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明嘉靖间王昂纂修,费寀、江汝璧等纂

[乾隆]会昌县志三十四卷首一卷

[嘉靖]吉安府志

[嘉靖]广信府志二十卷/(明)张士镐修 江汝璧纂

(清)戴体仁修 吴湘皋等篡

佚名纂

按:纂者当录为:费寀、江汝璧等纂。汪俊序称修是志“适编修君子和(费寀之字)、君懋谷(江汝璧之字)、县君仁甫(杨麒之字)辈之家食,乃以委之。”

清乾隆十五年刻本

明嘉靖间刻本

[康熙]1广信府志二十卷/(清)周俊升修 孙世昌纂

按:卷数当无“首一卷”。是志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其版心、目录、内容均无卷首之标识。纂者当录为:吴湘皋纂。是志纂修姓氏列吴湘皋为“纂修”,戴体仁《序》云:“修纂则原任江宁溧水知县吴湘皋。”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十六年刻本。是志戴体仁等所作序均为乾隆十六年,记事亦止于乾隆十六年(见卷十七职官第10页)。

按:卷数当补录为:十九卷。著者当录为:王昂。《天一阁藏明代地方志考录》录是志为十九卷,明嘉靖间王昂纂修,并称“见一八〇二年旧目和一八〇八年旧目。原藏两部,其中一部卷五地十六舆地、人物志,今藏北京图书馆;另一部卷十至十一,今藏上海图书馆。”万历《吉安府志》卷七选举第33页“明正德八年”下载:王昂,吉水人“解元,佥事,修壬午郡志。”据此,版本项当录为:明嘉靖元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孙世昌修,史志、祝雷声纂。是志原刻仅日本内阁文库有藏,今有成文影印本行世。是志续修姓氏列孙世昌为“总裁”,七属邑知县为“汇辑”,都阳贡士史志、上饶举人祝雷声为“较订”。孙世昌序称修志“下牒属邑共捐俸以襄厥事,延耆绅学博稽古订讹……。”周俊升则不知何来。是志当以“较订”为纂者。

[道光]会昌县志三十二卷

[万历]吉安府志三十六卷

[乾隆]广信府志二十六卷首一卷/(清)连柱等纂修

(清)蒋启扬纂修

余之祯纂修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康基渊、连柱等纂修。连柱序云:“惟郡志一稿为前守康(基渊)手订,未全。其辛丑(乾隆四十六年)八月,前署府蔡(佚其名)始踵辑成编。……余……逐一厘正”而刻成。

清道光六年刻本

按:著者当录为:余之祯修 王时槐 刘元卿等纂。是志各卷卷端下均题有“赐进士知吉安府事内江余之祯总修赐进士陕西布政司参政致仕郡人王时槐纂修 举人刘元卿 罗大纮考辑。”

[同治]广信府志十二卷首一卷/(清)蒋继洙纂修

按:卷数当另录有:首一卷附一卷。是志纂修人名页之版心有“卷首”字样,凡例也题有卷首;卷三十二之后附有“捐助姓字”14页。著者当录为:陈逢年蒋启扬修邹光溥胡正儒等纂。是志纂修姓名列蒋启扬为“纂修(实为主修)”,陈逢年为“阅修”,陈鸣阁为“协修”,邹光溥等10人为“分修(当为分纂)”,赖念修等4人为“分辑”,毛云仪等7人为“分校”。蒋启扬作于道光六年《序》云:“乙酉(道光五年)季春之朔,予捧檄来视邑事……逾月,诸绅来谒,并呈所修新志稿本,且曰:‘邑人为此年余矣,询谋未同是用,不底于成,请所以折衷之者。’……余乃为之发凡举例,授以大略……汰其繁冗,补其阙略,体裁桀讹者更正之,门类混淆者编定之。且喜君子皆矢公矢慎,相与参考古今,校雠同异,勒成一书。”但蒋启扬修成的犹为志稿,并未雕刻,是志陈逢年所作《凡例》云:“续修新志稿前于道光二年□□,逢年奉檄倡率邑绅开局兴修,因卸篆未克蒇事。署令蒋启扬复集绅编纂……竟以费缺中止。今年奉补石城,与会昌接壤,邮札在局绅士,取阅新志,烦简合宜,体裁亦得,爰拟凡例十则以敦促同事君子用告成功焉。其卷首署令蒋启扬已有弁言,年不复赘。”显然是志历陈逢年、蒋启扬二任知县方告刻成。是志版本项当录为:①清道光十一年刻本(是志蒋启扬《序》作于道光六年,陈逢年《凡例》作于道光十一年;卷十九秩官记本邑知县亦记至道光十一年上任的知县为止;②清道光二十三年增修本(江西省图书馆藏本即此本,是本卷三十一之末增加了曹士桂所作“重修会昌城记”、“会昌县重修步云桥记”等文,曹士桂于道光二十二年至二十三年任会昌知县,是志称其文作于道光二十三年)。

[乾隆]吉安府志七十四卷首一卷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蒋继洙修,李树藩、章学绪等纂。蒋继洙序称修志“因于邑绅中之公正博雅者,延之共襄是举”。是志纂修姓氏录蒋继洙为“总修”,李树藩等七位邑绅为“分修”,当以“分修”为纂者。

[顺治]安远县志十卷

清道光二十二年李镕经补刻本

[道光]上饶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清)陶尧臣修 周毓麟等纂

(清)丁佩纂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道光二十二年李镕经补刻乾隆四十三年增修本。是志记事止于乾隆四十三年,显然是志并非据乾隆四十一年刻本补刻,或道光二十二年补刻乾隆四十一年本时又有所增修。

按:纂者当录为:周毓麟纂。周毓麟序称修志“属草大略成编,寻以总核未竟,属为踵而成之。老愧不才,忝承其乏”。则周氏当为总纂。

清顺治九年刻本

[光绪]吉安府志五十三卷首一卷

[同治]上饶县志二十六卷首一首/王恩溥 邢德裕修 李树藩等纂/清同治十一年刻本

按:联目录是志仅“赣州”有藏,今检历修《安远县志》及其序跋,所谓顺治《安远县志》并不存在,顺治《安远县志》实乃同治《安远县志》。清顺治年间,安远并未修志,乾隆《安远县志》高其文《序》云:“安邑志自有明隆庆辛未始,越七十年而至我朝康熙癸亥(二十二年)续修成书。”康熙《安远县志》于作霖作于康熙二十二年《序》云:“其书(指《安远县志》)讫于明万历之乙卯,越后三十年而阙如。我朝定鼎又四十年,而亦阙如。”显然《安远县志》在清朝最早的一次修志是在康熙二十二年。查同治《安远县志》卷首有邑教谕丁珮(并非联目所称“丁佩”)作于同治九年之《重修安远县志序》,修志姓氏则列丁珮、陈世瑺为同治《安远县志》之“纂修”。

定祥 特克绅布修 刘绎 周立灜纂

按:修者当录为:王恩溥、邢德裕等修。修志姓氏虽录王恩溥、邢德裕、区作霖、沈镕经四人为“总修”,而总修实为前三人。区作霖云:“前令王(恩溥)、邢(德裕)两君承命纂辑(县志)……编辑讫事,而余以量移莅任……因与君重加校订,授之梓人。”邢德裕序云:“兹闻后君云甫(区作霖之字)详加删定已付枣梨。”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二年刻本。是志邢德裕、沈镕经序均作于同治十二年,记事也止于同治十二年(见卷十六秩官第46页)。

[康熙]安远县志十卷首一卷

按:著者当录为:定祥 特克绅布等修 刘绎 周立灜等纂。是志有钟珂序称修志“经前守定静山、德晓峰、特罕卿、蒋蕉林诸君……设局重修,延聘刘詹岩先生、彭翰林、周礼部为总纂。”修志衔名也列定祥、德馨、特克绅布、蒋继洙、钟珂5人“主修”,刘绎、彭庆钟、周立灜3人为“纂修”。

[民国]上饶县简志/(民国)上饶县志馆纂修/民国三十六年油印本

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民国]吉安县纪事五卷

按:联目未录,今存上饶县档案馆。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有《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腊月,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三年(见卷六选举第30页)。

李士梅修 王祐纂

[康熙]新修玉山县志十卷/(清)唐世徵修 郭金台纂/清康熙年间刻 雍正年间递修本

[乾隆]安远县志八卷首一卷

民国十一年活字本

按:联目录是志仅“北京”有藏,查《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知是志除有雍正间递修本外,尚有清康熙十年刻二十年续刻本(今见成文影印本与此合),二本皆为彭天福续修本。知是志康熙十年刻本已佚,所存乃康熙二十年刻本及其递修(当为增修)本。其卷端有“知府高梦说总裁/同知侯七乘鉴定/知县楚潭唐世徵纂修/楚潭郭金台编辑”字样,显然彭天福修志时不愿掠人之美。黄世兰跋称唐世徵于康熙十年修成邑志后,“旋值闽省告变……惜玉志不成数载,复付之祖龙一炬矣。……谋重刻之,幸未毁者尚存百余版,仍前帙而补其缺遗,是举诚难已已。遂上其事于三韩彭侯(天福),侯可其请,爱捐赀为既禀需,函命就梓”。是次修志又续增康熙十年至二十年事。显然,康熙十年与二十年为两次修志,著录当分开,康熙十年本已佚,所存为康熙二十年本及其增修本。故著者项当录为:(清)彭天福修 黄世兰纂。版本项当录为:①清康熙二十年刻本;②清康熙二十年刻雍正年间增修本。

清乾隆十六年刻本

按:纂者当录为:王祜纂。联目误录为“王祐”。版本项当录为:民国十年活字本。是志序、记事年均止于民国十年,并无印刷于民国十一年之任何标识。

[乾隆]玉山县志十三卷首一卷/(清)连柱修李宝福纂

按:版本项当另录有:清乾隆十七年增修本。是本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记事止于乾隆十七年(见卷五选举第31页)。

[乾隆][2]泰和县志四十卷附录一卷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李实福纂修。联目将“李实福”误作“李宝福”。是志官阶姓氏列连柱为“总修”,李实福为“与修”。而是志主修实当为李实福。李实福为本县知县,其序云:“奉上宪檄饬郡邑修辑志书,经前郡伯康开局汇纂郡志及七邑志,未竟厥功;赖今郡伯连(柱)芟补厘订,悉禀亲裁,八籍就竣。”若录连柱为修者,则其前任“康”亦当列为修者。

[道光]安远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清乾隆十八年刻本

[道光]玉山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清)武次韶等纂修

(清)黄文燮修 徐必藻纂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十九年刻本。是志序作于乾隆十八年孟冬,记事止于乾隆十九。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武次韶修,余轸、刘子敏纂。修志姓氏列武次韶为“总修”,余轸、刘子敏为“与修”。武次韶序云:“因与邑绅士设局分修,往复讨征。”此处“与修”当即纂者。

清道光三年刻本

[道光]泰和县志四十八卷首一卷

[万历]弋阳县志十二卷/(明)程有守修 汪逊 李春纂/明万历九年刻本

按:纂者当录为:徐必藻冯家骏纂。黄文燮《序》称修志“延徐雨坡(徐必藻之字)、冯画舫(冯家骏之字)两学博主稿。”是志续志姓氏也列徐必藻、冯家骏为“纂修(即主纂)”。版本项当录为:①清道光四年刻本(是本《序》作于道光三年秋,记事止于道光四年,见卷二十选举第33页);②清同治五年俞敦培补刻本(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其卷首绘图第5页版心下题有“同治五年俞任补刊”,查后志知同治五年任安远知县者为俞敦培)。

杨讱纂修

按:联目未录,今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

[同治]安远县志十卷首一卷

清道光四年刻 六年徐迪惠订正补修本

[康熙]1弋阳县志十卷/(清)陶燿纂修

(清)黄瑞图修 欧阳铎纂

按:著者项当录为:杨讱修萧锦等纂。杨讱序称修志“延邑孝廉萧公幖艇暨多闻宿学诸君子分修总校,余亦时为折衷焉。”徐迪惠序云“秉笔者咸推学博幖艇萧君。至甲申春仲,事未竣,而萧君已就选清江。是秋杨公也解任去。及余莅兹土,梓且垂成。”版本项当录为:①清道光四年刻本;②清道光七年徐迪惠增订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陶燿修,邓瑗等纂。陶燿序称修志“遂屈指六人可以属是役者,燿以礼敦聘,择日开局”。邓瑗序云:“瑗等同事六人,媿非补阙之褚、高才之融,猥承币聘,时竭一得,簪笔从事。先生躬总其成,不三月而告竣。”康熙二十二年《弋阳县志》凡例云:“康熙壬子(十一年)而陶公燿复修,贡士邓瑗、诸生汪嘉锡等实司讨论焉。”

清同治十一年刻本

[同治]泰和县志三十卷首一卷

[康熙]2弋阳县志八卷/(清)谭瑄纂修/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按:修者当录为:黄瑞图党汉章修。是志丁珮作于同治九年之《序》云:“黄邑侯(瑞图)调篆文若,党侯(汉章)署任鉴稿。”是志修志姓氏列黄瑞图、党汉章、黄德溥为“鉴定(是志意为主修)。”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二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同治十一年孟秋,记事止于同治十二年(见卷七之三选举第12页)。

宋瑛等修 彭启瑞等纂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谭瑄修,李骏声等纂。修志姓氏列同知姚二震、通判范文在、知县谭瑄为“纂修”,韩世登等四人为“校正”,李骏声等三人为“编集”,周道新等二人为“参订”。其纂修当为主修.编集当为编纂。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秋,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三年(见卷一祥异第16页)。

[民国]安远县志

清同治十一年修 稿本

[乾隆]1弋阳县志十八卷/(清)陈元麟修刘照纂/清乾隆十五年刻本

黄植荫 彭逸羽修 黄彩彬纂

清光绪四年周之镛续修 刻本

按:纂者当录为:陈仁、谢璜等纂。刘照不是纂者,其序云:“是书也,予虽未赞一词,窃喜与予有神契者,乃附之以序。”修志职员列刘照为“分理”,陈仁等为“校修”。当以“校修”为纂者。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十五年刻十九年增修本。是志原刻今已不存,所见增修本仅“辞书”有藏。增修本记事见秩官所记最后一任知县富泰(未署任职年代),查后志知富泰于乾隆十九年任弋阳知县,当年卸任,任期仅三个月。

民国三十七年稿本

按:同治间修志产生了两个版本,当作两种志分录。稿本书名项当录为:[同治]泰和县志四十四卷首一卷。是志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其正文并非三十卷,而是四十四卷。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一年稿本。是志之修肇于同治九年,于同治十一年完稿。周之镛续修刻本见下条著录。

[同治]弋阳县志十四卷首一卷/(清)俞致中修 汪炳熊等纂

按:联目未录,今稿已为残本,藏安远县档案馆。

[光绪]泰和县志三十卷首一卷

按:纂者当录为:汪炳熊纂。俞致中序云:“是举也,汪化亭(汪炳熊之号)太史总其成。”则注炳熊当为总纂。

[康熙]长宁县志六卷

周之镛修 彭启瑞等纂

[民国]弋阳县志二十卷/汪树德纂修/民国十四年刻本

(清)井廞修 张问行纂

清光绪五年刻本

按:卷数当录为:十九卷首一卷。是志目录与内容均为十九卷首一卷。著者项当录为:汪树德修,汪拔群、严岩等纂。是志纂修姓名列汪拔群等三人为“总纂”。版本项当录为:民国十五年刻本。是志序作于民国十四年十二月,记事止于民国十五年(见卷七职官第8页)

按:著者当录为:井廞纂修。后志原修姓氏录是志,井廞为“纂修”,张问行为“考辑”,曹世治等8人为“校正”。张问行于是志《后序》云:“井侯(廞)来令吾邑,甫下车即以志言为询……随手案牍之余,手自裁定,藏之已久。今奉命征天下郡邑志书用修通志,因出其编以示。余披览数四,搜辑精详、事词瞻核、义例谨严,有合十数人之才力而弗克胜任者,而侯一人独为之,益以见我侯之留心国政民瘼,而治行所由以卓绝也。”

按:联目录是志为[同治]志之另一版本,且录为清光绪四年刻本。是志为周之镛在“同治”志稿的基础上,聘请原纂者彭启瑞等人“重订付梓”而成。从凡例来看,是志与“同治”志稿有不少改动,且本志也被修成三十卷,而非志稿的四十四卷。是志封面题有“光绪四年秋镌五年冬月刊竣”字样,记事也止于光绪五年。

[康熙]1贵溪县志八卷/(清)毕士俊修 汪熙龙等纂

[乾隆]长宁县志六卷首一卷

[民国]泰和县志三十六卷

按:纂者当录为:杨燝、江熙龙等纂。修志衔名虽未列杨燝为纂者,但毕士俊序云:“举学博君燝董其事(指修是志)。”江熙龙序云:“公(指知县毕士俊)承檄征收,应洽初心,举学博君(燝)开局于儒学之西庑。余不敏,与同邑绅士朝斯夕斯,旁搜博采,汇集成书。”

(清)沈涛等修 沈大中等纂

泰和县志局修 欧阳辅 郭志仁纂

[康熙]2贵溪县志八卷/(清)高骏升修江既入孙兆璧等纂/清康熙二十二年刻二十四年增修本

清乾隆十四年刻本

民国二十八年稿本

按:联目未录,今有成文影印本行世。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沈涛修张鉴曹起达等纂。沈涛《序》称修志“乃取其已修者,总而观之,见其文不足存,因为参考前志,网罗旧闻,间辅以吴生之章修而未刻之志,重加辑订,缺者增之,丛者删之,俗者易之。书成,呈藩宪中州君先生,猥蒙许可,遂付开雕,盖文质之间厘然可观矣。”郭昞作于乾隆十四年之《跋》云:“宁邑之志由来旧矣……乾隆戊辰(十三年)君次山(沈涛之字)既从而纂修之,君心斋(戴体仁之字)又从而续补之。”显然沈涛于乾隆十三年主修邑志并付梓刻成。沈涛修志并参考了邑人吴之章所纂志稿,则吴之章实对是志有功。后志原修姓氏列是志“协修”为沈大中等5人,“分修”为张鉴等4人,当以分修为纂者。版本项当录为:①清乾隆十三年刻十四年戴体仁增订本(戴体仁《序》称沈志修成后,“以少存己见,未合舆情……士民即以续修为请……遂广为采择,详加考订,务期允协人心,无伤公道。书成爰付之梓人。”);②清乾隆三十一年递修本(是本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其记事止于乾隆三十一年,见卷四秩官第16页。光绪二十五年《长宁县志》凡例云:“沈志有三本之别,人多不能辨,一为沈公手订,一为署事戴公体仁所校刊。以文则沈刻为优,以事则戴刻较核,二刻近俱不行。近今通行之本鄙倍已极,不知何人所窜,乃私书也。”此本当即所谓之“私书”。)。

按:联目未录,今藏泰和县档案馆。

[同治]贵溪县志十卷首一卷/(清)杨长杰修 黄联珏等纂/清同治十年刻本

[咸丰]长宁县志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道光]吉水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按:修者当录为:杨长杰、刘锡琪修。修志衔名列杨长杰、宋秉钧、刘锡琪、沈镕经四位知县为“总修”,但宋氏仅任职一个月,沈氏为志成之后方上任。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一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同治十年仲秋,记事止于同治十一年(见卷六职官第29页)。

清咸丰五年掇锦斋刻本

周树槐纂修

[嘉靖]铅山县志十二卷/(明)费寀纂修

按:版本项当录为:①清咸丰六年掇锦斋刻本(是本苏霈霖《序》作于咸丰五年孟冬,曾撰《序》作于咸丰六年蒲月);②清咸丰十一年增修本(是本原刻藏日本国会图书馆,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其记事止于咸丰十一年,见卷二秩官第7页)。

清道光五年刻本

按:著者项当录为:(明)朱鸿渐修,费寀纂。费寀序云:“嘉靖癸未(二年)秋,姑苏朱侯于磐(朱鸿渐之字)来试吾铅。越明年,爱及志事,顾予于垩室之中,诚不可辞,且亦不肖夙志而愿因侯以成之,乃就馆,纂辑成编。”

[光绪]1长宁县志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按:著者当录为:周树槐修叶向荣等纂。是志饶萃序称修志“董其事者,前任兴安训导叶公向荣、前任龙南训导解公荣世、原任南康府教授李君其敏、孝廉李君朝佐。”周树槐序云:“士绅以修县志请。其明年二月,遂合谋以属其邑人,前龙南训导解君世荣与前兴安训导叶君向荣。逮今年春,属草未就,而二君先后以疾去。余与两学师清江饶君萃、金溪蔡君殿英,邑人前南康教授李君其敏、考廉李君朝佐复加核正,录其副上省局,遂次第授梓。”修志姓氏列叶向荣、解荣世、李其敏、李朝佐为“协修”,饶萃、蔡殿英为“总校”。版本项当另录有:清道光六年增修本。

[康熙]铅山县志八卷/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清)沈镕经 黄光祥 修刘丕诚等纂

[光绪]吉水县志六十六卷首一卷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孟冬,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三年(见卷五选举第44页)。

清光绪二年刻本

彭际盛等修 胡宗元等纂

[乾隆]2铅山县志十三卷/(清)阳浩然纂修

清光绪七年刻本

清光绪元年刻本

按:卷数当录为:十三卷首一卷。是志目录、版心、内容均有卷首之标识。著者项当录为:(清)郑若玉 沈士玉纂修。修志姓氏录知府连柱为“总修”,知县阳浩然为“与修”。然阳浩然实未与修是志,其序云:“甲辰辑府、县志汇萃以献。饶故有志……刻于康熙之十一年,甲寅(十三年)之乱,板毁于兵。家遴……遂申请各台,秉宪指,倡僚属,凡聘名儒,偕乡大夫士蚤夜编摩,始克成帙。”显然黄家遴所修志与康熙十一年刻本为两次修志,应分别著录。且黄家遴所修志亦将康熙十一年刻本诸序作为前志之“旧序”。版本项应录为康熙二十三年刻本,而非康熙二十二年刻本。是志序作于康熙二十二年冬,记事止于康熙二于三年(见卷十九选举第56页)

按:清光绪七年刻本当录为:清光绪七年善庆增修本(或作另一志著录)。善庆《序》称光绪二年修志时,“旧本仍原存板帙,而新增者并未镂板,率属检字而成,事后无板再印。……今岁冬特属原辑廪生陈立起,将旧板之漶漫者与未曾镂板之新编重行厘定。非以云修,亦修之未久,原无事于修,第即数年来祀典礼乐之振兴,秩官贡举之继增,坛庙公廨之建修,仓库谷石之积储,所当按年以纪者,逐次补入……一循其旧,编成付梓人以开雕。”善庆《序》还说明光绪二年刻本,其旧有内容则以旧版重新印刷,新增内容则以活字排版印刷。此外,是志另有一版本为:清光绪十六年递修本。是本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其记事止于光绪十六年(见卷二秩官第重7页)。光绪二十五年《长宁县志》有钟材权《跋》云:“吾邑志自光绪十五年续修。”钟材权《跋》虽未言及光绪十五年续修志书者,但其说颇与此递修本相应。

按:卷数尚应录有:附尚义录一卷。其原刻目录、内容均有“尚义录”。纂者当录为:胡宗元纂。修志衔名仅列胡宗元为“纂修”。版本项当录为:清光绪五年刻本。是志封面录有“光绪元年鐫行”字样,并非刻竣年,而是指开雕年。是志末有“邑志局”作于光绪五年十一月之“修志局公白”,称“我邑奉文修志,系照前修周志旧章,派门第之捐输为志书之经费……因缴数过少……本局停工节用,催候多年。……今幸全志告成。”由此可知,是志刻竣于光绪五年,而非光绪元年。联目注称是志另有“光绪三年补刻本”,误。应注之为:清宣统三年增修本。是本补刻、增修了一些内容,记事止于宣统三年,并删去了原刻中拥有的“尚义录一卷”及“修志局公白”。

[同治]饶州府志三十二卷首一卷/(清)锡德修 石景芬等纂/清同治十一年刻本

[光绪]2长宁县志十六卷首一卷

[道光]永丰县志四十卷

按:纂者当录为:石景芬纂。是志修志姓名列石景芬为“总纂”、版本项当录作:清同治十二年刻本。是志有序作于同治十一年冬;石景芬序未署年,然称修志于“壬申(同治十一年)四月开局,十月定稿付梓,癸酉(同治十二年)三月校对蒇事”。封而所题“同治壬甲年镌”为开雕年。

(清)金福保 梅奇萼修 钟材权等纂

陈征芝 孙承祖等纂修

[康熙]鄱阳县志十六卷/清康熙二于二年刻本

按:卷数当另应录有:末一卷。是志目录未标示卷首,但志末版心题有“卷末”字样,其内容为方言。著者项当录为:(清)金福保修梅奇萼钟材权等纂。是志续修姓氏列金福保、梅奇萼为“主修”。但作为官修方志,当以实际主持的最高行政长官为主修,梅奇萼并非本邑行政长官,仅为本邑举人,著录为是志主修不太妥当。

清道光五年刻本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是志查培继序作于“康熙二十三年岁次甲子嘉平(十二月)之望(十五日)”

[民国]寻乌县乡土志不分卷

按:联目未录,今藏民间,已非完帙。

[乾隆]鄱阳县志二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清)黄登榖等纂修

佚名编

[同治]永丰县志四十卷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黄登榖修,凌之调、熊兆飞等纂。黄登榖序称修志“乃聘延予同年友新建凌工部广心(凌之调之字)主持笔削,并延予门人浮梁熊生兆飞,偕邑绅士之博雅者各任分纂、校对之事,惜乎开局两阅月,而凌工部遽以疾辞归。……君……谬推予为总其事。……因就其所分纂者,十案犊余暇亲为裁正”。道光《鄱阳县志》卷末录是志重修姓氏,黄登榖为“掌修”,凌之调为“纂修”,熊兆飞等5人为“分修”。

1937年抄本

双贵 王建中修 刘绎等纂

[道光]鄱阳县志三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清)陈骧修 张琼英等纂

按:联目未录,江西省图书馆有藏。

按:修者当录为:双贵 王建中等修。王建中序称修志“同治己巳,前尹双君云汀奉宪檄举其事,历王君小珊、黄君立吾、朱君孟延,敦聘邑士为集赀,为采访、为纂修……凡五阅寒暑。至癸酉之冬,值余以铨注来宰斯邑,下车伊始,而志稿适具……余之得观其成。”

按:修者当录为:霍树青、陈骧修。张琼英作于道光四年序云:“道光三年九月,鄱阳明府陈公(骧)以助修志事请余,余以荒学衰病不胜任,重辞。去年既以是辞霍明府(树青)请矣。……修鄱志始事之期实在是年春。”显然霍树青有修志之功,且是志重修姓氏亦列霍树清、陈骧为掌修。

[万历]宁都县志八卷

[乾隆]安福县志二十二卷首一卷

[民国]鄱阳县志十二卷/鄱阳县修志局修 曹锡福 江思清纂/民国三十八年稿本

(明)莫应奎 王光蕴修 吴天德纂

清乾隆四十七年刻本

按:今存十卷,联目未录,藏鄱阳县档案馆。

按:著者项当录为:(明)韩子祁莫应奎修吴天德卢逵纂。是志黄克缵《序》称宁都修志“会邑搢绅先生给事君(逵)、中执法君(天德)俱暂缀,承明之直归于枌榆二君……乃取前志,与博士弟子员共增损之,沿革稽于往牒,取去付之公评,芟其诬妄、补其缺略,志是以完,二君属余为序。”王光蕴《序》云:“岁壬辰(万历二十年),不佞受宁都令,初至问俗征献,会乡台谏体恒(吴天德之字)先生、秉渐(卢逵之字)先生辑其县志成而以序见属。”二序均未言及修者,王光蕴上任时,县志已修好。又卷四目录页列是志“主修”为韩子祁、莫应奎、王光蕴,“纂修”为吴天德、卢逵;卷八末附万历二十年“本县修志申文颠末”称是志始修于万历十九,时府推官韩子祁摄其事,继之者为知县莫应奎。据此可知王光蕴仅观志成而已。是志有台湾成文影印本行世。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四十八年刻本。是志序作于乾隆四十七年,记事止于乾隆四十八年。又是志版本项另应录有:清同治四年殷礼补刻本。

[康熙]1余干县志十卷首一卷/(清)江南龄纂修

[乾隆]宁都县志八卷

[乾隆]龙泉县志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按:卷数当录为:十二卷首一卷。江南龄序云:“书(即是志)成,厘十有二卷。”又是志仅“北京”有藏,《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录》亦录作:十二卷首一卷。著者项当录为:(清)江南龄修,唐钟星、叶宝持纂。是志史大成序云:“幸其(指江南龄)乡先生同志,相与参订,草创渐成,愿就正焉。……江子(南龄)又曰:‘学博唐钟星曾葺若干卷,虽未成书,心亦勤矣,善不可掩,宜并书之。’”显然纂修是志尚采用了唐钟星所辑若干卷志稿。

清乾隆六年刻本

清乾隆三十六年刻本

[康熙]2余干县志十二卷首一卷/(清)吕纬修 胡思藻 黄家遴纂/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七年刻本。是志郑昌龄《序》作于乾隆六年季冬,梅廷训《跋》作于“梓既成”之时,记事止于乾隆七年(见卷五选举第11页)。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乾隆三十七年刻本。是志序作于乾隆三十六年夏,记事止于乾隆三十七年。

按:纂者当录为:张洁、胡思藻纂。吕玮序云修志:“爰请乡进士张狷庵洁、岁进士胡毅庵思藻公同较订,付之梓人。”黄家遴身为本府知府,不可能在属下知县吕玮的主持下去纂修县志,而事实亦然。版本项尚应录有:①清康熙二十五年增修本(存卷三~十二;记事止于康熙二十五年,见卷五官师第11页;今藏乐平市图书馆);②清康熙三十八年递修本(今藏台湾,有成文影印本行世;其记事止于康熙三十八年,见卷六人物等27页;联目作台湾藏本为清康熙二十三年刻本,误)。

[道光]宁都直隶州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同治]龙泉县志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道光]余干县志二十三卷首一卷/(清)李暕修 洪锡光纂

(清)黄永纶修 杨锡龄等纂

王肇渭修 郭崇辉等纂

按:纂者当录为:洪锡光、吴韶等纂。是志纂修衔名列洪锡光、吴韶等8人为“分纂”。

按:宁都直隶州统领宁都、瑞金、石城三县,其州志当排列在“宁都县志”之前。是志卷数另当录有:附补遗一卷。卷三十二杂记之后录有:“附补遗”,其版心也刻为“补遗”,内容为前面各卷未录完之事。修者当录为:黄永纶刘丙等修。刘丙《序》云:“参考草志,理斋(黄永纶之号)黄公定也;作事谋始,梦白(郑祖琛之字)郑公志也……余也有说今志。”至梁栖鸾任知县时,县志方告刻成,历时五年。是志修志职名列黄永纶为“倡修”,郑祖琛、刘丙为“主修”,梁栖鸾为“阅修”。

按:修者当录为:王肇渭黄瑞图修。黄瑞图序云:“原志纲目未备,今遵省局定章,提纲十,酌分八十八目较为详悉,呈稿发刊,阅数月而工竣。”显然黄瑞图有修志之功。联目注是志有:民国重印本。当详注为:民国十八年重印本。

[民国]余干县志/余干县文献委员会修 曾秀章 吴曰熊纂/民国三十八年稿本

[万历]瑞金县志十一卷

[道光]万安县志十二卷

按:联目未录,今藏余干县档案馆;是志稿未分卷,原稿20册,今缺第4册地质考。

(明)堵奎临修 钟譔纂

魏湘修 张映宿纂

[顺治]乐平县志十四卷/(清)王德明修 程绍明 胡士懿等纂/清顺治十一年修 十六年刻本

按:纂者当录为:钟譔杨以杰等纂。堵奎临《序》云:“瑞金之有志也……又将漫漶矣。时与先生君譔、孝君以杰语以怃然,有文献不足之惧。因以阳秋之笔属之,而又延学博君明、君汝侔、归化君聘,及博士弟子杨可依、谢元赏、许继濂、杨正文相与咨询参考,补所见闻而又详核旧编,讹者正之,桀者秩之,不经之典、无益之词铲且删之……如其文则钟、君子力也。”是志重修姓氏列钱明、刘逢吉、莫如侔、曾尚质、钟譔、赖聘为“参阅”,杨以杰为“校正”,杨可依、谢元赏、许继濂、杨正文为“纂集”。

按:纂者当录为:张映宿 刘绍錡等纂。同治《万安县志》卷末录是志原修姓氏,录张映宿、刘绍錡等4人为“纂修”。

按:修者当录为:王德明、索景藻修。索景藻序云:“旧帙(指王德明所修志稿)已成,勿庸辑,独新裁者尚佥谋未定也……今古燕未竟之志而余续焉。”版本项当录作:清顺治十六年刻本。纂修年代似不必著录。

[康熙]1瑞金县志十卷

[同治]万安县志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乾隆]2乐平续志四卷/(清)杨人杰纂

(清)朱维高修 杨长世纂

欧阳骏修 周之镛纂

按:著者项当录为:(清)陈讷、王猷等修,杨人杰纂。是志并非私修,而是官修之志。杨人杰序云:“邑侯陈公(讷)莅政九稔,慨然有念于邑志未修,恐年远无征,爰于丁卯(乾隆十二年)春详请宪允.授简于余……戊辰(乾隆十三年)春二月,陈公解组,浮梁邑侯李公、闻喜杨公相继署篆,未遑终事。幸今会稽王公(猷)以名进士来莅兹土……仍命予详加更定,乃分正、续志,上之王公。”是志王猷识语云:“兹志乾隆丁卯、戊辰、己巳(十四年)间修于学博君人杰之手,业已成书,因采访失实,致滋物议,讦讼者数年。余……因将舆情允协者归于正志,以仰副上宪慎重名义之至意。其余仍因君之旧,汇为四卷,题曰续志。”

清康熙二十二年刻本

清同治十二年刻本

[同治]乐平县志十卷首一卷/清同治九年翥山书院刻本

按:纂者当录为:杨长世朱康侯纂。朱维高《序》称修志:“与邑之乡绅杨长世、朱康侯,生员杨枝高、胡裕昆、朱大仁博采传闻,载稽编简,沿旧缀新,黜浮补漏,汇成一书。”是志新修姓氏列杨长世、朱康侯为“纂修”,杨枝高等5人为“参阅”,胡来贺等6人为“参订”,朱大仁、胡裕昆为“编辑”。此处“纂修”当为“主纂”。版本项当录为:清康熙二十二年刻四十九年增修本。联目录是志原刻仅日本内阁文库有藏,今台湾成文影印本当即以日本藏本为底本影印而成。该影印本记事止于清康熙四十五年(见卷八乡贤第17页),则原刻今已不存。又是本与康熙四十九年《续修瑞金县志》合刻,是本已有内容,续修志则不录,由此推断是本在续修志时经增修,然后与康熙四十九年“续修志”合刻。

清光绪三年重校本

按:版本项当录为:清同治十年刻本。是志有胡友梅序未署年月,而卷六职官第46页则有同治十年六月胡友梅复任县学训导之记载,此记年为本志最晚记年。此外,是志封面有“板藏翥山书院”之题,并未言明由翥山书院刻。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明嘉靖间王昂纂修,费寀、江汝璧等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