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曾文正一见徐春荣聊到公事,别处的酒幌子都以

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陈小雨下个不停,水均益出了阿丘。
  郑天亮的时候,海霞李红,曹日管彤 ,阳光郑丽 小燕孙燕刘纯燕王晓燕劳春燕张羽起飞,白燕升腾,绿叶迎春,杨柳刘芳菲。杨林里一片柴静,毛毛虫吐着绿泡泡纳森林之周洲。林中沙桐庞晔,白桦方琼,翟树杰壮,姚振山上,几颗白岩松、姚雪松,颜倩刚强。
  我缓步登上宝晓峰,攀越陈志峰,一路一鸣唱,如王者之欢,似桃李咏歌。
  于是,想起昨夜撒贝宁时,梦桐之事。洪涛之水冯琳而下,见桃李雨霏潘奕霖霖,忽见月亮姐姐下凡而来,手敬一丹,谓之欧阳夏丹。
  我诧异问曰:何以施丹于我?
  答曰:施丹于嘉宾,乃康辉赵忠祥。
  我欲出钱婧与伊。
  伊生气道:“史小诺,宁小鹃,而非尼格买提,若买,欧元、美元皆不可,唯崔永元方可。”
  我见伊如此甄诚,随即从山中采集一粟梅花,有贺红梅胥午梅孙小梅,还有陆梅,多多梅花更于胜春。
  伊颜芳张悦,颜泽如玉, 杜悦和晶,甚是刘欣。
  我正刘璐出仰慕之情,忽听远处一人赵赫一声,催马东边而来。
  但见此人,手执毕福剑,熊雄张毅,高博七尺,蔡猛无比。身边一个马昕,带领一队马斌。
  我本想与这厮段暄一番,套套近乎。
  他却抢先言道:“柴璐是我开,张璐是我平,若从梁璐过,留下买路财。”
  我只好沈冰着脸,方静心情,报以朱广权,答曰:“大胆劫匪安知王志?本王宁可芮成钢,也不会任鲁豫被抢,你可知,王中自有王者?”
  此人一愣,问道:“你自称王,何来王中之王?李小萌我!”
  我坦笑道:“本王何必李梓萌?实话实说,朱迅已经传出,董卿即可带领朱军前来护驾,我央视四大天王,将全来助阵也。哈哈”
  此人也笑道:“少做你的王梁美梦吧!我只听说香港四大天王,从没听说央视所谓的四大天王,你完全是杜云的吧?”
  我说:“小子,你且听好了,王小丫、王小骞、王世林、汪文华,此乃四大天王也。”
  这时,旁边一人笑道:“最后一个姓汪,而非王也,没想到堂堂央视竟然王中掺水。”
  我也大笑道:并非掺水呀,而是央视王牌人物很多,我一时说差而已,告诉你,还有王筱磊、王莉鑫、王江、王雪纯、王端端、王玲玲等,超过十大天王也。”
  此人钦佩道:“央视果然厉害。刚才实则逗你玩,旨在赵保乐也。”
   我说:“话不说不明,你既然李佳明,方显英雄本色。我倒要问你,何处生人?”
  此人说:“在下惭愧,韩乔生人,乃轶男也,听说是朱轶,但一直梁毅苗。只好占山林东威,喽啰这一张泽群之季小军。期待计渝朱华,阿果侯丰。”
  我顿时生怜,想此人久在江湖混迹,早想上春晚,以修正果也。念其张张恒心,风崔志刚,城郭志坚,宁辛苦自己,也顾国宁安。到也肖薇黄薇、张莉孟莉、鲁健杨健、朱虹朱筠,杨晨桑晨,周颖周涛、董倩董浩,张玮张越,等等人士,均为弄错,也算是经纬分明之人。
  于是,我深鞠一躬,一表萍水相逢之缘。
  此人,拱手举起一把唐剑,说:“此乃张越钩剑,徐俐无比,赠予于君,以谢颖颖深情。”
  我打开手机,让山野店家,宋一平上好的郎永淳酒,在山中摘些金豆、红果果下酒。
  只要举杯,忽然听见一人,敲着张绍刚过来,发出的却是张小琴声,赵音奇特,如耿萨之音。诧异。
  寻声望去,身后还有两个平民。仔细看,乃张宏民、栗忠民也。
  两人各带一组兵马,乃张斌、邢质斌也。
  来人穿过肖晓琳,走过肖东坡,再经石琼璘,停在一棵孟盛楠下。
  我大声问道:“来者何人?”
  答曰:“你手握的唐剑,正是唐王李世民当年遗物,我等乃李氏后裔也。”
  我说:“请报上名来。”
  答曰:“我等乃李修平、李瑞英、李文静、李东宁、李晓辉……”
  我心中大惊,此都乃央视大腕名嘴也。不知所措。
  且听到后面继续有人一一报上姓名:张泉灵、张宇东、张腾岳、章伟秋;孙靖涵、孙正平;罗晓芳、罗宏涛;陈伟鸿、陈怡;刘建宏、刘栋栋;杨福庆、杨锐;周雷、周蓉、周宇、曾媛、曾湉……
  几乎百家姓氏皆有,个个口齿伶俐,笑容满面。我更加诧异,想张嘴说话,却发不出声,甚为着急。这一急,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是做梦。
  房间的电视依然开着,央视的节目还在上演。
  我起身看看窗外,却见高月挂在天上。      

传说汪士慎和李鳝第一次见面,不是写字,也不是画画,是给一家酒家写了一幅酒幌子,竟让这家酒店关了门。

王大经一上那只画舫,正在喝问一班妓女,当场就有一个年少美貌妓女,向那后舱帘内一指,教他自己去看。王大经一边甚为诧异,一边即向帘内望去,忽见一位老者向他大笑着说了几句说话,你道那位老者是谁,却是中兴第一功臣,现任两江总督部堂,一等侯爵,曾国藩的便是。 王大经到了此时,不禁弄得手足无措,只好抢步上前,奔入后舱,对着曾国藩请上一个安儿道:“职道不知大帅在此晏客,倒来惊驾,很是有罪。” 曾国藩指指一旁的徐营务处,接口说道:“老同寅,我因方才多喝了几杯热酒,觉得有些不能支撑,故同我们这位杏翁,进舱稍憩一会,现在老同寅既是来作不速之客,何妨也陪我们杏翁喝它几杯呢?” 王大经忙向徐春荣拱拱手道:“杏翁不日出发亲去剿办那个四眼狗,定是马到成功,兄弟此刻只好借花献佛,奉敬三杯,算替杏翁饯行。” 徐春荣连连还礼道:“不敢不敢,老哥赏酒,兄弟敢不领受。”说着,即同曾国藩、王大经两个,出舱入席,曾国藩仍坐主位。 各人轮流敬过徐春荣三杯之后,曾国藩又命起先和王大经讲话的那个少年妓女,也敬王大经三杯。 那个少年妓女,一听曾国藩如此吩咐,连忙含笑的一边向王大经筛酒,一边又轻启珠喉的说道:“王大人,你老人家是难得来吃花酒的,今天在同制台大人和这位徐大人破了例儿,以后还要望你大人,传谕你们的那班粮差,随便看顾我们一点才好。” 王大经明知这个少年妓女,仗着制台势力,有意讽刺,当场不便翻脸,只得假酒三分醉的不答这后,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真长得漂亮,会得伺候,不枉我们大帅和这位徐大人在此照顾你们一场,我明天也拟借你们的船上,替徐大人饯行呢。” 那个少年妓女,忽见这位王大经,此时的说话,来得十分和气,竟与平日的风厉样子,完全判若两人,便也笑答道:“我叫小鸭子,扬州虹桥人,王大人不嫌我们此地肮脏,我们一定好好伺候。” 徐春荣接口对着王大经说道:“兄弟明儿一早就要出发,那个四眼狗能够早平一天,洪福-在广信的声势,也好早小一天,老哥赏饭,实在只好心领。” 曾国藩也笑道:“老同寅要替我们杏翁饯行,恐怕来不及了。要末在此预先定下一桌酒席,一俟杏翁奏凯回来,再在此地接风,也是一般。” 王大经听说,因为直接要拍曾国藩的马屁,间接要拍徐春荣的马屁,真的赶忙定下酒席。这天一席,他们一位总督,两位道台,倒也吃得十分尽情快乐。 曾国藩的此举,明是要繁荣市面起见,所以破个例子,亲坐花船一次。心愿一了,等到夕阳西下,便同徐王二人打道回衙。南京城里的一班百姓,一闻这桩新闻,无不感激这位曾制台,如此苦心孤诣,想出法子,繁荣市面,大家颂声载道。南京城里的一班官场,一闻这件趣事,无不感激这位曾制台,如此大开方便之门,以后大家吃酒票妓,仿佛是奉了旨意一般,几几乎高兴得想替曾国藩去立专祠。北京城里的一班御史,以为曾国藩有了岔子,大家竟去参他,幸亏那时已是东西二后垂帘听政,恭亲王领袖军机,都知曾国藩是位道学先生,他的去坐花船,完全注重市面,真有古大臣之风,反把御史申斥一顿了事。后来曾国藩知道此事,却也奏明原委,两宫自然嘉奖几句。 王大经一见两宫嘉奖曾国藩的谕旨,始知自己所见不实,太觉固执,忽一个人暗思忖道:曾大帅的吃花酒,虽说是为南京的大局起见,我见他对于那个妓女小鸭子,似乎有些特别垂青之处,所以那个小鸭子胆敢对我那般狂妄大胆。况且老子说过,不见所欲,其心不乱。曾大帅倒底不是孔子转世,岂有见色真不动情之理。我何不亲去问问小鸭子看,曾大帅果有爱她之意,我大可以把那小鸭子出价买下,献与曾大帅,以作房中伺候之人,这不是宝剑赠烈士的法子么。 王大经想至此处,以为此计大妙,亏他福至心灵的想了出来,当下马上去到钓鱼巷里,直进小鸭子的窑子,告知来意。小鸭子本是一个年青妓女,懂得什么大道,一听王大经要去抬举于她,那一高兴,还当了得,当时略略吹牛,冒说曾制台确是有些爱她,不过当场未曾和她明言罢了。 王大经听了,急急以手乱指小鸭子的鼻子道:“你这个人,真正是聪明一世,朦懂一时的了,他是一位现任两江总督,虽然家眷不在身边,有心爱你,但为礼制计,怎以可以和你明说。这些事情,全靠我们做下属的,会得体贴宪意的了。”王大经说到这里,便问小鸭子可愿嫁曾制台。 小鸭子见问,欢喜得满面通红,连连表示情愿。 王大经便出了二千银子的身价,给与小鸭子的鸨母,鸨母也是喜出望外,连夜就替小鸭子赶办应用衣穿,什物等事。 第二天的晚上,王大经命他太太,悄悄的陪同小鸭子去到制台衙门,献与曾国藩作妾。曾国藩起初一见王大经误会其意,不觉且骇且笑。后来禁不起那位王太太再三譬解,小鸭子万分羞愧。曾国藩想上一想,一则年纪已大,正办理善后事宜,很得化番精神,身边有个侍妾伺候,才觉便当;二则他的癣疮大发,浑身痒得难熬,替他洗涤等事,断非戈什哈等人可以常久代劳;三则他那欧阳夫人,不在身边,而且欧阳夫人十分贤淑,他在军营之中的时候,早有信来,请他买个侍妾,以便服役;有此三样问题,也就一口答应。 不到两月,忽奉上谕,说是署浙江巡抚曾国荃,回籍三月,谅来病已痊可,著曾国藩转知该抚迅速进京陛见,俾得敕赴新任等语。又因苏抚李鸿章前檄郭松林赴闽,随同闽浙总督左宗棠,肃清东山恒社仓等外的余孽,左宗棠复又攻克樟州府地方,福建全省敉平,中兴将帅,前已封爵的,此次再锡美名,曾国藩为毅勇侯,曾国荃为威毅伯、官文为果威伯,左宗棠为恪靖伯,李鸿章为肃毅伯;鲍超、彭玉麟、杨载福、刘铭传、刘秉璋等等,均赏男爵;塔齐布、萧孚泗均赏一等轻车都尉;刘秉璋补授江西布政使,护理江西巡抚;曾国藩著兼协办大学士之职;彭玉麟改以侍郎候补,派为巡阅长江大臣,沿江省分之提镇以下,统归节制。曾国藩见了这道上谕,一面函知乃弟国荃,命他病体一愈,克日入京,一面力辞协办大学士之职。上谕不准,曾国藩只好遵旨谢恩受职。 曾国藩忙了几天,正想休息一下,忽见彭玉麟由江西到来,赶忙请见,向他道喜。彭玉麟忙逊谢道:“老师不必急替门生道喜,门生这次来此,就是来请老师代我奏请收回成命的。”曾国藩听了一愣道:“你的封爵本是应该,你的改授侍郎,巡阅长江,也与你的性质相宜,何以要我奉辞?” 彭玉麟便又表示他不受赏、不做官的志向,还是曾国藩再三相劝,教他不必违旨辞谢,彭玉麟不好重违师命,方始承认巡阅长江大臣之职,男爵仍不肯受。曾国藩不便再劝,当即替他拜折代辞封爵。 曾国藩又问起天国伪幼主洪福-在广信之事,彭玉麟答称,门生本要禀告,洪福-那幼贼,已由门生的部将缪-,会同九世叔的部将席宝田两支人马,奋力进攻广信,洪福-不能立足,率部蹿逃石城,即由缪席二将追踪擒获,已经押解南昌,沈葆桢中丞因已奏请开缺在先,新任护抚刘仲良虽未到任,他却不肯负责办理此事,想来已有移文到老师这里来了。曾国藩听完,连连摇头太息道:“这真奇了,沈葆桢已经和我在斗气,从没公事来往;倒说连左季高,也不知听了谁的谗言,现在背后,对我大有烦言。” 彭玉麟很诧异的答道:“沈葆桢中丞,他是因为老师曾有一奏,提及敕书之话,因此急急奏请开缺;既是奏请开缺人员,不肯再办公事,犹可说也。怎么左季高本是我们自己人,也会来闹意见。” 曾国藩听说,忽又微微一笑道:“季高大概只忌我一个人的功位在他之上,其实何必呢?” 彭玉麟道:“这末那个洪福-,久押南昌,老不办他,恐怕不妥吧。” 曾国藩蹙额的答道:“仲良已经到此多日,他因他的门人徐春荣,被我派往婺源去打那个四眼狗去了,他就不肯一个人先去到任。不然,洪福-的事情,自然交他去办。”彭玉麟笑上一笑道:“徐杏林很能办事,固不必说,不过仲良这人,对于他的这位门生,仿佛像个奶妈一般起来,岂不好笑。” 彭玉麟说到这里,又问曾国藩道:“徐杏林出发多久了?”曾国藩道:“昨天已有飞报到来,说是四眼狗陈玉成,业已被他生擒,我就马上派了此地候补知府李宝森,前去将陈贼押解进京,因为此贼的罪案,真也太大了。” 彭玉麟道:“这是要从河南走的伏线。” 曾国藩点点头,不答这话,单问已将李秀成正法,办得可是? 彭玉麟道:“办了也好,省得养痈成患。” 曾国藩很快乐的说道:“我们师生两个的意见,倒是相同,只有徐杏林不甚以杀李秀成为然。” 彭玉麟道:“他的眼光本远,大概恐怕多费军饷,多伤士卒,也有理的。” 曾国藩道:“等他回来,仲良就好前去到任。现在捻匪又在六安英山、太湖一带闹事,很麻烦呢。” 彭玉麟问道:“老师为何不命塔齐布前去办理。”曾国藩听说,微徵喟了一声道:“你还在记得他呢,可怜他是连封爵的上谕,都没有福气看见,早已病死了。”彭玉麟听了,也为伤感不置。 曾国藩还待有话,忽见一个戈什哈走来对他轻轻的咬上一句耳朵道,姨太太请大人进去洗澡,曾国藩把头一点。彭玉麟忽见一个戈什哈在与曾国藩咬着耳朵讲话,谅有什么秘密要公,便即告辞而退。 曾国藩一等彭玉麟走后,一面慢慢的踱入上房,一面还在问那个戈什哈道:“彭大人是我的门生。姨太太请我洗澡,乃是为癣疥,又非瞒人之事,你这般的鬼头鬼脑,岂不要被彭大人怪我有事避他么?” 那个戈什哈碰了一个小小钉子,不敢辩白。其实这个戈什哈,却有一点小聪明,很知彭玉麟的脾气,恐怕不利这位姨太太,故有此举。曾国藩反而怪他多事,这也是曾国藩毫没一点机心的好处。 第二天早上,曾国藩尚在是上房吃早点心的当口,陡见一个戈什哈慌慌张张的奔入,禀知道:“回老帅的话,彭大人佩剑而入,声称要斩我们姨太太,还要查办王粮道呢。” 曾国藩听了大惊道:“这末你们快把姨太太暂且藏过一边,让我出去见他。”曾国藩说完这句,不及再待戈什哈答话,连忙拔上鞋子,匆匆而出。 原来曾国藩本有癣疥之疾,从前在军营中的当口,还能时发时愈,及至到了两江总督衙门,一天厉害一天,每天至少要洗澡十多次,方才过得,所以在吃早点心的时候,刚刚洗完了澡,连鞋子还未拔上,并非曾国藩也有扌及鞋皮的坏相。等得曾国藩刚刚奔出花厅,彭玉麟已经仗剑走来,一见曾国藩之面,就忿然的大声说道:“老师何故纳妓作妾,不怕旁人学坏样么?” 曾国藩红了脸的不及答话,彭玉麟又盛气的说道:“妖妇躲在哪里,门生一定斩她。”彭玉麟的她字未完。真的要向上房奔走。 曾国藩忙把双臂一张,拦着彭玉麟道:“雪琴何必如此,我教她走就是了。” 彭玉麟听说,还不大愿意止步,幸亏徐春荣正来销差,一见彭玉麟手执一柄亮晃晃的宝剑,面有怒色,又见曾国藩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当地,脸上又有愧容,料知小鸭子之事发作。生怕他们师生二人,因此小事,伤了多年的情谊,忙把彭玉麟一把拖到文案房内,夺去宝剑,让他坐定,方才问彭玉麟道:“彭大人究为何事,如此仗剑而入。” 彭玉麟喘上一阵,始将曾国藩纳妾之事,告知徐春荣听了。 徐春荣听了笑道:“老帅春秋已高,又有癣疥,房中弄个妇人伺侯,事极平常,彭大人何必这般生气。” 彭玉麟忽捏了徐春荣的手太息道:“徐杏翁,你怎么也说这些世俗之话。我们老师,已有人圣庙的资格,兄弟此举,并非唐突,不过要想成就他老人家入圣庙的资格而已。否则谢公乐游,文山声妓,我再不管。” 徐春荣听说,又问道:“有无商量余地呢。” 彭玉麟毅然决然道:“我头可断,此事断无别话。” 徐春荣听说,忙又去到花厅,只见曾国藩一见他去,急低声问道:“雪琴还在外边么?” 徐春荣点点头道:“还在外面。”徐春荣答了这句,就将彭玉麟的说话,老老实实的告知曾国藩听了。 曾国藩微蹙双眉的答道:“这末快给此妇三百银子,仍请王太太打发她去。”徐春荣命人照办。 曾国藩忽又低声自语道:“他从前也曾有过那个宓美人之事的。” 徐春荣不便解释此话,便将那个四眼狗陈玉成,已交李宝森,由河南地方押解去京之事,禀知曾国藩听了。曾国藩一见徐春荣谈到公事,慌忙慰劳道:“杏翁又是一件大功。无奈你总不肯受保举,又怎么好法呢。” 徐春荣道:“敝老师死死活活的要职道陪他去到任,职道推却不去,只好答应。” 曾国藩连连点首道:“这样最好。杏翁肯去,我对于江西一省之事,不必再管了。” 徐春荣道:“职道去去就要走的,恐怕不能久留。停刻敝老师前来见过老帅之后,明天就得动身,职道不再禀辞了。”曾国藩道:“洪福-现在押在南昌,你同仲良一到江西,赶紧把他办了就是。就由你们那边出奏,也是一样。” 徐春荣答应一声,正拟退出,曾国藩忙又走近徐春荣的身边,低声说道:“今天我怕见雪琴之面,费杏翁的心,请你快快约他一同出去才好。”徐春荣点头应允而去。 第二天上早,曾国藩刚刚起身,彭玉麟已来负荆谢罪。曾国藩忙将彭玉麟请入签押房内,不待彭玉麟开口,他却先笑道:“子见南子,子路勿悦。雪琴昨天之事,有益于我多多矣。”彭玉麟急作半跪道:“老师本是圣人,门生昨天之举,未免情而不情。从前门生斩了劣子,至今思之虽不懊悔,但也时时觉得有些凄楚。月前曾有一信致小孙,该稿犹存身边……。”彭玉麟尚未说完,几乎落下泪来。 曾国藩忙与彭玉麟相对坐下,又问他取出信稿,接到手中一看,只见写着是: 汝父以不羁之性,误军令而论斩。吾宗有后,血胤在尔。汝父少不学,督率过严,辄闯冢余切诫之,以其凶终恐覆吾祚;今幸老朽可保首领,而令名未为渠伤,足可慰已。汝年虽稚,有跨灶之誉,接尔安禀,觉字体骨秀得之天,文法高迈疑素习。吾祖孙间,何不可曲致其情,乃类孔氏,道不垂伯鲤而及子思耶。今后但求汝不应科举,不习刀马,隐于穷荒,读破万卷书为通儒,于愿已奢。噫,缅怀杀戒,令吾埃忡。 曾国藩看完了这封信稿,正待有话,又见还有一封稿子,便再看去。只见是: 富不学奢而奢,贫不学俭而俭,习于常也。吾家素清贫,今虽致高爵,而余未能忘情敝袍,跨马巡行,芒鞋一双辄相随。每见世家子弟,骄奢滢佚,恨不一擒而置之法;乃读老子运岁云:富贵而骄,且遗其咎,则又付之浩叹而已。汝来书,不愿锦衣玉食,良足与语俭德,然顾指气使,饱食暖衣而无所事者,犹觉奢。小婢一人,用供躯使,老仆司门户,彼亦人子以贫而来依,不宜妄加呼叱,犯过温谕之,蒲鞭示责,仁者为之。能如是,彼未必不乐为之用。尔其慎守余言。 曾国藩看完此信,忽对彭玉麟笑道:“子孙之事,本是假的,替他们作马牛,固是犯不着,责之太严,也伤天性。你有这位贤孙,胜我多了。” 彭玉麟一愕道:“老师何出此言,我们几位世弟,我知道都是学贯中西的人才,岂是你那小门生可望项背。”曾国藩听说,把头连摇几摇,正是: 莫言师弟因鸾凤 谈到儿孙作马牛 不知曾国藩谈到他的儿子,为何摇头,且阅下文。

汪士慎是安徽人,很早就来到扬州。在扬州,他同八怪中的别的画家都有来往,惟独李鳝一直在外面做官,从未见过面。

李鳝也早已仰慕汪士慎。他罢官回乡路过扬州,便和汪士慎见了面,还一起外出游玩。二人走到冶春园一带,看见一家小酒店高挂着一条酒幌子,很别致。别处的酒幌子都是白布上写个大"酒"字,可是这幅酒幌子在"酒"字旁边还写最许多小字,仔细一看,上面写的是:"太白仙亭,酒价廉平,乘兴儿一沽三斤,打开瓶后,滑辣光馨。教君霎时饮,霎时醉,霎时醒。”

这几行小字就把二人骗进酒店去了。汪士填要了些酒菜和李鳝对饮。忽然,酒店老板从店后走到柜台里,低声问伙计:"君子之交淡如何?”

这话说的声音很低,还是被李鳝听到了,他感到奇怪,就问汪士慎:"你也算是老扬州了,这老板怎么对伙计问这么一句文诌诌的话?”

汪士慎笑笑说:"这是酒店里的行话,是问酒里有没有掺水,君子交往淡如水嘛。”

正说着,又听见伙计回店老板说:"北方壬癸已调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曾文正一见徐春荣聊到公事,别处的酒幌子都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