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蜜蜂很有礼貌的对蝴蝶说,生命就是一场不断

蕊,是一朵花的心灵。花瓣是娇艳的脸庞,花枝是婀娜的腰身。当蕊还被花瓣包裹的时候,花,还不能算是真正的花。
  蕊,从见到世界的那一刻起,就盼望有一只蝴蝶。蝴蝶会带来另一朵花的气息,或者会把自己的气息带给那一朵花。蕊与那一朵花相约在春天,它不想失言。
  蕊却盼来了一只黄蜂。黄蜂的脚上沾着泥土,还有与其它黄蜂争斗过的痕迹。蕊静静的、冷漠地望着它,直到它无趣地嗡嗡飞走。
  蕊盼望的蝴蝶还没有来。蕊已经盼望了两天,两天后,它就要萎谢。
  蕊会在遇到那朵花后,变成一枚漂亮的果。这枚果子,就是人们传说的开心果。据说,任何人即使闻过它的气味,就会变得开心起来。没有人能说明其中的道理,只有蕊知道,那枚果子里凝结着两朵花相遇后的全部快乐。
  但蕊已经连续第三个春天没有等到那朵花了。蕊仍然一如既往地开着,骄傲的开着,让人们误以为它是为了美丽而来。只有蕊自己知道,它在等待,等待一个约定。
  蕊并不知道,它等待的那朵花也在日夜盼望着蕊。有好几次,有蝴蝶飞来,停留,然后飞走。可那些蝴蝶没有找到它思念的它。执着,因蝴蝶的随意而弥漫在空气中,渐渐飘远。
  终于,第二天的最后一抹夕阳下,一只蝴蝶飞来,蕊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可是,分明的,那气息里有酸酸的委屈--第一年,它被一个顽童采下,扔在了路旁;第二年,它开了一半,被一场迟来的雪打落;第三年,它总算顺利的绽开,而且遇到一只愿意为它传递消息的蝴蝶。
  蕊安慰着它。蕊说,这一切全怪它,因为它只顾盼望,没有想到恳请蝴蝶传递自己的气息。蕊说,好在我们终于相遇了,我们没有白白等待。蕊说,以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再也不分开。
  于是,那枚果子开始由酸变甜,然后被人们摘下,最后,果核在土里发芽,长高,渐渐成了一株大树。每到春天,有无数的蕊在上面灿烂着、欢笑着;每到秋天,有无数甜甜的果子,让来采摘的人们笑逐颜开。
  每一个吃了这种果子的人都会变得温柔,变得珍惜美好,变得热爱生活。只是他们或许永远不知道,那是因为孕育了这棵大树的、曾经的两朵花那苦苦相盼的、执着、坚强而满蕴深情的心。
  
  后记:虚构的童话,其实是想说明,美好来自于曲折过程中的坚持与不弃,来自于对未来的那份坚信,来自于主动的追求,还有因亲近值得亲近的事物后获得的抑制不住的快乐。只要有春天,只要有期待,就有蕊的灿烂,就有果的香甜。

那朵百合花依旧静静的开着,人们陶醉在这诱人的芳香中……

人生最美丽的时候,也莫过如此,有一颗细腻而敏感的心,有大把大把可以荒废的时光,有耐心,去聆听一场花事,去想象一场最美丽的邂逅和相遇,哪怕是痛苦的别离,也不比平常,带着别样的凄美,如花的凋落,如落叶的飘零,如一场没有结局渐行渐远的爱情。

这时花园里来了一对母女,“妈妈,看,那儿有一只美丽的蝴蝶和一只可爱的小蜜蜂呢!”“是呀,有了它们,春天变得更美丽了。它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给人们带来各种欢乐。一个展示翩翩舞姿,一保奉献甜甜的蜂蜜。”

许多时候,我想要的便只有这么多。而我知道,这样的要求是最为自私的,可人,谁不自私呢?能偶偶地自私一下,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纵容和嘉奖吧!等到有天,想自私都没有机会了,也终会是此生憾事。

图片 1

想把这首诗做为结尾。这首诗不知道读过多少遍,喜欢了多少年,初读时的震憾,再读时的惊喜,一次又一次地咀嚼,一次又一次地感怀,哪怕年岁再长,也总是那么地刻骨难忘。

第二天,阳光依旧灿烂,鲜花依然盛开,也许是百合花的芳香太诱人了,蝴蝶和小蜜蜂又相遇了。

公主没有足够的时间,王子没有足够的耐心,那么多的花蕊,那么多美丽的公主都在等着他的青睐,他的眼睛无法固定某一处,他的目光有太多的情需要释放,所以,童话永远是童话,而生活里,多的是落寞和无法入眠的深夜,多的是失意和不想放弃的挣扎和缠绵,哪怕这样的纠缠让彼此遍体鳞伤,也都不想放手。

她们的对话,小蜜蜂和蝴蝶都听见了,“蜜蜂妹妹,我为昨天的无礼向你道歉,请你原谅。从今往后,我能成为你的朋友吗?”“你这么说我太高兴了,蝴蝶姐姐,我很愿意成为你的你的朋友。”

颜色于我,不是不想,是不敢,能肆无忌惮地调配颜色的女人,是幸福而快乐的精灵,是得到上天眷顾的天使,所以她们也便有了更重要的责任和义务,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地美丽。而我,只要静立一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书,写字,或者,听音乐,世界的兴盛与我无关,别人的喜乐与我无关,甚至,那些喧嚣与繁华,车水马龙,繁花似景,也与我无关。

小蜜蜂很有礼貌的对蝴蝶说,生命就是一场不断等待的花事。                      蝴蝶和小蜜蜂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席慕容

   

其实,有时候,也许一朵花并不懂另一朵花的孤独,这朵花也并不懂那朵花的寂寞。白色不懂黑色的神秘,而黑色永远也看不懂白色的透明。它们一朵朵彼此陌生而礼貌地绽放在枝头,你的欣赏挽救不了这场花事的凋零,你的慨叹也无法阻止早已预谋的结局倾临,一切不会因为你而改变。一切都不会。

小蜜蜂很有礼貌的对蝴蝶说:“蝴蝶姐姐,你能把这朵花让给我吗?我会很感激你的。”蝴蝶听了,掸了掸翅膀,瞪着眼睛说:“就凭你这丑模样,也配跟我讲条件?你还是一边儿去吧,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因为只我才配吸食这么美丽的花儿。”

正是因为这样的难舍,我们的生命里才有这么多的眼泪和疼痛。而花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再美丽的女人,永远也无法做到如花一般洒脱,寂寞盛开,无关风月,一场花事的荼蘼,与你,与路过的任何人无关,在季节的深处,谁也无法真正感受一场渐渐凋谢的荒凉,除了花本身。

一朵百合花静静的开了。它那芳香吸引着蝴蝶和蜜蜂,它们几乎同时飞过来,停在百合花的花瓣上。

春天是真的来了,不管你愿意与否,也不管你拒绝还是欢迎,她想来便来了,以你意想不到的节奏和容颜,就那么突然惊艳地出现了。掩饰不住地惊喜挂满眉梢,谁不喜欢桃红柳绿生机勃勃的时节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蜜蜂很有礼貌的对蝴蝶说,生命就是一场不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