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阿红店里生意忙的时候集中在两个时段,我将钱

  黎明时分,天还没有亮,只在东方露出点灰白色的微光,像谁惺忪的睡眼微眯着一样。王二歪翻了个身,还想接着睡,却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闭着眼睛在褥子底下摸索,摸出一个小布包来,鼓鼓囊囊的,拿在手里捏了捏,呼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拿到这个布包,王二歪睡意全消了,他被一种叫做兴奋的情绪袭击了。这个布包里的东西,因为昨天走的慌张,还没来得及打开查看,按了按胸口,咽了口吐沫,王二歪回忆起这个布包的来历:
  昨天,王二歪像往常一样,早早出摊去赶集卖自家种的苹果,乡村的集会很是热闹,天一亮,大街上熙来攘往的,戴着解放帽的老头,穿着大襟袄的老太太,长发油光水滑的大姑娘,拎着菜篮子收拾得浑身利落的小媳妇,大大小小的孩子,高大的,瘦弱的,肥胖的各种体型的男人女人。人群像一条刚开化的冰河,拥着推着杂乱着,往街道两头涌来流去。
  王二歪可没空欣赏这热闹景象,他的苹果摊,生意红火着呢。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苹果成了紧俏商品。王二歪一个人忙的焦头烂额,蹲在地上,不停地给顾客过称,有的小媳妇老太太很爱占便宜,明明称好了,付过钱,还顺手从摊上拿过一个大个儿的,嘴里说:“再饶一个呗。”王二歪就讨厌这样的顾客,他像个好斗的公鸡似的,伸着涨红的脖子,拧着头,坚决地说:“不行!这一个苹果都快一斤了,哪有你这样的人?”好脾气的有的就给他愤愤地撂下,瞪了一眼说:“看你卖嘞死砸哩!”(死砸:河南方言,意思是不知变通,不随和,认死理。只是音同)然后,就哼哼着走了。碰到那好强的,连招呼都不打,接过找好的钱,提上苹果,随手从摊上拿过一个,擦也不擦,“咔嚓”一下放在嘴里先咬上一口,更气人的是,一边大嚼,一边对气得瞪大老鼠眼的王二歪说:“啥苹果也,一点也不甜!”然后,挤进人群,扬长而去。每次都把他气得想追上去狠狠揍一顿,但是,他不能,还得守摊呢,摊前等着过称的顾客又喊又催的,根本没时间搭理那些人。只能接着过称。“吃吧,吃了让你得病!”每次王二歪都是这样在心里骂那些占他便宜的人,以解心头怒气。
  不过,王二歪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打仗一样的生意方式。他照样精神抖擞的给顾客过称,接过顾客递来的沾了油烟味儿,醋味,鱼腥味,羊膻味各种味道的大小面值的人民币,心里还是开着一朵狗尾巴花的。瘪瘪的钱包越来越鼓,摊上的苹果越来越少,太阳也不觉从东山爬到了西山,集市上的人稀疏起来,王二歪抽空吃了两个媳妇准备的馒头夹豆酱。想到还得去地里摘明天卖的苹果,就想收摊回家。
  这时候,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婆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从街东头走过来,直接来到王二歪的苹果摊前,说:“给我称一斤苹果。”王二歪斜了一眼这老太婆,大襟袄已经洗的发白,脸上的皱纹深地像刚被铁犁划过的田垄,也许是走路走的急,站在那里,哼哼直喘,全身还不停哆嗦着。
  王二歪麻利地称好一斤苹果,递过去,不屑地加了一句:“咋就买一斤啊,俺家的苹果大,两个就够一斤了,要不是散集了,我都不能卖,这都不值当称一回。”
  老太婆听到这话,咧开没牙的嘴笑了,“这不是俺嘞孙儿今个清明节放假了,来看我,我没啥给孩子拿着吃,就给娃儿买一斤苹果,让孩子啃啃吧。”说话间,掀起一层又一层的衣裳,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布包来,从里面抽出叠的方方正正的两张一块的钱,哆哆嗦嗦地递上来。
  王二歪接过钱,扭头看看周围的商贩都在收摊,把钱往包里一塞,把卖剩下的苹果一个个拾进进袋子里。蹲下身子把铺在地上的大麻袋卷起来,当卷到一半的时候,赫然看到麻袋边上,有个布包,这不是刚才那个老太婆的钱包吗?一定是刚刚往口袋里装的时候,装空档了。抬头看看那老太婆已经走了,此刻王二歪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他迅速地将那个布包抓在手里,转过身,用身子挡住行人的视线,闪电般地放进自己的钱包里。又把钱包往盛苹果的袋子里一摁,用麻绳两下缠好,连同麻袋,往电动三轮车上一扔,掏出钥匙发动三轮车。回头看看刚才太婆来的方向,一拧油门,一溜烟儿跑了。
  王二歪一口气跑出好几里地,才慢慢按捺住狂跳的心,望望车厢里的袋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甩甩茶壶盖头发,调整心情,把车开回了家,回到家里,正想打开看看布包,却刚好碰上大舅子帮他们摘苹果来了,就把布包往枕头下面一掖,一块下地摘苹果了,把苹果拉回来,又一块吃了饭,两人又喝点酒,送走大舅哥,倒头就睡了,把这事儿就给忘了。
  这会儿又摸到这布包,王二歪的心里说不出的激动,这鼓鼓囊囊的,一定不少钱,拧开灯,把包急速解开,露出一沓整整齐齐的钞票,看到这钞票的面额,王二歪像刚吹起来气球被扎了个小孔,迅速瘪下去。上面全是五毛的,下面好像有几个一块的,王二歪就有点心烦,他用手一下子呼啦开,仔细看,突然睁大了双眼,眼睛里发出一种绿色的光来,因为他发现在紫色的五毛和绿色的一块里面,隐藏着一张深绿色的五十元的票子。他把它拿起来,欢喜的伸展开,白捡了这么个大票子,真是太好了!王二歪开心地把这钱放在歪了的嘴上,亲了一下,嘿嘿笑了起来。但他又把钱凑到灯前仔细地看时,笑容突然僵住了,这张票子里竟然没有水印儿!操!竟然是张假的!王二歪的心里像被谁给塞了一把干草,实实噎得难受。
  不行,我得想办法把这钱花出去,不然,可就太亏了,担惊受怕地也没落到什么好处。
  王二歪想到这里,立刻收拾东西,装上苹果,到另一个镇上赶集去。临走,把这五十元的票子放在口袋里,以免和自己钱包里的钱混淆了。一路无话,不多会儿,到了。
  马上摆摊,开始迎来顾客,今天的王二歪不如往常那般心情爽朗,他一直等待着机会,好把那假币给弄出去。集会上依旧热闹非凡,王二歪的生意也是一如既往的好,顾客还是有占小便宜的,但是,王二歪今天没有和她们争吵,他的眼睛紧盯着她们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猜想会是多大的面额,这次是不是机会?他的心弦一直绷得紧紧的。口袋里那张假币,像一块烙铁,正烧灼着他的心。但是,太阳都在正头顶了,这些顾客,都是拿的小面额的钱币,一直没得机会,把那块烙铁给杵弄(杵弄:河南方言。意思是以不为人知的方式把不想要的东西转给别人。音同。)出去。他不禁有点急了,眼睛急切地扫视着摩肩接踵的人群。
  “来十斤苹果!”一个哑着嗓子的男人对正在发愣的王二歪说。王二歪忙用称称好,递过去。男人撑着钱包给王二歪看,里面净是一百元的红票,说:“我没零钱,找的开吗?”
  “找的开!找的开!”王二歪迅速在心里盘算着:十斤苹果二十块钱,应该找八十,机会来了!他先从钱包里数出来三十块零钱,心想待会把那个五十的再加上,这事儿就成了,按耐不住心里的紧张,数钱的手开始发抖,“赶紧的,你有没有零钱找,没有我可买人家的去了啊。”哑着嗓子的男人很不耐烦地催促着。
澳门新葡新京,  王二歪终于下定决心,暗暗一咬牙,把那张五十的迅速从口袋里抽出来,压在那三十块零钱的下面,故作镇静的递过去,同时把男人从钱包里抽出来的一张百元的票子接过来,握在湿漉漉的手心里。那个男人拿上苹果,接过那八十块钱,看也不看,直接往装苹果的袋子里一塞,提上苹果匆匆融入人流。
  王二歪斜着眼偷看男人真的走了,把那一百块钱往口袋里一攮。心想,待会被发现了要是找回来就坏事了,赶紧收摊!人家有在挑苹果的,他语速极快地说:“不卖了!不卖了!家里有点急事!”然后,抢也似的,从熟悉的小路开车飞奔回家。
  好不容易跑回家,狠狠喘一会子,紧张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开始掏出自己的战利品,好好的欣赏一下。
  当他仔细研究这张纸币之后,手开始剧烈的发起抖来,脸上的肌肉急剧抖动着,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周围死一般的沉寂,良久,从他干裂的嘴唇里迸出一句带着哭腔而又无力的哀嚎:“还我的苹果啊……还我的三十块钱……”
  明晃晃的阳光照着哪张落地的纸币。这张,也没有水印儿。   

“您要什么酱的?番茄酱还是沙拉酱?”阿红一边抬头问站在煎饼摊前的顾客,一边熟练地把锅里已经煎好的手抓饼夹到包装纸上。“要沙拉酱,好的,我也喜欢吃沙拉酱。来点孜然粉好么?味道更好!”一眨眼功夫阿红已经包好了手抓饼,装在袋子里递给顾客,同时收下了六块钱。

澳门新葡新京 1

阿红在小区门口租了个小门面,卖手抓饼和卷饼。自从上个月开张以来,生意除了头一个星期比较平淡,现在越来越有起色,吃过的人都说好!这是阿红第一次创业,虽然是门小生意,但她是下足了功夫拜师学艺,认认真真地反复烙了无数张饼,才敢来租下这个靠近小区路口的小房子作为店面的。

这一阵子,感觉大家都特别有钱,来店铺购物,拿的都是百元大钞,几天时间,将我家中一两千零钞都换走了。说真的,没有零钱开店真不方便,找不散别人的百元大钞,既耽误了生意,也跑掉了生意。

阿红的小店很干净整洁,让人觉得很清爽舒服。店面的门头上是红底白字写着“美味鸡肉卷”几个大字,店内的价目表是绿底黑字的明码标价“手抓饼/卷饼+鸡蛋+生菜——4元;另加里脊肉——1.5元;加火腿肠——2元;加培根——2元;加鸡腿肉——3元;加牛肉饼——3元”。

刚好有一个朋友在学校旁边开了一个超市,进店购物的都是学生,收到的都是小面额钞票,零钱相对多,我提前和他打招呼,下次去存钱时帮我换一两千十元的零钞,他答应一个星期后就有。

阿红跟师傅学了独门秘方做的甜面酱,顾客尝了都说不错。阿红心里很高兴,好的味道是关键,花了一千块钱的学费是值得的!为了促进更多的人来吃她做的饼,她还搞了个开业活动,买一份饼送一杯饮料。目前看来效果不错,生意越来越好了!

我从购物款中数了二千元等着他给我换零钱,我怕自己进货将钱用光了没有钱换了。一个星期后他没有送来,我将钱放入随身的挎包夹层,等他来了随时可以兑换。

阿红店里生意忙的时候集中在两个时段。一个是早上七点半到八点半,这个时间段的客人一般都是上学的学生和上班的人。另外一个是下午的四点,顾客以小区的幼儿园接送小孩放学的人为主。其他时间的顾客有一个没一个的,冷清了一点。不忙的时候阿红刚好可以调好面糊,烙一些饼在生意高峰的时候备用。她也可以熬点甜面酱,存放在冰箱里。生菜也要提前洗好,放在煎饼机旁边,如果忙起来就没空洗菜了。阿红在店里放了个小音箱,连接上手机放广播听听。

昨天天气晴朗,我将这挎了几个月的在网上购来的零钱袋子清洗一遍,将所有零钱放进以前用的一个皮包里。等我记起布包夹层放了许多天的二千元时,这两千元都被浸湿了,也被我清洗了一番,不过还好,都完好无损。幸亏也没人知道里面有钱,我一直挂在外面阳光下晒着呢!

自从小店营业以来,阿红觉得基本按照她的设想在进行,唯一遇到的堵心事是上周收了一张一百块钱的假币!真是白干了一天的活,她不仅白送给那骗子吃了个手抓饼,还倒贴了九十四块钱送到坏人的手里!真是气死人了!她辛辛苦苦做这么点小生意容易么?如今的世道是怎么了?坏人光天化日之下来骗钱,一点儿都不害怕!阿红心里记着这个仇呢!这坏人要是还敢再来,她一定要抓住他,狠狠扇他个耳光,问问他的良心是不是让狗吃了!

这湿漉漉的钱好像也不愿离开我似的,这两天没有一个送货师傅上门来,它一直静静地躺在我口袋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阿红店里生意忙的时候集中在两个时段,我将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