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己任其摆放、大势所趋,大勋的吉他也没学成

图片 1

“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时间和机会,不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借口。”

                                                                                       ——张爱玲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我的生活过的淡然一些。焦虑就像魔鬼一样缠着我,我任其摆布、听之任之。

  1

生活是一部书,我们在不停地翻阅这部巨著,千差万别的书籍里记载了五光十色的人生。当我们把它翻到了尽头,是满足之情,还是不断懊悔之意?这就要我们自己去把握了。

1.

是害怕未来,还是害怕担负责任。我从高中就开始极度沉溺了。

就在要上高中的那个暑假,父亲做建筑腰伤。我考上了高中,成绩却一直在下游。理科不好,真的是硬伤。我曾几度想要下学,赚钱。我不想花父母的钱,因为这钱花了我也学得不好。

我十分自责,每天都战战兢兢,唯唯诺诺。

我跟父母说,我实在不想上了。父母说看我意见,他们让我跟班主任说一声。我找到高一的班主任,跟他说了我的想法。他一个劲儿的劝我,说以后可能会分科,就会好一点,说以后上个二本也不错。他越劝我,我越难过。终于泪狂奔如瀑泻,我忍不住。

说出我自己的不争气和心中的压力后,我并没有离开学校。

高一就这样,挣扎在后几名。

慢慢迎来了高二的分科。

我重新看到了希望,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

  年前忙里偷闲,和三五好友聚餐。席间,不知谁提起了公司组织年会的事,问大家有没有节目奉上。大勋摆了摆手,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

1

2.

分科后,我也的确很“努力”。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与我的同学,老师交流。我爱钻牛角尖儿,一个劲儿的琢磨,并且不愿意分享我的感受。说到底,我是很自私的一个人。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了。然而,我的两个同桌每次都考得比我好。我很是生气,又烦恼:她们平常都没怎么学的,怎么会考的那么好?

就这样,我连带着嫉妒的心情,甚少与她们交流。迫不得已在小组讨论时,我才会活跃些。

后来,我还是考不过她们。我感觉这不是办法。所以,我坚持每天早上5点左右起床。起来之后就到宿舍楼下背书。晚上一直学到11点钟左右,才熄灯睡觉。那昏暗的小灯,一直伴随着我。最后,我明亮的双眼也变得昏暗了。

本来,我的同桌也是我的舍友,她想按照这个作息时间和我一起的,后来我不想跟她一起了。我觉得她学的又更多了,我就更赶不上她了。

的确可笑的想法,折磨了我整个高中。

那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前20名吧。我看似很努力的样子,实际上我并没有掌握知识的精髓。我时时刻刻不在比较,又时时刻刻不在想其他,这样的我把学习当成一种极富压力的责任。

我听老师的,听父母的,就是没有听过我自己的。我随从他们,做一个“优生”,做一个“好孩子”。

我挣扎了三年,最后的结果,是一个普通二本。

我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本有打算的。可是上了大学,我又忘了自己。

  大勋说,大二的时候,他疯了一样地迷恋吉他,整日幻想自己抱着吉他在宿舍里唱歌,在操场上唱歌,甚至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唱歌。一日,路过一家琴行,刚巧有打折,狠狠心就买了一把。

小时候喜欢美术,放了学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涂涂画画。当然了,无外乎一些小动物,荷叶下游弋的金鱼呀,一群黄绒绒的小鸭子呀,以及大红冠子的公鸡。自得其乐的同时,瞅准机会,就在家人面前露一手,满足下膨胀的虚荣心。

3.

上大学的那个暑假,父亲做建筑多处骨折,可是家里人还坚持让我去学校报到了。到了学校,我好像就忘记了家里的事,像一只小鸟因为飞出了那个破旧的村庄而兴奋不已。我认识了我的舍友,和他们一起加入社团。加了好多好多,不知道是显示我的兴趣爱好广泛,还是在找一些迷失的东西。

久而久之,我发现社团并不是那么回事儿。大家聚在一起,玩的时候多。而我想学的东西你并没有学到多少。

一度我因为兼职而退掉社团十分的难过。我还在想我自己练习、学习,都没有用到学校的资源,那我还上学干什么?后来渐渐地,一切都是我自己琢磨。我明白了社团里的人并没有那么厉害;明白了那些徒劳的兼职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我明白了,自学是一种本领。

但我不知道跟谁请教,本就腼腆,被动。我不知道我自己适合哪个圈子,应该寻找哪个圈子。

所以我一直自己努力着。

最后,我就接受了,一个人。

我减肥,学英语,练吉他,练声,学专业课。

可是,我每天过得很焦虑。每次家里的情况要好一点了,就会出事。我想多赚钱,替父母减轻点负担,但我无能为力;我恐惧未来,我不知道我每天到底做了什么,我的学业成绩不好,我的六级没过,教师资格证面试没过,吉他练的也是了了,每次变胖一点了,我就心浮气躁。

我总是在责备自己,所以我过得不好。

明年就要毕业了,我不知道自己会去哪。我大概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里,无法挣脱。

我就这样被自己捆绑,在我的生活。

  吉他买来后,大勋就开始忙英语四级考试。是啊,考试当然比学琴重要。考试结束后,有舍友在市区找了一份蛮不错的兼职,一个月去不了几次,就有两三千块可赚,大勋动心了,便跟着舍友一起做兼职。想想,赚钱好像也比学琴重要。

后来,听说隔壁小伙伴报了县城的美术班,就也吵着闹着让父母去报。那时候,家里穷啊,一家人的担子都压在父亲身上,维持生计已属不易,哪里有闲钱去报辅导班。心愿落空,我大哭一场,发誓今后再也不作画。

  就这样,到大学毕业,大勋的吉他也没学成,连最基本的技法都没掌握。

不是我不想啊,是你们没有钱供养。这个念头,我揣了好多年。

  去年,大勋参加了工作。在喜庆的年会上,看着同事抱着吉他自弹自唱,雷鸣般的掌声里,他只有艳羡的份儿。

大四那年,和许多人一样,我挤在人才市场里递简历。学校招聘老师,不喜欢,公司招聘营销人员,不喜欢,好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用人单位说需要美术功底,你以前学过绘画吗?我只好讪笑着离开。

  考试、兼职,真的是影响学琴的元凶吗?有句话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会有的。没有时间?不过是为自己不想学找的借口而已,权作一场自我安慰吧。

回去的路上,我想了很多。

  而这场安慰,最终让大勋失去了一次展示自己的良机。这对于新人来讲,还挺重要的。

其实,当年的我,之所以放弃绘画,能怨得了父母吗?这世上多少自学成才的画家,还需要一一举例吗?说到底,不过是为自己的懒惰找了一个借口罢了。

  2

而当年找的借口,终于成了如今的绊脚石,阻碍了前行的路。

  小区里有位老爷爷,和别人下棋的时候最喜欢“忆当年”。他最常提起的,是这么一件事。

2

  老爷爷小的时候,父母是开理发铺的,父亲负责剪,母亲负责洗,同时,手下还带了一帮徒弟。不上课的日子里,父亲每每劝他跟着学一学,技多不压身,他总是不耐烦地回应一声:“你是我爸,我什么时候学不行呢。”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他辍学了,父亲又来劝他学一学,万一哪天用上了呢。他不假思索地丢过去一句:“等你的徒弟都学会了,我再学也不迟。”

小区里有位老爷爷,和别人下棋的时候,最喜欢“忆当年”。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父母老去、故去,他自己也做了爷爷,理发的手艺就这么丢掉了,失传了。每次讲到这里,老爷爷总要顿一顿,不无沮丧地叹口气。

他最常提起的,是这么一件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任其摆放、大势所趋,大勋的吉他也没学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