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次回家,手机确实丢了

  他和她按照每年的惯例,同时向单位申请休年假,踏上开往家乡的火车,回家探望双亲。上车找到座位,摆放好行李坐下后,她吃惊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她焦急起来,翻遍所有的衣兜,找遍随身的袋子,就是找不着。事实摆在眼前:手机确实丢了,而火车也开了。
  她很沮丧,坐在座位上百无聊奈,一个人生着闷气。其实,她的手机已经用了好些年,最近正寻思着换手机,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换就丢了。手机不是很值钱,可这近六个小时的路途没有手机该怎么办呀。她忽然觉得六神无主,心里空荡荡的。
  他看了她一眼说:“丢了就丢了,反正你也想换新的,你睡觉吧。”然后,自个低下头看手机。
  她瞪了他一眼,身上朝椅子一滑,满腹怨气眯上了眼。可怎么睡得着呀,大白天的,平常在家,他们也是各玩各的手机到深夜。
  她坐直起来,看着他。他正看着手机傻乐。她忽然很生气,一把抢过他的手机:“你能不能陪我说会话,我烦着呢。”
  他看着她,说:“好吧,你想说什么,你说。”
  “你就不会说,要等我先说。”她声调提高了几度,惹得邻座的人都转过头来看。
  他压低了声音,沉闷地回应她:“我没什么好说的。”
  “你跟我无话可说?”她忍不住伸手去抓他的袖口,眼睛里露出大大的不满。
  “你觉得有很多话说吗?”他测脸反问她。
  她沉默了,是的,结婚近两年,除了刚开始有点像恋人,后面的日子倒像是搭伙过日子。白天各上各的班,晚上回到家,像是俩个机械人,吃饭,然后按照严格的分工完成简单的家务后,就各玩各的手机,几乎没什么交流。如今,真的有点时间聊也不知聊什么。
  她看着他的眼,没看到一丝丝的温情,相反,更多的是不耐烦。
  沉默了一会,他向她伸出双手:“还是把手机还我吧。”
  “你就真的不愿意陪我?真的要置我于不顾,独自玩手机?”她不甘心地,下意识地握紧手机。
  “都没什么话可说,你干嘛要拖死我?自己睡觉吧!”他一把抢过手机,还嘀咕了一句:“看手机比看你有趣多了。”
  她听了,忽然有点想哭的感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孤独感和失落感向她袭了过来。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努力地克制着快要冲出眼眶的泪水。
  而身边的他,正看着手机,神采飞扬呢。
  她的脑子,不知不觉地慢慢地陷入两句话的撕扯中:“如此无话可说,如此冷漠,还不如分开……”“不行,这会成为笑话的……”
  她压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丢失手机,忽然发现了俩人的问题,忽然对俩人的感情迷茫起来……
  她闭着眼,想像着未来,心里一揪一揪地很不舒服。或许,一切的一切,还得交与时间去决定……不过,她的心里,终究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忽然觉得心里多了一个人。我想那一刻幸福的。

大概是个小站,所以整个车站里的只有几个人,我坐在角落里,低头玩着手机,仿佛这样就能减少内心的焦虑,在这里只有我和几个值班人员,我原以为我已经足够胆大,殊不知,在这个小小的车站里,我第一次感到深深的不安,不知道爸爸妈妈没有等到我按时回家会不不会担心,不知道接下来要怎门办。

和新同桌的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熬到下课迅速和好友跑回宿舍,一脸委屈,哭诉,我怎么和他坐啊,我都没有和他说过话,他天天拉个脸装酷,我要换同桌,那天真是沮丧到了极点。我和好友喊,谁愿意和他坐啊,我不想和他坐啊。舍友都很同情的看着我。

05

第一次心动,第一次暗恋,第一次心疼,让我心疼又美好。

我有点心虚,斟酌着问:叔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检票员叔叔倒是不说话了,把我带到10号车厢,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怎么办?你就先坐这等着,我去报告车长,下一站把你放下,看看有没有车把你带回南宁,实在不行就把你带回始发站吧。”

后来的后来,他时常在我的梦里出现,在阳光恣意的下午,我俩捧着书坐着,安静的看着一本书,阳光温暖极了,他坏坏的歪着脑袋笑着,露出白白的牙齿。

终于火车进站了,班长和列车长交涉后就把我交给了列车乘务员阿姨,就在我准备要上车的时候,列车阿姨乘务员阿姨,她就非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然后说“小姑娘,你怎么坐错车了呢,来来我教你怎么看,以后别坐错车了啊”,然后非常认真地教我看列车号。

有天,一舍友问我,你和你同桌一天都聊什么啊?看你们话好多,他都不怎么和别人说话的。我就笑眯了眼说,也没有聊什么啊,瞎聊呀。

醒来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我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拿出手机继续追剧,看得有些累了,转动脑袋活动下的时候发现坐在旁边的小女孩一直盯着我的手机屏幕,我猜想她也想看,因此把另一只耳机摘下来分给她,女该愉快地接受了。

不知道如何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心烦意乱,莫名心里难受,有点委屈,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心疼,心疼到不敢大口呼吸,有点缺氧,有点窒息。

图片 1

慢慢,我开始留意他,篮球场上,眼睛里只有他,他看武侠小说,我也和他一起看,喜欢听他说话,喜欢看着他坏坏的笑。

到了快到凌晨1点的时候了,负责人跟我说有一列车可以把我送回南宁,我就拖着行李箱,跟在负责人后面。

初中懵懂,虽然有过有好感的男生,但只是有失落或者不开心,很快就会过去,想来只是人生的一些经历而已。

中年大叔仿佛读懂我在想什么似的,非常和蔼地和我说“小姑娘,你坐吧,我去那边和他们聊天”说完指了指车厢的连接处,就走开了。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中年大叔,“姐姐快过来,我们看电视”,小姑娘竟胆大起来,“好”我没有丝毫犹豫。

高一下半学期,班主任重新调换座位,青春年少,即使换个同桌,也会期待兴奋,当听到自己名字和他的名字连在一起出现时候,顿时像泄气的皮球,无精打采的走到指定座位。

“对啊,我去那宁。”有什么问题,我就犯嘀咕了,总不会是我的票是假的吧,然后我发现这时检票员脸上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多彩,检票员叔叔冲我到:“你不知道这是开往西宁的火车啊?啊?”

每天插科打诨,斗嘴,取笑对方为乐,每天玩的不亦乐乎,他是我行我素的学生,想学习就学,不想学就睡觉。我觉得我有拯救他的必要,每次反复洗脑教育,无奈,并不成功,但我依然欣赏他的那种态度,也许只是因为自己不敢或者做不到。

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一日,同学在一起聊天,一同学无意说起,他有女朋友,在一个技校上学,听到那一刻,有点呆住,心里莫名就揪了一下,但我想我应该掩饰的很好,并未有同学看出来的心情变化。

“你去南宁?”检票员又问了我一句。

坐的第一天,别扭的要死,没有交流,没有说话,因为桌子靠墙,我出去总要他让下才可以出去。这可能是我俩坐在一起几周内的仅有对话。

正瞎想着检票员就带着车长过来了,车长看起来很随和,问我:“你叫什么名字,火车票身份证拿出来”。

暗恋是一个人的爱情,我在戏里,他在戏外。

“小姑娘,我现在要换班了,我现在把你叫给这个班长,你记住了,到时候你要找这个班长,自己别到处乱跑,有车了班长会来找你的,知道了吗?”

只所以这么大反应,是因我和这个人一学期结束都没有说过话,在普通同学关系里都没出现过的人,我对他的印象仅有,瘦瘦的,酷酷的,四六分的郭富城头发,进门不用手、用脚踢开,除此,无他。

“列车长,这个小姑娘坐错车了,这票也作废了,又是一个学生,你看能不能把她捎回去?”

到底是心受伤疼还是身体受伤更疼,身体受伤最多会留疤痕,却不会再有痛感,心受伤可能永远在心里都有一个缝,可能需要更长的恢复期,就如我的第一次心疼,直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丝丝酸楚。

列车长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我的火车票,列车长冲着我道“行,你跟我走吧”。

记不清楚从哪天,我现在使劲回忆依然想不起来,我俩突然开聊,聊的昏天黑地,聊的竟然忘记要和好友手拉手一起去WC。

我不知道这位中年大叔叫什么,也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将去往哪里,只知道,在这列火车上,我们曾经同行,只知道,这个陌生的中年大叔,在火车上以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站了十几个小时,只知道,这辈子,或许都不会有机会再见。

我瞬间蒙了,开往西宁?咋了,愣了几秒钟,我才反应过来,我坐错车了!

图片 2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次回家,手机确实丢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