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终不可能知,隐者之异乎隐

○逸民四

隐逸

《晋魅族书》曰:孟陋字少孤。少而贞洁,清操绝伦,口不言世事。时或渔弋,虽亲属亦不知所之。太宗辅政,认为参军,不起,桓温躬往造焉。或谓温宜引在府,温叹曰:"会稽王无法屈,非敢拟议也。"陋闻之曰:"亿兆之人,无官者十居其九,岂皆高士哉?作者病疾,不堪恭相王之命,非敢为高也。"

列传第五十三  隐逸

《易》曰:“天地闭,品格高尚的人隐。”又曰:“遁世无闷。”又曰:“华贵其事。” 又曰:“幽人贞吉。”《论语》“小编多个人”,表以逸民之称。又曰:“子路遇荷 丈人,孔圣人曰:隐者也。”又曰:“贤者避地,其次避言。”又曰:“虞仲,夷 逸,隐居放言。”品目参差,称谓非一,请试言之:夫隐之为言,迹不外见,道不 可见之谓也。若夫千载寂寥,品格名贵的人不出,则大贤自晦,降夷凡品。止于全身远害, 非必穴处岩栖,虽藏往得二,邻亚宗极,而环球莫窥,万物不睹。若这个人者,岂肯 洗耳颍滨,皦皦然显出俗之志乎!遁世避言,即巨人也。夫何适非世,而有避世之 因,固知义惟晦道,非曰藏身。至于巢父之名,正是见称之号,号曰裘公,由有可 传之迹。此盖荷之隐,而非有工夫的人之隐也。一代天骄之隐,义深于自晦,荷之隐,事 止于违人。论迹既殊,原心亦异也。身与运闭,无可见之情,鸡黍宿宾,示高世之 美。运闭故隐,为隐之迹不见;违人故隐,用致隐者之目。身隐故称隐者,道隐故 曰受人尊敬的人。或曰:“隐者之异乎隐,既闻其说,贤者之同于贤,未知所异?”应之曰: “隐身之于晦道,名同而义殊,受人尊敬的人之于贤者,事穷于亚圣,以此为言,如或可辨。 若乃高贵之与小编,三避之与幽人,及逸民隐居,皆独往之称,虽复汉阴之氏不传, 河上之名不显,莫不激贪厉俗,秉自异之姿,犹负揭日月,鸣建鼓而趋也。”陈郡 袁淑集古来无名氏高士,以为《真隐传》,格以斯谈,去真远矣。传奇人物在世,事不行 诬,今为《隐逸篇》,虚置贤隐之位,其他夷心俗表者,盖逸而非隐云。

又曰:刘驎之字子骥,一字道民。好游于山泽,志在存道。常采药至名山,长远忘返。见有一涧,水南有二石囷,一囷开,一囷闭。或说囷中皆仙方秘药,驎之欲便寻索,终不可能知。桓冲请为大将军,固辞。居于阳岐,职员往来无不投之。驎之躬自笔者要求给,人人丰足。凡人致赠,一无所受。

  《易》曰:「天地闭,受人尊敬的人隐。」又曰:「遁世无闷。」又曰:「高贵其事。」又曰:「幽人贞吉。」《论语》「小编七位」,表以逸民之称。又曰:「子路遇荷徽扇耍孔圣人曰:隐者也。」又曰:「贤者避地,其次避言。」又曰:「虞仲,夷逸,隐居放言。」品目参差,称谓非一,请试言之:夫隐之为言,迹不外见,道不可见之谓也。若夫千载寂寥,有影响的人不出,则大贤自晦,降夷凡品。止于全身远害,非必穴处岩栖,虽藏往得二,邻亚宗极,而满世界莫窥,万物不睹。若这厮者,岂肯洗耳颍滨,皦皦然显出俗之志乎!遁世避言,即圣人也。夫何适非世,而有避世之因,固知义惟晦道,非曰藏身。至于巢父之名,就是见称之号,号曰裘公,由有可传之迹。此盖荷恢隐,而非有影响的人之隐也。一代天骄之隐,义深于自晦,荷恢隐,事止于违人。论迹既殊,原心亦异也。身与运闭,无可见之情,鸡黍宿宾,示高世之美。运闭故隐,为隐之迹不见;违人故隐,用致隐者之目。身隐故称隐者,道隐故曰品格高尚的人。或曰:「隐者之异乎隐,既闻其说,贤者之同于贤,未知所异?」应之曰:「隐身之于晦道,名同而义殊,传奇人物之于贤者,事穷于亚圣,以此为言,如或可辨。若乃高雅之与小编,三避之与幽人,及逸民隐居,皆独往之称,虽复汉阴之氏不传,河上之名不显,莫不激贪厉俗,秉自异之姿,犹负揭日月,鸣建鼓而趋也。」陈郡袁淑集古来无名高士,感觉《真隐传》,格以斯谈,去真远矣。巨人在世,事不可诬,今为《隐逸篇》,虚置贤隐之位,其他夷心俗表者,盖逸而非隐云。

戴颙,字仲若,谯郡铚人也。父逵,兄勃,并隐遁有高名。颙年十六,遭父忧, 几于衰亡,由此长抱羸患。以父不仕,复修其业。父善琴书,颙并传之,凡诸音律, 皆能挥手。会稽剡县多名山,故世居剡下。颙及兄勃,并受琴于父。父没,所传之 声,不忍复奏,各造新弄,勃五部,颙十五部。颙又制长弄一部,并传于世。中书 令王绥常携宾客造之,勃等方进豆粥,绥曰:“闻卿善琴,试欲一听。”不答,绥 恨而去。

又曰:龚玄之字道玄。潜处陋巷,未尝出入公门,人有致饷,一无所受。武陵上大夫孙放荐玄之,诏认为散骑常侍。郡县逼,苦辞不行。前后四征,一皆不降。

  戴颙,字仲若,谯郡铚人也。父逵,兄勃,并隐遁有高名。颙年十六,遭父忧,几于消逝,因而长抱羸患。以父不仕,复修其业。父善琴书,颙并传之,凡诸音律,皆能挥手。会稽剡县多名山,故世居剡下。颙及兄勃,并受琴于父。父没,所传之声,不忍复奏,各造新弄,勃五部,颙十五部。颙又制长弄一部,并传于世。中书令王绥常携宾客造之,勃等方进豆粥,绥曰:「闻卿善琴,试欲一听。」不答,绥恨而去。

富阳区又多名山,兄弟复共游之,因留居止。勃疾患,医药不给。颙谓勃曰: “颙随兄得闲,非有心于默语。兄今疾笃,无可营疗,颙当干禄以自济耳。”乃告 时求海虞令,事垂行而勃卒,乃止。桐庐僻远,难以养疾,乃出居吴下。吴中尉人 共为筑室,聚石引水,植林开涧,少时繁密,有若自然。乃述庄子休大旨,著《逍遥 论》,注《礼记·中庸》篇。三吴将守及郡内衣冠要其同游野泽,堪行便往,不为 矫介,众论以此多之。

又曰:戴逵字安道。少博学,能鼓琴。总角时以鸡子汁溲瓦屑,作郑玄碑,又为碑文;文既绮藻,器亦妙绝。武陵王晞闻其善琴,使人召之,逵於使者前打破琴曰:"戴安道无法为王门伶人。"累征散骑常侍,郡县逼,乃逃去。吴国内史王珣有别馆在虎邱山,乃潜住珣山中。谢玄、王珣并表逵,烈宗备礼征,不至。

  下城区又多名山,兄弟复共游之,因留居止。勃疾患,医药不给。颙谓勃曰:「颙随兄得闲,非有心于默语。兄今疾笃,无可营疗,颙当干禄以自济耳。」乃告时求海虞令,事垂行而勃卒,乃止。桐庐僻远,难以养疾,乃出居吴下。吴士官人共为筑室,聚石引水,植林开涧,少时繁密,有若自然。乃述庄子主旨,著《逍遥论》,注《礼记·中庸》篇。三吴将守及郡内衣冠要其同游野泽,堪行便往,不为矫介,众论以此多之。

高祖命为大将军行参军,琅邪王司马属,并不就。魏国初建,令曰:“前里胥参 军戴颙、辟士韦玄,秉操幽遁,守志不渝,宜加旌引,以弘止退。并可散骑都尉, 在通直。”不起。太祖元嘉二年,诏曰:“新除通直散骑节度使戴颙、世子舍人宗炳, 并志托丘园,自求衡荜,恬静之操,久而不渝。颙可国子博士,炳可通直散骑知府。” 南宫初建,又征世子中庶子。十八年,征散骑常侍,并不就。

沈约《宋书》曰:陶潜字渊明,或云渊明字元亮。曾祖侃,晋大司马。潜少有高趣,尝著《五柳先生传》以自况,曰:"先生不知何许人,不详姓字。宅边有五杨柳,因认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性嗜酒,而家贫无法恒得。亲旧知其这样,或置酒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尝著文自娱,颇示以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其自序如此,时人谓之实录。

  高祖命为里胥行参军,琅邪王司马属,并不就。郑国初建,令曰:「前左徒当兵戴颙、辟士韦玄,秉操幽遁,守志不渝,宜加旌引,以弘止退。并可散骑都督,在通直。」不起。太祖元嘉二年,诏曰:「新除通直散骑通判戴颙、太子舍人宗炳,并志托丘园,自求衡荜,恬静之操,久而不渝。颙可国子硕士,炳可通直散骑少保。」青宫初建,又征太子中庶子。十四年,征散骑常侍,并不就。

洛阳王义季镇京口,教头张邵与颙姻通,迎来止黄鹄山。山北有竹林精舍,林 涧甚美。颙憩于此涧,义季亟从之游,颙服其野服,不改常度。为义季鼓琴,并新 声变曲,其三调《游弦》、《冀州》、《平息》之流,皆与世异。太祖每欲见之, 尝谓黄门都督张敷曰:“吾东巡之日,当晏戴公山也。”以其好音,长给正声伎一 部。颙合《何尝》、《白鹄》二声,以为一调,号为清旷。自汉世始有圣像,形制 未工,逵特善其事,颙亦参焉。宋世子铸丈六铜像于瓦官寺,既成,面恨瘦,工人 不能够治,乃迎颙看之。颙曰:“非面瘦,乃臂胛肥耳。”既错减臂胛,瘦患即除, 无不叹服焉。

又曰:孔淳之字彦深,鲁郡鲁人。茅室蓬户,庭草芜径,惟床的上面有数卷书。元嘉初,征为散骑长史,乃逃于上虞县界,亲戚莫知所之。

  扬州王义季镇京口,都督张邵与颙姻通,迎来止黄鹄山。山北有竹林精舍,林涧甚美。颙憩于此涧,义季亟从之游,颙服其野服,不改常度。为义季鼓琴,并新声变曲,其三调《游弦》、《荆州》、《小憩》之流,皆与世异。太祖每欲见之,尝谓黄门教头张敷曰:「吾东巡之日,当晏戴公山也。」以其好音,长给正声伎一部。颙合《何尝》、《白鹄》二声,以为一调,号为清旷。自汉世始有圣像,形制未工,逵特善其事,颙亦参焉。宋皇太子铸丈六铜像于瓦官寺,既成,面恨瘦,工人不可能治,乃迎颙看之。颙曰:「非面瘦,乃臂胛肥耳。」既错减臂胛,瘦患即除,无不叹服焉。

十六年,卒,时年六十四。无子。景阳山成,颙已亡矣。上叹曰:“恨不得使 戴颙观之。”

又曰:周续之字太上老君,雁门广武人也。一生不娶妻,粗人蔬食。常以嵇子康《高士传》得出处之美,因为之注。高祖北讨,世子居守,迎续之,馆于安乐寺,延入讲礼,月馀复还山。

  公斤年,卒,时年六十四。无子。景阳山成,颙已亡矣。上叹曰:「恨不得使戴颙观之。」

宗炳,字少文,新乡涅阳人也。祖承,宜都抚军。父繇之,湘乡令。母同郡师 氏,聪辩有学义,教师诸子。炳居丧过礼,为乡闾所称。节度使殷仲堪、桓玄并辟主 簿,举举人,不就。高祖诛刘毅,领益州,问毅府咨议参军申永曰:“明日何施而 可?”永曰:“除其宿衅,倍其惠泽,贯叙门次,显擢技巧,如此而已。”高祖纳 之,辟炳为主簿,不起。问其故,答曰:“栖丘饮谷,三十余年。”高祖善其对。 妙善琴书,精于言理,每游山水,往辄忘归。征西都尉王敬弘每从之,未尝不弥日 也。乃下入三清山,就释慧远考寻文义。兄臧为开封里正,逼与俱还,乃于江陵三湖 立宅,闲居无事。高祖召为提辖参军,不就。二兄蚤卒,孤累甚多,家贫无以相赡, 颇营稼穑。高祖数致饩赉,其后子弟从禄,乃悉不复受。

又曰:朱百余年,会稽山阴人。以伐樵采箬为业,每以樵箬置道头,辄为游客所取,明旦亦复如此。人稍怪之。积久,方知是朱隐士所卖。须者随其所堪多少,留钱取樵箬而去。

  宗炳,字少文,三亚涅阳人也。祖承,宜都里正。父繇之,湘乡令。母同郡师氏,聪辩有学义,教师诸子。炳居丧过礼,为乡闾所称。节度使殷仲堪、桓玄并辟主簿,举进士,不就。高祖诛刘毅,领钱塘,问毅府咨议参军申永曰:「明日何施而可?」永曰:「除其宿衅,倍其惠泽,贯叙门次,显擢才具,如此而已。」高祖纳之,辟炳为主簿,不起。问其故,答曰:「栖丘饮谷,三十余年。」高祖善其对。妙善琴书,精于言理,每游山水,往辄忘归。征西大将军王敬弘每从之,未尝不弥日也。乃下入恒山,就释慧远考寻文义。兄臧为安庆尚书,逼与俱还,乃于江陵三湖立宅,闲居无事。高祖召为上大夫参军,不就。二兄蚤卒,孤累甚多,家贫无以相赡,颇营稼穑。高祖数致饩赉,其后子弟从禄,乃悉不复受。

高祖开府辟召,下书曰:“吾忝大宠,思延贤彦,而《兔置》潜处,《考盘》 未臻,侧席丘园,良增虚伫。德阳宗炳、雁门周续之,并植操幽栖,无闷巾褐,可 下辟召,以礼屈之。”于是并辟太傅掾,皆不起。宋受禅,征为太子舍人;元嘉初, 又征通直郎;北宫建,征为皇帝之庶子中舍人,庶子,并不应。妻罗氏,亦有高情,与炳 协趣。罗氏没,炳哀之过甚,既而辍哭寻理,悲情顿释。谓沙门释慧坚曰:“死生 不分,未易可达,三复至教,方能遣哀。”宜昌王义季在明州,亲至炳室,与之欢 宴,命为咨议参军,不起。

又曰:王素字休业,琅琊人也。少有志行,乃向南阳归隐不仕,屡被征辟,声誉甚高。山中有蚿虫,声清长而形丑。素乃为《蚿赋》以自况。

  高祖开府辟召,下书曰:「吾忝大宠,思延贤彦,而《兔置》潜处,《考盘》未臻,侧席丘园,良增虚伫。包头宗炳、雁门周续之,并植操幽栖,无闷巾褐,可下辟召,以礼屈之。」于是并辟太守掾,皆不起。宋受禅,征为皇帝之庶子舍人;元嘉初,又征通直郎;西宫建,征为皇储中舍人,庶子,并不应。妻罗氏,亦有高情,与炳协趣。罗氏没,炳哀之过甚,既而辍哭寻理,悲情顿释。谓沙门释慧坚曰:「死生不分,未易可达,三复至教,方能遣哀。」德阳王义季在广陵,亲至炳室,与之欢宴,命为咨议参军,不起。

好风景,爱远游,西陟荆、巫,南登衡、岳,由此结宇九华山,欲怀尚平之志。 有疾还江陵,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 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古有《金石弄》, 为诸桓所重,桓氏亡,其声遂绝,惟炳传焉。太祖遣书法大师杨观就炳受之。

又曰:戴颙字仲若,谯郡铚人也。父逵兄勃并隐遁,有高名。颙年六十,遭父忧,几於衰亡。由此长抱羸患,以父不仕,复修其业。父善琴书,颙并传之,凡诸音律,皆能挥手。会稽剡县多名山,故世居剡下。颙及兄勃并受琴於父,父没,所传之声不忍复奏,各造新弄。富阳区又多名山,兄弟复共游之,因留居止。以桐庐僻远,难以养疾,乃出居吴下。吴营长人共为筑室,乃述庄子休大旨,著《逍遥论》。太祖元嘉初,征散骑常侍,并不就。太祖每欲见之,尝谓黄门县令张敷曰:"吾东巡之日,当宴戴公山也。"以其好音长给《正声伎》一部。卒年六十四。后景阳山成,上叹曰:"恨不使戴颙观之。"

  好山水,爱远游,西陟荆、巫,南登衡、岳,因此结宇峨眉山,欲怀尚平之志。有疾还江陵,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古有《金石弄》,为诸桓所重,桓氏亡,其声遂绝,惟炳传焉。太祖遣歌星杨观就炳受之。

炳外弟师觉授亦有素业,以琴书自娱。临川王义庆辟为祭酒,主簿,并不就, 乃表荐之,会病卒。元嘉二十年,炳卒,时年六十九。洛阳王义季与司徒江夏王义 恭书曰:“宗居士不救所病,其清履肥素,终始可嘉,为之恻怆,无法已已。”子 朔,南谯王义宣车骑参军。次绮,江夏王义恭司空主簿。次昭,郢州治中。次说, 正员郎。

又曰:宗炳字少文,岳阳人。高祖领凉州,辟为主簿,不起。问其故,答曰:"栖丘饮谷三十馀年,岂可於王门折腰,为趍走吏乎?"高祖善其对。妙善琴书,精於言理,每游山水,往辄忘归。征西都尉王弘每从之游,未尝不弥日也。乃下入终南山,就释惠远考寻文义。兄臧为三明太傅,逼与俱还,乃於江陵三湖立宅,闲居无事。高祖召为太师参军,不就。二兄早卒,孤累甚多,家贫无以相赡,颇营稼穑。高祖数致饩赉。宋受禅,征为世子舍人。元嘉初,又数征庶子,并不应。潮州王在金陵,亲至炳室,与之欢宴,命为咨议参军,不起。好风光,爱远游,西陟荆巫,南登衡岳。由此结宇华山,欲怀尚平之志。有疾,还江陵,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惟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古有金石弄,惟炳传焉。太祖遣音乐大师就炳受之。元嘉二十年,炳卒。

  炳外弟师觉授亦有素业,以琴书自娱。临川王义庆辟为祭酒,主簿,并不就,乃表荐之,会病卒。元嘉二十年,炳卒,时年六十九。海口王义季与司徒江夏王义恭书曰:「宗居士不救所病,其清履肥素,终始可嘉,为之恻怆,不能够已已。」子朔,南谯王义宣车骑参军。次绮,江夏王义恭司空主簿。次昭,郢州治中。次说,正员郎。

周续之,字太上老君,雁门广武人也。其先过江居豫章海城市。续之年八虚岁丧母, 哀戚过于成年人,奉兄如事父。豫章尚书范宁于郡立学,招集生徒,远方至者甚众。 续之年十二,诣宁受业。居学数年,通《五经》并《纬候》,名冠同门,号曰“颜子”。既而闲居读《老》、《易》,入恒山事沙门释慧远。时明州刘遗民遁迹敬亭山, 陶渊明亦不应征命,谓之“寻阳三隐。”以为身不可遣,余累宜绝,遂终生不娶妻, 男生蔬食。

又曰:王弘之字方平,琅琊驻马店人,家贫而性好景色。桓玄辅晋,桓谦认为卫军参军。时殷仲文还姑孰,祖送倾朝,谦要弘之同行。答曰:"凡祖离拜别,必在有情。下官与殷前言不搭后语,无缘扈从。"谦贵其言。随兄镇之之安爱丁堡,弘之解职同行。家在会稽上虞,从兄敬弘尝解貂裘与之,即著以采药。性好钓,上虞江有一处,名三石头,弘之常垂纶於此,经过者不识之。或问:"渔师,得鱼卖否?"弘之曰:"亦自不得,得亦不卖。"日夕载鱼入上虞郭,经亲故门,各以一多头置门内而去。始宁沃川有佳山水,弘之又依岩筑室,谢灵运、颜延之并相钦重。

  周续之,字元阳上帝,雁门广武人也。其先过江居豫章兴隆台区。续之年拾周岁丧母,哀戚过于成年人,奉兄如事父。豫章军机章京范宁于郡立学,招集生徒,远方至者甚众。续之年十二,诣宁受业。居学数年,通《五经》并《纬候》,名冠同门,号曰「颜回」。既而闲居读《老》、《易》,入三清山事沙门释慧远。时交州刘遗民遁迹衡山,陶渊明亦不应征命,谓之「寻阳三隐。」感觉身不可遣,余累宜绝,遂生平不娶妻,汉子蔬食。

刘毅镇姑孰,命为提辖参军,征太学博士,并不就。江州县令每相招请,续之 不尚节峻,颇从之游。常以嵇康《高士传》得出处之美,因为之注。高祖之北讨, 太子居守,迎续之馆于安乐寺,延入讲礼,月余,复还山。江州少保刘柳荐之高祖, 曰:“臣闻恢耀和肆,必在兼城之宝;翼亮崇本,宜纡高世之逸。是以渭滨佐周, 圣德广运,酒泉匡汉,英业乃昌。伏惟明公道迈振古,应天继期,游外暢于冥内, 体远形于应近,虽汾阳之举,辍驾于时艰;明扬之旨,潜感于穹谷矣。窃见处士雁 门周续之,清真贞素,思学钩深,弱冠独往,心无近事,性之所遣;荣华与饥寒俱 落,情之所慕,岩泽与琴书共远。加以仁心内发,义怀外亮,留爱昆卉,诚著桃李。 若升之宰府,必鼎味斯和;濯缨儒官,亦王猷遐缉。臧文不知,失在降贤;言偃得 人,功由升士。愿照其丹款,不以人废言。”俄而辟为都尉掾,不就。

又曰:刘凝之字志安,外号长年。慕老莱、严子陵为人,推家庭财产与弟及兄子,立屋于野外,非其力不食。州里重其仁德,礼辟,并不受。妻,梁州里胥郭铨女也,遣送丰丽。凝之悉散之亲族。妻亦能弃荣华,共安俭苦。征为秘书郎,不就。凉州年饥,秦皇岛王虑凝之馁{比死},饷钱八万。凝之大喜,将钱至市门,观有饥色者,悉凤耠之。性好山水,一旦携老婆泛江湖,隐居香山之阳,登高山,绝人迹,为小屋居之,采药服食,内人皆从其志。

  刘毅镇姑孰,命为巡抚参军,征太学大学生,并不就。江州都督每相招请,续之不尚节峻,颇从之游。常以嵇康《高士传》得出处之美,因为之注。高祖之北讨,皇太子居守,迎续之馆于安乐寺,延入讲礼,月余,复还山。江州太傅刘柳荐之高祖,曰:「臣闻恢耀和肆,必在兼城之宝;翼亮崇本,宜纡高世之逸。是以渭滨佐周,圣德广运,池州匡汉,英业乃昌。伏惟明公道迈振古,应天继期,游外暢于冥内,体远形于应近,虽汾阳之举,辍驾于时艰;明扬之旨,潜感于穹谷矣。窃见处士雁门周续之,清真贞素,思学钩深,弱冠独往,心无近事,性之所遣;荣华与饥寒俱落,情之所慕,岩泽与琴书共远。加以仁心内发,义怀外亮,留爱昆卉,诚著桃李。若升之宰府,必鼎味斯和;濯缨儒官,亦王猷遐缉。臧文不知,失在降贤;言偃得人,功由升士。愿照其丹款,不以人废言。」俄而辟为太师掾,不就。

高祖北伐,还镇大梁,遣使迎之,礼赐甚厚。每称之曰:“心无偏吝,真高士 也。”寻复南还。高祖践阼,复召之,乃尽室俱下。上为开馆东郭外,招集生徒。 乘舆降幸,并见诸生,问续之《礼记》“傲不可长”、“与小编九龄”、“射于矍圃” 三义,分析精奥,称为该通。续之素患风痹,不复堪讲,乃移病钟山。景平元年卒, 时年四十七。通《毛诗》六义及《礼论》、《雄羊传》,皆传于世。无子。兄子景 远有续之风,太宗泰始中,为晋安定门内史,未之郡,卒。

又曰:龚祈字道孟,武陵汉寿人也。父黎民及祈并不应征辟。祈风度端雅,容止可观,中书郎范述见而叹曰:"此荆楚仙人也。"时或赋诗,言比不上世事。

  高祖北伐,还镇广陵,遣使迎之,礼赐甚厚。每称之曰:「心无偏吝,真高士也。」寻复南还。高祖践阼,复召之,乃尽室俱下。上为开馆东郭外,招集生徒。乘舆降幸,并见诸生,问续之《礼记》「傲不可长」、「与自己九龄」、「射于矍圃」三义,分析精奥,称为该通。续之素患风痹,不复堪讲,乃移病钟山。景平元年卒,时年四十七。通《毛诗》六义及《礼论》、《雄性羊传》,皆传于世。无子。兄子景远有续之风,太宗泰始中,为晋安定门内史,未之郡,卒。

王弘之,字方平,琅邪黄冈人,宣训卫尉镇之弟也。少孤贫,为外祖征士何准 所抚育。从叔献之及火奴鲁鲁王恭,并贵重之。晋安帝隆安中,为琅邪王中军参军,迁 司徒主簿。家贫,而性好山水,求为乌程令,寻以病归。桓玄辅晋,桓谦以为卫军 参军。时琅邪殷仲文还姑孰,祖送倾朝,谦要弘之同行,答曰:“凡祖离辞行,必 在有情,下官与殷前言不搭后语,无缘扈从。”谦贵其言。每随兄镇之之安成郡,弘之 解职同行,凉州抚军桓伟请为西戎里胥。

又曰:翟法赐。寻阳柴桑人。祖汤,汤子庄,庄子休矫,并华贵不仕,逃避征辟。矫生法赐。少守家业,立屋於普陀山顶,居后便不再还家。不食五穀,以兽皮结草为衣。辟文章郎,不就。后亲属至石室寻求,因复远徙,违避征聘,遁迹幽深。后卒於岩石之间。

  王弘之,字方平,琅邪常德人,宣训卫尉镇之弟也。少孤贫,为外祖征士何准所抚育。从叔献之及罗兹王恭,并贵重之。晋安帝隆安中,为琅邪王中军参军,迁司徒主簿。家贫,而性好山水,求为乌程令,寻以病归。桓玄辅晋,桓谦感觉卫军参军。时琅邪殷仲文还姑孰,祖送倾朝,谦要弘之同行,答曰:「凡祖离离别,必在有情,下官与殷风马牛不相及,无缘扈从。」谦贵其言。每随兄镇之之安成郡,弘之解职同行,幽州经略使桓伟请为四夷士大夫。

义熙初,何无忌又请为右军司马。高祖命为常州治中从事史,除员外散骑常侍, 并不就。家在会稽上虞。从兄敬弘为吏部经略使,奏曰:“圣明司契,载德惟新,垂 鉴仄微,称赞隐介,默语仰风,荒遐倾首。前员外散骑常侍琅邪王弘之,恬漠丘园, 放心居逸。前卫将军参军武昌郭希林,素履纯洁,嗣徽前武。并击壤圣朝,未蒙表 饰,宜加旌聘,贲于丘园,以彰止逊之美,以祛动求之累。臣愚谓弘之可皇太子庶子, 希林可文章郎。”即征弘之为庶子,不就。太祖即位,敬弘为左仆射,又陈:“弘 之高行表于初筮,苦节彰于暮年。今内外晏然,当修太平之化,宜招空谷,以敦冲 退之美。”元嘉八年,征为通直散骑常侍,又不就。敬弘尝解貂裘与之,即着以采 药。

又曰:沈道虔,吴兴武康人。少仁爱,好《老》《易》。居县北石山脚,为精庐,与诸孤兄子共釜庾之,资困不改节。受琴於戴逵,避府凡十二命,皆不就。太祖闻之,遣使存问,赐钱。累世事佛,推父祖旧宅为寺。至六月一日,每请像。请像之日,辄举家感恸焉。道虔年老菜食,恒无经日之资,而琴书为乐,孜孜不倦。

  义熙初,何无忌又请为右军司马。高祖命为南通治中从事史,除员外散骑常侍,并不就。家在会稽上虞。从兄敬弘为吏部节度使,奏曰:「圣明司契,载德惟新,垂鉴仄微,赞美隐介,默语仰风,荒遐倾首。前员外散骑常侍琅邪王弘之,恬漠丘园,放心居逸。时尚将军参军武昌郭希林,素履纯洁,嗣徽前武。并击壤圣朝,未蒙表饰,宜加旌聘,贲于丘园,以彰止逊之美,以祛动求之累。臣愚谓弘之可皇帝之庶子庶子,希林可文章郎。」即征弘之为庶子,不就。太祖即位,敬弘为左仆射,又陈:「弘之高行表于初筮,苦节彰于暮年。今内外晏然,当修太平之化,宜招空谷,以敦冲退之美。」元嘉八年,征为通直散骑常侍,又不就。敬弘尝解貂裘与之,即着以采药。

性好钓,上虞江有一处名三石块,弘之常垂纶于此。经过者不识之,或问: “渔师得鱼卖不?”弘之曰:“亦自不得,得亦不卖。”日夕载鱼入上虞郭,经亲 故门,各以一多头置门内而去。始宁汰川有佳山水,弘之又依岩筑室。谢灵运、颜 延之并相钦重,灵运与庐陵王义真笺曰:“会境既丰山水,是以江左嘉遁,并多居 之。但季世慕荣,幽栖者寡,或复才为时求,弗获从志。至若王弘之拂衣归耕,逾 历三纪;孔淳之隐隐穷岫,自始迄今;阮万龄辞事就闲,纂成先业;浙河之外,栖 迟山泽,如斯而已。既远同羲、唐,亦激贪厉竞。殿下爱素好古,常若粗鲁的人,每忆 昔闻,虚想岩穴,若遣一介,有以相存,真可谓千载盛美也。”

又曰:雷次宗字仲伦,岳阳人也。少入龙虎山,事沙门释惠远,笃志好学,尤明《三礼》、《毛诗》,隐退不交世务。以散骑仕郎征,并不就。元嘉十七年,征至京师,开馆於鸡笼山,聚徒助教,置生百馀人。车驾数幸次宗学馆,资给甚厚。又除给事中,不就。还敬亭山,公卿已下并设祖道。后征诣京邑,为筑室於锺山东岩下,谓之招隐馆,使为皇太子、诸王讲丧服经。次宗不入公门,乃使自华林西门入延览堂就业。后卒於锺山。

  性好钓,上虞江有一处名三石块,弘之常垂纶于此。经过者不识之,或问:「渔师得鱼卖不?」弘之曰:「亦自不得,得亦不卖。」日夕载鱼入上虞郭,经亲故门,各以一多头置门内而去。始宁汰川有佳山水,弘之又依岩筑室。谢灵运、颜延之并相钦重,灵运与庐陵王义真笺曰:「会境既丰山水,是以江左嘉遁,并多居之。但季世慕荣,幽栖者寡,或复才为时求,弗获从志。至若王弘之拂衣归耕,逾历三纪;孔淳之隐隐穷岫,自始迄今;阮万龄辞事就闲,纂成先业;浙河之外,栖迟山泽,如斯而已。既远同羲、唐,亦激贪厉竞。殿下爱素好古,常若布衣,每忆昔闻,虚想岩穴,若遣一介,有以相存,真可谓千载盛美也。」

弘之五年卒,时年六十三。颜延之欲为作诔,书与弘之子昙生曰:“君家高世 之节,有识归重,豫染豪翰,所应载述。况仆托慕末风,窃以叙德为事,但恨短笔 不足书美。”诔竟不就。昙生好文义,以谦卑见称。历显位,吏部知府,太常卿。 大明末,为吴兴军机章京。太宗初,四方同逆,失利奔会稽,归降被宥,终于中散大夫。

又曰:关康之字伯愉,河东杨人。世居京口,寓居阜新。少而笃学算,妙尽其能。元嘉中,太祖闻康之有学义,诏征之,不起。弃人事,守志闲居。弟双之病卒,迎丧,因得虚劳病,寝顿二十馀年。时有间日,辄卧杂文义。升平初卒。

  弘之七年卒,时年六十三。颜延之欲为作诔,书与弘之子昙生曰:「君家高世之节,有识归重,豫染豪翰,所应载述。况仆托慕末风,窃以叙德为事,但恨短笔不足书美。」诔竟不就。昙生好文义,以谦卑见称。历显位,吏部少保,太常卿。大明末,为吴兴里胥。太宗初,四方同逆,失利奔会稽,归降被宥,终于中散大夫。

阮万龄,陈留尉氏人也。祖思旷,左光禄先生。父宁,黄门都督。万龄少盛名, 自通直郎为孟昶建平乡上大夫。时袁豹、江夷相系为昶司马,时人谓昶府有三素望。万 龄家在会稽剡县,颇负素情。永初末,自知府解职东归,征为秘书监,加给事中, 不就。寻除左民都督,复起应命,迁太常,出为湘州御史,在州无政绩。还为东阳 长史,又被免。复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先生。元嘉二十七年卒,时年七十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终不可能知,隐者之异乎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