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任老汉和老伴一个80岁、一个77岁,王老汉对自己

王老汉对自己的七十寿辰很是期待,因为两个儿子都说要送他份大礼。
  寿辰那天,给包工头当监工的老二,专门从邻县开小车回来,包了镇上最豪华的酒楼,为王老汉大办一场。宴席上,还送给王老汉五千元钱,说是寿礼。
  王老汉笑得合不拢嘴。
  在外省做普工的老大,只背回个鼓囊囊的编织带,一直很缄默。直到客人都走了,才打开编织带,里面是一摞摞包好的药材。说是寻了很多医生查了很多资料才配齐的草药,能根治王老汉的头痛病。
  王老汉阴着脸,狠吸一口旱烟袋,顺手把草药扔到门背后。此后疏远了老大。
  几个月后,王老汉的头痛病又犯了,而且比以往严重。到医院检查说是癌症,要花大把钱治疗。
  当时老二的老板破产携款潜逃。王老汉不忍心问老二要钱,对老大又憋着一肚子气。自己拿出老二的五千元寿礼,住了几天院不见好转遂回家准备等死。
   一天,王老汉无意中看到门背后的草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熬着吃了,居然病情慢慢好转,再没发作。

王老汉今年68,有个小他三岁的媳妇,还有四个不成器的儿子。

人一老,就到了人嫌狗不爱的生命暮年了。有时外面亮堂的光面,都是子女给自己脸上贴金呢。比如任老汉夫妇,别人总在他俩面前说儿子好、儿媳好,可他俩咋感觉不来呢!

王老汉在田里浇稻,正赶着稻子出穗,不能缺了水,老伴平时从不下地,三个儿子在外地打工,唯一一个留在家里的儿子老二是个智障,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着一群小屁孩下河洗澡。

任老汉和老伴一个80岁、一个77岁,两个老人还自己住着,住在年久的老黑房子里。

王老汉的一只脚肿了,穿不了鞋,他摆好最后一截水管,感觉累的不行,晃到田边的水泥路边坐了下来。

任老汉和老伴最疼爱小儿子老三。小儿子也常向人夸海口,给两位老人要在海南买房子,可只听雷声大,不见落下雨。小儿子倒经常从老两口这搜罗钱,说替老人保管。大儿子到是不爱吹嘘,但最近这几年手底下总是扣扣掐掐的不利索。老大整天都忙,公家的事忙不完,有时来时别人送的不要的礼品,老大就给他俩拿来。老二倒是挺关心父母,就是被媳妇管得严,在孝敬父母上经常是想的天花乱坠,就是没实现几个。平时老二跑的勤,来家里给拾掇拾掇,可老二媳妇不行。

听着抽水泵轰轰的声音,王老汉渐渐的有了睡意。

眼看任老汉的80岁寿辰到了,几个儿子没有一个吭声的。老伴心想,每年这些小孙孙们过生日时,一个个都敬事的,名义上把老两口请去,实际上让他俩给小孙孙钱。老伴心想,这些年给孙子的钱,足足能给任老汉过好几次生日了,而且都是在大饭店。

“哧——”不算刺耳的刹车声从背后响起,紧接着是小儿媳妇那特有的尖锐的声调,“你隔着干啥呢?”

老伴沉不住气了,在任老汉面前抱怨说养得一个一个好儿子。任老汉说,只要咱俩健健康康多活一天是一天,过啥生日呢,又没人给你张罗,算了算了。老伴不行,说人一辈子有几个80岁,有几个人能平安活到80岁,说不上明年咱俩就......老伴说的伤心的,任老汉也不好受。

“隔这看着抽水浇稻呢嘛,稻出穗子了”

老伴给大儿子打了电话。老大听完母亲的话,表示要给任老汉办个生日寿宴。任老汉心想,有大儿子出面,几个儿子即使再怎么不孝顺,这事上也应该有人挑头吧,想到这些任老汉和老伴就放下心来,期待着儿子们的安排。

小儿媳妇眼睛上下一扫,落在王老汉光着的脚上,老汉下意识的往后撤了撤脚。

老大给老二打了电话,说后天咱爸过80大寿,咱们一起给过一下吧。老二说好,我给爸买蛋糕。老大一听老二这样说,忙说我带两瓶好酒。

“你这咋一只脚穿鞋一只脚不穿鞋,咋弄的?”

老大又给老三打电话,说后天咱爸过80大寿,我带两瓶好酒,你二哥给爸买蛋糕,你给咱安排个地方。电话那头的老三不知道正在忙着啥,一片嘈杂。老大问听清楚了吗?老三说知道就是定个吃饭的地方嘛。

“哦,这个啊,没啥的”老汉打着马虎眼,不太想说,可看着小儿媳妇一副问到底的样子,想着也是躲不过去了。“就是有点肿了,穿不上鞋”

老三把任老汉生日寿宴的地方发给老大、老二时,他俩吓了一大跳。

果然儿媳妇的脸变了,“脚肿的穿不上鞋你还能隔着地里看着浇稻,你咋不怕你一头扎里头出不来了,你这累坏了看这次谁还出钱给你治”

老大想老三这怂,为啥定的是“红府高院”,这地方吃饭贵在当地是有名的,一般人不敢来。老大原想,定个一般的饭店就行了,全家人一起坐坐。这个老三要干嘛?难道发大财了?上次有人托老大办事,事成后在这地吃饭,5个人吃了2800大元,还不算酒水。老大想这饭钱谁结呀?想到着,他打算不让妻子和孩子去。妻子不愿意,说凭啥,有道理没?公公过寿,不让儿媳妇去,这是哪门子道理。干活我是你家人,有好事了我就成外人了?老大妻子上纲上线,勾起了数十年在任家受的委屈,边说边流眼泪。老大心里全是火,又不好发作,只能一个劲赔不是。

“不得的,不得的,我自己身子自己知道,不会出事的”,老汉满脸堆笑,客客气气的说。

老二想,这老三做生意发大财了?这么破费?!老二想自己从来没有到这地方吃过饭,跟着父亲的寿辰,沾个光。老二连忙说给妻子,让妻子务必排除万难参加。老二的妻子很心动,还专程在网上搜索“红府高院”的详细情况,看得眼馋、心馋的,对这顿饭充满了期待。在老二媳妇眼里,哪有老爷子寿辰,就是到这个好地方,美美吃一顿,这才是正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任老汉和老伴一个80岁、一个77岁,王老汉对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