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从此,我们开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始在实践中展开探索;面对农村困难的经济形势,我们大胆进行农村改革,允许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兴办乡镇企业,把农村试点的成功经验上升为中央政策,全国推广;改革从农村转入城市,我们将国有企业改革从政策性调整转向所有制调整,将公有制与公有制具体形式区分开来;南方谈话、十四大、十四届三中全会将市场与资本主义区分开来,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面对资源消耗严重、环境问题突出,我们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面对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形势,我们全面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新发展理念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我国国际地位实现前所未有的提升,党、国家、人民、军队和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正是因为持续不断地大力度的推动改革开放、深化改革开放,我们才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伟大飞跃,并开始了“强起来”的伟大斗争,这些努力,确保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举得更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得以永续发展。

资本主义民主政治模式的困境。西方制度安排的深层缺陷也在这场危机中暴露无遗。对西方民主政治模式的反思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金钱政治、失灵政体和债务经济。美国金钱政治的标志性事件是201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对公司和团体支持竞选的捐款不设上限。对此,《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这个裁决似乎证实了中国人对美国民主的批评,即美国民主是富人的游戏。”失灵政体主要表现为西方国家治理能力普遍大幅下滑,同时还体现在美国政治“极化”,党派激烈对抗导致“否决政治”和“治理瘫痪”。债务经济在过去十年更加凸显,寅吃卯粮成为常态,美国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十年,国债规模翻了一番,突破20万亿美元。西方民主制度下的政府早已陷入了对巨额结构性赤字束手无策的境地。

快速的经济增长加之以高达14亿的人口,使得中国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富有吸引力的市场进而受到全球工商企业的关注。据报道,以美国为总部的绝大多数跨国企业集团,或已在中国建立了其分部,或正在积极筹建其在中国的分部。与此同时,随着国民财富的增长,中国的广大消费者对各种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对产品和服务的多样化选择,成为中国消费者的基本权力。到中国去营销对世界各国的企业家们来说,已具有不可抵抗的诱惑力,以至于目前没有哪个国际性大企业敢于忽视中国市场的存在。作为中国人我们都应当为此而感到自豪和骄傲,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而盲目自大,我们应当继续努力提高我们的国际竞争优势,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国内生产总值以年均接近两位数的速度持续增长,先后于1999年和2010年跨入了下中等收入国家和上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创造了经济发展的中国奇迹。中国经济总量和水平持续提高。1978年改革开放伊始,中国的经济规模仅有3679亿元人民币,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高达82.71万亿元人民币,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的比重由1978年的1.8%上升到2017年的16%,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

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困境。随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自由主义成为美国经济政策的指导思想,工会力量逐渐削弱,劳资关系平衡被打破,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美国社会基本矛盾逐渐尖锐起来。一个典型的美国普通全职男工收入在危机爆发前的30年几乎完全停滞不前。过去40年,美国80%的中低收入人口的收入仅仅增长了25%,而20%高收入人口收入却几乎翻了一番。恩格斯指出:“在每次危机中,社会在它自己的而又无法加以利用的生产力和产品的重压下奄奄一息,面对着生产者没有什么可以消费是因为缺乏消费者这种荒谬的矛盾而束手无策。”随着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一些美国人开始痛恨现有体制,认为它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占领华尔街”运动反映了99%的中下层民众对1%的金融资本家贪婪的愤怒与抗议,特朗普的上台则反映了美国普通民众对主流政党和政治精英与资本力量同流合污的严重不满。

世界着名的营销学大师考特勒教授,最近在写给本书作者的一封信中指出,当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在制造业方面的竞争优势不断增长的态势,及其对能源需求的增长而忧虑之时,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一个更大更严峻的事实,这就是中国正在迅速成长的美国式消费文化,这种文化将会给十多亿中国人民的生活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并将具有改变世界的潜在能量。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有把握地说,在中国营销将会创造出无限的挑战,同时也会给世界各国的营销家们带来无限的机会。

从人均GDP水平的角度看,197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81元人民币,2017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59660元人民币,已经跻身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经济结构持续优化。1978年中国三产结构的比例分别为28.2%、47.9%和28.9%,2017年三产结构的比例分别为7.9%、40.5%和51.6%,第三产业的发展增幅已经超过第一、第二产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

中国道路优势日益显现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新京】十年前突发的国际百业荒凉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