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咱俩的管艺术学理论议论,他关心和忧愁更加多

我们始终在期盼着一个成熟的大众阅读时代的到来,我们始终在期冀着又有一本流传于市井民间的《红楼》可以诞生在我们这个略显喧嚣的时代,期冀着有一种广被大众接受的作品置身于“文化消费”时代的市场上依然可以迸发出灵魂的明亮。这很难。可是,在这条探索的小径上,从来就没有缺少过知难而上者。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白烨即是当代文学研究的知名学者,他策划的系列图书诸如布老虎以一种貌似通俗的形式走进了万千读者的心灵,但这些文本中某些固持的东西又让它们成为时代文学中永不可磨灭的印记。

白烨;文学理论批评;文坛;文学

当记者与白烨面对面时,记者希望他能够更多地谈谈自己。但这位学者却让记者“失望”了,他关注和忧虑更多的是当下的大众阅读。虽然大多数人只看到图书文本的畅销,却无法理解这样的一本图书诞生背后的艰辛。

我们的文学理论批评,要走出自说自话的局限,跨越“圈子化”的桎梏,要努力做到“以理服人,以文服人,以德服人”,在增强“创造力、感召力、公信力”上下功夫,做文章,真正做到理论有实际功效,批评有切实效益。

然而正是这种关注和忧虑,正是这种关注和忧虑的存在,才使越来越多的人走近文学这个一向有些“孤高”的圈子成为可能,他们也可以亲炙文学内在的特质和不灭的光辉。

当代文坛呈现出怎样的新格局?存在哪些问题?如何通过学术研究、文学批评等手段应对新挑战?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

学者也有人间情怀。

当下文学现状:亦喜亦忧

记者:您对大众阅读的心态的把握是相当到位的。那么,首先,您可以对“大众阅读”下一个比较全面、客观的定义吗?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当下文学发展的总体态势是什么?多年来跟踪当代文学的感受是什么?

白烨:我认为并不需要给大众阅读一个统一的命名,正如我并不将大众阅读理解为一个特定的读者圈子一样。大众阅读,大众读者,没法具体定义。读者的阅读需求是经常变化、经常轮换的。当然文学批评时在使用一个概念时应该有一个相对明确的含义,但这样的一个有固定含义的概念对于出版策划人来说,只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我想,大众阅读应该是指大多数普通读者都感兴趣,因而形成一定的“焦点”和“热点”的阅读取向。这里头可能和可以有许多个“点”,而在文学创作方面我赞成安波舜当年给“布老虎丛书”的一个定位:给大众一个现实又不失浪漫的故事,还大众一个文学梦想。本着这样的想法,过去的“布老虎”和现在的“布谷鸟”,我们在策划选题时特别注意了四个方面的因素:其一,当代背景:其二,都市场景;其三,爱情故事;最后,浪漫意韵。

澳门新葡新京,白烨:现在的文坛越来越走向分化,不同的作者、不同的创作、不同的生产、不同的传播,都参与进来。这使文学在整体上形成了持续活跃与异常繁荣的景象,但又存有“繁而不荣,多而不精”的深深隐忧。新世纪文学的主要特点有繁盛性、新异性、外延性。

记者:大众阅读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您认为当下的大众阅读呈现出了什么样的特点和发展趋势呢?

从2003年起,我开始主持《中国文情报告》项目,这个项目后来纳入蓝皮书系列,也叫“文学蓝皮书”。这十年来我的最大感受是,文学与文坛发生了结构性的异动。我把这种格局演变,用“三分天下”加以描述:以文学期刊为阵地的传统型文学,以市场营销为依托的大众化文学,以网络科技为平台的新媒体文学。简要来说,过去的文学主要是跟随主流体制运行,现在的文学则是追随市场运势游走。

白烨:当下大众阅读的最基本的特征是“尚实”,这种倾向是由各种综合性的因素构成的。经济生活越来越居于主导地位,整个社会生活走出了“假大空”,人们越来越讲究利益、效益,越来越求实、务实。反映在文学欣赏上,大众读者就比较喜欢接受切近现实的东西。如“反腐”小说、官场小说,就写当下正在流动着的社会生活,有助于人们认识自己所处的环境;一些女性作家所写的家长里短的生活故事,读者看着亲切,也有助于认识身边的人和事。一些先锋性很强的实验性文本,读者面就要狭窄得多。

当下的文学确实是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又以亦喜亦忧的方式呈现着:各种写法多了,佳作少了;作品种数与印数增了,艺术质量与分量却减了;小说改编影视的多了,经得起阅读的却少了;期刊的时尚味浓了,文学味却淡了;作家比过去多了,影响却比过去小了;获奖的作者多了,能留下来作品的却少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在计划体制的时代,文学的活动以政治为中心,写什么和看什么,都带有很强的计划性,文学的阅读是供给制的。计划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之后,文学从供方市场逐步转变为需方市场,20世纪90年代之后更是读者的阅读拉动热点,形成取向,从而影响创作者和出版者。从前的文学出版只是一些文学期刊的延伸,是名作家的事,而现在的文学出版不仅不再依附文学期刊,而且是文学领域当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

现代文学机制:多元性与混合型

社会生活和时代的演进,使阅读也从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阶段。文学活动作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它是与社会生活是联结的,互动的。如果说过去的阅读是一种古典阅读,那么现在的阅读不断凸显的主要是消遣性、消闲性和消费性。当然,阅读的总体趋向是越来越多元化了。如果说过去对文学的娱乐功能确实不够重视的话,那么现在则是有些“矫枉过正”了。

《中国社会科学报》:据您观察,商业浪潮和网络技术是如何通过影响文学作品的生产与传播机制来改变文学创作的?

记者:80年代中后期,还是精英文化居于主导地位,那么为什么大众文化瞬间就消解了精英文化?

白烨:文学和文坛现在有几个明显的特征:作者队伍扩大且庞杂了、作品数量激增且芜杂了、活动领域扩展并混杂了、运作手段丰富又杂沓了。不同作者带着不同观念进入文学写作,文学生产与传播者带着不同动因介入文学制作,商业机制带来出版市场化,信息科技带来网络自由,这形成了文学共同体、文化共同体甚至利益共同体,使得文学从创作到生产、从营销到阅读,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异。与过去的一统、计划完全不同,现在的文学机制也是多元性与混合型的。

白烨:这样表述并不准确,并不是消解,只是精英文化与那个时代相比,不再那么显赫了。

多层因素介入后,主导文学活动和推动文学发展的,不仅是文学自身,还有资本与市场、信息与传媒等要素。

这或许并不见得太坏,为什么一定要让某一种文化形态长期地居于一种主导地位呢?即如现在,在文学创作上,还是有不少的作家在坚持自己一贯的写作理念,如史铁生、残雪、张承志等,他们坚持的就是一种精英的精神姿态。在文学批评和文学研究中,也有精英性的东西不断出现,只不过这些东西成为了多元文化中的一元。现在的纯文学意义上的文学欣赏,基本上是圈子化的,也即志同道合者的呼应与互动。

咱俩的管艺术学理论议论,他关心和忧愁更加多的是当下的民众读书。文艺文化现状:不同观念汇流

记者:精英范畴内的阅读与大众阅读一定是对立的吗?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网络文学和大众文学的冲击下,传统文学创作出现了哪些问题?这与学术研究有怎样的联系?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咱俩的管艺术学理论议论,他关心和忧愁更加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