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则皆将饮酒,"饮酒濡首

○酣醉

○嗜酒

○酒下

《说文》曰:酣,乐酒也。

《左传》曰:齐庆封好田而嗜酒,与舍政,(舍,封子。庆封当国,不自为政,以付舍。)则以其内实迁于卢蒲嫳氏,易内而饮酒。(内实,至宝妻妾也。)

《孟子》曰: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又曰:酒卒曰醉。各卒其胸襟,不至於乱也。一曰渎也。

《传》又曰:郑伯有嗜酒,为窟室,而夜吃酒,击钟焉,朝至未已。朝者曰:"公焉在?"(家臣,故谓伯有为公。)其人曰:"吾公壑谷。"皆自朝布路而罢。既而朝,则又将使子皙如楚,归而饮酒。辛巳,子皙以驷氏之甲伐而焚之。伯有奔雍梁。醒而后知之,遂奔许。

《孔丛子》曰:春申君与子高饮,强子高酒,曰:"有谚云:'尧、舜千锺,万世师表饮百觚,子路嗑嗑,尚饮百榼。'古之贤圣,无不能饮,子何辞焉?"子高曰:"以予所闻,圣贤以道德兼人,未闻饮酒。"

《易·未济》曰:有孚於吃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吃酒有思信而无保言尤,濡其首,有孚,失是。况酒无节,至濡首,虽有饮酒之信,失是不醉之节。明吃酒不节濡首,不可不戒也。)《象》曰:"吃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传》又曰:齐惠栾、高氏皆嗜酒,(栾、高中二年级族皆出惠公。)信内多怨,(说妇人言,政多怨。)强於陈、鲍氏而恶之。夏,有告陈桓子曰:"子旗、子良将攻陈、鲍氏。"亦告鲍氏。桓子授甲而如鲍氏,遭子良醉而骋。(欲及子良醉,故驱告鲍文子。)遂见文子,则亦授甲矣。使视二子,(二子,子旗、子良也。)则皆将饮酒。桓子曰:"彼虽不相信,闻笔者授甲,则必逐作者。及其吃酒也,先伐诸?"陈、鲍方睦,遂伐栾、高氏。

《列子》曰:夫醉者之坠於车也,虽〈疒尔〉不死。骨节与人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是故遌物而不慴。彼得全於酒而犹要是,况得全於天乎?

《毛诗》曰:《既醉》,告太平也。既醉以酒,既饱以色列德国。

《隋代书》曰:改正韩老婆尤嗜酒,每侍饮,见常侍奏事辄怒,曰:"帝方对作者饮,正用此时持事来乎?"起,抵破书案。

《韩非子》曰:姬郄与官府饮。饮酣,乃喟然而叹曰:"莫乐为人君,惟其言而莫之违!"师旷侍坐於前,援琴撞之。公披衽而避,琴伤於壁。公曰:"大师哪个人撞?"师旷曰:"今者有小人言於侧者,故撞之!"公曰:"寡人也。"师旷曰:"嘻!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右请除之,公曰:"释之,认为寡人戒。"

又曰:幽王荒疏,亵近小人,吃酒无度,沉湎淫泆,是曰:"既醉不知其尤。"醉而既出,并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谓伐德。

又曰:马氏为人嗜酒,阔达敢言。(阔达,大度也。敢言,谓言果言敢,无所隐也。)时醉,在御前边折同列,言其短长,无所避讳。帝故纵之,感觉笑乐。

又曰:齐庄公吃酒醉,遗其冠,耻之,三10日不朝。管子曰:"此非有国之耻也,公胡不雪之以政?"公曰:"善!"因发仓赐贫困,论囹圄出薄罪。处三二十四日而民歌之,曰:"公胡不复遗冠乎?"

《左传》曰:重耳及齐,齐胡公妻之,公子安之。姜曰:"行也。"公子不可。姜与子犯,醉而遣之。醒,以戈逐子犯。

《魏志》曰:徐邈,字景山,宋国初为军机大臣郎。时科禁酒,而邈私饮,至於沉醉。太守赵达问以曹事。邈曰:"中传奇人物。"达白太祖,太祖甚怒。度辽将军鲜于辅进曰:"通常醉客谓酒清者为圣贤,浊者为圣贤,邈性慎,偶醉言耳。"坐刑。后车驾幸衡阳,问邈曰:"颇复中有才能的人不?"邈对曰:"昔了反毙於谷阳,御叔罚於饮酒。臣嗜酒,二子无法自惩,时复中之。然宿瘤以丑见传,而臣以醉见识。"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笑,顾左右曰:"名实相符!"

又曰:宋人有少者欲效善。见长者饮无馀,亦自饮而尽之。

《史记》曰:范睢事魏,中医务职员须贾使齐,雎从。齐襄王闻雎辩,乃使人赐雎牛酒。须贾认为雎持国事告齐,故得此馈。还以告魏相,魏齐大怒,使舍人笞雎,拆胁拉齿。雎佯死。即卷箦,置厕中。宾客饮酒醉,更溺雎。雎从箦中谓守者曰:"既出自个儿,作者厚谢公。"守者乃请弃箦中死人。齐醉,曰:"可矣。"

又曰:时苗,字德胄,钜鹿人也。少清白,为人疾恶。建筑和安装中,入御史府,出为咸阳令,令行业作风靡。芜湖治在其县,时蒋济为治中,苗以初至,欲往谒。济素嗜酒,适会其醉,不能够见。苗恚恨还,刻木为人,署曰:"酒徒蒋济",竖之於墙下,旦夕射之。州郡虽知其所为不恪,然以其执行过人,无若之何。

王孙子《新书》曰:熊侣攻宋,厨有臭肉,樽有败酒。将军子重谏曰:"今君厨肉臭而不可食,樽酒败而不可饮;而三军之士,都有饥色。欲以胜敌,不亦难乎?"庄王曰:"请有酒投之士,有食馈之贤。"

又曰:齐威王置酒后宫,召淳于髡赐酒,问曰:"先生能饮几许而醉?"髡曰:"饮一斗醉,饮一石亦醉。"王曰:"先生饮一斗而醉,乃能饮一石哉?"髡曰:"赐酒大王此前,执法在傍,校尉在后,髡恐惧俯伏而饮,一斗径醉。若州闾之会,男女杂坐,前有堕珥,后有遗簪,髡窃乐此,饮可八斗。堂上烛灭,主人留髡而出送客,罗襦衿解,微闻香泽。当此之时,髡心最欣,能饮一石。"

《吴书》曰:郑泉,字文渊,陈郡人,博学有奇志,而性嗜酒。其闲居,每曰:"愿得美酒,满五百斛舡,以四时爽口置四头,每每以饮之,惫即住,而啖肴膳,酒有斗升,减即随益之,不亦快乎!"

《千金食治》曰:楚会诸侯,鲁、赵皆献酒於楚王。主酒吏求酒於赵,赵不与。吏怒,乃以赵厚酒易鲁薄者奏之。楚王以赵酒薄,遂围咸阳。

又曰:曹相国为汉相国,无所更动,一遵萧相国。日饮醇酒。卿大夫以下皆欲言,来者,参辄吃酒,醉而后去,终莫得开说。

《晋书》曰:光逸,字孟祖。遇乱避难,渡江依胡毋辅之。初至,属辅之与谢鲲、阮放、毕卓、羊曼、桓彝、阮孚,散发裸衣,闭室酣饮,已累日。逸将排户入,守者不听。逸便於室外脱衣露头,於狗窦中窥之而大叫。辅之惊曰:"外人相对不可能尔,必小编孟祖也!"遽呼入,遂与饮,不舍昼夜。人谓之八达。

《小仙翁》曰:郑君酿酒,酒成,因以铁花、乌拉尔甘草屠内酒中,暴令幹,如鸡子大。一丸投一斗水,立成美酒。

又曰:景帝召程姬,姬有所避,而饰侍者唐儿使夜进。上醉不知,感到程姬,而幸之,遂有娠。及生子,命曰"发",为西安王。

又曰:孟嘉为桓温参军。嘉好酣饮,更多不乱。温问嘉:"酒有什么好,而卿嗜之也?"嘉曰:"未得酒中趣耳!"

又曰:葛仙公每吃酒醉,常入门前陂中,竟日乃出。曾从吴主到列州,还大风,仙公船没。吴主谓其已死。弹指从水上来,衣履不湿,而有酒色,云:"昨为伍员召,设酒,不能便归,以淹留也。"

《汉书》曰:汉高祖为泗上亭长,亭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常从王媪、武负脎饮酒,醉卧,武负、王媪见其上常有龙怪。此两家常折券弃债。

澳门新葡新京,又曰:孝武末年嗜酒好肉。而会稽王道子,昏尤甚,惟狎昵谄邪。於是国宝谗谀之计,稍行於主相之间。

《吕氏春秋》曰: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曰烂肠之食。

又曰:高祖被酒,夜经泽中,令一个人前。前边一个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高祖醉,曰:"豪杰何畏!"乃前,拔剑斩蛇,分为两。道开,行数里,醉,因卧。

《宋书》曰:宁德王义季,素嗜酒。自明州王义康废后,遂为长夜饮,略少醒日。文帝诘责曰:"此非惟伤职业,亦自损性。皆汝所谙,近弗罗茨瓦夫兄弟皆缘此致故,将军苏征耽酒成疾,旦夕待尽。一门无此酣法,汝於何得之?"义季虽奉旨,酣纵不改,成疾,以致於终。

《韩诗外传》曰:夫饮食之礼,不脱屦而即序者,谓之礼;跣而上坐者,谓之宴。能饮者饮之,不可能饮者已,谓之醧;齐颜色,均众寡谓之沉;与世隔开分离者谓之湎。故君子可以宴,能够醧;不能沉,无法湎。

又曰:万石君徙居陵里。内史庆醉归,入外门不下车。万石君闻之,不食。庆恐,肉袒请罪,不许。举宗及兄建肉袒,万石君让曰:"内史妃子,入家门,里中长老皆走匿,而内史坐车中依旧!"乃谢罢庆。庆及诸子入里门,趍至家。

又曰:范泰初为太学学士,外弟幽州军机章京王忱请为天门教头。忱嗜酒,醉辄累旬。及醒则几乎端肃。泰陈"酒既伤生,所宜深诫!"其言甚切,忱嗟叹久之,曰:"见规者众,未有若此者也!"

《通辽公记》曰:昔者良将用兵,人有馈一单醪者。使投之於河,令将士迎流而饮之。夫一单醪无法味一河水,三军思为之死,非滋味及之也。

又曰:卫仲卿伐匈奴,匈奴右贤王当青等,认为汉兵无法至,饮醉。汉兵夜至,围右贤王,惊而夜逃。

又曰:刘邕,穆之之子。河东王歆之与邕俱尝为南康相,素轻邕。后歆之与俱豫元会,并坐。邕嗜酒,谓歆之曰:"卿昔见臣,今能见劝一杯酒不?"歆之因敩孙皓歌答曰:"昔为汝作臣,今为汝正印。既不劝汝酒,亦不愿汝年!"

贾太傅《新书》曰:晋师伐虢,虢公出奔至泽中,曰:"吾饥渴甚!"其御者进特其拉酒腶脯,问御曰:"汝何故谄谀?"曰:"恐君必亡,所以储也。"虢公作色怒,御者曰:"臣言误也。君所以亡者,天下皆不肖,疾公贤也。"虢公喜,据轼而笑。饥倦,乃枕御者膝而卧。御以块代其膝而去,虢公因饿死。

又曰:卫仲卿当斩,赎为庶人。与故颍阴侯屏居启德南山射猎。尝夜从一骑出,从人田间饮。还至亭,灞陵尉醉,呵止广,广骑曰:"故李将军。"尉曰:"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故也!"宿广亭下。

《梁书》曰:王瞻为吏部郎中,性率亮。居选所举,其意多行。颇嗜酒,每饮或弥日,而神气朗赡,不废簿领。武帝每称赡有三术:射、棋、酒也。

《神异经》曰:东渤国外有人长二千里,两条腿中间相去千里,腹围1000六百里。但日饮天酒五升,不食五谷鱼肉,惟饮天酒。忽有饥时,向天仍饮。好游出海间,不犯百姓,不千万物,与天地同生。

又曰:陈遵为京兆尹,嗜酒,每大饮,宾客满堂,辄闭门,取车辖投井中,虽有急,终不得去。有部里胥奏事,过遵,值其方饮,军机大臣候遵宿醉时,突入见遵母,乃叩头白当对大将军有期会,乃令从后閤出去。遵虽尝醉,然事亦不废。

《南史》曰:陈暄文才俊逸,尤嗜酒,无节操。遍历王公室,沉湎过差非度。其兄子秀常忧之,致书於暄友人何胥,冀其讽谏。暄闻之,与秀书曰:"且见汝书与孝典陈吾饮酒过差。吾有此好五十馀年。昔明清张公,亦称耽嗜。吾见张公时,伊已六十,自言引满大捷少年时。吾今所进,亦胜於在此之前,老而弥笃,惟吾与张季舒耳!吾方与此子交合於地下,汝欲夭吾此志耶?昔阮咸、阮籍同游竹林,宣子不闻斯言。王湛能玄言巧骑,武子呼为痴叔。何陈留之风不嗣,大原之气岿然,翻成可怪?吾既寂寥当世,朽病残年,产不异於颜、原,名未动於卿相。若不日饮醇醪,复欲安归?女以吃酒为非,吾以不饮为过。昔周伯仁渡江,惟二11日醒,吾不以为少;郑康成十五日三百杯,吾不感觉多。然洪醉之后,有利害。成厮养之志,是其得也;使次公之狂,是其失也。吾常譬酒犹水也,可以济舟,亦能够覆舟。故江议有言:'酒犹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二十日而不备;酒可千日而不饮,不可一饮而不醉。'美哉江公,可与共论酒矣!汝惊吾堕车都督之门,陷池武陵之地,遍及朝野,自言憔悴。'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吾毕生所愿,身没之后,题吾墓云:'陈故酒徒陈君之神道。'若斯志意,岂避南征之不再,贾长沙之恸哭者哉?何水曹眼不识杯铛,吾口不离觚杓。汝宁与何同日醒,与本人同日而醉乎?政言'其醒可及,其醉不可及也'。速营糟丘,吾将老焉!"

又曰:西南荒中有克拉玛依,这个酒美如肉,清如镜。其上有玉樽,取一樽,复一樽,与天地同休,无幹时。饮此种酒,人不死不生。

又曰:丙吉始於官属掾史,务掩过扬善。吉驭吏嗜酒,数逋荡,尝从吉出,醉呕通判车下茵。西曹主吏白欲斥之,吉曰:"以醉饱之失去士,使此人将复何所容?西曹忍之,此然而污都督车茵耳。"遂不去也。

《后魏书》曰:夏侯道迁长子史,字元廷,历镇远将军南交州大中正。史性好酒,居丧不戚,醇醪肥鲜不离口。沽买饮啖,多所开销。父时田园货卖略尽,俗世债犹数千馀匹,谷食至常不足,弟妹不免饥寒,於是昏酣而卒。初,史与南人辛谌、庾遵、江文遥等整天游聚。酣饮之际,恒相谓曰:"人生局促,何殊朝露?坐上相看,前后相继间耳!脱有先亡者,於良辰美景,灵前饮宴,傥或有知,庶共歆飨。"及史亡,后一月上除,诸人相率至史灵前,仍共酌饮。时日晚天阴,室中微暗,咸见史在坐,衣裳形容不异平素,时执杯酒,似若献酬,但无语耳。

《东方朔别传》曰:武帝幸甘泉,长平阪道中有虫,赤如肝,头目口齿悉具。先驱驰还以报,上使视之,莫知也。时朔在属车中,令往视焉。朔曰:"此谓怪气,是必秦狱处也。"使案地图,果秦狱地。上问朔:"何以去之?"朔曰:"夫积忧者,得酒而解。"乃取虫置酒中,立消。赐朔帛百匹。后属车里盛酒,为此故也。

《东观汉记》曰:改善纳赵萌女为妻子,有宠,遂委政於萌,日夜与妇人饮宴后庭。群臣欲遂言事,辄醉不能够见。乃令太傅坐帐内与语,诸将识非改进声,出皆怨。

《后魏书》曰:李元忠征拜参知政事,虽处要任,初不以物务干怀,惟以声酒自娱。大率常醉,家事大小了不爱慕。园庭罗种果药,亲朋导诣,必留连宴赏。每挟弹携壶,游遨里闬。每言:"宁无食,不可使自己无酒!阮步兵,吾师也;孔文举岂欺笔者哉?"后自中书令,复求为太常,以其有音乐而多美酒。故神武欲用为仆射,文襄言其放达常醉,不可任以台阁。其子揆闻之,请节酒,元忠曰:"笔者言作仆射,不胜饮酒乐;尔爱仆射,时宜勿饮酒。"

《说苑》曰:魏文侯与医务卫生职员饮,使公乘不仁为觞政,曰:"饮若不尽,浮之大白。"文侯不尽,公乘不仁举白浮君也。

谢承《大顺书》曰:刘宽为里胥,尝朝见,宽被酒沉醉,伏地睡。诏问:"少保醉耶?"宽仰对曰:"臣不敢醉。但任重(英文名:rèn zhòng)责大,忧心如醉。"

《古时候书》曰:黄门郎司马消难,左仆射子知之子,是高祖之婿,势盛那时。因退食之暇,寻高季式,与之酣饮留宿,旦日,重门并闭,关钥不通。消难固请云:"小编是黄门郎,太岁侍臣,岂有不参朝之理?旦一宿不归,家君必当大怪。今若又留本身狂饮,我得罪无辞,恐君亦难免叱责。"季式曰:"君自称黄门郎,又言畏家君怪,欲以地势胁小编邪?高季式死自有处,初不畏此!"消难拜谢请出,终不见许。酒至,不肯饮,季式云:"作者留君尽兴,君是哪位,不为作者饮?"命左右,赍车轮括消难颈。又赍一轮,自括颈。仍命酒,引满相劝。消难不得已,欣笑而从之。方仍俱脱车轮更留一宿。是时失消难两宿,莫知所在,内外惊异。及消难出,方具言之。世宗在京辅政,白魏帝,赐消难美酒数石、珍羞十舆。并令朝士与季式亲狎者,就季式燕集。其被优惠待遇如此。

又曰:阖闾从民吃酒,子胥谏曰:"昔白龙下清冷之渊,化为鱼,渔者射中其目,白龙上告天。王舍万乘,从布衣,恐有射目之患也。"

《魏志》曰:徐邈,字景山。鲁国初建,为太史郎。时科禁酒,而邈私饮沉醉。校事赵达问以曹事,邈曰:"中受人尊敬的人。"达白太祖,太祖甚怒。渡辽将军鲜于辅平曰:"醉客谓红酒为圣贤,浊酒为贤者,邈性修慎,偶醉言耳。"后文帝践祚,问邈曰:"颇复中有影响的人不?"对曰:"宿瘤以丑见知,微臣以醉见识。"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笑,顾左右曰:"名不虚也。"

《唐书》曰:王天龙中为户部尚书、翰林丞旨学士,性颇嗜酒。尝召对,源中方沉醉无法起。及醉醒,同列告之,源中但怀忧,殊无悔恨。他日,又以醉不任赴召。遂终不得大任,以眼病求免所职。

《论衡》曰:东凤至,酒湛溢。按,酒水味酸,从东方木也。味酸,故酒湛溢也。

又曰:曹仁为美髯公所围,太祖以曹植行征虏将军,欲令救仁,植醉无法受命,於是罢之。

《列子》曰:子产之兄公孙朝聚酒千锺,积麹成封。望门百步,糟浆之气逆於人鼻。方其荒於酒也,不知正道之安危,人理之悔吝,房间里之有无,九族之亲疏;虽水火兵刃交於前,不知也。

又曰:文王吃酒千锺,孔仲尼百觚。受人尊敬的人胸腹小大与人均等,若饮千锺,宜食百牛;能饮百觚,则能食十羊。使文王身如百枝,万世师表身如长狄。文王、孔夫子,率礼之人,垂誉后世,岂千锺百觚耶?纣车行酒,骑行炙,三15日为一夜。按,纣以酒为池,因谓车行酒;以肉为林,因为出游炙耳。或是覆酒滂沲於地,因感到池;酿酒积糟,因感到丘;悬肉似林,因言肉林耳。

《蜀志》曰:蒋琬,字公琰,除广都长。先主尝因游观奄至广都,见琬众事不理,时又沉醉,先主大怒,将加罪戮。诸葛武侯请曰:"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也。愿天子重加察之。"乃不加罪。

《王子年拾遗记》曰:晋有羌人姚馥,字世芬。充厩马圉,每醉中,好言王者兴亡之事。常云:"九河之水,不足以渍麹蘖;八薮之木,不足感觉蒸薪;七泽之麋,不足以充庖俎。"恒言"渴於醇酒",君辈呼为"渴羌"。后武帝受以朝歌守,馥辞,愿且为马圉,时赐美酒,以乐余年。帝曰:"朝歌,纣之旧都,地有酒池,故使老羌不复呼渴。"固辞,迁中卫上大夫,地有清池,其味若酒,馥乘醉而拜受之。

《西京杂记》曰:司马长卿还塞尔维亚Bell格莱德,以所服鹔鹴裘,就市阳昌贳酒,与卓文君为欢。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则皆将饮酒,"饮酒濡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