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王先生是新疆文献学界的元老,《中华夏族民共

由教育部社科司主持的《中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报告》,自2005年始,每年出版一卷。每卷分学科总结评析前一年该学科的发展状况。 本文摘自该报告2006年卷中“图书馆学、情报学与文献学”一章,文章概述了2005年中国文献学研究论文发表和著作出版情况,介绍了本年度文献学研究的主要成果,这些介绍对文献学、图书馆学等相关专业人士都有参考价值。 研究概述 1论文 根据国内两个著名学术期刊数据库CNKI和VIP统计,2005年国内共发表文献学论文76篇,涉及的领域有文献学理论建设、分科文献学、文献学专题研究、文献学家研究以及文献学学术科研活动的报道等5个方面,具体情况如下:理论建设16篇,学术、科研活动11篇,分科文献学10篇,专题研究22篇,文献学家17篇,共计76篇。 关于文献学理论建设方面,主要有:王余光的《文献学研究的新进展》、孙钦善的《古文献学及其意义与展望》、赵淑梅的《古典文献学与现代文献学》、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2期刊登的一组文章,包括:李学勤的《谈经学与文献学的关系》、朱杰人的《经学应是文献学专业的一门基础课》、周少川的《经学是文献学中最基本的部分》、徐有富的《经学研究应以文献学为基础》、吕友仁的《学好经学是搞好文献学的前提》。张娣的《知识经济时代的文献学》、杨溢的《中国文献学发展历史轨迹》、任君红的《浅议文献学研究的过去与未来》、王国强的《汉代文献学的特点及其对汉代学术的影响》、王国强的《东汉文献学发展史述论》、陈光华的《中国文献学学科体系研究综述》等。 关于文献学学术、科研活动:《“21世纪文献学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在郑州大学举行》、《全国“21世纪文献学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纪要》、《海峡两岸中国古典文献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八次全国中医药文献学术研讨会纪要》、《出土文献学术研讨会综述》等。 关于专科文献学:张子侠的《关于中国历史文献学基本理论的几点认识》、徐日辉的《关于建立中国旅游文献学的构想》、王公山的《21世纪中国道教文献学研究展望》、刘永海的《论元代道教史籍及其文献学价值》、孙晓辉、黄钟的《音乐文献学的古典与现代》、陈建华的《20世纪中国音乐文献学研究概述》、李渡华、于丽的《中医医史文献学的特点及发展趋势》、田代华的《论中医文献及文献学在中医学中的地位》、李振宇的《法律文献学建构与展望》、赵国平的《中医医史文献学科建设有关问题探讨》等。 关于文献学专题研究:戚福康的《论文献学与大学生知识体系的建构——兼论教学方法的变通》、李德山的《中国东北古文献学论略》、张显成的《论简帛的文献学研究价值》等。 关于“文献学家”主要有:江贻隆的《蒋元卿先生的文献学成就》、徐春波的《溯源畅流 求真务本——记中医文献学创始人之一张灿玾教授》、刘和文的《论张潮对文献学的贡献》、肖小云的《论叶德辉〈书林清话〉的文献学价值》、郭英德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启功先生与中国古典文献学》、许刚的《论张舜徽先生文献学与史学思想之会通特征》、陈瑜的《简论章太炎对中医文献学之贡献》、王建华的《梁启超对文献学的贡献》、夏雪、王记录的《谢国桢文献学成就三论》、纪晓平、王凤华的《历史学家吴枫的古典文献学成就初探》、张全晓的《郑樵文献学成就三论》、伍媛媛的《论郑樵〈校雠略〉在辑佚方面的成就》、郑永田的《试论章学诚的校雠学理论》、苏嘉的《章学诚和〈校雠通义〉》等。 2著作 其一是文献学新著:有《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中国旧书业百年》,《中国文献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中国古代文献学》等。 其二是文献学著作再版:《张舜徽集》,这些著作以前均以单行本出版过,现结集出版。另外,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蓬莱阁丛书》中,收录了两种文献学著作的导读本:《中国文献学》,《文献学讲义》。此外,《中国古典文献学》,《文献学纲要》,《文献学大辞典》等都于本年再版。 其三是文献学论文集的出版:《明清安徽典籍研究》,《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历史文献》,《张舜徽学术研究》等。 其四是文献学工具书的出版:《翁方纲纂四库提要稿》,《苏州民国艺文志》,《中国藏书家通典》。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书目题跋丛书》,包含10册22种: 晁氏宝文堂书目、徐氏红雨楼书目 澹生堂藏书约 汲古阁书跋、重辑渔洋书跋 绛云楼题跋 鸣野山房书目 铁琴铜剑楼藏书题跋集录 唫香仙馆书目、旧山楼书目 虞山钱遵王藏书目录汇编 赵定宇书目 百川书志、古今书刻 这些明清人的书目题跋在50年前曾出版过,现颇难寻觅。它们的再版,对文献学研究,或藏书家、图书馆等,都是不可多得的资料。 其五是专科文献学著作的出版:《敦煌文献探析》,《出土文献探赜》,《中国古代美术文献述要》,《突厥语族文献学》,《法律文献学》等。 主要成果 1文献学家著作的结集出版 其一,《张舜徽集》,2005年在文献学上一件重要大事是已故文献学家张舜徽先生著作的结集出版。《张舜徽集》已面世两辑,其文献学著作集中于第一辑内,包括以下7种: ①《中国文献学》,该书初版于1982年。全书分12编,第一编绪论阐述了文献学的范围和任务,古代文献的材料与散亡等。其余各编分别叙述了古代文献的著作、编述体例,钞撰,写作的模仿、讹托、类辑,文献的版本、校勘、目录、注释、翻译、考证、辩伪、辑佚等,对前人整理文献的具体方法和步骤,历代校雠学家整理文献的业绩,都作了总结,最后就文献整理的目的、任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作者认为:我国古代无所谓文献学,过去称的校雠学,相当于今天的文献学。文献学的主要任务是继承过去校雠学家的方法和经验,对现存文献进行整理,使杂乱的资料条理化、系统化,古奥的文字通俗化、明朗化,并进一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条别源流,甄论得失,让人们使用更为方便。该书构建了古典文献学的规模,并成了这一领域研究的基本范式。 ②《清人文集别录》,该书初版于1963年。作者阅读了1100余家清人文集,在此基础上别录600家,分编为24卷。正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说:“虽未足以概有清一代文集之全,然而三百年间儒林文苑之选,多在其中矣。”略依时世先后定次第。每一文集,首列书名卷数、版刻年代,次为内容提要,叙述作者生平著述、学术成就和思想活动,不仅介绍文集的主要内容,间或涉及编写体例,而且还指明有价值的部分。总结起来即“考作者行事、记书中要旨,究其论证之得失,核其学识之浅深,各为叙录一篇,妄欲附于校雠流别之义,以推荐一代学术兴替。”《清人文集别录》与后来的《清人笔记条辨》二书是清代文献研究的重要著作,同时也是清代学术史研究的基础性成果。 ③《清人笔记条辨》,该书初版于1986年。该书收清人笔记100种,厘为10卷,略依时世先后而次第之。凡有辨章学术、考论经籍者,有证说名物制度者,有订正文字音义者,有品定文艺高下者,有阐述养性方术者,均加收录。每一笔记,则先列其书名、卷次、版本,然后介绍作者生平、著述及学术主张,凡遇精义美言,则为之引申发明;或有谬说曲解、则为之考定驳正。 ④《汉书艺文志通释》,该书初版于1990年。作者在《自序》中就对其内容作了说明,“凡前人之说有可取者,悉甄采之,句读之有误者正之,史证之偶疏者补之,亦间附论说以评断之。”首先,对前人的研究成果加以甄采。这一方法即传统的“集注”,广采前人之说,保存并集中了丰富的材料,颇便读者。其次,对句读有误者加以订正。该书对《汉书·艺文志》的句读和标点极为审慎,有些地方纠正了目前一些通行本的错误。第三,史证之偶疏者补之。第四,间附论说以评断之。该书评断的内容非常广泛,多出作者己见。有对一书作者的确定,有对前说的评论,还涉及一书的注本或版本。这些评断对后学有裨益。采、正、补、评断,构成了《通释》一书的基本内容,张先生以此四步向我们展示了解释古书的重要方法。这一方法不仅对解释古书适用,对研究古代文化的其他领域,也多有启发。 ⑤《广校雠略》,该书初版于1945年,1962年新版增加了三种附录:《汉书艺文志释例》、《毛诗故训传释例》、《世说新语注释例》。《广校雠略》共五卷一百篇,主要讨论了以下几个问题:一、讨论校雠学及相关名称。二、讨论古代书籍著述的相关问题,主要包括:著述体例,强调著作、编述、钞纂三者之区别;著述标题;关于作者;称引体例;序书体例;注书流别。三、讨论古代书籍流传问题,先阐发简纸与书籍的篇卷,再谈书籍之散亡。四、讨论校雠学的各种方法,如目录、分类、校勘、辨伪、辑佚等。五、讨论汉唐宋清学术成就,其重点是放在校雠学方面的,如辨章学术始于太史公、郑玄注群经、宋代私门校书、群经新疏未必尽善等。《汉书艺文志释例》、《毛诗故训传释例》、《世说新语释例》,旨在讨论刘歆、班固著录图书的原则,以及注经、注史的变化,可以与《广校雠略》互为表里。 ⑥《中国古代史籍举要》,该书初版于1980年。此前作者于1957年出版《中国历史要籍介绍》,“那时正值建国之初,诸事草创,编写这一类的书,没有可以依据的本子,只得运用新的观点,自创新例,务求简明扼要,浅近易懂。”书出版后,为不少院校所采用,流布较广,影响很大。“文革”结束之后,随着中国教育事业的恢复与发展,大学生与社会读者对“历史书籍介绍”这一类书籍的需求大为增加,此时,张先生将《中国历史要籍介绍》进行修订,更名《中国古代史籍举要》出版。修订本在原书的基础上,增加了五章:实录、学术史、史辨书籍、史论书籍、史考书籍,比原来介绍史籍的范围扩大了。 ⑦《中国古代史籍校读法》,该书初版于1962年。全书共四编,分通论,分论上、下,附论。通论讨论校读古代史籍的基本条件,内容包括识字、辨明句读、分析篇章、钻研传注、熟悉古书的流别、部类、传播与版本;分论上讨论校书,阐述校书的意义、依据、校书应注意的问题及校书的方法;分论下讨论读书,要求了解古人写作中的一般现象、认识古人著述体要,怎样阅读全史及整理史料的一般方法;附论讨论辨伪与辑佚。 其二,王绍曾的《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该书汇集王绍曾先生72年来在古典文献学领域努力耕耘的学术成果,含64篇论文,自1930年的毕业论文《目录学分类论》开始,至2002年的《试论敢为天下先的张元济先生》止。所收文章,大致按照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藏书史分类,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在版本学研究、张元济研究、山东文献研究、藏书史研究、四库学研究等几个领域的见地。《文汇读书周报》就该书发表书评:《古籍研究的又一钜篇——读王绍曾先生〈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认为:该书收录的64篇论文中,撰于上世纪30年代前期的有8篇,而其余56篇都撰于1979年以后。时间分布上的大段空缺,正折射出作者从八年抗战到十年“文革”这国家民族的动荡浩劫中的坎坷人生。更令人钦佩甚或难以置信的是论文中的46篇撰于1990年以后,也就是说三分之二强的论文出于一位80岁以上高龄且做过癌症切除手术的老学者之手,这在我国学术史上也是不多见的。《新民晚报》上的一篇文章认为:该书极具创新精神,前瞻性强,多有填补空白之作。王绍曾先生在1983年提出的整理原本《四库全书总目》和《续修四库全书提要》,修订《清史稿艺文志》等等设想,在此后20年里大都实现。他的《胡适校勘学方法论的再评价》,澄清了历史上的种种误解。1996年写的《如何正确评价黄丕烈在版本学上的贡献》,推翻了历史上对黄的一系列错误论点,肯定黄是清代版本学的奠基人,且对后人影响巨大,获得海峡两岸学界同人的赞赏。至于花费8年时间整理张元济《百衲本二十四史校勘记》,更是对史学和校勘学的贡献。 2文献学研究新著 其一,徐雁的《中国旧书业百年》 ,该书分为九个单元,作者以中国古旧书业史为背景,依次叙述了百余年来燕京旧书业和江南旧书业的风貌,掠影了北京、南京、扬州等历史文化名城的旧书业风情和旧书市场,披露了近现代七大“书厄”,回顾了郑振铎等人在社会动荡岁月保护和抢救中华典籍文献的壮举。反思了“公私合营”对我国古旧书业经营传统的影响,最后剖析当代古旧书业的症结,探讨、保护和复兴中国旧书业的策略。 该书具有三个明显的特点:第一,这是一部饱含真情的学术著作。第二,这是一部材料丰富的史学著作;第三,这是一部观点鲜明的近现代中国书史。白化文先生说:综览“此书,一则总结解放以来古旧书业的兴衰,公开提出古旧书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得失。这是需要胆量的。二则,该书两条腿走路,把另一重点放在新时期古旧书业的新生这一生死攸关的大事上面。他集思广益,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敢于提出具有个人风格的大胆的建议。窃以为,徐雁此书最有价值的,乃在这一部分。”该书自2005年5月出版之后,颇受评论界关注,是近年来难得的文献学力作。 其二,张大可、俞樟华的《中国文献学》 ,该书以总结“20世纪的文献学”为核心内容,即以新学为主要内容构架文献学体系,并包括旧学。因此,对文献学的定义,采取“以一切历史文献为对象”,用以反映包括20世纪整个时间段的文献内容与文献整理工作,而不囿于古文献的范围,具体说:“中国文献学”的内容和任务,就是要概括整个20世纪这一时间段的整体文献学,它以20世纪传世的古文献和新增的历史文献为对象,考察它的载体形态、内容类别、整理利用及其历史发展四个方面的内容,同时进行现代综合型通论文献学理论构建的尝试。 其三,张铁山的《突厥语族文献学》 ,该书是一部在普通文献学一般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研究突厥语族各民族文献的学术专著。重点探讨以下十个方面的问题:一、“突厥”及其相关概念、突厥语族文献学的对象和任务。二、突厥语族各民族文化史略。三、突厥语族各期文字的起源与类型。四、突厥语族文献的载体形态。五、突厥语族文献的分期与分类。六、突厥语族文献的转写、翻译和注释。七、古代突厥文文献及其研究。八、回鹘文文献及其研究。九、察合台文文献及其研究。十、突厥语族文献的开发利用与现代化。 其四,齐秀梅等的《清宫藏书》 ,该书主要介绍四个方面的问题:清宫藏书源流、清宫藏书概况、清宫藏书的装帧与维护、清宫藏书的典守与利用。该书的序言客观地评价了其特点:一、融知识性、学术性与资料性于一体,广泛而准确地采用了清代历史文献及档案资料,汲取和借鉴近现代专家的研究成果,结合清宫藏书的典籍实物,论述丰富,言之有据。二、广泛而深入地揭示了清宫藏书概况,翔实地评介了许多珍稀罕见的善本和孤本,对其作者、流传过程均有所考证,对其学术价值、历史价值亦加以恰当评估。三、对目前清宫藏书的研究有所突破。 3文献学资料整理 其一,翁方纲撰,吴格整理的《翁方纲纂四库提要稿》 ,该书系清代著名学者翁方纲于乾隆朝任四库全书馆“校办各省送到遗书纂修官”期间,校阅各省采进图书时所撰提要之手稿,计著录经眼图书1000余种,为现存有关《四库全书》及《四库全书总目》编纂之重要记录,文献及版本价值弥足珍贵。翁氏《提要稿》成于十八世纪后半期之北京,未及百年,稿本流传至粤中。二十世纪初,又由粤中流传至沪,而在沪未及30载,其书再返南粤,二十世纪末澳门回归祖国之际,澳门中央图书馆所藏之翁氏《提要稿》影印出版,令读者得睹200余年前《四库全书》编纂时期原始记录之真貌,实为“四库学”研究史料之重大发现。鉴于影印本流传不广,识读不易,澳门中央图书馆与上海图书馆合作,由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据此影印本整理标点排印本,费时五载,完成翁氏《提要稿》的整理与标点,意义尤为深远。该书于前言中详述了翁氏《提要稿》流传原委及编纂特点。 其二,张耘田、陈巍的《苏州民国艺文志》 ,该书是一部著录民国时期苏州地方书目的著作,全书收录了1300多位社会贤达、文人学士的人物词条,著录书刊9700多部、相关书目馆存信息10000多条,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苏州“著述雄冠东南”之盛况,人文荟萃,著述丰富。该书的编制,填补了已有艺文志之不足,整合了苏州地方文化资源,为后人进一步研究提供了史料。 其三,《澹生堂藏书约》,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书目题跋丛书》中的一种。收入《澹生堂藏书约》、《藏书记要》、《藏书绝句》、《流通古书约》、《古欢社约》、《藏书十约》、《武林藏书录》、《吴兴藏书录》和《皕宋楼藏书源流考》等九种著作。书前的“出版说明”,详细介绍了这九种著作的作者、内容、流传、校勘、后人的评价,以及重印所依据的版本,极有导读和研究价值。 其四,李玉安、黄正雨的《中国藏书家通典》,该书收录历代藏书人物,包括在文献收集和整理方面有成绩的管理官员、目录学者、古典文献整理和出版成绩卓著者、藏书文化研究的著名学者等2400余人,时间范围上自先秦,下迄1949年以前出生者。对于有图像的藏书家和文化人物,尽量搜罗,共附图像426幅。本词典具有以下几个特点:一、不刻意追求藏书人物悉数照录,而着重于各时代藏书家在政治、经济、历史、藏书、目录、校勘、刊刻方面的贡献和影响。二、不以藏书家的价值观、道德标准为取向,对有争议的人物的取舍以历史事实为依据,客观挖掘其藏书故实和评价其藏书的功过。 三、不囿于现有“藏书家”的概念,试图囊括收藏特点各异的藏书家。 4其他 其一,钱婉约等辑译的《日本学人中国访书记》 ,该书在广泛搜集清末、民国年间来中国考察访问、留学进修的日本中国学家及青年学生的学术游记、日记、回忆录等的基础上,抽取出与访书、购书有关的篇什,按照人物生卒年先后编排翻译而成。本书关涉图书史、近代学术史、中日文化交流史等学科领域,兼具资料性与可读性。该书出版后引起很大社会反响,其书评《像日本人那样做学问》首先刊于中华读书报2006年3月1日第10版,后被多家著名网站如新浪、新华网、青海新闻网转载。还有评论说:“读此书有两种感情相互交织,一种是爱,一种是恨。作为爱书人,这些日本学人既是可爱的,也是可敬的,他们对书的爱惜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对书的感受,也会让天下所有的爱书人感同身受;作为文化的入侵者,这些日本学人对中国古籍的关注,却也是别有用心的,诸如内藤,他来中国访书的目标显然非常明确,其目的业已远远超出了学术交流的范围。另外,从书籍自身的角度来看,虽然学术是天下公器,但中国古代善本与孤本的流失,还是让我们这些后来人感到深深痛惜。”此外,该书的部分章节也被中文研究网等学术网站转载。该书绪论——《近代日本学人中国访书述论》洋洋数万言,介绍、分析了晚清、民国年间中国古籍流入日本的时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背景,认为“访书活动是近代中日文化交流中一个涵盖面宽泛的文化现象,它既是日本关注中国、渗透中国、殖民中国的社会思潮在文化领域的折射,又构成近代日本中国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通过访书活动,可以从一个具体的侧面,了解日本人对中国及中国文化关注的兴趣点所在,同时展示中国学发展的实际态势,及其与中国学术界、与中国文献典籍、与中国书业界的相互关系。”该绪论在学术方面的价值,堪称吴枫先生的专论——《中国古典文献在日本的流传》 的具体印证和进一步发展。 其二,张贤泽的《书之五叶——民国版本知见录》, 作者将自己收藏的众多民国图书分门别类,从封面设计、书籍插图、出版标记、书籍广告、版权之页五个方面来分析民国的版本。全书每篇文章配以书影和插图,图文并茂,可看性极强。书后有“民国版本价格浅见”,在分析了民国版本的时间、样式、内容、出版机构基础之上,对其价格依据、动态因素及走势等进行了研究,得出持有“早期名家的初版本”这一收藏观点。作者认为:民国版本的收藏与研究,就是要靠众多的著述、靠研究者的不懈努力,去追求一个崭新的境界,从而使民国版本达到原本有的预期价值。 其三,《张舜徽学术研究》第一辑,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献学研究所编,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丛刊计划长期、逐年出版,旨在全面深入研究和总结张舜徽先生的学术及其成就,对张先生的学术成果进行专项研究,从不同侧面分疏张先生的学术理念、方法、见解、经验,期望全面研究与总结其中的学术价值,为21世纪的历史文献学的研究与发展,提供有益之助。本辑的文章大致可分为三类:综述类,对张先生学术专著的研究、对张先生学术专门领域的研究,试图对张先生思想学术的不同方面进行专门的研讨。力求达到更加明确地认识张舜徽先生作为国学大师的地位、中国历史文献学构建历程之目的,以此拓展与深化对20世纪中国学术史的研究。

王先生最有成就之作,当属穷十年之力编纂而成的《清史稿艺文志拾遗》。这部280余万字的巨著,收录清人著作54888部,是第一次名副其实的清人著述的大清理,被胡道静先生誉为“有清一代文献括存之大业”,巍然屹立于补史志目录著作之林的巅峰。 一位长寿的学者,弱冠之年学问即臻成熟,年过古稀患结肠癌做过手术,此后二十年里视绝症为无物,老当益壮,勤奋治学,取得累累硕果,被誉为“山东文献研究第一人”。他就是王绍曾先生。 在王先生寿及期颐的一生中,整整八十年是在读书与治学中度过的。由于中年适逢板荡战乱和政治运动,对学术研究冲击很大,一段时期甚至被剥夺了著书立说的权利,所以王先生的治学,明显地分为年少早成和晚年辉煌两个阶段。年少之作《目录学分类论》、《二十四史版本沿革考》、《史通引书考初稿绪论》等,足以代表上世纪30年代目录版本学研究的最高水平,时至今日,其参考价值仍然不可或缺,甚至无以替代。晚年的数部皇皇巨著,则更确立了王先生在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山东文献、张元济研究等诸多研究领域里的不朽地位,成为与顾廷龙、冀淑英齐名的一代古典文献学大家。 王先生寓居济南五十多年,对山东文献情有独钟,以前辈文献学家王献唐为榜样,把整理齐鲁文献视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先后成书四种,各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山东文献书目》著录先秦至民国山东先贤著作有版本可考者5208部,又酌取与山东文献有关的非山东人著作1336部,厘清了现存山东文献的家底,为山东省古籍整理的长远规划提供了依据,同时创立了地方文献书目编制的新体例,成为新中国成立以后地方文献书目研究的佼佼者。《山东藏书家史略》著录多达559人,不仅使山东先贤的庋藏业绩得以赫然彪炳,更重要的是重新确立了齐鲁藏书毋庸置疑的历史地位。《订补海源阁书目五种》再现了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的聊城杨氏藏书的辉煌成就,最大程度地完善了海源阁的藏书体系,是新时期书目考证的典范。《山左戏曲集成》收录自元代至清代山东人创作的现存戏曲69种,涉及作家29人,系山东古代戏曲首次大规模的整辑,挖掘并推出了不少长期被埋没、忽略的大家及其著作,全面展现了古代山东戏曲的光辉成就。 王先生是山东文献学界的泰斗,同时也是全国古典文献学界的领军人物之一。王先生最有成就之作,当属穷十年之力编纂而成的《清史稿艺文志拾遗》。这部280余万字的巨著,收录清人著作54888部,是第一次名副其实的清人著述的大清理,被胡道静先生誉为“有清一代文献括存之大业”,巍然屹立于补史志目录著作之林的巅峰。 王先生在校勘学上的贡献,体现在年轻时参与校勘的《百衲本二十四史》,以及晚年主持整理张元济的《百衲本二十四史校勘记》。《百衲本二十四史》于1930年至1936年出版后,校勘记的原稿尘封数十载,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华书局点校《二十四史》时才被利用以作参考。为了抢救这批珍贵的校勘成果,王先生一再呼吁尽快整理出版。1992年,王先生接受商务印书馆的委托,主持整理幸存的16种《校勘记》。从发凡起例,到一一整理完毕,其间稿经数易,甚为艰辛。《校勘记》的整理问世,不仅实现了张元济未完成的夙愿,更促进了史学、校勘学研究的发展。 整理张元济的《校勘记》,并撰著《近代出版家张元济》,使王先生成为国内研究张元济的权威。张元济是著名的版本学家和出版家,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直接关系到了学术文化的升降。《近代出版家张元济》是国内外第一部研究张元济的专著,书中特别总结张元济在古籍整理方面的贡献和经验,对当前的古籍整理工作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王先生一生撰写了100多篇学术论文,2004年,我与刘心明一起编选了王先生有关目录版本校勘学的研究文章,集成《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凡64篇,100多万字。《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再现了古典文献学数十年来的发展历程,见证了王先生作为近二十年来国家大型古籍整理出版项目的倡导者、支持者、参与者的辛劳和贡献。王先生最早提出了《续修四库全书》的建议,又从根本上证明了《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的出版价值,推动了这两个工程的顺利进行。对于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主持编纂的《中国古籍总目提要》,更是积极出谋划策,提出很多创造性的建议。 治学和为人是紧密相通的,多少年来,我敬佩王先生的学问,更敬仰他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在王先生眼里,事无大小,皆不可漠然视之。他经常向有关部门进言,坦坦荡荡地提出自己的意见,从不在乎是否被采纳。他认为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应该是对人类社会有所贡献,这是他一切学术活动和日常行为的准则,也决定了他是一个勤勉敬业的典范。他把别人闲谈、游逛的时间,都用在了读书著述上。王先生一直把自己的才分定位在中人之资,没有什么天赋,但他十分相信“勤以补拙”,他说:“中国有几句谚语: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人百能之,己千之。我以十倍、百倍、千倍的努力,跟别人较量,可以说无往而不胜。” 王先生待人真诚,提携后学不遗余力。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王先生总是有问必答、来信必复。不管是谁拿稿子请他审阅,他都反复修改,不厌其烦。王先生参考当年钱基博的做法,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总结出了一套培养研究生的经验。他一贯反对先生讲、学生听那样填鸭式的教学方法,而是指定一批必读书目,规定每周按教学程序阅读规定章节,师生均可提出问题,进行讨论,教师起到质疑辩难的作用。王先生还规定,研究生必须有学期论文和学年论文,总结自己的读书心得,论文写成后必须由导师精批细改,尽可能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经过这样的长期积累,学生就能写出高质量的学位论文。据我体会,王先生的方法,确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把自己的经验概括为8句32字:“重视熏陶,寓育于教;严格要求,勤于检查;相互讨论,启发思考;多读多写,稳步提高。” 王先生乐观向上,从不把自己当做病人。他曾透露长寿而能继续维系学术研究的秘诀,那就是老有所为、勤于动脑。他用篆文书写自创的《不老歌》,其文曰:“起得早,睡得好,七分饱,常跑跑,多笑笑,莫烦恼,天天忙,永不老。” 王先生用一生的努力,实践了自己信奉的春蚕精神。程千帆先生在世的时候屡次用“默默耕耘,老学不倦”八个字赞赏王先生,此八字可谓王先生做人治学的真实写照。虽然王先生离我们远去了,但他的学术风范和人生态度将激励和感召后来之人;他开启的事业,也一定能薪火相传。

内容有四:前人之说有可取者,悉甄采之;句读之有误者正之;史证之偶疏补之;间附论说以评断之。

孙钦善,北京大学古文献学教授。该书分上、下两册,分为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辽金、元明、清及近代七章。各章论一代古文献学概况以及文献整理概况,代表性的古文献学家和他们在古文献学上的成就。全书论及重要专题三十余个,有代表性的古文献学家上百人,对于古文献学及古文献学史均有建树。

该书是《中国文献史》的前两编。绪论部分讨论中国文献学与文献史的相关理论问题。先秦文献从物质形态上依次论说汉字的发明及甲骨文、青铜铭文、石鼓文、盟书、简牍和帛书,然后是从内容上介绍先秦的重要典籍,最后则是谈先秦时期的文献编纂、整理与收藏。书最后还附有《先秦文献大事记》。

《中国目录学史论丛》,王重民著,中华书局1984年版

《中国古文献学史》,孙钦善著,中华书局1994年版

郑伟章,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毕业。所谓“文献家”,指那些在藏书、校书、勘书、刻书、辑书和书目题跋等方面有成绩者。全书分上、中、下三册,收罗自清初钱谦益以迄现代1500余人,大体依传主生年排次先后。其书体例,先述其生平事迹和文献建树,所刻所辑书目录,并详考其人藏书、读书、校书和刻书处所,收藏印章和书目题跋,及其所藏的珍本秘籍的承传源流,最后于尾注标明引文文献和参考书目的出处。

张舜徽,湖南沅江人,华中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文献学》是其文献学方面的代表作,该书分12编,第一编绪论阐述了文献学的范围和任务,古代文献的材料与散亡等。其余各编分别叙述了古代文献的著作、编述体例,钞撰,写作的模仿、讹托、类辑,文献的版本、校勘、目录、注释、翻译、考证、辩伪、辑佚等,对前人整理文献的具体方法和步骤,历代校雠学家整理文献的业绩,都作了总结,最后就文献整理的目的、任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作者认为:我国古代无所谓文献学,过去称的校雠学,相当于今天的文献学。文献学的主要任务是继承过去校雠学家的方法和经验,对现存文献进行整理,使杂乱的资料条理化、系统化,古奥的文字通俗化、明朗化,并进一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条别源流,甄论得失,让人们使用更为方便。该书构建了古典文献学的规模,并成了这一领域研究的基本范式。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先生是新疆文献学界的元老,《中华夏族民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