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准备演唱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首歌――《陪我到可

图片 1
  几年前她和丈夫离异,和独生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十六岁正值花季,读高中,是学生会干部,品学兼优。可薄命的女儿逃脱不掉厄运的降临,如花的巧巧不幸患上了血癌,查出时已是晚期,无可救治。
  看着女儿躺在病床上那种孤独绝望的表情,还有那默默伤感的眼神,她的心像撕碎般的疼痛。她一遍又一遍地问女儿:“巧巧,你想要什么?想要什么尽管说出来,妈妈一定让你满足。”
  巧巧说,她想回家,只要能躺在自己的那张小床上,她就很开心。
  她当即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背她回家。
  可巧巧躺在自家的小床上,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每天睁着一对凹下去的眼睛,对着窗外,遥望着对面的楼顶。她一下子明白了女儿的心思,原来她是在等一个人。
  那是半年前的事情,那时巧巧还没有发现有患病的征兆。一天早晨,她帮女儿叠被子,却在枕头下发现了一张纸条,显然是男生写给巧巧的一封短短的情书,虽然情意朦胧,可要表达的意思清晰明了。纸条上说,他每天晚上都到楼顶弹吉他唱歌,那是他弹唱给巧巧听的。因为在楼顶,他看得到巧巧窗口的灯光。看着纸条,她才想起,一连好几个夜晚,对面楼顶的确常有人在弹吉他唱歌,她也从窗口看见过那弹吉他的孩子,只是夜里光线太暗,又逆着月光,看到的只是一个人抱着吉他的影子,就像剪影,暗淡,并不清楚。
准备演唱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首歌――《陪我到可可西里看海》,  可巧巧躺在自家的小床上。  此情此景让她慌了神,女儿才十六岁,正是努力学习的阶段,不该过早有这样的感情,她如临大敌,揣着纸条去找女儿的班主任。从班主任那里,她终于了解到那个男孩的情况。原来那孩子和巧巧同班,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家就住在对面的那栋楼里。
  两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可不能被早恋给毁了。她又慌乱地去对面那栋楼里,找那男孩的父母,三个大人为两个孩子忧心如焚,为了掐断那朦胧的感情,男孩的父母开始搬家,为孩子转学。
  男孩不在对面那栋楼里住了,不可能再向她的女儿递字条,为她的女儿弹吉他唱歌了。可是,她的女儿却患上了绝症,天天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向着对面楼顶遥望。
  看着心爱的女儿,知道她这一生是没办法尝试恋爱的滋味了,不觉伤心落泪。几天的徘徊之后,她决定为女儿做点事。但她不可能去找那个男孩,她没有资格让一个十六岁的男孩担当这份沉重,她只是去购买吉他弹奏的磁带。她本想还买一把吉他,可终究没能舍得,为女儿治病,已使家中背负了沉重的债务。
  晚上,她拿着磁带和单放机去了对面的楼顶,还带去了一把笤帚。夜晚楼顶光线幽暗,她想,她是抱着一把笤帚还是抱着一把吉他,望向这里的女儿一定分辨不出来。
  她抱着笤帚,站在黑暗的楼顶,站在秋寒的夜风中,开始播放那盒吉他磁带。这样的夜晚,女儿是看不清楼顶上的人的,她一定以为,她就是那个男孩。
  回到家里,她还是有些担心,试探地问女儿:“那孩子快半年没弹吉他了,今天又弹了,你听到没有?”
  巧巧频频点头,眼里溢满了泪水:“那是为我弹的。妈,那是爱呢。”
  她背过身去抹眼泪。女儿并没看出端倪,她成功地骗了女儿。于是,她天天夜里去对面的楼顶,怀抱着笤帚,对着女儿的窗口,播放着吉他曲子,站在那里,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她一连十二个夜晚去了对面的楼顶。就在第十二个夜晚,当她抱着笤帚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家时,巧巧已永远地闭上了她的眼睛,巧巧,这个花季女孩,伴着一曲曲吉他的旋律,去了。
  她为女儿整理遗物,在女儿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张剪纸,剪纸的画面上透现出一幅暗暗的剪影,一轮弯弯的月亮,月光下,一位长发妇女怀抱吉他,迎着秋风站在楼顶……
  这张剪纸是贴在一张白纸上,白纸的底下,写着一行小字,是巧巧的笔迹:“妈,别难过,我走得很幸福,因为,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享受到了最伟大的爱。女儿谢谢你!”      

文|王不二

突然间,挂在逸夫楼最上面那个古老又大块的钟表又打破校园的宁静,原来是下课的时间已经到了,瞬间教室里面瞬间充满了桌子凳子咔咔响的声音,我抱着一叠厚厚的复习资料拖着几十公斤的躯体走回宿舍,鬼知道我今天早上五点起床干嘛,搞得我现在累的要死,也许是到期末考试了吧。

车水马龙,即使是在晚上。

我们大学城有个广场,那里每天坐着一个老夫,年龄有五十岁左右头发有些苍白,不过看起来特别有精神,一个人独坐在哪里拿着一把吉他在演奏,虽然谈不上多么的荡气回肠,但是却有一种跟环境融为一体的感觉,不少学生都纷纷的为他的演奏鼓掌。

觥筹交错,即使是在冬天。

有一天放学之后我路过那个广场,突然发现他不在了,我特别的好奇就找了打扫卫生的阿姨才知道他住在前面的一条小巷里。我走进了小巷找到这位老夫的住处,推开门房间有点潮湿有点暗特别冷清,站了一会全身在颤抖,老夫就躺在我对面的床上,让我费解的是他却搂着吉他不放开,长满皱纹的双手一直摸着吉他上“小花”两个字。此时从厨房了走出一位年轻一点阿姨,就聊起了这位老夫的事情,原来这位吉他是读大学的女儿送给他的,并且教会了他弹几首歌曲,因为他女儿特别喜欢听吉他,所以每当他们在一起就一起弹吉他,小花就是他女儿的小名。我问,那可以给她打电话哈,阿姨叹了叹气,一年前小花换了号码,他不小心把女儿新号码弄丢了,那晚他哭了一个晚上。去年又刚好北方有大雪小花没回来过年,他特别想小花就抱着吉他曲校园广场一直弹小花教他的那些歌曲,希望她能感受的到这份爱和期待。我看了看老夫的双眼,那双充满泪花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我心情瞬间也变得特别的低落。

不远处,人们好像记得有一座一直在光影斑驳中静默伫立的天桥,但好像谁也不记得天桥上那个叫做苏娜的姑娘,更别说有人回想起她那双被寒风吹动依旧灵动的眼睛。

也许我都忘了我已经离家那么远了,都快忘了当初父母送我来学校时候的背景,都忘了父母每次都使劲的往我包裹里装零食的那份关爱,我甚至都快忘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打电话回家的,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我害怕也愧疚。

没有观众,无需观众,这是作为一名流浪歌手所特有的姿态。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看到挂在床头的那颗吊坠,这是刚来大学的时候母亲给我带上的,希望能给我带来平安开心快乐,虽然看起来不值钱但却是无价的财富。我打了电话回家,还是一如既然的嘘寒问暖,快要挂电话的时候母亲问我“回家过年吗?”我思考了片刻简单回了一个字“回”。

苏娜熟稔地拨响了那把白色吉他,准备演唱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首歌――《陪我到可可西里看海》。

由于我第二年要考研所以离开学校比较晚,走之前的那一晚突然想起哪位老夫,我就买了点礼物去老夫家,刚到房间门口看到里面有微光里面传来了欢笑声,我敲了敲门,阿姨开了门并把我拉了进来,激动的说,看小花回来了可开心了,今天是老夫的生日,这是小花亲自做的蛋糕,墙上贴着去年小花去哈尔滨拍最美的雪景,因为老夫这一生都没见过雪所以小花就把照片做了成一个画册,这是一个每秒的夜晚,欢笑充满了房间,我留下了幸福的眼泪

“谁说流浪歌手注定要漂泊,谁说可可西里没有海……”

每个人都期望这样的夜晚,每个人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幸福

回到家,收拾妥当,躺在床上,正好23点整,打开手机,点开网易云音乐,听了《陪我到可可西里看海》,评论已经更新到9194条了,最新的一条评论是:想在拉姆拉措圣湖看见自己的三生三世。这条发布于七分钟前。

一年时间,辗转全国几十座城市,在各色各样的天桥上唱歌,走过了人来人往,却仍不能忘了他。

苏娜躺在床上,耳机里单曲循环着大冰的歌,窗外昏黄的路灯透进来的光落在苏娜的眼睛上,一滴泪珠正好滑落下来。

早点睡吧,明天就要去可可西里了,苏娜安慰自己。

失恋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此时的苏娜更清楚。与相恋三年的初恋男友分手,没有人比此刻的苏娜更需要治愈。之所以选择去可可西里,只因为大冰的一首歌――《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

终于到达可可西里,下了车,苏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于她而言这是她众多流浪旅程中的一站,只不过这次要背负一个调节自己的失恋情绪的任务。

“嗨,这是你的吉他吗?”苏娜在懒懒的伸懒腰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啊,谢谢,这是我的。”苏娜一边从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手中接过吉他一边忙不迭地说谢谢,还不忘在心里数落自己丢三落四的毛病。

“你也会弹吉他吗?”男孩像是在故意跟苏娜搭讪。

“嗯嗯,我会。”苏娜笑笑,想赶紧摆脱眼前的男生找自己的旅店。

“好巧,我也会啊,看我的吉他!”男孩高兴地向苏娜扬了扬手中的白色吉他。

“如此生硬的搭讪……”天快黑了,苏娜只想赶快找到自己的旅店。

“一起吧,你住青旅吧,附近就一家,我们很可能住的是同一家旅店。”男孩好像很有把握……

“那就一起找吧……”苏娜有些无语。

果然,同一家旅店!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准备演唱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首歌――《陪我到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