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真正好想好好爱您,小编绝不做你的老伴

下午回到家,等了许久,不见有你的电话。烦躁的在屋里转了一圈,终于决定把电话打过去,又是许久不见你接。心突然冰凉,重重的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想了好久好久也没想起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天塌了。我已经习惯了你在我到家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的生活已经完全被你控制。我不知道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听不见你的声音我该怎么办? 一秒、两秒……一分、两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我在时钟的滴答声中煎熬,我在电视频道的不断调换中踌躇彷徨。 终于,你的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家里出了一点事情。我一下子惶恐起来:怎么?快告诉我。你仓促地说了句:她家里来人吵闹,我抽空出来打电话给你,今晚不要等我电话了,早睡觉!没等我再说,你便扣了电话。 我的大脑开始高速的运转,走马灯似的显现出你的、她的家人围在你面前。 外面迷蒙着细雨,房间里一个人冷冷清清。想起李清照那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诸多感慨涌上心头,眼泪没来由的在眼里打转,我咬着牙不让它落下来。些许,却早已泪流满面。 我始终不知道在你的面前,我究竟应该是哪种角色的扮演者!朋友?妹妹?情人?都是也都不是!记得那天我们一起驱车去到大南山里,那个掌握不了自己命运的老头对我说:“一切皆好,只是婚姻上容易没了主意!”面对你,我突然多了一份畏惧,没来由的畏惧! 为什么不让我早些认识你?你说我也说。良久的沉默。重重的叹息! 记得那一次,你强攥着我的手说:“你离我那么近,却又是那么的远!我想触摸你,你却高傲的让我心生畏惧!”你可知道:我只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要将我的心紧紧地包裹起。我的心已经容不得半点伤害! 你对我说:知道吗?你是我前世的老婆,我们一起牵了手来投胎。半路上,我却把你弄丢了,让我比你早到了十几年。那一天,我开车从你身边经过,蓦的,我的心紧紧地抽搐,我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似曾相识,魂萦绕牵。终于让我找到你,可今生已经不是前世!……这辈子我们牵住手,下辈子做夫妻,行吗? 我冷冷的一笑,将你的手甩开:“我只相信今生,不相信来世!这辈子把握不住,谈什么来世?!” 又是重重的叹息! 刚刚认识你时,听你的电话,全当是生活的调味剂!你的声音、你的思维方式无疑给我寂寞的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我等你的电话,却故意等响一遍又一遍之后再去接。不是因为矜持,只是感觉像猫戏鼠似的逗趣。那些日子,我开心,我精神,我也得意!你开始变得焦躁,你告诉我:你这个女人太聪明,也太高傲!我想得到,得不到;想放弃,却又舍不得。在你面前,我六神无主,无计可施!可越难得到的东西我越想得到!我心里一颤,却微微一笑:“你想得到什么?如果要得到的是我的肉体,你可能会得到,但得到也随即失去。因为我会失去对你的兴趣!”你猛地一下子捧起了我的脸,咬牙切齿地说:“我是个男人!我渴望得到你!但我不要!我要的是你的心!”你弄得我的脸生疼。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你的眼睛,平静地说:“放开我!”我感觉你的无可奈何。你放下手,垂头丧气地说:“你是个可怕的女人,你会给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带来灾难!可是我要征服你,一定要征服你!” “我要征服你!”我喜欢听你这样说话。你这样给我的感觉像个真正的男人! 好呀!我等着你来征服我! 好久好久找不到写东西的冲动,突然这几天总是想写一些事情。点点滴滴,落到纸上的文字竟然全是你,原来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你! 我怕了!这是恶魔的诅咒:我没了主意! 昨晚半夜回到家中,莫名的兴奋。考虑再三,决定打电话给你。电话那端你的声音疲惫且充满倦意,我有些心痛,可就是不想放下电话。 我把昨天写的日记读给你听。我霸道地说:“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我也不要你睡觉。在晚上,我不能忍受我听不到你的声音就睡觉,我要全部占有你的感情。”电话的那头又传来重重的叹息:“我们都陷进去了!一开始,我真的很寂寞。我只想找个女人,玩场游戏。可当我发现除了工作之外全部都是你的影子的时候,我怕了,是真的害怕!你与别的女人不一样!如果你是个男人,我们会成为很好很好的哥们!可你是个女人,又是个漂亮的女人,你又有一颗属于男人才有的心!……我们做知己吧!一辈子的知己……” 我的眼泪又在眼中打转:“你是个魔鬼!你偷走了我的心,却把我的躯壳随便一扔。你说过,我是你前世的老婆。上辈子你把我弄丢了,这辈子我不许你把我再扔下。我不要做你的老婆,可我要你牵住我的手,不要再分开。我要像藤、像绳一样缠住你、绕住你,把你绑也要绑在我身边。可我不想也不会成为你的老婆!我只要你牵住了我的手,别再把我弄丢! 叹息! 我们是一样的人,一样一样的!你所想的也是我所想的。可我该怎么办?我是个男人,我身上所背的包袱又是那样的重。我和她结发成夫妻,她又陪我走过风风雨雨。如今她病成这样,我又怎么忍心把她抛弃?! 知道吗?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你是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也是你的与众不同,我欣赏你,因为你是男人中的男人,你值得我去信赖! 我的心一直高高在上,很难容纳周围的男人,我对他们不屑一顾,可你却成了一个偷心的人。还没有哪个男人偷走过我的心!我自诩为一阵风:没有人能让我为他停留,可你却是一片树林,挡住了我的行程 周六,我要去另一个城市办事。 我问你,可不可以与我同行?你欣然答应。 一大早,你来接我。看见你下了车为我打开车门,我内心莫名的感动。 今天心情很好,因了这天气,也因了有你!一路上我大谈特谈我的梦想,我的抱负,和我的未来。你却总不断地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我故意问你:看我做什么?你没有言语,半晌才回答:“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把头扭向一边,岔开了话题。去的路上,多数时间是我在说,你在默默地听。 下午,我要你陪我到处走走。你说到了这里顺带去见一个客户。我心里别别扭扭,却还是与你一同到了那里。是个女人!她把你热情地接了进去,却没有与我打招呼。地方很小,没有第三个人坐的位置,我说:你们谈。便去了外边。那地方车来车往,很脏。没有站的地方。我钻进车里,正对着你们谈话的那个窗户。我看着你们第一次见面却谈笑风生,看着那女人侧了头看着窗外眼睛朝我瞟了一眼,笑着挪开。我知道她是在问起你,我是你的什么人?心猛地被针刺了一般:我在别人眼里是以一种什么身份出现?你的情人?,莫名的伤感,我们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知己。你有钱,我有貌,怎么看我都是你温室里养的花草!我一遍一遍的看你,希望你抓紧出来带我离开这个地方。你们依旧谈笑风生,我的心却起伏不定!终于,你出来了,我说:快带我离开!一路之上,再没有了早上出来时的好心情!你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做着无谓的解释,我也无心听进去。可当你一下子说出那个女人的名字时,一股无名之火却让我震怒。我终于明白你此来的目的!我压着火气对你说:“我不管你身边围绕着多少个女人,但是在我面前,你最好一个都不要谈起!” 好久好久,我们都没有言语。心冰到了极点。我没有资格要求你为我付出什么,因为你要的我不可能给你,可我为什么会因为这样一个女人而生气? 我悲伤的对你说:“刚才你们在谈话时,我想了很多很多。我需要的不是这样一种感情,我不要暧昧!不要阴暗!我的生活需要阳光、空气和水!我需要别人的尊重!我喜欢前呼后拥的环境!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们之间见不得阳光,让我憋气,烦闷。……当断不断,必为其乱!我要离开你 你把车飕的停在一边,瞪着眼睛看了我半天,最终却无奈的仰躺到座位上长叹了口气:知道吗?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我要的女人!我非常的喜欢你,可我不敢动你……我怕伤了你的心……我想我们还是做知己吧,因为我不想你离开我…… 一路无语,却眼看就要回到我们住的城市。 你问我想不想回去?我咬着牙告诉你:我出来的时候心情很好,我不想这样子回去。你要让我开心起来!(我知道说到底,还是想给你机会。)感觉你突然有种如释重负般长舒了口气,孩子似的说了声:好。把车掉头去了一个地方,我不知道要去哪里,问起你,你却坏笑着说:找个旅馆住下,我要要你!我一下子“哈哈的笑出了声,一下午的沉闷被你这句话轻而易举的打破了! 看着车缓缓地开上了一条小路,看着路的尽头渐渐的现出一片小小的坡林,我的心竟然慢慢的陶醉起来。我知道山坡的那边会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水库,我也知道你会带我去这样一个有风有树又有水的地方,因为我们的想法是那样的相像。 车真的慢慢的开到一个很大很大的水库边上停了下来。你打开车门把我揪出来,问我可喜欢这个地方?我微笑,可我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一阵清爽却又舒缓的风吹过来,我一下子张开了手臂跳了起来,然后大声地说:“我要飞……”随风起舞,裙裾飘飞,我仿佛成了一只在空气中自由舞动的精灵。你突然地抱住了我:“你刚才一跳,我就想把你紧紧地搂在怀里。你让我醉了!……”我努力的挣脱你的怀抱,再次的岔开话题:“知道吗?我最喜欢风,特别是这样的风。风一吹我就有种想飞的感觉,我真的好想乘风归去……” 我拉着你的手开始奔跑,我的心开始欢快起来。我们跑到水库边上,有一条小小的铁船,又一起跳到上边,我再次张开手臂。你猛地又把我搂起,这次我却再也挣不脱。我感觉你的心跳、我的心跳,我还感觉你的力量和无穷的男性魅力,如涛涌般的扑向我,让我无法抗拒。我羞涩的闻着你的气息,如初恋般的甜蜜。你轻柔的吻划过我的嘴唇,让我沉醉,我一下子没了方向,却又迅急的用手去阻挡,却又如何阻得了你无穷的力量…… 吻过,我们分开!我有些着恼,又有些失落。我们无声的牵了手走过河滩,又无声的捡起一些石子抛到河面上打着水漂。许久许久,你说:这种感觉真好!我也轻声说:是的,这种感觉真好!就这样吧!不要再妄图得到我,我知道你不想失去我,是吗? 一声长长的叹气,又一声长长的舒气。然后听到你大声地说:“好,就这样吧!此生无憾,我愿把最美妙的一刻长存心间!”风无声的吹过,我们彼此都庆幸,幸好一切都没有偏离轨道。 我们拉着手微笑,然后拥抱:“好吧!就这样吧!让我们做一辈子的知己吧!刚才全当时风的痕迹吧!

亲爱的,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吗?每天除了上班就是想你,想你能陪在我身边,想你牵着我的手,陪我一直走下去。可现实是那么的残忍,它偏偏让你我分隔二地,让我摸不着,看不见。离开之后,想你成了我的习惯,你呢,是否也在同样的想着我?真的好想好好爱你,让你的心不在那么的孤单,不在一个人承受着承受不了的事。我知道,你累了,想找一个停泊的地方,好好的休息。让你那个颗疲惫的心好好的放个假。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无助。你都一个人放在心里。不告诉任何人。

十年,她心心念念盼到做他的妻子,却夜夜独守空闺,看着他和她的闺蜜双宿双飞。

亲爱的,现在你的身边多了一个我,让我跟你一起分担你的快乐和不快乐。让我走进你内心的深处,让我学着读懂你,好吗?

第一通他的电话却是命令:“你去跟我客户上个床,不然我跟你离婚。”

亲爱的,好想告诉你,我想做你生生世世的女人。因为我爱你,爱了,真的爱了。爱你的好,你的坏,你的一切的一切。

然而,看着别的男人留在她胸口的紫红吻痕,他疯了,他狂了。

亲爱的,此时的你肯定还在睡觉吧。呵呵,好想依偎在你的身边,听你叫我"老婆"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我是最幸福的女人。

“我的老婆,难道别人碰得,我碰不得?”

亲爱的,我知道我是一个爱哭鬼,坐在电脑前,眼泪又开始不争气的想往外流了。我知道现在的你,不能给我什么,我也不要你能给我什么,我只要你的心里时时刻刻想着我就够了。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明明白白告诉自己,我又背着自己的良心在说话了。我想要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要你再爱别人,不要你给别的女人一点点的机会。我想要得到最幸福女人应该得到的一切。

这辈子,他只要她为他生的孩子,其他的……

亲爱的,我是不是很自私。所以现在的我,不敢要求你太多,我知道现在的你我,有点不切合实际。但我会努力。坐在这里,儍儍的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听着自己想听的歌,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不停的在键盘上游动。外面下着雨,让我更加的想你,因为我喜欢这样的天气,也许这跟我爱哭有关吧。

“给我打掉。”

亲爱的,看完你空间里面所有的日记,我心里好嫉妒里面的她,以前的你是那样的爱她,爱的那么真,那么的伤心。你把一颗心完完全全的交给了她,可她对你却是那么的无情。而现在的我呢,我从来没问过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你爱我到底有多深。我从来不问,我也不想问,因为我知道,你心里会明白的。是吗?

图片 1

亲爱的,你能像爱她一样的爱我吗?也许你做不到,因为必竟曾经爱过,爱上一个人容易,要忘记一个人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完成。

    第一章 今晚陪我客户睡

亲爱的,太多太多的话,放在我心里好久好久了,好想对你说。可我没有,因为我知道,我不想你在为了我而烦恼了。我要让你看到我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那样你也才会开心。我不要你为了我担心,我要我亲爱的你幸福快乐。

    “今晚八点,你给我去帝豪大酒店1903号房陪个客户过夜,化点妆,打扮漂亮,里面不要穿内衣,听见没有?”

亲爱的,知道吗?每每想起你对我温柔体贴的样子,我就会一个人儍笑,笑容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幸福。有时候朋友都会怪怪的问我笑什么。我只是说没什么。又继续想你。

    安若张了张嘴,根本发不出声音。

亲爱的,想你了。看到外面的情侣,我好想跑上去告诉他,我也有一个亲爱的他,我们也跟你们一样,好幸福,可是他却不能陪在我的身边。

    她不敢相信,这个在电话里命令她去陪别人睡的,是她新婚三个月的丈夫,江氏总裁江翊。

亲爱的,记得每天早上要吃早餐,知道吗?爱我,就好好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在这边担心你。我也会听你的话,下班后乖乖的回家,好好的照顾自己。

    每一夜,她都是独自睡在豪宅里那张过分宽大的床上,身边冰冰凉凉的,空无一人。

亲爱的,记住我说过的话,我等你!

    而她的丈夫,睡在他心爱的那个女人身边。

    他都还从来没有碰过她,竟然要把她的第一次,给一个陌生人!

    “不。”她下意识地拒绝。

    “你不去也行,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男人的声音没有丝毫余地。

    “你……”

    “你想想,得知我把你休了,我岳父会怎么样吧?”

    安若的手指甲掐进手心。

    爸爸有严重的心脏病,好不容易才找到合格的心脏移植,他怎么受得了这么大的刺激?

    一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江翊,我是你老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嫁给你三个月,只在婚礼上见过你一次!”

    而且,我爱了你十年,从你还是个青葱少年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你不爱我,就可以把我随便扔给别的男人睡吗?

    江翊的声音嘲讽而凶狠:“乖老婆,你是聪明人,只要你乖乖把客户伺候好了,这江家少夫人的名分,我是不会让给别人的,你有面子,你父亲也脸上有光,不是很好吗?”

    安若冷笑:“我要的可不只是江家少夫人的名声。”

    “哦?那你还要什么?”

    安若深呼吸一口:

    “我可以去陪别的男人,但是……”

    “今晚,我回来以后,你要陪我,履行夫妻义务,到我满意为止!”

    江栩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

    “安若,你跟别的男人过了夜,还有脸要我来陪你?拜托你照照镜子,你就不嫌自己脏吗?”

    “江栩,我就是再脏,也是你选的,我想,你也没有干净到哪去。”

    江栩微愣,思考片刻,冷冷道:“好,我今晚回家来陪你……”

    最后的两个字很模糊:“……睡觉。”

    安若的声音,比他更冷:“记住,江先生,一定要竭尽你毕生所学伺候女人的技术,让我满意为止。”

    江翊似乎没听见她的话,撂下一句:

    “我也不知道那人怎么瞎了眼看上了你,像你这样没有风情的女人,穿什么高档内衣都没用,还不如不穿算了,这样,也许人家还会勉强对你有点欲望,记住,千万别给我在床上像条死鱼,不然我弄死你!”

    八点整,1903号房门口。

    安若静静地站着。

    她依照江翊的吩咐,薰衣草色的套装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穿。

    感觉自己似乎随时都被人盯着,羞耻的感觉一阵一阵传来,双腿紧紧并拢,似乎不这样就会觉得自己是个妓女!

    房门虚掩着,里面是一片漆黑,隐隐约约飘来辛辣的烟草,带着某种独属于男人的气息,感觉像野兽一般危险。

    可是,再危险,又怎么比得上她那无情冷血的丈夫?

    踩着高跟鞋,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有人吗?”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小嘴!

    接着,就好像她只是一只小猫一般,捞了起来!

    下一秒,她就被扔在了一张很宽大,很软和,似乎无边无际的大床上!

    第二章 这是她的初吻

    一只高跟鞋飞了出去,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安若感觉到了一阵恐惧。

    连江翊这样高傲的男人,都必须要献出老婆去笼络的大客户,一定年纪很大了吧?

    会不会有什么恶劣的变态癖好?

    一个沉重的身体霸道地压在她身上,很强壮,也并不苍老,就好似蓄势待发的野兽,顺手就将她的双手反剪起来,粗鲁地固定在了头顶上,大手一扯,她的套装纽扣当即滚落两颗!

    安若恨死了江翊不许她在套装里穿任何东西的要求!

    窗帘拉开了一条细缝,虽然只有5CM,然而月光照了进来,一切一览无遗!

    罪恶而美艳!

    安若很明显地感觉到男人的呼吸猛地变得粗重!

    火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胸口和颈间,她努力抬起眼朝上看去,起码要知道这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这一看,她不由得暗骂一声MMD。

    月光刚好避开了男人的脸,完全连根毛都看不见。

    只展露出他线条分明的小腹,上面有一道狭长的疤痕,看得安若全身一紧,能够想象出当时有多疼!

    身上有这样的伤,是黑社会?

    好可怕,他该不会把她弄死吧?

    男人甚至连她另一只高跟鞋都没有脱,便欺身上来!

    他的手上有粗糙的老茧,火热的痛楚一层层漫上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管他的。

    至少,她报复了江翊,既然他这么不尊重她,拿她当一个出卖肉体的工具,那么她也就好好让他尝尝戴绿帽子的滋味!

    既然江翊已经把她当做一片垃圾,那么她也把自己当作垃圾好了。

    垃圾又怎么样,多几个男人玩,不是很好吗?难道这个世界上,只能男人来玩女人?

    一会儿,江翊还必须得回家乖乖陪她,伺候她!

    三个月独守空房的滋味,她怎么可能不恨?

    男人的另一只手猛地掐住她的下巴,毫不留情地打开她的嘴唇,接着,带着酒气的嘴唇就封了上来……

    热辣而残暴!

    坚硬的胡渣刺得她生疼,似乎每一下,都要把她吞入腹中,嚼碎。

    她被他吻得全身一个激灵,汗毛直竖,喉咙间一阵一阵恶心泛上来……

    没人相信,这是她的初吻。

    却给了一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心里一个声音怒吼着:

    安若,你为什么要这么贱呢?

    就算江翊不爱你,不要你,要和你离婚,你还可以爱自己,珍惜自己啊!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脏?

    ”放开我!!放开我!!“她好像喝醉的人突然被人兜头盖脸浇了一盆冰水,清醒过来,“我是江氏少奶奶,我不是一只鸡,我不做这种事!放开我,不然我就报警了!”

    “你确定?”

    黑暗中,她上方的男人,居高临下地开口。

    说的是法文。

    安若不禁浑身一颤,难道是个外国人?有胸毛的那种?毛茸茸的,像一头大熊,能够把她压死!

    不过,他说法文的声音很悦耳,而且年纪并不是很大,这样看来,应该还算个有素质的人,不会干出强暴的事情来。

真正好想好好爱您,小编绝不做你的老伴。    “我确定!”安若曾经在法国留过学,法文很流利,“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可以给你找一个女人,你喜欢什么样的都可以……”

    第三章 不跟我睡 他就会跟你离婚

    男人笑了起来,那种笑有一种残忍的味道,却又带着一丝甜蜜:“但是江先生答应把他的妻子给我玩,江夫人可是剑桥MBA毕业的高材生呢,通晓三国语言,哪里是那些野鸡可比。”

    他竟然调查她这么详细?

    “求你放我出去,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任何事情我能够帮得上你的,我一定会帮你!”

    男人微微地一笑,笑得邪魅而性感:

    “我听说你是江翊的贤内助,他娶了你以后,江氏的股价升了不少,你还帮他开拓了不少国际大客户。”

    “是的。”她不想否认。

    “怎么,你看不起我?我是他现在最重要的客户,这笔单几亿欧元,如果我拒绝跟他签,他在欧洲的事业就会一落千丈,再也爬不起来了!”

    安若一字一句地说: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要靠自己老婆卖身才能取得成功,头上全是青青草地的男人,那么这成功,特么丢人到姥姥家了!”

    “哈哈哈哈哈。“男人爆发出一阵狂笑,“江夫人原来这么可爱。”

    “过奖。”她的脸颊有点儿烫。

    多久没有人夸过她一句“可爱”了。

    大概终此一生,都得不到江翊这样的夸赞了吧。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走出这个门,江先生就会和你离婚的?到时候,全城的人都会取笑你是个被抛弃的怨妇!”

    “那是我和他的事,与你无关。”

    “那好,我放了你,这是你的选择,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

    男人一把搂住安若的纤纤细腰,热吻落在她的胸口上。

    他脸上粗糙的胡茬,将她娇嫩的皮肤刺得生疼。

    “如果有天你反悔了,记得来找我,我一直很想要你这样……带刺的小野猫……而且不穿内衣……真是太性感……真想把你一口一口吞下肚子里……”

    刚走出酒店,手机短消息响了。

    江翊发过来四个字:“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等着瞧吧。”

    “明天去民政局办手续,我同意离婚。”她不假思索地回了这条消息。

    她已经死心了,不如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回到家,原本整整齐齐的一楼客厅里,一片狼藉。

    花瓶在地上摔成了碎片,她精心照料的兰花全部被拔了出来,满地都是泥水。

    女佣何姐一脸惊慌:“少奶奶,叶小姐又来了……”

    叶梦雨?

    高跟鞋一下一下,把地上的碎瓷片故意踩成了粉末,听得人牙根子都酸。

    叶梦雨身穿鱼尾裙,将高挑的身材勾勒得格外凹凸有致,高跟鞋镶着钻,据说这是某大牌限量款,全球才5双。

    “叶小姐,你有自己的宅子,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自从安若嫁进江家,三个月叶梦雨已经来了五次,每一次都把她的衣柜打开,挑走最新款的衣裳和首饰,搞得鸡飞狗跳。

    “哈哈哈,若若,十几年前你就说过,我是你最好的闺蜜,你的就是我的,难道你不记得了?”

    “当时我眼瞎。”

    叶梦雨阴险一笑:“若若,你早就不是以前班上那个小公主了,现在我才是女神,大明星,别人出几百万我都不一定出场,到你这宅子里面来,难道不是你的荣幸吗?”

    “叶梦雨,你可别忘了,你不过是个戏子,我才是真正的江家少奶奶!”

    第四章 你这个贱人

    安若很清楚,自己是江家少奶奶不过也就到今晚而已,明天,她就不是了。

    而接任她的女人,堂而皇之地站在江翊身边的女人,想必就是叶梦雨吧。

    她以为自己一颗心已经完全麻木了,却还是隐隐作疼。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真正好想好好爱您,小编绝不做你的老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