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煤矿好好干、出满勤、干满点,特别是队长

张狗子本名无人知道,是从内地来的。开始这里除了山就是大漠,开荒、炸山、放炮,人们正忙乱,老远就瞧见衣衫褴褛的人倒在了山口上。
  队长差人背回来时,张狗子仅有一口游丝之气。是饿晕的,是队里的糠面救了他。
  于是他留了下来,一干就是二十年。
  和他一块干活的都升了官。特别是队长,近几年升成了矿长,管理几千号人。张狗子不是升不了官,上头好几次提他当科长。他一股子倔劲,硬是舍不得掌子面。还因为他人老经验多,所带的那个班出煤多,几乎全年零事故。因此年年有奖状有红旗有安全奖,每年年底总是披红挂彩。当地《矿工报》也老爱采访他,把他树成了典型。他因此成了劳模,是矿里的一面旗帜。人送外号狗子劳模。
  年轻人和老年人在路上碰到他,总是象看怪物似的看着他说:“狗子劳模命也贼贱了,珍着名利双收,赶紧上来。有好工作不干也太傻了吧,别模范模死了。”
  此时的张狗子便粗眉厉眼地一瞪:“咱这把贱骨头是矿上给的,只有好好干,才对得起天地良心。”
  张狗子埋头苦干,是远近闻名的老黄牛。
  有一次上夜班,张狗子刚下去就感觉不对劲,赶紧让工人升井。值班的科长是嫩小伙子,呼市煤炭大学毕业,听了张狗子的汇报咧嘴一笑说:“你老黄牛也耍滑呢。上个班干得好好的,怎么会有危险呢?掌子面也顶着好好的,怎么会冒顶呢?我看你是倚老卖老吧!”
  张狗子又粗眉厉眼地一瞪:“你小子别拿人命不当一回事,我挖的煤比你见的煤都多。出了事谁都负不起责任。”这时安检员也保证说:“各项指标正常,应该不会出问题。”
  张狗子将矿帽砸在办公桌上:“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如果不出事,今天所有的工资我赔付。你还可以撒我的职。”
  科长不屑一顾地看看张狗子,又和安检员合计了半天。接着劝工人下井,并郑重其事地将工人送到井下。
  张狗子有点茫然,心里直打鼓。因为出不出事他也没底,安全措施没有问题,他便犹豫,脑子里一片模糊。待工人呼啦一群下了井,他才突然醒过味来,就是不出事也不能让工人下去啊!生产事小,人命大于天。于是他拼着倔劲跑下井去。
  弟兄们己经开始干活了。科长出来时见张狗子比较慌张,讥笑地说:“感情你这老黄牛是混出来的,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乱了。”
  干了有一个小时,张狗子心越来越烦噪,仿佛被一种莫名的东西堵着喘不过气来。张狗子下定决心,大喝一声:“弟兄们快上去。今天我说了算,不干了!”
  弟兄们被他这一喝顿时慌了手脚,但掌子面好好的,没有一丝一豪的危险兆头。不过大家己经没有心思干活了,慢腾腾地往上走。
  张狗子眼睛瞪出了火,怒吼般地一个一个拉扯弟兄们快撤:“还不快跑,快跑!”说着还不忘了照工友屁股上踹上两脚。
  当他把最后一名矿工推出老远时,那名工友一个踉跄倒在几米外的地方,正要骂张狗子,突然一声巨响,粉尘弥漫起来。
  张狗子早上被抬出来时,己不成人形。
  全班人嚎啕大哭。天地静默,唯有阳光十分耀眼地照在张狗子的尸体上。
  
  2016年5月5日乌海伏鬼堂   

安全生产,带领弟兄们过上好日子

H 今年夏天,财务科来了个女大学生,他卯足了劲地去追,丝毫也不顾及师妹的感情,师妹哪里知道,他认识那个女大学生后,心里就有了个想法,一定要找个大学生,回家让他那个初中女同学看看! 0TPF~;Zf HOT^,&`d, 4 tbB2w+ 春节到了,大民买了一条白金项链,打算对那个大学生发起最后的强攻,争取让她陪自己回一趟老家,在那个女同学面前炫耀一下,可人家嫌这礼物太贵重了,不愿意收下。 KO}861M 大民心事重重地找矿长请假,说春节想回家看看娘。矿长说:“你去吧,单位工作一定要安排好。”大民见矿长这样爽快地准了假,情绪也好起来,就多说了些话:“你是矿长,我就得对你忠诚,一切服从你的,为了工作,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去年俺娘得了脑溢血,落下个半身不遂,全靠俺姐照顾……” E'C-n? 矿长的头埋在报纸里,半天没理他。大民不知哪句话说错了,不安地立在那儿,也不敢离去。 Dhw0t? 忽然,矿长瞪着他问:“你娘多大岁数了?” W,i^}}s$ “60……”停了一下,他又说,“不是60就是61,就60左右吧” xp9

图片 1

n|T “对企业忠诚,对事业忠诚,这没说的,噢,绝不是对我忠诚。可我听你说的这么高的境界,好像你为了工作舍身取义似的,大民啊,干窑要像个干窑的,做儿子也要像个儿子呀,把工作干好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能受到大家的尊重又能孝敬老娘,让别人看得起,自己也得到实惠。”矿长顿了一下说,“你娘60岁,就算你娘活到100岁,三年看一次,你还能见你娘几次?” a]mIV$RB- 大民的脸刷地红了,一会就局促得满脸细汗…… 0^i[plD 矿长说:“你爹死得早,你娘拉扯你们不容易,为了当个区长,连娘也顾不上了,这是什么事呢?唉,倒是我害了你……” FV#hH"8D 大民的眼泪无声地掉下来:“我明白了,我一会就去找师傅和师妹认错,这次回家,我就把娘接到矿上来……” Wk=bQBv&

挣2万块钱回家盖房子

1 x8a3>p[A 大民的爹在一次井下透水事故中伤亡了,当时大民才十四岁。 >=6]l)X! 从爹死后,大民学习成绩就不断地下滑,初中毕业,受政策照顾到矿区技校读了三年书。十八岁又到了煤矿上,做了采煤工。身子生就的小结构,瘦弱得像麻秸,队长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我一屁能把你刺倒,还干窑呢!”大民吓得把身子缩得更小了。 5 )b? 班前会上,队长掐着大民的肩膀,像拎小鸡,朝大家喊:“谁要这个徒弟?” u9k4qDB 工友们呵呵地笑,看猴似地打量着大民。 V[ ;^XahBg “是个奶憨。” #B_O p" “断奶没有?” ~r^r m[B 1 队长盯着王亲宾说:“老王,交给你吧。” q p^]w} 老王憨厚地笑,嘴唇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tu*Nfh7 队长说:“咋的?还非得大民的娘来找你吗?” {T61Ezxc9 大民做了王亲宾的徒弟,跟着师傅下井,师傅看他瘦弱,只让他在身后拾煤递笆片,一个月没让他上茬。 Gj 8KRQ4 师傅对他说:干窑不能违章,让检查的逮住了,这个月就白干了。 2#9X5@OC 采煤队实行计件工资,他还拿不到师傅一半的工资,上茬攉煤的,不论胡子长短,按攉煤记分,计件工资是大头,月底发工资,大民领了一千块,师傅得了三千八百块。大民眼馋,主动上茬攉煤。正好矿长路过掌子面,关切地问:“小家伙,这活能吃下来不?” 大民不认识矿长,看他穿着干净的窑衣,以为是电工,就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nYg xko0P “矿长的爹下井也得挖煤!吃不下来也得干。” A As^JN~ 矿长装作没听见,走了。 e[O_j! 师傅着急地训斥他:“你个熊羔子!这下子吃不了兜着走吧,他就是矿长!看上窑怎么收拾你吧。” n[^-)JI&hH 大民一听傻眼了,心里直后悔,我这不是扯蛋吗,快活一下子嘴,万一砸了饭碗,值吗? ,YLeuZv 工友们边干活边拿他开涮: -NPU(~Tm 还没出蛋壳呢,儿子就当矿长了,真有你的。 bbKm=# 大民,你说爹大儿大? R2`%9

回家盖完房子以后,我就想着留在这儿长期干,当个正式工,让家里生活的更好一点,过得比较富裕一点。父母年龄大了,农忙季节没有回家帮过一次忙,有人说“这孩儿有点傻!”,我想着人还是傻一点好,要是都太精明了,那这企业的活儿谁来干呀!在安全上,我也很较真儿,因为害怕自己出事,也害怕别人出事,原来也在小煤矿干过,就怕出问题,来了之后就很较真儿,然后人家说,“这孩儿有点任性!”,我是感觉在安全上,还是任性点好。到2006年,评上集团公司劳模,然后就转正了,实现了第二个梦想。

XU2zr%A 妈的,这回你死定了! /-Sk 60z 大民心里越想越害怕,眼眶里噙着泪水,一声不吭,只顾拚命地攉煤…… ]j;T^_}rO 大民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那天矿上开大会,矿长讲话时即兴说了个事:“在掌子面上,有个新工人,我问他,采煤的活能吃下来不?他妈的,说叫矿长个亲爹也得挖煤……” s-E:HFK 会场里大笑起来,大民只咧了下嘴唇,没有笑出来,心里想,只要不处理我,你就是我的亲爹。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在心里笑起来,我真有你这个爹该好了…… zZ'io>5 打那以后,大民的嘴再不敢吐脏话了。不管在地面还是井下见了矿长,真的像见了亲爹似的,十分谦恭地打招呼。矿长每次都是先瞪他一眼,开口第一句话总是“他妈的”,就像骂儿子一样亲切。 oQ8@ /3 #u0$8TM 2 !IxLUt`5 别看大民身小力薄,干起活来还真麻利,很快就赶上师傅的工资了,工友们都叫他“劲疙瘩”。 -"'- 大民每天到了掌子面,条件反射似的,先抬头看看顶板和煤壁,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要看的是什么。在技校读书的时候,他记得最牢的,是井下透水的内容。顶板煤壁挂红挂汗,有异味有水声有冷气,透水的预兆每个工人都知道,可哪个也不能像他溶化到血液里。就是队长也只有在掌子面淋水的时候,才注意水量的变化情况,而大民哪怕煤壁干得冒烟,他也要观察是不是有水渗出,工友们不知道他的心思,都以为他对安全很细心,大伙和他一个茬干窑,就觉着特安全。 ; yw~~v% 他们这个队的采煤工作面,是6采区留下的煤柱,是最后的一块骨头,煤层薄,顶板破碎,又淋水,还不到半个月,掌子面就要穿雨衣干活了,工人嫌条件太差,宁愿少挣钱,想着法子磨病假、事假,急得队长开会骂娘,掌子面上骂娘。大民不缺班还加班,每天细心观察掌子面的淋水,他发现越来越不对劲,那天一到掌子面,他就感到有一股冷风袭来,他心里打了个冷战,难道真的要透水吗?就跟队长说了自己的想法。队长笑着说,周围都是采空区,有淋水是正常的,不要怕。 o/G> 放了炮以后,工友们上茬攉煤。大民没急着干活,仔细察看淋水情况,他找到队长,坚决地说:“情况不对,好像要透水,赶快撤人吧。” o^!Am#" 队长说:“没事。” s IRG 大民说:“我在技校学过的,挂红挂汗有异味,有水声有冷气,今天几个预兆都有了。” o06]y 队长说:“我干了二十多年窑,还不比你明白?娘的,赶紧干活去!” m09IB>C;* 大民的口气突然严厉起来:“干部违章指挥,工人有权拒绝生产。” f!;>jIGs 师傅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不是他说的透水,是他的态度。 [M]H) “你这孩子,给谁说话呢?” f{ 4I_^k 师傅还是停下了工作,开始仔细察看顶板淋水情况,耳边响起叽叽叽的鸟鸣,像早晨公园里刚刚醒来的小鸟,岩缝的淋水时紧时慢……他望着队长认真地说:“是不太对劲,你听听……” Rmj{WHI~x 大民突然朝工友们大声喊:“出现透水现象,快撤!” _ rQ#KpVU 说罢,扔下铲子就走。工友们犹豫了一下,许多人就跟他往外走,队长气得恶骂:“毛蛋孩子,懂得个吊!今天影响的生产,把你家老林地卖了也抵不上!上窑你就等着瞧吧!”大民他们刚刚撤到上风巷,只听咕噜一声,一根粗大的水柱涌出了工作面,后面的工友拚命地往外跑,大民赶紧去给生产调度打电话。万幸的是,这次透水没有伤亡。 [O .VuX" 大民的发现,避免了一场恶性事故,矿长请他在矿招待所吃饭,居然破了禁酒令。大民太激动了,他记得刚下井不久,有一次在队长办公室里,向队长敬烟,想和队长套近乎,队长不接他的烟,还让他妈的滚蛋,弄得他在工友中成了笑料。这回他真切地感到了一次做人的体面,一上班就跟工友吹牛,还没到掌子面,一个队的人都知道了。从那以后,他总是能够选择恰当的时间到矿长那里走走,说些工作上的事情,每次去都是抽矿长的好烟。 =5eK 6AY 师傅越发地器重徒弟了,经常喊他到家里喝两杯。每次和师傅喝酒,师傅的女儿就忙着给他倒酒夹菜,师傅很喜欢两个年轻人的亲密,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期待。终于有一天,在他的宿舍里,两个年轻人做了年轻人的事…… El;nrc 年底,大民被评为安全标兵,矿上奖励一台彩电。新年一到,矿长让他当了队长。 D qQl iOQzvV 3 6I%0I 工人下井戴的安全帽是黑色的,队长的帽子是橙色的,大民换上了队长的帽子,心里喜滋滋的,他就想,我进矿才三年就当上了队长,看来在煤矿上当干部原本不难,只要好好干,矿长不是俺爹也能上去……橙色的帽子让他看到了更高的目标,当年他就报考了矿业大学采矿专业函授班。上大学比提队长更让他兴奋,自从爹在井下伤亡后,该爹管的没爹管了,该爹教的没爹教了,娘只会种地,哪有培养大学生的能力。他需要爹的时候,娘总是让他失望,就常常跟娘犟嘴,那时候他还不理解娘苦掙巴力拉扯他们的辛苦。好容易读完初中,已没有了上大学的那条路,只好找到矿上申请读技校。能当工人有个饭碗,就很满足了,没想到干了三年窑,提拔了还有上大学的机会。那年他回老家,见到了上大学在家过寒假的女同学,在学校她曾经给他写过纸条,惹得她一个学期没有理他。想想好笑,那时候他只是喜欢那双大眼睛,别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她在村子里高傲得像个女王。 9CGv-k>O 女同学斜眼望着他说:“听人家说,你在煤矿上下井很能挣钱?” @ >Vt 大民自卑地红了脸:“不过是出苦力的……” Cj.*q]LvQ 女同学又阴阳怪气地问:“井底下都是什么样的?偶尔也能见到太阳吗?” KZd;,swq' 大民觉着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没有用愤怒来教训她,却也阴阳怪气地说: “井底下到了中午12点钟的时候,才能晒会儿太阳,在井下晒太阳真舒服。” ,sPyHd+1 这次对话能让他记一辈子,他下决心混出个人样来报复她! a/su>,Y& 在工作面上,大民一扫平时的软弱,果断、严厉地指挥生产。干窑的有句话,不违章就干不了窑。大民不信邪,坚决要制止违章,逮到一个罚一个,罚得让他一个班的汗白流,一个月的力白出。工人都骂他六亲不认,是日本人做的,以前他妈的你也图省事违章操作。他也不恼,回答工人说:抓安全没有杀爹的心不行。 Z^ #4>b 当年他这个队成了全矿的安全标杆,电视台记者采访他,他激动地说:我宁愿听到骂声,不愿听到哭声,我们不要带血的煤,不要死亡率! ]~ /A*Cpj 矿长越来越欣赏大民的能力,两年后,提拔他当了区长。 []937%m}$ 男大当婚,师傅想让大民和女儿把婚事定了,选个日子结婚,可大民就是按着葫芦不开瓢。像大民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前程似锦,有许多漂亮的女孩追求他,而他也不和别的姑娘谈恋爱。大民不长不短,师傅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J6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煤矿好好干、出满勤、干满点,特别是队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