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还是掏出手机按下刘小琴的号码,然后后面我说

图片 1
   2013年3月10日16时07分。
  动车从风驰电掣的高速缓慢地减弱,徐徐停靠到站。杨光云随着人流走出车站,站在广场凝思了片刻,还是掏出手机按下刘小琴的号码。
  手机里一首歌未完,便传出娇媚的声音:“云哥,你终于肯给我来电话了。”
  “我现在芙城,刚下火车。”杨光云说。
  “云哥,你在广场别动。我马上去接你。”电话那头,刘小琴一如往常般殷情。
  “好吧。我等你。”杨光云挂断手机,当初与刘小琴相识的片断又浮现在脑海。
  数年前,杨光云赴芙城参加一个“企业家联谊会”,邂逅了做保险推销的刘小琴。高挑的身材,飘逸的秀发,妖媚的面容,刘小琴的美貌轻易地拨响了杨光云的心弦;一段婚外情迅速升温。此后,杨光云不仅为刘小琴租了房,提供每月五千至一万元的生活费,并承诺过段时间再为其买房买车,但条件是刘小琴不得与其他异性有往来。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刘小琴理所当然地满口应承了下来。由于俩人不在同一个城市,尽管杨光云隔三叉五总会来住上一二天,但有时忙碌起来,一个月也不能露回面;电话、短信就成了维持情感的纽带。半年前,杨光云又一个月未去芙城,刘小琴便发了条短信:“亲爱的,我想你了”。不料这条短信,被杨光云老婆林桂珍看见了,林桂珍当即回拨电话,对刘小琴大骂了一通。刘小琴哪受过这样的气,立即以牙还牙与林桂珍对吵了起来。事后,杨光云成了风箱里两头受气的老鼠,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应付着老婆和情人。最终,面对老婆林桂珍的压力,杨光云无奈地答应断绝与刘小琴的关系,并停止了支付刘小琴的生活费。原先,刘小琴在受到杨光云资助后,便辞去了工作,一心一意做“阔太太”;现在一下断了“奶”,从心底自然生出一股怨气。再说,杨光云虽然嘴上答应了老婆,不再与刘小琴联系,但内心里始终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在老婆的看管有所松懈后,借故出差,杨光云再次来到芙城;为了想给刘小琴制造一个惊喜,杨光云没有打电话通知,而是自己摸黑踮手踮脚地轻开启房门,来到卧室;揿灯-看,刘小琴与一个男人赤身裸体地睡在一起,不由惊诧呆楞。刘小琴被灯光刺醒,睁眼看到杨光云,大吃一惊,急忙踢醒沉睡的男人。杨光云即气愤又尴尬,甩手便出了房门。走在清冷的大街上,想着是时候该结束这段感情了。决心下定,此后不管刘小琴打来多少电话,发来多少短信,杨光云一概不接不回。直到前不久,刘小琴再次发来短信称,是自己对不起杨光云,所以,也不想继续纠缠这段感情;并感谢杨光云这么多年给予的照顾;几年来,自己从杨光云那里也获得了不少资助,有了一定的积蓄;现在想用这些积蓄学习做生意,开始自己新的生活;最近,从朋友手中接到一个项目,初算了下做成了利润将十分可观;但自己不善于投资,所以,想请杨光云帮忙把把关。杨光云看完短信,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便有了这又一次的芙城之行。
  
  2013年3月10日16时27分
  一辆面包车“吱”的一声,停在杨光云身前,刘小琴从车上下来,热情地说:“云哥,让你久等了。”边说边拉开车门:“我们找个茶楼坐下来慢慢谈。怎么样,云哥?”
  杨光云边点头边上车。上车一看,车里还有三个男人。刘小琴忙介绍说:“这三位就是帮我的朋友。开车的是小李,这是老王,后面那位是尹三。”
  “什么项目,说来听听吧。”杨光云见车已开动,便问道。
  “一会坐下来再慢慢谈吧。”坐杨光云身边的老王说。
  “别忙嘛,云哥。你好不容易来趟,先轻松下再说哟。”刘小琴接茬道。
  杨光云心中忽然涌出一丝不祥的感觉,双眼盯着窗外,看见车已快速驶出市区,并没有减速的迹象,便警觉地问:“这究竟是去哪里?不是说谈项目吗,干嘛都出城了?”
  “你和琴姐的事,怎么办?”后坐上的尹三突然发问道。
  杨光云转头看着男子,忽然想起上次夜闯刘小琴家看见的男人就是他。便问:“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和琴姐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尹三说。
  “那你们想怎么办?”杨光云问道。
  “你当初可是给琴姐承诺过要给她买房买车的。现在,你一扭屁股就想跑了。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我和她当初是有这么个协定;但她违约在先,这不能怪我。”
  “你想得敝脱(简单),琴姐几年的青春都让你糟蹋了;你说算了就算了?这世上有这么好的事吗?废话少说,现在就按一套房80万、一辆车20万的价格折算,要么你今天拿100万出来补偿琴姐,要么明年的今天成为你的忌日。你看着办吧。”
  “停车!停车!我要下车!”杨光云喊道。
  坐在杨光云身旁的老王蓦地从怀中抽出一支手枪,顶住杨光云的左侧腰间。杨光云急忙往右挪移,不料尹三持亮晃晃的匕首正在右侧等着。杨光云一惊之下,知道今天这事麻烦了;心想着无论如何,还是先保住命要紧。稍加思索,开始考虑怎么进行周旋。
  尹三几乎看穿了杨光云的心思,警告说:“别想耍花样。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说着从杨光云怀中抢过单挎包,随手扔给副驾座上的刘小琴:“琴姐,看看包里有些什么。”
  面包车已经驶出城区,仍旧在飞速的行进。
  刘小琴一股脑地将单挎包翻倒出来,东捡西拣半天说:“有7000元现金,还有两张银行卡。”
  “两张卡共有十三万多元。你们都拿去吧。”杨光云主动说道,希望能赶快逃过厄运。
  “你当打发要饭的呀。还差远着呢。识相的,就赶快让你公司往卡上打钱。拿到钱,我们就放人。大家都不为难,是吧?”尹三威胁道。
  “我的钱都在卡上了。公司没有流动资金;再说,公司帐务都让我老婆管着,她不会轻易往我卡上转帐的。”杨光云敷衍道。
  尹三突然将匕首往杨光云腰肋上一戳,杨光云立即便感觉到匕首已穿透了衣服,腰间一阵麻木。急忙道:“好了,好了。我马上让他们转款。”说着,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电话。
  “小陈啦,我是杨光云。现在公司帐上还有多少能动用的流动资金?”
  “信用卡上有十几万。其它的得到银行兑帐后才能使用。”电话那端答道。
  “你马上将信用卡上的款,全部打到我的卡上。我有急用。”杨光云说。
  “杨总,好的。我马上去办。”小陈答应着。
  杨光云挂了电话,对尹三说:“你都听到了。公司只有十几万流动资金,全打过来了。就只有这么多了。”
  尹三说:“你不是说你老婆掌管着财务吗?那她身上肯定有钱呢,赶快给你老婆打电话,让她转款到你卡上。”
  “我老婆生性多疑,不会将大笔款转在我卡上的。”杨光云道。
  尹三再次将匕首一杨:“少罗唆,快打电话。”
  杨光云无奈地再给林桂珍打电话:“桂珍,我在芙城谈了一个项目,急需订金。你那有多少钱,赶快打到我卡上来。”
  “什么项目,要多少订金?”电话里林桂珍问道。”
  “你别问那么多。我正谈着呢。有多少,赶快打过来,急等着验资。”杨光云道。
  “大概有十万,这就给你打过去。”林桂珍应道。
  杨光云结束通话,说:“有十万,也打过来了。你们也听到了,就这么多,我已尽力了。”
  刘小琴接口道:“先等钱都打过来了,再说吧。”
  尹三等人见杨光云很配合,便静静地等待转款到帐。气氛稍缓和后,杨光云不禁幽幽地对刘小琴说道:“小琴呀,要钱你就说嘛。为啥要弄出这么凶的阵仗哦。”
  “云哥,这不能怪我。从你上次走了,我是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你不回。我跟你要钱,你能给吗?我也不想诈你,只想补回我的青春损失。买房买车,是你当初的承诺,所以我必须要回来。”刘小琴怨恨地说。
  “哎,我这是自作孽呢。”杨光云只好自叹道。
  听到杨光云的自叹,刘小琴的内心忽然生出一丝可怜。那悠悠的往事慢慢地重浮在脑际。跟杨光云的几年时光里,说实话,他对自己不错。吃、穿、住、用不愁不说,几年来,从杨光云处获得的利益已不少,凭良心说,如果节食省用,一辈子的基本生活应该不成问题了。但自从与林桂珍吵架后,这一切都变了;尤其是跟尹三在一起,被杨光云发现后,自己的“好日子”似乎也彻底结束了。刘小琴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尹三出主意找杨光云要回他当初许下的承诺;刘小琴说现在连杨光云的面都见不了,怎么去要?尹三便帮着策划了这场绑架,并找来了老王和小李两个社会朋友帮忙。
  
  2013年3月10日17时11分
  面包车经过一路飞奔,终于在一处破旧的废弃厂房前停了下来。刘小琴下车一看,除了眼前的这几间破烂房屋外,四周没有村庄;破烂的房屋前也是杂草丛生,显然已很久没人来过了。小李下车,与老王胁持着杨光云进了一个房间,尹三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杨光云实实地绑在一张破椅子上。正绑着,杨光云的手机响了。尹三从杨光云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开一看是两条短信,一条是公司出纳发的,说已往卡上打了15万;一条是林桂珍发的,说已转帐到卡10万。但林桂珍要求杨光云回电话说明资金用途。看完短信,尹三将杨光云的手机关掉,对刘小琴说:“钱已经到卡上了。有38万。你看还要吗?”
  刘小琴说:“算了,有38万就行了。别把事情弄大了。”
  老王接口道:“那我们的帐,咋个算?”
  尹三说:“还是按原先说好的20%,就泡点,给你俩8万。怎么样?”
还是掏出手机按下刘小琴的号码,然后后面我说两个小时过后。  老王说:“行,那就去将钱取出来吧。完事走人。”
  尹三说:“没那么容易。现在钱在杨光云的卡上,取这么大笔现金,必须要他本人才能取得出来;让他去,是不可能的。如果在柜员机上取,每次只能取5000元,一天最多取两次,也就是1万元。38万要38天才能取完。这时间上我们可拖不起。”
  刘小琴说:“那转帐啦?”
  尹三一想说:“对呀,先将他卡上的钱从柜员机上转帐到琴姐的卡上,琴姐明天再去银行不就取出来了。”
  老王看了看尹三,又看了看刘小琴,说:“就那么办吧。”
  
  2013年3月10日17时35分
  林桂珍从柜员机上往杨光云卡上打了10万元后,久等不到杨光云的回信;打电话过去,杨光云手机已关机,便感觉事情不太妙;她连接试拨了几次,手机都在关机状态。越想越不对,又打电话给公司小陈,小陈说刚给杨总卡上打了15万。林桂珍一听,知道事情糟了。立即打了报警电话。几分钟后,警察赶至林桂珍家,详细地了解了情况,带队的雷组长告诉林桂珍,现在情况并不明确,还不能判断其性质;也许杨光云真在芙城洽谈投资,手机关机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并没显示出有特殊的症状;何况,杨光云以前也遇过类似在外忽然需要资金的情况。所以,雷组长安慰林桂珍,不要急,再等等看,告之有情况可随时联系后便离开了。
  
  2013年3月11日6时40分
  尹三和刘小琴在面包车里过了一夜,老王和小李则在破屋里看守杨光云。
  清晨时分,尹三下车小便,顺道去破屋看看。到屋前,刚想推门,听见屋里有说话声,便停止推门,凝神听屋里说些什么。
  “38万呢。可惜!可惜!”
  “是嘛。我们忙活了半天,才得8万。那婆娘啥也不干,轻轻松松就拿走30万。想着就窝囊。”
  “那你说咋办?”
  一阵沉寂后,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尹三凝神屏气才听清楚。
  “要不,咱将这姓杨的和那婆娘一起干掉。得手后,甩两万给尹三;其余的咱抱着走人。”
  “好是好,要是尹三不干,怎么办?”
  “那就一起干掉。”
  “好。就这么办。咱啥时候动手?”
  “别忙动手。等一会,你先与那婆娘去市里,看着那婆娘取出钱后,在回来的路上,将她干掉。然后,打电话给我,我立即干掉姓杨的。那时,再跟尹三说。如果那小子不识相,我就干掉他。”
  尹三听到这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唆使刘小琴绑架杨光云的目的,只是为了求财,可从来没想过要闹出人命。何况,看此情景,杨光云和刘小琴二人性命难保,自己也处于危险之中了。突然的变化,一时让尹三不知所措。急忙踮手踮脚地撤回到车前,苦思冥想着应付办法。仔细考虑后,尹三唤醒了仍在沉睡中的刘小琴,告诉了刚才偷听到的对话。
  刘小琴一听,吓得六神无主,急忙问尹三:“哪怎么办?怎么办?要不,咱跑吧?”
  “不行。现在咱俩跑了,他俩肯定知道事情败露了,便会立即干掉杨光云。如果杨光云死了,我俩也脱不了手。只能先稳住他们,再想办法。”尹三道。
  “那怎么办?你快想办法啊!”刘小琴急道。
  “办法是有了,不过你得听我的。”尹三说。
  “你快说,都听你的。”刘小琴道。
  “现在我们要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千万要沉住气,绝不能让他俩看出什么破绽。一会小李可能会开车陪你去银行取钱。到银行后,你先将杨光云卡上的钱,转到你户头上;然后,你去柜台转一趟;去柜台的时候,一定要甩开小李,让他在外面等你。转一趟后,你出去告诉小李,说银行没有那么大笔的现金,需要现调;所以,银行让你等一个小时再去取。你再告诉小李,让他在银行等着,你出去买些东西,一会就回银行取钱。钱没取到,小李不会怀疑你。你出银行后,立即回家,在家等我。我这里等你和小李走后,我再想办法,救出杨光云,事成后,我给你电话。”尹三说道。

原标题:记者调查:此“码”非彼“码” 你扫的二维码安全吗?

到家了吗? 小小说:刘会生 老王其实岁数不大,现在才33岁,因为老王是个热心肠,大家有事情他总是好帮忙,跑前跑后的,20岁刚上班半年大家就尊称他为老王了。 老王自从干煤矿那天起,养成一个习惯,就是离家较远的同事,下班后老王总给他家打一个电话,问候一下:“到家了吗?” 以前煤炭形式不很好,矿工收入不多,安装一个电话要花去几个月的工资,老王有耐心,做家离矿较远工友们的思想工作,大家知道老王心地善良,为人没有坏心眼,就全部听从他的,家里全部安装了电话。 老王两个孩子当时都在上学,妻子没有上班,家庭比较困难,为安装电话,老王用了将近三个月工资安装了一个电话,为这老婆和他生了老长时间的闷气,害得他有一星期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 不止这些,安装电话后,因为老王打电话较多,每月支付电话费用就需近百元,每次交电话费,老婆总要给他几天脸子看,老王也不在乎,我行我素。 随着科技水平的进步和发展,手机已经基本代替了电话,通讯更方便了,老王更是先买了一部手机,然后动员大家都买手机,每逢下班后,他计算时间,把每一名工友的到家时间计算的相差不到五分钟,每次打电话对方都是说:“刚到家,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放心吧!”全部问候一遍,老王才沉沉睡去。 “不能过了,你每天打手机,浪费多少钱,用这些钱给孩子买点好吃的不行吗,平常你烟不抽、酒不喝倒也算省俭,就是这个电话费,你每年浪费多少钱啊”。妻子简直有点气急败坏了。 老王很风趣的说:“有你吃的喝的,不要操那么多心,这个帐我比你算的清楚” “清楚个屁,反正你就是个不搭套”,妻子在强调自己的理由。 任凭妻子唠叨,老王不再吱声了。 妻子知道老王的脾气,是个认准了的九头牛拉不回来的主。 后来一件事情教育了妻子,那是秋后的一个晚上,一同升坑后的工友们,因为这个班连续三年未发生安全事故、连续三个月完成生产任务,并有两个人被批准入党等原因被矿誉为五好班组,工友们觉得这么多喜事应该庆祝一下。 老王对喝酒不感兴趣,酒桌上一再劝工友们少喝点,点到为止。 酒后,老王不放心,挨个计算时间打电话问候,到家了没有,当问道青工小李妻子说还没有到家时,老王脑中掠过一丝不祥预感,小李平常骑车就快,今天喝了点酒,会不会…… 不行,我的去看看,妻子说:“可能遇见熟人了吧”。 “小李手机不接,我得去看看”。 老王沿着小李回家的路上搜寻着,果然他在小李离家还有一里地的拐弯处的路边发现了小李,小李的摩托车翻在一边,人在水坑里趴着,老王慌忙用手机打了120。 第二天,老王和妻子一同到医院看望小李,医生在查床时说:“多亏是你们发现的早,如果晚了,人会被水窒息而死的。 老王对妻子说:“是一条命值钱,还是电话费值钱,我的帐比你算的清吧”。 妻子无言的低下了头。 河北省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新三矿安全管理部此文章是使用(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匿名投稿系统投稿

买菜可以扫码支付,停车缴费可以扫码支付,吃饭买单也可以扫码支付。但是二维码真不是哪里的都可以随便来扫,一不小心就容易掉入骗子的圈套。

广东的小王,一天上班的时候被朋友在qq上紧急呼唤,原因是他的家人生病住院要做手术,在医院需要微信支付手术费,但由于自己的微信没有绑定银行卡,请小王给他转款3500元救急,并索要了小王的银行卡,表示会马上先把所借的3500转到小王的卡上。

小王:当时视频是他本人的样子没错,但是没有说话。后面他说网络太卡了,就挂断了,我也就没太去注意这件事情。他是先发一个银行的转帐记录单,名字是我,卡号是我,他说要两个小时过后到帐,然后后面我说两个小时过后,到帐之后给你。他说我表姐做手术需要钱,就急用,就转给他了。

而朋友让小王转款的方式,就是用手机扫一扫他从qq中发来的一个二维码。让小王小额转,一次500元,小王支付了四次,一共2000元。当第五次转款的时候,屏幕出现了提示。

小王:是一个什么文字来的,就是说对方不安全嘛,提示我。然后转不过去,我说你这个二维码怎么转不了,然后他又重新发了一个二维码给我,让我再转。

两个小时后,小王查看银行卡发现所谓已经转账的3500元并没有到账,而朋友的语音电话这时也无法接通。直到手机联系对方才知道,朋友的号码早已被盗,自己被骗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还是掏出手机按下刘小琴的号码,然后后面我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