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君琏继守于兹……仍走书诣御史促其成,费寀、

按:纂者当录为:漆嘉祉、熊任等纂。黄运启序称修志“请事于邑先辈漆蔚生适契其祈向之盛心,因指数诸生备分曹纂修之役。”康熙二十二年《新昌县志》吉必兆序称是志“得资邑中贤达漆嘉祉等博采群书,征求遗献,编为成帙。”显然,漆嘉祉实充是志总纂之职。是志修志姓氏列黄运启为“纂修”,漆嘉祉等3人为“同校”,熊任等5人为“编辑”。

陈霖纂修

按:联目未录,今藏余干县档案馆;是志稿未分卷,原稿20册,今缺第4册地质考。

按:卷数当录为:十四卷首一卷外二卷。联目仅在注中录有:附诗文存一卷。误。是志目录录作:外诗存一卷文存一卷。其卷端分别录作:渝水诗存、渝水文存。版本项当录为:清道光六年刻本。是志序作于道光五年冬,记事止于道光六年。

按:纂者当录为:张绍玑纂。修志职名列陈云章为“纂修”,张绍玑为“主修。”

按:卷数当录为:十三卷首一卷。是志目录、版心、内容均有卷首之标识。著者项当录为:(清)郑若玉 沈士玉纂修。修志姓氏录知府连柱为“总修”,知县阳浩然为“与修”。然阳浩然实未与修是志,其序云:“甲辰辑府、县志汇萃以献。饶故有志……刻于康熙之十一年,甲寅(十三年)之乱,板毁于兵。家遴……遂申请各台,秉宪指,倡僚属,凡聘名儒,偕乡大夫士蚤夜编摩,始克成帙。”显然黄家遴所修志与康熙十一年刻本为两次修志,应分别著录。且黄家遴所修志亦将康熙十一年刻本诸序作为前志之“旧序”。版本项应录为康熙二十三年刻本,而非康熙二十二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冬,记事止于康熙二于三年(见卷十九选举第56页)

按:著者项当录为:严嵩、范钦修,赵文华、彭凤等纂。严嵩序称修志:“始托政和令陈德文纂辑,既而陈以补令建安去。卒相予以成者,通参赵文华、编修董份、高拱、检讨王材、晁瑮、陈以勤君子实有赖焉。而同里彭编修凤、何侍御称、郭太仆进皆相与赞成之。郡前守范侯钦首任增辑,以升宪臬去。今守徐侯祯实募匠梓刻之。”乾隆《袁州府志》历修郡志姓氏列范钦、徐祯、严嵩、彭凤、何称、郭进、高拱、董份、陈以勤、王材、晁瑮为著者。

李盛铎纂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陶燿修,邓瑗等纂。陶燿序称修志“遂屈指六人可以属是役者,燿以礼敦聘,择日开局”。邓瑗序云:“瑗等同事六人,媿非补阙之褚、高才之融,猥承币聘,时竭一得,簪笔从事。先生躬总其成,不三月而告竣。”康熙二十二年《弋阳县志》凡例云:“康熙壬子(十一年)而陶公燿复修,贡士邓瑗、诸生汪嘉锡等实司讨论焉。”

按:著者项当录为:汪元采纂修。是志无修志姓氏,然卷端下录作“万载县知县汪元采纂”。是志仅有汪元采序,其序云:“因集邑中绅士,摭拾癸亥以来事迹故实,依类增入,俾不致于淹没遗忘。而采复于其中斟酌裁定,惟期实而不诬,信而可徵,以垂不朽。”其序未提及有纂者如杨言等人。查后志杨言传,也未提及杨言有纂志之事。朱士嘉《中国地方志综录》(1975年版)录是志纂者为杨言;而其《国会图书馆藏中国方志目录》录是志为汪元采纂修,无杨言。版本项当另应录有:清乾隆四十三年潘汝凤修订本。

[隆庆]瑞昌县志八卷

[康熙]2贵溪县志八卷/(清)高骏升修江既入孙兆璧等纂/清康熙二十二年刻二十四年增修本

[康熙]袁州府志二十卷首一卷施闰章修、袁继梓等纂

[乾隆][2]武宁县志三十卷首一卷

[康熙]万年县志十卷

按:联目未录,今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南京大学图书馆有藏。

陈云章修 张绍玑等纂

[康熙]鄱阳县志十六卷/清康熙二于二年刻本

按:书名项当录为[道光]增修新喻县志八卷首一卷。是志卷端、版心均题作:增修新喻县志。目录录有“卷首”,内容为序。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道光元年刻本。修纂时代已在书名项中体现,不必题具体年代。且是志于嘉庆二十二年即已成稿,郭祚炽序云:“嘉庆二十二年丁丑冬季,稿就呈府为纪。”

按:纂者当录为:郑大琮、彭祖栋纂。修志衔名列此二人为“纂修”,郑善徵则为“校修”之一。版本项当录为:清道光九年刻本。是志有余桂芳、彭祖栋作于道光九年序,备述是志纂修、付梓之详情,余桂芳序云:“故稿脱于丙戌(道光六年)之冬十有一月,越今己丑(道光九年)如获蒇事。”联目称江西省图书馆藏有是志,今查无藏。

[民国]奉新乡土志一卷 谢圣谟纂民国三十五年稿本

[嘉庆]建昌县志十卷首一卷

[嘉靖]铅山县志十二卷/(明)费寀纂修

[道光]1分宜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龚笙修 王钦纂

[康熙]湖口县志十卷首一卷

按:联目未录,今存上饶县档案馆。

[同治]高安县志二十八卷首一卷 孙家铎修 熊松之纂 清同治十年刻本

邹应元修 盛大谟纂

[民国]鄱阳县志十二卷/鄱阳县修志局修 曹锡福 江思清纂/民国三十八年稿本

按:卷数当录为:三十二卷首一卷。是志目录列有“卷之首”,内容包括序、凡例、目录、图;有关内容之版心也刻有“卷之首”字样。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四十六年刻本。是志序作于乾隆四十五年孟冬,记事止于乾隆四十六年。

[康熙][2]浔阳蹠醢六卷

[万历]弋阳县志十二卷/(明)程有守修 汪逊 李春纂/明万历九年刻本

按:联目未录,今南京、南京大学图书馆均有藏。

清同治九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江志鹏、蒋启敭修,余廷恺、董接华等纂。蒋启敭序云:“故令君(志鹏)倡议续修(县志)……延邑之贤士大夫分董其事……惟历年既久,网罗散失,未易奏功。敭初在兹土……续奉檄催……四阅月而书成。”卷五秩官也称江志鹏“倡修邑志,未蒇事而没。”修志姓氏列江志鹏、蒋启敭、宋大寅为“主修”,余廷恺等13人为“纂修”,其中宋大寅为道光四年修订本之主修者。版本项当录为或另应录有:清道光三年刻四年宋大寅修订本。道光四年宋大寅序称道光三年县志“鋟锼告备,俾大寅绾铜戾止,拱手而观厥成,嘻其幸已。既诸绅请上呈,属更厘定……因重加披绎,间有词驳理郁、句钩字棘、脱讹不治者,证以足之所及,耳目之所涉。并延孝廉程步矩、余道杰,明经程步瀛,茂才余廷琳,相与刮磨爬剔,求衷至是,其义例事实毫不涂缀。斯本既出,而前所印若干部分藏四乡者,不便寻览,举为废帙云”。且是志记事也止于道光四年(见卷五秩官第11页)。江西省图书馆、日本国会图书馆所藏均为道光四年修订本。

[道光]1万载县志十四卷卫鹓鸣纂修 清道光六年刻本按:联目录有是志,称仅江西省图书馆有藏,误。是志并不存在。道光十二年《万载县志》录有卫鹓鸣作于道光六年序,称:“余以辛巳之春来任是邑……明年……因集绅耆,议先修县志……数月成稿,邮寄都中,请正于乡先达司空辛筠公先生……今者引疾去矣,而筠公先生以志稿还,既订正之,又奖励之。”显然道光六年卫鹓鸣修有一志稿,但未完刻。道光十二年杨际华序云:“《万载县志》,道光三年修,阅十稔,至今始成。”可见道光间,万载修县志,至道光十二年方修成一志。

按:联目未录。是志牌记与同治十一年刻本同,均作“同治壬申增修·都昌县志·二酉堂镌”。但增光绪二年知县何庆朝“补刊县志记”。何庆朝称:“甲戌秋,余承乏斯土,甫下车,邑绅……以补刊县志请。既而摘其讹谬、条分缕晰,达之大府行令由县更正。爰检阅案牍、访察舆情。……秉笔者为黄昌蕃,……亦自悟其失……。越乙亥冬……遂相与慎评、衡严考核,昭激劝以协众情,剖是非而持公论,非载在谳案概不与闻。并延优贡生秦鼎升、廪生余化鲤再加确访,正其讹谬……。其未经厘正之志书作为废纸,日后不得为据。”是志记事止于光绪元年,江西省图书馆有藏。是志较同治十一年刻本有不少增删。

按:纂者当录为:汪炳熊纂。俞致中序云:“是举也,汪化亭(汪炳熊之号)太史总其成。”则注炳熊当为总纂。

按:联目未录,今藏安义县公安局。

清康熙十五年投明堂刻本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孟冬,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三年(见卷五选举第44页)。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二年活字本。是志序作于同治十一年季冬,记事止于同治十二年。

[康熙]德安县志十卷

按:卷数当录为:十二卷首一卷。江南龄序云:“书(即是志)成,厘十有二卷。”又是志仅“北京”有藏,《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录》亦录作:十二卷首一卷。著者项当录为:(清)江南龄修,唐钟星、叶宝持纂。是志史大成序云:“幸其(指江南龄)乡先生同志,相与参订,草创渐成,愿就正焉。……江子(南龄)又曰:‘学博唐钟星曾葺若干卷,虽未成书,心亦勤矣,善不可掩,宜并书之。’”显然纂修是志尚采用了唐钟星所辑若干卷志稿。

[嘉靖]3袁州府志二十卷季德甫纂修 明嘉靖四十年刻 万历四十四年递修本

文行远纂

按:联目未录,今有成文影印本行世。

[同治]分宜县志十卷首一卷 清同治十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梁鸣冈修 杨光斗 盛元绩等纂。梁鸣冈序云:“广延邑多闻宿学诸君子分修总校,殚心一力。余以公余得总览大要,参与可否,折衷至当。其体裁一仿通志,编次成类。”修志职名列梁鸣冈为“纂修”,当即为主修;列杨光斗等8人为“分纂”,当即为纂者。版本项当另应录有:清乾隆四十七年刻五十一年石赞韶增修本。联目称故宫、台湾、武大有乾隆四十七年刻本,今见台湾成文出版公司有乾隆五十一年石赞韶增修本影印行世。石赞韶序云:“奉宪檄严加磨勘”梁鸣冈所修志,“篇目刊刻悉沿其旧而重加研究,劝戒划然。”道光四年《武宁县志》凡例云:“梁有续修,石有增辑”。陈云章序云“梁君鸣冈始行续纂,继之者石君赞韶复加参订焉。”

[同治]广信府志十二卷首一卷/(清)蒋继洙纂修

[同治]临江府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清同治十年刻本

按:卷数尚应录有:附乐输芳名二卷。此项目录未录,但内容有之,也有未加附的,但版本同。著者项当录为:宋庚李煦等修 洪宗训 蔡孔易等纂。是志历宋庚、陆典、李煦三任知县而成,修志姓氏也列此3人为“监修”。宋庚序云“邑举人洪君宗训、李君煦,进士蔡君孔易则主修。”修志姓氏也列此3人为“纂修”。

[康熙]新修玉山县志十卷/(清)唐世徵修 郭金台纂/清康熙年间刻 雍正年间递修本

[同治]袁州府志十卷首一卷骆敏修 黄恩浩修 萧玉铨等纂

何庆朝纂修

按:纂者当录为:周毓麟纂。周毓麟序称修志“属草大略成编,寻以总核未竟,属为踵而成之。老愧不才,忝承其乏”。则周氏当为总纂。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一年刻本。是志卷末有知县汪以诚作于同治十一年之序。

清乾隆四十七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孙世昌修,史志、祝雷声纂。是志原刻仅日本内阁文库有藏,今有成文影印本行世。是志续修姓氏列孙世昌为“总裁”,七属邑知县为“汇辑”,都阳贡士史志、上饶举人祝雷声为“较订”。孙世昌序称修志“下牒属邑共捐俸以襄厥事,延耆绅学博稽古订讹……。”周俊升则不知何来。是志当以“较订”为纂者。

(作者工作单位:江西省图书馆)

梁鸣冈纂修

按:卷数当录为:十九卷首一卷。是志目录与内容均为十九卷首一卷。著者项当录为:汪树德修,汪拔群、严岩等纂。是志纂修姓名列汪拔群等三人为“总纂”。版本项当录为:民国十五年刻本。是志序作于民国十四年十二月,记事止于民国十五年(见卷七职官第8页)

[康熙]上高县志六卷刘启泰修 李凌汉纂

曾王孙修 徐孟深等纂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陈讷、王猷等修,杨人杰纂。是志并非私修,而是官修之志。杨人杰序云:“邑侯陈公(讷)莅政九稔,慨然有念于邑志未修,恐年远无征,爰于丁卯(乾隆十二年)春详请宪允.授简于余……戊辰(乾隆十三年)春二月,陈公解组,浮梁邑侯李公、闻喜杨公相继署篆,未遑终事。幸今会稽王公(猷)以名进士来莅兹土……仍命予详加更定,乃分正、续志,上之王公。”是志王猷识语云:“兹志乾隆丁卯、戊辰、己巳(十四年)间修于学博君人杰之手,业已成书,因采访失实,致滋物议,讦讼者数年。余……因将舆情允协者归于正志,以仰副上宪慎重名义之至意。其余仍因君之旧,汇为四卷,题曰续志。”

[乾隆]分宜县志二十卷首一卷 清乾隆四十二年刻本

清同治十年瀼书院刻本

[道光]玉山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清)武次韶等纂修

按:修者当录为:施闰章,李芳春修。施闰章序云:“告郡大夫李焕章率其邑长搜集,属友人博洽者合校为是编。”李芳春序称分守湖西之施闰章“属余采摭遗文及一切沿革、盈缩之数……先后缮呈,公手自裁定。”显然李芳春有修志之功。

[康熙][1]九江府志十八卷

按:联目未录,今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

[乾隆]袁州府志三十八卷首一卷陈廷枚修 熊日华 鲁鸿纂 清嘉庆八年补刻本

清康熙十四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谭瑄修,李骏声等纂。修志姓氏列同知姚二震、通判范文在、知县谭瑄为“纂修”,韩世登等四人为“校正”,李骏声等三人为“编集”,周道新等二人为“参订”。其纂修当为主修.编集当为编纂。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秋,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三年(见卷一祥异第16页)。

按:修者当录为:骆敏修、黄恩浩等修。黄恩浩序称是志之修“由前守骆公敏修、荣公绶相继集士绅开局兴修,均未蒇事,瓜代去。予踵其后,因所订稿,校付剞劂,而是书以成。”

[嘉靖]九江府志十六卷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查培继序作于“康熙二十三年岁次甲子嘉平(十二月)之望(十五日)”

[咸丰]宜春县志十五卷首一卷陈乔枞纂修 清咸丰十年刻本

明嘉靖二十二年修四十一年刻本

[道光]余干县志二十三卷首一卷/(清)李暕修 洪锡光纂

[乾隆]高安县志十二卷首一卷聂元善纂修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六年刻本。是志卷十盛士洁作于康熙六年五月的“修县志颠末”云:“康熙五年丙午春,侯捐棒……命……汇稿校正付梓,计十卷……纂集凡五越月,镌刊凡壹载。”联目载是刻仅北京有藏,且仅存卷4至6。今见台湾成文出版公司有完帙影印行世。

[道光]万年县志二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清)周履祥 张宗裕等纂修/清道光七年刻本

按:纂者当录为:林育兰、赵淑孔等纂。是志修志姓氏列林育兰、赵淑孔等7人为“考正”,则此7人均为纂者。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三年,见卷六辟举第22页。

清光绪二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周履祥、张宗裕等修,彭世瑛纂。同治《万年县志》卷十二文苑·彭世瑛传云:“道光四年修辑邑志,多所纂述。”版本项当录为:清道光四年刻本。是志周履祥、张宗裕序均作于道光四年,周履祥序云:“道光二年,大宪议修通志,檄各属修志送省。谋之邑人,欣然乐从……甫开局,而余己谢事,幸接任张公家栻及张公宗裕……正伪补缺,越岁而告成。”此外,光绪《江西通志·艺文略》与《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亦录是志为道光四年本。同治《万年县志》亦称是志为“甲申(道光四年)志”。

按:修者当录为:卫鹓鸣等修。是志龚士范作于道光十二年序云:“志之修,始事于卫松甫(卫鹓鸣之字)先生,中间若杨肖岩、武晓谷、陈讷斋、林鼎甫四明府皆与其事者也。”

[同治]德安县志十五卷

按:修者当录为:王恩溥、邢德裕等修。修志姓氏虽录王恩溥、邢德裕、区作霖、沈镕经四人为“总修”,而总修实为前三人。区作霖云:“前令王(恩溥)、邢(德裕)两君承命纂辑(县志)……编辑讫事,而余以量移莅任……因与君重加校订,授之梓人。”邢德裕序云:“兹闻后君云甫(区作霖之字)详加删定已付枣梨。”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二年刻本。是志邢德裕、沈镕经序均作于同治十二年,记事也止于同治十二年(见卷十六秩官第46页)。

按:著者项当录为:邝璠修、熊相等纂。崇祯《瑞州府志》凡例云:“筠之有志,昉自元至治二年学正杨升云,而我明正德十年邝郡守璠乃重修之,今又百十余年。”邝璠序称修志云:“时高安司谏胡公镇、侍御熊公相、节推傅公朝以读礼在告,得肆力于觚翰,乃采录遗迹与我朝实录,延请是正,尉学训淳。生员刘弘道、朱梦昌俱同事焉,两阅月成编。”熊相序云:“任丘邝公璠来守瑞……曰:‘志兹其时,不可失也。今弟子员畴可草创者?’佥曰:‘刘弘道、朱梦昌,邑博士畴。讨论曰:君,淳乡大夫畴。润色曰:君镇、君朝。‘’又谁可者?’曰‘:君相虽在告,病匪心目,可以佐之。’公喜曰:‘事济矣。’……呜呼!自至治以迄正德,而瑞志之修,仅此一见,何其希阔,寥绝甚也!”又光绪《江西通志·艺文略》也作邝璠修。

[乾隆]德化县志十六卷

按:今存十卷,联目未录,藏鄱阳县档案馆。

[君琏继守于兹……仍走书诣御史促其成,费寀、江汝璧等纂。嘉靖]2袁州府志二十卷严嵩纂修

按:修者当录为:朱棨修。是志仅修志姓氏将朱浩与朱棨同列为“总裁”,但序跋均未言及朱浩、马宁有修志之功。朱棨作于嘉庆二十三年七月之序,称是志之修“于丁丑开局,阅明年书成。”朱浩于志成当年接任知府,而马宁则于次年继任知府,朱浩、马宁仅在志中增己之职名,完成志稿的刻竣。版本项应录为:清嘉庆二十四年刻本。是志记事止于嘉庆二十四年。

(作者工作单位:江西省图书馆)

[道光]高安县志二十二卷首一卷高以本纂修

按:著者项当录为:陈霖修 陈徵 陈咸等纂。陈霖作于正德十年序云:“命教授陈徵、教谕陈咸、训导苏曰霖考订事实,类分条析,始于沿革,终于诗类,凡十卷。”陈霖作于正德十五年序云:“兹新志成,星子教谕陈咸、训导史云程考订曰‘可梓矣’”。版本项当录为:明正德十年刻十五年增修嘉靖间递修本。是志仅天一阁有藏,今有影印本行世,据此可知是志正德十年刻本已佚,所存正德十五年刻本也非原刻,而是经过嘉靖间第二、三任知府严时泰、王溱相继递修的本子。严、王分别将己之诗文续入是志卷十之中,除其递修部分外,余多用正德十五年刻版重印。

[同治]乐平县志十卷首一卷/清同治九年翥山书院刻本

按:修者当录为:杨文峰、龚果修。修志衔名列杨文峰、龚果、徐炎为“主修”,但徐炎实无修志之功。是志图巴序云:“新昌……合县议修县志,杨令具以情谒余,且商订珥笔者董其事,既成谋而以降调去任。署任龚令是前议而怂恿之,诹吉启局,集众议而共订。自冬徂春,凡五阅月……志甫脱稿,将付剞劂,龚令率绅士揖余曰:‘县志之修成于公,祖府志之檄,今校勘蒇事,谨呈缮稿加之鉴定,并请一言以弁其端。’”徐炎序称己继任知县后,县志“已付剞劂而未蒇事,又判年而后落成……是以乐观厥成也。”版本项另应录有:清乾隆五十七年刻六十年增修本。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本即为增修本,有中国书店影印本行世,其记事止于乾隆六十年。

按:著者项当录为:吴思齐修 朱安邦纂。是志有陆深序、唐牧后序、朱安邦作于嘉靖四十一年之跋。朱安邦跋称知县吴思齐请其就嘉靖二十二年后二十年之事“袭其故而辑其新,爰为续纪之焉”。则是志为另修一志,为沿袭嘉靖二十二年刻本之体例,辑新而成。其版本项当录为:明嘉靖四十一年刻本。此外,嘉靖二十二年刻本之著者项当录为:唐牧修徐麟纂。陆深序云:“唐君世惠来知是县,礼聘学谕徐君麟修成此志。”康熙卷十修县志颠末称嘉靖二十二年志之修者为“县侯唐牧、教谕徐麟、邑人训导潘槐、主簿陈珰、进士潘儯。”

按:修者当录为:霍树青、陈骧修。张琼英作于道光四年序云:“道光三年九月,鄱阳明府陈公(骧)以助修志事请余,余以荒学衰病不胜任,重辞。去年既以是辞霍明府(树青)请矣。……修鄱志始事之期实在是年春。”显然霍树青有修志之功,且是志重修姓氏亦列霍树清、陈骧为掌修。

[康熙]高安县志十卷张文旦修 陈九畴纂 清康熙十年刻本

[乾隆]德安县志十五卷首一卷

按:纂者当录为:石景芬纂。是志修志姓名列石景芬为“总纂”、版本项当录作:清同治十二年刻本。是志有序作于同治十一年冬;石景芬序未署年,然称修志于“壬申(同治十一年)四月开局,十月定稿付梓,癸酉(同治十二年)三月校对蒇事”。封而所题“同治壬甲年镌”为开雕年。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原刻有漆宿兴作于康熙二十三年夏之跋。联目录是志仅北京、台湾有藏。今见台湾成文影印本并非原刻。其版本另应录有:清康熙二十三年刻二十六年增修本。成文本记事止于康熙二十六年,见卷三选举第79页。北京藏本是否原刻,尚待考。

陈云章原本 李珣修 陈世馨续纂

按:修者当录为:杨长杰、刘锡琪修。修志衔名列杨长杰、宋秉钧、刘锡琪、沈镕经四位知县为“总修”,但宋氏仅任职一个月,沈氏为志成之后方上任。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一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同治十年仲秋,记事止于同治十一年(见卷六职官第29页)。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四十二年刻四十四年增修本。是志序作于乾隆四十二年,记事止于乾隆四十四年。

吴会川修 何炳奎纂

[乾隆]玉山县志十三卷首一卷/(清)连柱修李宝福纂

按:著者项当录为:王徽猷修 李贵纂。光绪《江西通志·艺文略》录是志为王徽猷修。李贵序云:“王侯天诰檄修邑乘,且致抚院胡公、按院陈公及韩文宗公之命。予以铅椠久荒三辞焉,不获,乃馨其愚,同诸文学搜辑旧章为《丰乘》。”显然,李贵为奉知县王徽猷之请而修志。

按:著者项当录为:何庆朝修 刘镇 张亨钎等纂。是志卷端虽题“何庆朝纂”,修志职名也列何庆朝为“纂修”,但何庆朝作于同治九年孟冬之序云:“延请品学优长者专司厥事,余亦时与参订。”其专司厥事者当为修志职名所列刘镇等21名“分纂”。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年刻本。是志卷二十三选举第10页记有同治十年中进士者为刘镇,修志职名也列刘镇为进士。

按:修者当录为:何振澜、沈良弼修。沈良弼序称何振澜修志“自夏徂秋,将五阅月,何知事(振澜)乃捐馆舍,奉电令以弼代理斯篆,是书也几告竣焉。”

[咸丰]分宜县志十七卷首一卷 陈乔枞纂修 清咸丰十年刻本

按:是志无卷首,其目录、版心、卷端等处均无卷首之标识。著者项当录为:曹师圣修周龙官纂。。

[康熙]2弋阳县志八卷/(清)谭瑄纂修/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雍正]万载县志十六卷首一卷 汪元采修 杨言等纂 清雍正十一年刻本

[康熙]宁州志八卷

按:卷数当录为:十卷首一卷。是志仅“北京”有藏,《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录是志有“首一卷”。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一年刻本。是志记事止于同治十一年,见卷七选举第55页。

[同治]彭泽县志十八卷首一卷

[康熙]铅山县志八卷/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按:纂者“熊日华”当录为“熊曰华”,修志姓氏即如此。版本项当录为:清嘉庆八年修订本。嘉庆八年,知府王朝飏令宜春教谕茅莲如将乾隆二十五年之府志“悉心校订,或篇易其句,句易其字……其一切应抬字、避写之处一一厘正。”可见是志与原刻有所区别,不仅仅是对原刻进行补版重印,而是有所增删修订。联目录江西省图书馆有是志原刻,作“不全”,误,当“全”。

按:此“补遗”既作为一种志书另行著录,则应有纂成年代,当于书名前加录:[光绪]。

[康熙]1弋阳县志十卷/(清)陶燿纂修

按:著者项当录为:聂元善修徐济言等纂。聂元善序称修志“予为初定章程,众绅士各殚厥长,共襄协赞。”徐济言跋云:“是举也,当事大人主其事,而邑之文人学士共相协赞。”显然,邑绅士当为纂者。后志列是志修志姓氏除聂元善外,尚有邑绅士徐济言等24人。

范之焕修陈启禧纂

[道光]鄱阳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清)陈骧修 张琼英等纂

[同治]万载县志三十卷首一卷金弟 杜绍斌纂修

[正德]南康府志十卷

按:修者当录为:王德明、索景藻修。索景藻序云:“旧帙(指王德明所修志稿)已成,勿庸辑,独新裁者尚佥谋未定也……今古燕未竟之志而余续焉。”版本项当录作:清顺治十六年刻本。纂修年代似不必著录。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李铦 高梦麟纂修。高梦麟序云:“戊申(道光二十八年)仲秋,前署令君和轩(李铦之字)遵奉设局……稿甫脱,君旋移篆彭泽。是年冬,余奉檄斯邦。莅任后,局中首事缮本汇函,请加校订付梓。”

按:著者项当录为:陆统 万民望修 龚暹纂。龚暹作于嘉靖二十二年序云:“岁壬寅五月,予家居,翁复致简州守陆侯统,命使驰书币相速以行。宿诺未酬而新命继至,予何敢辞……州守万侯民望以钦取简命至……一时英贤咸集,以文相长尤多,二守余侯瀛、幕相周君节右翼梓成。”道光《义宁州志》录是志由“知州陆统纂”。光绪《江西通志》录是志由“知州陆统修”。

[同治]上饶县志二十六卷首一首/王恩溥 邢德裕修 李树藩等纂/清同治十一年刻本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君琏继守于兹……仍走书诣御史促其成,费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