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惟彼愚人,'子有三当死之过

○真愚

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异能之士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厓伯牛,仲弓。政事:厓有,季路。言语:宰我,子贡。文学:子游,子夏。师也辟,参也鲁,柴也愚,由也喭,回也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勇五

《毛诗·鸿雁》曰:惟彼愚人,谓我宣骄。

孔子之所严事:於周则老子;於卫,蘧伯玉;於齐,晏平仲;於楚,老莱子;於郑,子产;於鲁,孟公绰。数称臧文仲、柳下惠、铜鞮伯华、介山子然,孔子皆後之,不并世。

盛弘之《荆州记》曰:襄阳城北,河水极深,先有蛟,年常为害。太守邓遐,气果谦人,拔剑入水,蛟绕其足,遐因挥剑截蛟数段,流血丹水,自此无复蛟患。

《韩诗外传》曰:惟盘石千里,不为有地;愚人不为有民。

颜回者,鲁人也,字子渊。少孔子三十岁。

干宝《搜神记》曰:东越闽中有虚领,高数十里。下北隰中有大蛇,长七八丈,大十馀围,常病都尉及长吏。下梦巫觋,欲得啖童女。常八月朝祭送蛇穴,蛇辄吞之,已用九女。将乐县李诞有小女名寄,应募而行。乃请好剑、咋蛇犬,作数斛餈,蜜灌之,以置穴口。蛇出,头大如囷,目如二尺镜,先啖餈,寄便放犬啮蛇,以剑斫杀,得九女髑髅。越王乃以寄为后。

《论语》曰:上智下愚不移。

颜渊问仁,孔子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汉末英雄记》曰:公孙瓒,除辽东属国长史,连津_寇,每有惊,辄厉色愤怒,如赴雠敌,望尘奔,继之夜战。虏识瓒声,惮其勇,莫敢犯之。(与《魏书》语别,故两出。)

又曰:柴也愚,参也鲁。

孔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回也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

《越绝书》曰:越王请臣于吴,吴王许之。子胥大怒,目若夜光,声若哮虎,曰:"此越未战而服,天以赐吴,其逆天乎!臣惟君王急制之。"吴王不听,遂许之。

又曰:孔子谓仲由曰:"汝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汝。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

回年二十九,发尽白,蚤死。孔子哭之恸,曰:“自吾有回,门人益亲。”鲁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又曰:阖闾恶王子庆忌,问於伍子胥,子胥曰:"臣有所厚於国,其人细小也,曰要离,臣尝见其辱壮士菑丘。东海上人也,为齐王使於吴,过淮津欲饮马,水神出取菑丘,大怒,偏袒操剑入水与战,杀两蛟一龙,连日乃出,眇其左目。遂之吴,会於友人之座。恃其与神战之勇,轻士大夫。要离与之对座,即谓之曰:'吾闻勇士之战也,与日战者不移表,与鬼战者不旋踵,与人战者不达声,生往死还,不受其辱。今子与神战於泉水之中,亡马失御,又受眇目之病,形残名辱,勇士所耻,自骄於友人之旁,何其忍负也?'於是,菑丘卒於结恨势怒,未及有言,座众分解,菑丘宿怒遣恨,冥,往攻要离。要离戒其妻曰:'曩日吾辱壮士菑丘於大众之座,彼勇士,有受不还报答之怒,馀恨忿志,冥必来矣,慎毋闭门。'菑丘果往,入门不闭,登堂不关,入室不守,放发僵卧,乃手拔剑而捽要离,曰:'子有三当死之过,子知之乎?'要离曰:'吾不知也。'菑丘曰:'子辱吾於大座之众,一死也;归不闭门,二死也;卧不守卫,三死也。子有三死之过,虽欲勿怒,其得乎哉!'要离曰:'吾无三死之过,子有三不肖之愧,子知之乎?'菑丘曰:'吾不知。'要离曰:'吾辱子於千人之众,子不报答,是一不肖也。入门不骇,登堂无声,是二不肖也。先拔剑,手持头乃敢有言,是三不肖也。子有三不肖之愧而欲灭我,岂不鄙哉!'於是,菑丘仰天叹曰:'吾之勇也,人莫敢有,訾吾者若斯,要离乃加吾之上!'此天下壮士也。"

《家语》曰:孔子曰:"勇而好同必胜,知而好谋必成,愚者反是。是以非其人。告之弗听;非其地,树之弗生。得其人如聚沙而雨之,非其人如会聋而鼓之。处重擅宠,专事如贤,愚者之情也。

闵损字子骞。少孔子十五岁。

刘彦明《敦煌实录》曰:索苞有文武材,举孝廉,除郎中,每征伐克敌,勇冠三军,时人比之关羽。宋澄於金城,为步羌三千人所围,穷守孤堆,垂当破没,苞以完骑五千,奋剑突阵,径入与澄对坐,捶头拊掌大笑。羌皆佩盾、擢刀四面直前。苞谓澄曰:"君但安心,观我击之。"乃除彄弓接矢,绕捶射之,莫不应弦而倒,皆陷盾通中,立杀三十馀人,创夷者百计,羌即散走。称神。

《东观汉记》曰:上破贼,入渔阳,诸将上尊号,上不许。议曹掾,张祉言:"俗以为燕人愚,方定大事,反与愚人相守,非计也。"上大笑。

孔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於其父母昆弟之言。”不仕大夫,不食汙君之禄。“如有复我者,必在汶上矣。”

《严玄三将论》曰:王翦为秦将灭燕,燕王喜奔逃东夷。秦王曰:"齐楚何先?"李信曰:"楚地广,齐地狭,楚人勇,齐人怯,请先从事於易。"

《汉晋阳秋》曰:"司马文王问刘禅曰:"颇思蜀不?"禅曰:"此间乐,不思蜀也。"郗正闻之,求见禅曰:"若王后问,宜泣而后答。"会王复问,禅曰:"先人坟墓远在陇蜀,乃心西望,无日不思。"因闭其眼。王曰:"何以似郗正语耶?"禅惊视曰:"如尊命。"左右皆大笑。

厓耕字伯牛。孔子以为有德行。

袁准《正论》曰:兵有三勇:主爱其民者勇,有威刑者勇,赏信於民者勇。故仁爱加於下,则有必死之民。

王隐《晋书》曰:谶书有虾蟆当贵。惠帝在宫时,出问左右:"此鸣是官虾蟆为私乎?"贾胤对曰:"在官地中为官虾蟆,在私地中为私虾蟆。"於是,世间遂傅此语。

伯牛有恶疾,孔子往问之,自牖执其手,曰:“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命也夫!”

刘向《新序》曰:田恒将弑君,勇士六人劫子川捷,曰:"子与我,请分齐之半以予子;不吾与,今此是已。"子川捷曰:"子之欲与我也,以我为知乎?臣弑君,非知也;以我为仁乎?见利而倍君,非仁也;以我为勇乎?劫我以兵,惧而与子,非勇也。使吾无此三者,与子,无恒矜子;若有此三者,终不从夫子。"乃舍之。

《后魏书》曰:宋弁族弟鸿贵,为定州北平府参军,送戍兵於荆州。坐取兵绢四百匹,兵欲告之,乃斩兵十人。又疏凡不达律令,见律有枭首之罪,乃生断其手,以水浇之,然后斩决。寻坐优法。时人哀兵之苦,笑鸿贵之愚。

厓雍字仲弓。

又曰:勇士一呼,三军皆辟易,士之诚也。夫勇士孟贲,水行不避蛟龙,陆行不避虎狼,发怒吐气,声响动天,至其死矣,头行断绝。夫不用仁而用武,当时虽快,身必无后,是以孔子勤勤行仁。

《续晋阳秋》曰:顾恺之,夜于月下长咏,自云得先贤风制,谢瞻遥称赞之。恺之得此,弥自力忘倦。瞻将眠,语捶脚人令代焉,恺之不觉其异,遂几旦而后止。

仲弓问政,孔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在邦无怨,在家无怨。”

又曰:齐遣淳于髡到楚。髡为人短小,楚王甚薄之。谓之曰:"齐无人耶?而使子来,子何长也?"髡对曰:"臣无所长,腰中七尺之剑,欲斩无状王。"王曰:"止,吾但戏子耳。"与髡共饮酒。

沈约《宋书》曰:刘义綦封营道县侯,凡鄙无识知,每为始兴王濬兄弟所戏。濬常谓义綦曰:"陆士衡诗曰:营道无烈心。其何意苦阿父如此?"义基曰:"下官初不识士衡,何忽见苦。"

孔子以仲弓为有德行,曰:“雍也可使南面。”

又曰:秦王以五百里地封鄢陵君,鄢陵君辞不受,使唐且谢秦王,王忿然变色,怒曰:"未尝见天子之怒乎?"且曰:"臣未尝见。"王曰:"夫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且曰:"大王亦尝见布衣韦带士之怒乎?"王曰:"布衣韦带士之怒,解冠徒跣,以头抢地耳,何难知者?"且曰:"此乃庸夫庶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士之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仓鹰击於台上;聂政刺韩王,白虹贯日。此三者皆布衣怒也。与臣将四士,无怒则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其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王色变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鄢陵独以五十里在者,徒用先王故乎?(《史记》邹阳上书曰:白起长平之谋,太白食昂;荆轲慕燕丹之义,白虹贯日。)

《广陵列士传》曰:吴武,字季济,笃学好古,师事陈仲考。子升,性顽愚。考曰:"父子情重,不忍戮之,卿为吾教也。"

仲弓父,贱人。孔子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又曰:林既衣韦衣而朝齐景公。景公曰:"此君子之服耶?小人之服耶?"林既作色曰:"夫服事何足以揣士行乎?昔荆为长剑危冠,令尹子西出焉;齐桓短衣而遂沟之冠,管仲、隰朋出焉;越文身翦发,范蠡、大夫种亦出焉;西戎左衽而组结,由馀亦出焉。如君言衣大裘者当大号,衣羊裘者当羊鸣,今君衣狐裘而朝得无为变乎?"景公曰:"子自以为勇悍乎?"曰:"登高临危而目不眴而足不凌者,此工匠之勇悍也。入深泉取蛟龙,拘鼋而出者,此渔夫之勇悍也。入深山刺虎豹抱熊而出者,此猎夫之勇悍也。夫下难断头裂腹暴骨流血中野者,此武士之勇悍也。今臣居广廷,作色而辩,以犯生君之怒,前虽有乘轩之赏,未为之动也,后虽有斧锧之威,未为之恐也,此既之所以为勇悍也。"

《赵书》曰:石肇,前石之昆弟也。前石既贵,肇在军中不能自达,人送诣前石,前石哀之,拜建威将军。以肇无才力,每高选参佐辅之。为聘广川刘典兄女,肇甚惧之。拜长乐太守,治官,每入门,动称"阿刘",教可尔不可尔,时人以为嗤谣。

厓求字子有,少孔子二十九岁。为季氏宰。

刘敬升《异苑》曰:荆州上明江浦常有蛟,浴汲者死不脱岁。升平史陈郡邓遐,字应延,素勇健,愤而入水觅蛟,得便与拳,即曳着岸,欲斫杀。母语云:"蛟是神物,宁忽杀之,今可咒,令勿复为害。"遐咒而放焉,自兹迄今,绝无此患。(盛弘之《荆州记》云:"挥剑截蛟,血流舟水。"馀同。)

《鬻子》曰:愚者不自谓愚,而愚见於言;愚者虽自谓知,人皆谓之愚也。

季康子问孔子曰:“厓求仁乎?”曰:“千室之邑,百乘之家,求也可使治其赋。仁则吾不知也。”复问:“子路仁乎?”孔子对曰:“如求。”

《太公六韬》曰:大勇不勇。

《列子》曰:宋人有於道得人遗契者,归而藏之。密数其齿,告邻人曰:"吾富可得矣。"

求问曰:“闻斯行诸?”子曰:“行之。”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子华怪之,“敢问问同而答异?”孔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又曰:以死取人谓之勇。

又曰:杞国有人忧天崩地坠,身无所寄,废寝与食。又有忧彼所忧,往晓之曰:"天,积气耳!"其人曰:"天果积气,日月星宿,不当堕耶?"对曰:"日月星宿,亦积气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堕,亦不能中伤。"其人曰:"奈地坏何?"对曰:"地积块耳,充塞四虚,何忧其坏?"其人大喜。

仲由字子路,卞人也。少孔子九岁。

又曰:文王问太公曰:"守士奈何?"公曰:"危之而不恐者,勇也。"

《荀卿子》曰:宋之愚人得燕石於梧台之东,归而藏之,以为大宝。周客观之,掩口而笑曰:"此燕石也,其与瓦甓不差"主人大怒曰:"商贾之言,医匠之口。"藏之愈固,守之弥谨。

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後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

又曰:武王问太公曰:"陈士之道奈何?"太公曰:"军中有大勇暴强者,聚为一卒,名曰陷陈之士;有枝格强良多力,能溃破金鼓,绝灭旌旗者,聚为一卒,名曰勇力之士。"

《庄子》曰:人有畏影恶迹而去之走者,举足愈数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离,自以为尚迟,疾走不休,绝力而死。

子路问政,孔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老子》曰:勇於敢则杀,勇於不敢则祸拢

《韩子》曰:燕李季,好远出,其妻有士。李季至,士在内中,妻患之,乃令士裸而解发直出门,曰:"吾属阳不见也。"於是士从其计,疾走出门。季曰:"是何人也?"家室皆曰:"无有。"季曰:"吾见鬼也。"季妇曰:"为之奈何,然取五牲之矢浴之?"季曰:"诺!"乃浴矢。

子路问:“君子尚勇乎?”孔子曰:“义之为上。君子好勇而无义则乱,小人好勇而无义则盗。”

《庄子》曰:孔子游於宋,匡人围数匝而弦歌不辍,子路入见,问曰:"围者数重,弦歌不辍,何也?"子曰:"由来,吾语尔。夫水行不避蛟龙者,渔父之勇也。陆行不避兕虎者,猎夫之勇也。白刃交於前,视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知穷之有命、知勇之有时、临大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由处矣!吾命有所制矣!"无几何,持甲者进,辞曰:"以为阳虎,故围之。今非,请辞而退。"

又曰:郑有人身买履者,先自度其足而买之,及至市得履,乃曰:"吾忘度。"乃归取之。顷返,市罢,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试以足?"曰:"宁信度数,无自信也。"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又曰:田光答太子曰:"窃观太子客,无可用者: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臆,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知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

又曰: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免走松株,折颈而死。因释耕而守株,为宋国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民,皆守株之心也。

孔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

又曰:阖庐试其民於五湖,剑皆加於肩,地流血,几不可止。

惟彼愚人,'子有三当死之过。《吕氏春秋》曰: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其钟者,欲负之,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恐人闻而夺己也,遽掩其耳,恶人闻也。

季康子问:“仲由仁乎?”孔子曰:“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不知其仁。”

又曰:大勇不斗,大兵不寇。

又曰: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於水,遽刻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处。"舟止,从其所刻入水求之。

子路喜从游,遇长沮、桀溺、荷丈人。

又曰:齐之好勇者,其一人居东郭,其一人居西郭。卒然相遇於途,曰:"姑相与饮乎?"觞数行曰:"姑求肉乎?"一人曰:"子肉也,我肉也,尚胡求肉?"於是酒而已。因抽刀而相啖,至死而止。勇若此,不若无勇。

《淮南子》曰:楚人有东家母死,其子哭而不悲,西家子见之,归谓其母曰:"社何忧,速死,吾必悲哭社。"

子路为季氏宰,季孙问曰:“子路可谓大臣与?”孔子曰:“可谓具臣矣。”

又曰:齐庄公时,有士曰宾卑聚,梦有壮士,白缟之冠,束布之衣,素屦墨剑,从叱之,唾其面,惕然而寤,徒梦也。明,召其友而告之曰:"吾少好勇,年六十而无所挫辱;今夜辱,吾将索之。得之则可,不得将死之。"每朝立乎衢,三日不得,退而自杀。

又曰:故圣人同死生,愚人亦同死生。圣人同死生,通於分理也;愚人之同死生,不知利害之所在也。

子路为蒲大夫,辞孔子。孔子曰:“蒲多壮士,又难治。然吾语汝:恭以敬,可以执勇;宽以正,可以比众;恭正以静,可以报上。”

又曰:兵,天下之凶器也;勇,天下之凶德也。举凶器行凶德,由不得已也。

《苻子》曰:郑人有逃暑於孤林之下者,日流影移而徙衽以从阴。及至暮,反席於树下,及月流影移,复徙衽以从阴,而患露之濡於身,其阴逾去而其身逾湿。是巧於用昼而拙於用夕,奚不处曜而辞阴,反林息露?此亦愚之至也。

初,卫灵公有宠姬曰南子。灵公太子蒉聩得过南子,惧诛出奔。及灵公卒而夫人欲立公子郢。郢不肯,曰:“亡人太子之子辄在。”於是卫立辄为君,是为出公。出公立十二年,其父蒉聩居外,不得入。子路为卫大夫孔悝之邑宰。蒉聩乃与孔悝作乱,谋入孔悝家,遂与其徒袭攻出公。出公奔鲁,而蒉聩入立,是为庄公。方孔悝作乱,子路在外,闻之而驰往。遇子羔出卫城门,谓子路曰:“出公去矣,而门已闭,子可还矣,毋空受其祸。”子路曰:“食其食者不避其难。”子羔卒去。有使者入城,城门开,子路随而入。造蒉聩,蒉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蒉聩弗听。於是子路欲燔台,蒉聩惧,乃下石乞、壶黡攻子路,击断子路之缨。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结缨而死。

《吕氏春秋》曰:荆有佽飞者,得宝剑於江干,遂还反,涉江至於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佽飞曰:"子尝见两蛟绕船而活者乎?"船人曰:"未之尝见也。"佽飞攘臂祛衣拔宝剑曰:"此江中之腐肉朽骨也。"持剑赴江刺蛟,杀之而复上船,舟中之人皆得祸拢荆王闻之,仕以执圭。

《笑林》曰:汉司徒崔烈辟上党鲍坚为掾,将谒见,自虑不过问先到者。仪適有答曰:"随典仪口喝。"既谒,赞曰:"可拜",坚亦曰:"可拜";赞者曰:"就位",坚亦曰:"就位"。因复着履上座,将离席,不知履所在,赞者曰:"履着脚",坚亦曰:"履着脚"也。

孔子闻卫乱,曰:“嗟乎,由死矣!”已而果死。故孔子曰:“自吾得由,恶言不闻於耳。”是时子贡为鲁使於齐。

《抱朴子》曰:赴白刃而忘生,格兕虎於谷者,勇人也。

又曰:平原陶丘氏,取渤海墨台氏女,女色甚美,才甚令。复相敬,已生一男而归。母丁氏,年老,进见女婿,女婿既归而遣妇。妇临去请罪,夫曰:"曩见夫人年德已衰,非昔日比,亦恐新妇老后必复如此,是以遣,实无他故。"

宰予字子我。利口辩辞。既受业,问:“三年之丧不已久乎?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穀既没,新穀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於汝安乎?”曰:“安。”“汝安则为之。君子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故弗为也。”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义也。”

《韩子》曰:越勾践欲民轻死。出见怒蛙,乃为之轼曰:"为其有气故也。"明年,民以头献十馀人。由此观之,誉足杀人矣。

《崔骃与窦宪笺》曰:交浅而言深者愚也,在贱而望贵者惑也。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孟子》曰:晋有冯妇者,善搏虎。野有众搏虎,虎负隅莫敢撄,冯妇趁而迎之,攘臂而下车,众皆悦之。(赵歧曰:冯,姓;妇,名也。)

○如愚

宰我问五帝之德,子曰:“予非其人也。”

又曰:梁惠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孟子对曰:"王请无好小勇。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诗》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一人衡行於天下,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武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论语·为政》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宰我为临菑大夫,与田常作乱,以夷其族,孔子耻之。

杨雄《法言》曰:或问勇,曰:"轲也。"曰:"何轲也?"曰:"轲也者,谓孟轲。若荆轲,君子盗诸?"或问孟轲之勇,曰:"勇於义,而果於德,不以贫富、贵贱、死生动其心。於勇也,其庶乎?"

又《公冶长》曰:宁武子,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其愚不可及也。

端沐赐,卫人,字子贡。少孔子三十一岁。

《孙卿子》曰:有三勇:上不修乱世之君,下不修乱世之民,无贫穷富贵。天下知之,则欲与天下共乐;不知之,则块然独立天地之间而不畏,是上勇也。礼恭意俭,轻货惟贤,有不肖者敢授而废之,是中勇也。轻身重货,以斯胜人为意,是下勇也。

《华阳国志》曰:王长文,字德俊,天姿聪警,察孝廉不就,遂阳愚。尝着绛衣帽,牵猪过市中,乞人与语,伪不闻。常骑牛周游。

子贡利口巧辞,孔子常黜其辩。问曰:“汝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

《尸子》曰:孟贲曰:"生乎勇乎?曰勇;贵乎勇乎?曰勇;富乎勇乎?曰勇。三者,人之所难,而皆不足以易勇,此其所能慑三军,服猛兽者也。"

《说苑》曰:齐桓公猎,逐鹿入谷中,见一老公,问:"是为何谷?"对曰:"为愚公之谷,以臣名之。臣故畜牸牛生子,大卖之而买马。少年曰:"牛不能生马。遂持驹去家。邻以臣为愚,故名愚公之谷。"

子贡既已受业,问曰:“赐何人也?”孔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又曰:田成子问勇,颜歜聚之答也不敬。田子之仆填剑曰:"更言则生,不更则死。"歜聚曰:"以死为有知,今吾生是也。是吾所以惧汝而反以惧我。"

○愚怯

陈子禽问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於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又问曰:“孔子適是国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也。”

又曰:圣人畜仁而不主仁,畜知而不主知,畜勇而不主勇。昔者齐桓公胁於鲁君,而献地百里;勾践胁於会稽,而身宦之三年;襄子胁於知伯,而以颜为愧。其卒,桓公臣鲁君,勾践灭吴,襄子以知伯为戮,此谓勇而能怯者也。

《释名》曰:怯,胁也,见敌恐胁也。

子贡问曰:“富而无骄,贫而无谄,何如?”孔子曰:“可也;不如贫而乐道,富而好礼。”

《慎子》曰:有勇不以怒,反与怯均也。

焦赣《易林》曰:任将力薄,驽孱思怯,如蝟见鹊,不敢拒格。

田常欲作乱於齐,惮高、国、鲍、晏,故移其兵欲以伐鲁。孔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子路请出,孔子止之。子张、子石请行,孔子弗许。子贡请行,孔子许之。

《胡非子》曰:夫曹刿,匹夫徒步之士,布衣柔履之人也。惟无怒,一怒而劫万乘之师,存千乘之国,此谓君子之勇,勇之贵者也。

《韩诗外传》曰:崔杼杀庄公,陈不占东观渔者,闻君有难,将往死之,餐则失哺,上车失轼。仆曰:"敌在数百里外,今食则失哺,上车失轼,虽往,其有益乎?"陈不占曰:"死君,义也;无勇,私也。"遂驱车。比至门,闻钟鼓之音、斗战之声,遂骇而死。君子闻之曰:"陈不占可谓志士矣,无勇而能行义,天下鲜矣。"

遂行,至齐,说田常曰:“君之伐鲁过矣。夫鲁,难伐之国,其城薄以卑,其地狭以泄,其君愚而不仁,大臣伪而无用,其士民又恶甲兵之事,此不可与战。君不如伐吴。夫吴,城高以厚,地广以深,甲坚以新,士选以饱,重器精兵尽在其中,又使明大夫守之,此易伐也。”田常忿然作色曰:“子之所难,人之所易;子之所易,人之所难:而以教常,何也?”子贡曰:“臣闻之,忧在内者攻彊,忧在外者攻弱。今君忧在内。吾闻君三封而三不成者,大臣有不听者也。今君破鲁以广齐,战胜以骄主,破国以尊臣,而君之功不与焉,则交日疏於主。是君上骄主心,下恣群臣,求以成大事,难矣。夫上骄则恣,臣骄则争,是君上与主有卻,下与大臣交争也。如此,则君之立於齐危矣。故曰不如伐吴。伐吴不胜,民人外死,大臣内空,是君上无彊臣之敌,下无民人之过,孤主制齐者唯君也。”田常曰:“善。虽然,吾兵业已加鲁矣,去而之吴,大臣疑我,柰何?”子贡曰:“君按兵无伐,臣请往使吴王,令之救鲁而伐齐,君因以兵迎之。”田常许之,使子贡南见吴王。

又曰:屈将子好勇,见胡非而问曰:"闻先生非斗,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胡非曰:"吾闻勇有五等:夫负长剑,赴蓁薄,折兕豹,搏熊罴,猎徒之勇也;负长剑,赴深泉,折蛟龙,搏鼋鼍,渔人之勇也;登高危之上,鹤立四望,颜色不变,陶匠之勇也;若迕视必杀,立刑之勇也。昔齐桓公伐鲁,曹刿闻之,触齐军,见桓公曰:臣闻君辱臣死,君退师则可,不退则臣以血溅君矣。桓公惧。管仲曰:许与之盟而退。夫曹刿匹夫,一怒而却齐侯之师,此君子之勇;晏婴匹夫,一怒而沮崔子之乱,亦君子之勇也。五勇不同,公子将何处?"屈将悦,称善,乃解长剑,释危冠,而请为弟子焉。

《东观汉记》曰:杜笃仕郡文学掾,以目疾,二十馀年不窥京师。笃外高祖破羌将军辛武贤,以武略称。笃常叹曰:"杜氏文明善政,而笃不任为吏。辛氏秉义经武,而笃又怯於事。外内五世,至笃衰矣!"

说曰:“臣闻之,王者不绝世,霸者无彊敌,千钧之重加铢两而移。今以万乘之齐而私千乘之鲁,与吴争彊,窃为王危之。且夫救鲁,显名也;伐齐,大利也。以抚泗上诸侯,诛暴齐以服彊晋,利莫大焉。名存亡鲁,实困彊齐。智者不疑也。”吴王曰:“善。虽然,吾尝与越战,栖之会稽。越王苦身养士,有报我心。子待我伐越而听子。”子贡曰:“越之劲不过鲁,吴之彊不过齐,王置齐而伐越,则齐已平鲁矣。且王方以存亡继绝为名,夫伐小越而畏彊齐,非勇也。夫勇者不避难,仁者不穷约,智者不失时,王者不绝世,以立其义。今存越示诸侯以仁,救鲁伐齐,威加晋国,诸侯必相率而朝吴,霸业成矣。且王必恶越,臣请东见越王,令出兵以从,此实空越,名从诸侯以伐也。”吴王大说,乃使子贡之越。

《淮南子》曰:桀之力,申钩索铁,揉金椎,移大牺。水杀鼋鼍,陆搏熊罴,然汤革车三百乘,困之鸣条,禽之焦门。由此观之,则勇不足以为天下矣。知不足以恃,勇不足为强。

沈约《宋书》曰:周朗兄峤为吴兴太守。贼劭弑立,随王诞举义於会稽,劭加峤冠军将军,诞檄又至。峤素恇怯,回惑不知所从,为府司马丘珍孙所杀。

越王除道郊迎,身御至舍而问曰:“此蛮夷之国,大夫何以俨然辱而临之?”子贡曰:“今者吾说吴王以救鲁伐齐,其志欲之而畏越,曰‘待我伐越乃可’。如此,破越必矣。且夫无报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也;有报人之志,使人知之,殆也;事未发而先闻,危也。三者举事之大患。”句践顿首再拜曰:“孤尝不料力,乃与吴战,困於会稽,痛入於骨髓,日夜焦脣乾舌,徒欲与吴王接踵而死,孤之原也。”遂问子贡。子贡曰:“吴王为人猛暴,群臣不堪;国家敝以数战,士卒弗忍;百姓怨上,大臣内变;子胥以谏死,太宰嚭用事,顺君之过以安其私:是残国之治也。今王诚发士卒佐之徼其志,重宝以说其心,卑辞以尊其礼,其伐齐必也。彼战不胜,王之福矣。战胜,必以兵临晋,臣请北见晋君,令共攻之,弱吴必矣。其锐兵尽於齐,重甲困於晋,而王制其敝,此灭吴必矣。”越王大说,许诺。送子贡金百镒,剑一,良矛二。子贡不受,遂行。

张华《博物志》曰:脍育之勇。

又曰:刘彦节少以宗室清谨见知。齐高帝辅政,彦节知运祚将迁,密怀异图。及沈攸之举兵,齐高帝入屯朝堂,袁粲镇石头,潜与彦节反诸大将黄回等谋,夜会石头,诘旦乃发。彦节素怯,骚扰不自安,再晡后便自丹杨郡车载妇女尽室奔石头。临去,妇萧氏强劝令食,彦节歠羹,写胸中,手振不自禁。事败被杀。

报吴王曰:“臣敬以大王之言告越王,越王大恐,曰:‘孤不幸,少失先人,内不自量,抵罪於吴,军败身辱,栖于会稽,国为虚莽,赖大王之赐,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死不敢忘,何谋之敢虑!’”後五日,越使大夫种顿首言於吴王曰:“东海役臣孤句践使者臣种,敢修下吏问於左右。今窃闻大王将兴大义,诛彊救弱,困暴齐而抚周室,请悉起境内士卒三千人,孤请自被坚执锐,以先受矢石。因越贱臣种奉先人藏器,甲二十领,鈇屈卢之矛,步光之剑,以贺军吏。”吴王大说,以告子贡曰:“越王欲身从寡人伐齐,可乎?”子贡曰:“不可。夫空人之国,悉人之众,又从其君,不义。君受其币,许其师,而辞其君。”吴王许诺,乃谢越王。於是吴王乃遂发九郡兵伐齐。

刘义庆《徐州先贤赞》曰:徐盛,字文响,琅琊莒人也。遭乱客居吴,以敦直、勇气闻。魏王出濡须,孙权每选出战者,盛常在前。魏尝大出横江,盛与诸将俱赴讨。时乘舰遇风,落岸下,诸将恐惧,未有出者,盛独将上斫贼,贼三披走,所伤杀甚众,风止得还。权大壮之。

《赵书》曰:石勒屯葛陂,值天雨不息。勒长史刁应劝勒降晋,勒啾然而啸。张宾劝勒还北,勒欣然曰:"宾计是也。应宜斩,明其性怯,可退为将军。"

子贡因去之晋,谓晋君曰:“臣闻之,虑不先定不可以应卒,兵不先辨不可以胜敌。今夫齐与吴将战,彼战而不胜,越乱之必矣;与齐战而胜,必以其兵临晋。”晋君大恐,曰:“为之柰何?”子贡曰:“修兵休卒以待之。”晋君许诺。

应璩《与许子俊书》曰:足下以方刚之盛年,应不羁之劲勇,将发虓虎之威,致霜雪之诛,擒吴枭蜀,定功万里,而刘备不下山,孙权不出水,武力不奋,猛气畜勇,其毒如何?

《孙卿子》曰:夏首之南有人曰涓浊梁,其为人愚善,畏明月而霄行。俯见其影,以为伏鬼;仰见其发,以为伏魅,匍踣而走。比至其家,失气而死。《慎子》曰:有勇不以怒,反与怯均也。

子贡去而之鲁。吴王果与齐人战於艾陵,大破齐师,获七将军之兵而不归,果以兵临晋,与晋人相遇黄池之上。吴晋争彊。晋人击之,大败吴师。越王闻之,涉江袭吴,去城七里而军。吴王闻之,去晋而归,与越战於五湖。三战不胜,城门不守,越遂围王宫,杀夫差而戮其相。破吴三年,东向而霸。

《蔡谟书》曰:祖士稚,昔葬雍丘城内。祖约在寿春时,贼据雍丘,约遣路永将数百人,夜缘入雍丘城战,并开墓扌詹丧,逾城出,径还寿春。永之勇如此。

《吕氏春秋》曰:夫民无常怯,有义则实,实则勇;无气则虚,虚则怯。怯勇虚实,其所由甚微,不可不知。

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彊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淮南子》曰:怯者,夜见立表以为鬼,见寝石以为兕,惧掩其气也。

子贡好废举,与时转货赀。喜扬人之美,不能匿人之过。常相鲁卫,家累千金,卒终于齐。

《抱朴子》曰:拙人得工输之斤斧,不能以成云梯;怯者得冯妇之刀戟,不能以格兕虎也。

言偃,吴人,字子游。少孔子四十五岁。

○智怯

子游既已受业,为武城宰。孔子过,闻弦歌之声。孔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曰:“昔者偃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孔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孔子以为子游习於文学。

《韩诗外传》曰:楚白公之难,有杜之善者,辞其母将死君。其母曰:"死君可乎?"杜之善曰:"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所养母者,君之禄也。请往死之。"比至朝,三废车中。其仆曰:"子惧,何不返也。"杜之善曰:"惧吾私也,死君公也。吾闻君子不以私害公。"遂往死也。

卜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岁。

《家语》曰:或问孔子曰:"颜渊何人?"曰:"仁人也,丘弗如也。""子贡何人?"曰:"辩人也,丘弗如也。""子路何人?"曰:"勇人也,丘弗如也。"客曰:"三子者皆贤於夫子,而服役何也?"孔子曰:"丘能仁且忍,辩且讷,勇且怯。以三子之能,易丘之道弗如也。"

子夏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後素。”曰:“礼後乎?”孔子曰:“商始可与言诗已矣。”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惟彼愚人,'子有三当死之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