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鹦鹉能言,捕野孔雀

○鹦鹉

○众鸟

孔雀

《礼记》曰:鹦鹉能言,不离飞鸟。

《异物志》曰:锦鸟,文如丹地锦,而藻缋相交。俗人见其似锦,因谓之锦鸟。形微大於雉。其雌特有成文,五色,甚可爱。

交趾 罗州 王轩 燕

《汉书》曰:献帝兴平玄年,金陵北狄献鹦鹉三。诏曰:"往者广陵献鹦鹉三枚,夜食三升麻子。今穀价腾贵,此鸟尾嫳有损,可付安西将军杨定国,令归故乡。"

《周氏杂字》曰:鸀鳿鸟,似凫。

汉燕 胡燕 千岁燕 晋瑞 元道康 范质

《江表传》曰:孙权曾大会,有白头鸟集殿前。权曰:"杆何鸟?"诸葛恪对曰:"白头翁。"张昭自以坐中最老,疑恪以鸟名戏之,因曰:"恪欺国王,未常闻鸟名白头翁者,试使恪复索白头母。"恪曰:"鸟名鹦〈母鸟〉,未必有对,试使辅吴复求鹦父也。"昭不能够答。

《风土记》曰:鹔鷞,鹙属。飞则鸣,其翅凌帅者也。

鹧鸪

《山海经》曰:昆仑山有鸟焉,其状如鹗,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郭注曰:鹦鹉舌似儿,扶南徼外有。色如赤,有纯赤。赤者大如雁也。)

《九章》曰:鸿鹄代游曼鹔鷞,(曼曼行也。鹔鸘,俊鸟。)

飞数 飞南向 吴楚鹧鸪

又曰:鹦鹉,惠鸟。栖林啄蕊,四指中分,行则啄地。

《风土记》曰:鹥,〈由鸟〉也。以名自呼,大如小鸡,生於莲茎上。

《食经》曰:鹦鹉能言而不得使长言,是得其所言,不得所以言。

《尔雅》曰:鹳鷒,鶝鶔也。如鹊,短尾。射之,衔矢射人。(郭璞注曰:一名随羿。)

知太岁 张 颢 条支国 黎景逸 张昌期 崔圆妻 乾陵 鸽信 鸡

《说文》曰:鹦鹉,能言鸟也。

《河图说徵祥》曰:鸟一足曰独立,见则主勇强也。

陈仓大理 楚鸡 卫女 长鸣鸡 沉鸣鸡 孙休 吴清 苏黎世郎中

《文人传》曰:黄祖皇太子裳蚌客大会,有献鹦鹉鸟,射举卮酒於祢衡曰:"愿先生为之赋。"

《布宜诺斯Ellis记》曰:双清区有独足鸟,大如鹄,其色苍,其鸣自呼"独足"。

祝鸡公 朱综 代郡亭 高嶷 天后 卫镐 纳闽富家

成公绶《鹦鹉赋》曰:小鸟以其能言解意,故育以金笼,昇之堂殿,然未得鸟之性。

《临海异物志》曰:东垂有一足鸟,俗名曰独足,疑是商羊。文身赤口,惟食虫豸,不罕跃粱,鸣如人啸声,将雨转鸣。或曰山噪鸟,昼伏夜翔,或时昼出,则群鸟噪之。

孔雀

张华《鹪鹩赋》曰:鹦鹉惠而入笼。

《山海经》曰:有彩色之鸟,有冠,名曰狂鸟。

交趾

傅咸《答李斌书》曰:吾作左丞,未几,而以吾为京兆。虽心知此为不合,然是家亲乡友,自愿,便俗从耳。时帚下问吾当去否,吾答:"鹦鹉子言'阿安乐',今到阿安乐,何为不去?"

孔北海《周岁论》曰:仪凤屯集,狂鸟秽之。

交趾郡人多养孔雀,或遗人以充口腹,或杀之感觉脯腊。人又养其雏为媒,旁施网罟,捕野孔雀。伺其飞下,则牵网横掩之,采其金翠毛,装为扇拂。或全株,生截其尾,认为方物。云,生取则金翠之色不减耳。

《宣验记》曰:有鹦鹉飞集山中,禽兽辄相袄曦。鹦鹉不可久也,便去。后月,山中山大学火,鹦鹉遥见,便入水沾羽,飞而洒之。天神言:"汝虽有志,何足云也?"鹦鹉曰:"犹知不能够,然常侨是山,禽兽行善,皆为兄弟,不忍见耳。"天神嘉感,即为灭火。

《尔雅》曰:鶨,〈其鸟〉老。(郭璞症曰:鸰鶨也,俗谓之痴鸟。音丑眷切。)

罗州

《南方异物志》曰:鹦鹉鸟有两种:一种青,大如乌臼;一种白,大如鸱鹗;一种五色,大於青而小于白者。广陵以南尽有之。白及五色出杜薄州。凡鸟四指,三向后;此鸟两指向前,两指向后,异於凡鸟也。行则以口啄地,然后足从之。

《说文》曰:欺老,鶨也。

罗州山中多孔雀,群飞者数十为偶。雌者尾短,无金翠。雄者生八年,有小尾,三年成大尾。三阳而生,三10月后复凋,与花萼相荣衰。然自喜其尾而甚妬,凡欲山栖,必先择有置尾之地,然后止焉。南人生捕者,候甚雨,往擒之,尾沾而重,无法高翔,人虽至。且爱其尾,恐人所伤,不复骞翔也。虽驯养颇久,见美妇人好时装与孩子丝服者,必逐而啄之。芳时媚景,闻管弦笙歌,必舒张翅尾,盼睇而舞,若有意焉。山谷夷民烹而食之,味如鹅,解百毒。人食其肉,饮药不能够愈病。其血与其首,解大毒。南人得其卵,使鸡伏之即成。其脚稍屈,其鸣若曰“都护”。大老粗取其尾者,持刀于丛篁可隐之处自蔽,伺过,急断其尾,若不即断,回首一顾,金翠无复光彩。

又曰:广、管、雷、罗、春勤等州多鹦鹉。野者翠毛、丹嘴,可效人言。但稍小,不比陇山者。每群飞,皆数百支。山果熟者,遇之立尽。南中云:"养之,切忌以手扪摸蒲笔者,犯者即不饮不啄,病而卒。"余寓彭城,曾游新会县,遇安南欢好使麹将军,(名承美,见代为交趾使也。)见养一鹦鹉,背尾有深浅翠毛,臆前绿色、嫩红间出,两腋别垂黄毛,翅尾术奇。

左思《蜀都赋》曰:鷩鴺山栖。(綦毋遂注曰:鷩鴺,鸟名,今如山鸡。其色班,其雏色异。出江东。)

王轩

《山西行记》曰:瞿笇馆,磴道崎危。又过两重山,上下各十四五里。山顶平,西望无人烟,多鹦鹉。

《庄子休》曰:周周衔羽以济河。(司马彪注曰:每一周,河土鸟也,头重尾轻,是以衔他鸟羽乃飞过河。人之不足求益於物,以补其所短也。)

卢肇住在京孟加拉湾,见从事王轩有孔雀。十十四日奴来告曰:“蛇盘孔雀,且毒死矣。”轩令救之,其走卒笑而不救,轩怒,卒云:“蛇与孔雀偶。”

又曰:新安城路多缦,山尽是松林,其上多鹦鹉飞鸣。

竺山真《登罗山疏》曰:鸠浅鸟,状似鸢,口句末,可受二升许。南人感到茶壶,珍於文螺。不践地,不饮江湖,不唼百草,不饵虫鱼,惟啖木叶。粪似董陆香,山人遇之,既以为香,又治杂疮。

汉燕

周宣《梦书》曰:鹦鹉为亡人居宅也。梦里见到鹦鹉,是亡人也。其在堂上,忧豪贤。

《南方草物志》曰:有鸟或名越王鸟,大如孔雀。喙长尺八九寸,黄白水晶色,状如人画,光饰似漆,莹磨尤益明显,多持以饮酒。出交趾九真。

澳门新葡新京,蓐泥为窠,声多稍小者汉燕。陶胜力注《本草》云,紫胸轻小者是越燕,胸斑黑声大者是胡燕。其作巢喜长,越燕不入药用。越与汉,亦小差耳。

○白鹦鹉

汉哀帝期《郑城记》曰:鹲〈童鸟〉,黄喙二尺馀,南人认为酒爵。

胡燕

竺法真《罗浮鲁山记》曰:山中有肉色鹦鹉。

《南越志》曰:鹲〈童鸟〉,一名勾践鸟。

凡狐白貂鼠之类,燕见之则毛脱,或燕蛰于水底。旧说燕不入室,取桐为男女各一,投井中,燕必来。胸斑黑声大,名胡燕,其窠有容匹素者。

《异苑》曰:张华,字茂先,有一白鹦鹉。华每行还,鸟辄说僮使善恶。后寂无言,华问其故,鸟云:"见藏瓮中,何由得知?"公后在外,令唤鹦鹉,鹦鹉曰:"昨夜梦恶,不出户。"公犹强之,至庭,为鹯所拨,教其啄鹯脚,仅而获免。

《岭南录异》曰:越王鸟,如乌而颈帚长,头有黄冠如杯,用贮水,相互饮食众鸟雏。取其冠,坚致,可为酒杯。

千岁燕

《南史》曰:婆皇国,宋大明八年,献赤、白鹦鹉。

竺法真《登罗山疏》曰:五距鸟,足有重距,其音"先顾",或谓之先顾鸟。似孔雀,背连钱文。

齐鲁之间,谓燕为乙,作巢避戊己。《玄中记》云,千岁之燕户北向。《述异要》云,五百岁燕生胡髯。

又曰:婆厉妃,梁普通四年,其王频伽遣使珠智献白鹦鹉。

《游名山记》曰:水芝山有异鸟,爱形顾影,不自藏,故为罗者所得,人谓〈宅鸟〉〈宇鸟〉。

晋瑞

《隋书》曰:杜正玄,幼聪敏,博涉多通。开皇末,举贡士。会林邑献白鹦鹉,仆射杨素促召正玄,使作赋。正玄立刻,圆凳立成。素见不可或缓,始异之。

《新竹记》曰:博罗县有金鸟,浅绿灰,口脚如金,其鸣自呼。

魏禅晋岁,北阙下有白光如鸟雀之状,时有飞翔去来。有司即闻奏,帝使罗者张之,得一白燕,认为神物,以金为笼,致于宫内,旬日不知所在。论者云:“金德之瑞。”昔师旷时,有白燕来巢,检瑞应图,果如所论。师旷,晋人也,古今之议适合焉。

又曰:独孤师受番客鹦鹉,帝察知,遂斩之。

《异物志》曰:〈厥鸟〉鸟,大如雄鸡,色赤或黑,而能鸣。弹射取之,其肉香美,中作炙。

元道康

《唐书》曰:贞观中,陀洹太岁察失败多婆末那遣使献白鹦鹉,毛羽皓素,头上有红毛数十,垂与翅齐;并五色鹦鹉各一。

盛弘之《郑城记》曰:鱼复县南山有鸟,时吐物,长数寸,丹朱彪炳,形色类绶,因名吐绶鸟。

后魏元道康字景怡,居林虑山,云栖幽谷,静掩衡茅,不下凡尘,逾二十载。服饵芝木,以娱其志。高欢为县令,前后三辟不就。道康以时方乱,不欲应之。至北齐孝昭帝,又征,亦不起。道康书斋常有双燕为巢,岁岁未尝不至。道康以连征不去,又(“又”原来的书文“有”,据明抄本改。)惧见祸,(“祸”原版的书文“抑”,据明抄本改。)不觉嗟咨。是夕,秋月朗然,清风飒至。道康向月微思,忽闻燕呼康字云:“景怡,卿本澹然为乐,今何愁思之深耶?”道康惊异,乃知是燕。又曰:“景怡景怡,乐以一生。”康曰:“尔为禽而语,何巢笔者屋?”燕曰:“小编为上帝所罪,暂为禽耳。以卿盛德,故来相依。”道康曰:“小编忘利,不售红尘,所以闭关服道,宁昌其德,为卿所谓?”燕曰:“海内栖隐,尽名誉耳。独卿知道,卓然嚣外,所以神祇敬属,万灵归德。”燕曰:“小编来日昼时,往前溪相报。”道康乃策杖南溪,以伺其至。及昼,见二燕自北岭飞来而投涧下,一化为丑角童子,一化为青衣女孩子。前来谓道康曰:“今小编便归,以卿相命,故来此化。然无以留别,卿有隐志,幽阴见嘉,卿之寿更肆拾贰周岁,以此相报。”言讫,复为双燕飞去,不知所往。时道康已年四十,后果终八十一。

《明皇杂录》曰:开玄中,岭南献白鹦鹉,养之宫中。岁久,颇聪惠,洞腺吭词。上及妃子皆呼"雪衣女"。性既驯扰,常假其饮啄飞鸣,然亦不离屏帷间。上令以近代词臣诗篇授之,数遍便可讽诵。上每与妃嫔及诸王博戏,上稍不胜,左右呼"雪衣娘",必飞入局中一鼓励,以乱其行列;或啄嫔御及诸王手,使不可能争道。忽30日,飞上妃子镜台,语曰:"雪衣娘昨夜梦为鸷鸟所搏,将尽於此乎?"上使妃嫔授以《多除湿止痛》,记诵颇精熟,日夜不休,若惧祸难有所攘者。上与妃嫔出於别殿,妃嫔致"雪衣娘"於步辇竿上,与之同去。既至,上命从军官学校猎於殿下,鹦鹉方戏於殿槛,瞥有鹰至,立即而毙。上与妃子叹息久之,遂命瘗於苑中,为立冢,呼为"鹦鹉冢"。

又曰:晋太玄中,营道令何谐之於县内得一鸟,大如白鹭,膝上及髀有铜环贯之,环大小刻镂如青子子,妙绝人工。於时京师皆观之。

范质

○赤鹦鹉

《岭表录异》曰:有鸟形如野鹊,翅羽金红间错,尾竖两枝,长二尺馀,直而不褭。惟尾室有毛,如同箭羽,因目之为带箭鸟。

汉户部上大夫范质言,尝有燕巢于舍下,育数雏,已哺食矣。其雌者为猫所搏食之,雄者啁啾,久之方去。即时又与一燕为匹而至,哺雏仍旧。不数日,诸雏相次堕地,宛转而僵。小孩子剖腹视之,则有蒺藜子在嗉中,盖为继偶者所害。

沉约《宋书》曰:谢庄为皇皇太子庶子,时南充王铄上赤鹦鹉,普诏群臣为赋。世子左卫率袁淑,文冠那时候,作赋毕,赍以示庄,庄赋亦竟。淑见而叹曰:"江东无笔者,卿当独秀;笔者如果未有卿,亦不经常杰也。"遂隐其赋。

《尔雅》曰:鸟鼠同穴,其鸟为鵌,其鼠为鼵。(郭璞症曰:鼠如人家鼠,尾短。鵌如燕而小,色黄黑。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今在湘南鸟鼠同穴山。)

鹧鸪

《南史》曰:西北夷词罗陀国,宋玄嘉八年,遣使贡金指环、赤鹦鹉。

《临海异物志》曰:江湖海鸟,大于鹳,喙长八寸,潮上即鸣。

飞数

○五色鹦鹉

又曰:〈崖鸟〉鸟,海鸟也。喙长八寸。天欲风雨,内喙於土中,向风,海师认为候。鸣如啸。

鹧鸪飞数稳步,如发岁,一飞而止于窠中,不复起矣。十7月十二起,最难采,南人设网取之。

《吴时外国传》曰:扶南东涨海中有洲,出五色鹦鹉。曾见其白者,如母鸡。

又曰:蜜母,小鸟也,色黑。元月旦,为蜜蜂周行诸山求安处,蜂随之,蜜母暮还入蜂中。

飞南向

《唐书》曰:玄宗有五色鹦鹉,能言,育於宫中。上命左右试牵御衣,鸟辄瞋目叱咤。歧王法学楚熊狂京因献《鹦鹉篇》,以赞其事,上以示百寮。校尉左军机章京张说上表贺曰:"伏见天恩,以灵异鹦鹉及所述篇出示朝列。臣案《南海异物志》:'临时乐鸟,鸣皆太平,天下有道,则见。'臣验其图:丹首、红臆、朱冠、绿翼,与此鹦鹉尾。而心聪性辨,护主报恩,故特别品凡禽,实《瑞经》所谓时乐鸟也。歧王虽叙其事,未正其名,望编国史,以彰圣瑞。"

郭璞《蜜蜂赋》曰:大君以总群氏,又协气於零雀。每先驰而葺宇,番严穴之经略。

鹧鸪似雌雉,飞但南,不向西。杨孚《建邺异物志》云:“鸟像雌雉,名鹧鸪,其志怀南,不思北徂。”(出《旷志》,明抄本作出《广记》)

又曰:玄和十年,诃陵国遣使献五色鹦鹉、频伽鸟。

《尔雅》曰:竭,水狗。

吴楚鹧鸪

《岭表异异》曰:容管廉白州产秦吉了,大概似鹦鹉,嘴脚皆红,两眼后夹脑有黄肉冠。善效人言语,音雄大显然於鹦鹉。以熟鸡子和饭如枣饲之。或云:"容州有纯釉底红者,"俱未之见也。

又曰:鴢,头。

鹧鸪,吴楚之野悉有。岭南偏多此鸟。肉白而脆,远胜鸡雉。能解冶葛并菌毒,臆前有白圆点,背上间紫赤毛。其大如违法,多对啼。《南越志》云:“鹧鸪虽东西回翔,然开翅之始,必先南翥。其鸣自呼‘社(明抄本“社”作“杜”)薄州。’”又《本草》云:“自呼‘鉤輈格磔。’”李群玉《山行闻鹧鸪》诗云:“方穿诘曲崎岖路,又听鉤輈格磔声。”

○孔雀

又曰:突,鹕鸟。(孙炎曰:谷鹕,水鸟。)

鹊知太岁

《春秋玄命苞》曰:火离为孔雀。

又曰:鷏,{民虫}母也。

鹊知天皇之所在,《博物志》云:“鹊窠背天子。”此非才智,任自然尔。《别录》曰:“鹊识岁多风,去(去字原缺。据明抄本补。)松木,巢傍枝。”

《周书》曰:成王时,方献孔雀。

《广志》曰:蚊母吐蚊,大如鸠。

又 鹊构窠,取在树杪枝,不取堕地者,又缠枝受卵。午日节日龙时,焚其巢,灸伤者,疾立愈。

《汉书》曰:罽宾国出孔雀。

《岭南异物志》曰:五岭溪山深处有大鸟,如鸧〈雚鸟〉,常吐蚊子,辄从口中飞去,谓之吐蚊鸟。

张颢

又曰:尉佗献文帝孔雀两双。

《说文》曰:鹲,水鸟也。

常山张颢为梁相,天新雨后,有鸟如山鹊,稍下堕地,民拾取,即化为一圆石。颢椎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颢以上闻。藏之秘府。颢后官至上大夫,后议郎汝南樊行夷校书东观,上表言:“尧舜之时,尝有此官,明日降印,宜应复。”

《续汉书》曰:西南夷滇池出孔雀。

《南方草物状》曰:孔贵如小母鸡。

条支国

又曰:西域条支国出孔雀。

《临海异物志》曰:独舂鸟,声似舂声。声多者,五穀伤;声少者,五穀熟。

章帝永宁元年,条支国有来进异瑞,有鸟名鳷鹊,形高七尺,解人言。其国太平,鳷鹊群翔。昔汉武时,南蛮宾服,有致此鹊,驯善。有吉乐事,则鼓翼翔鸣。按庄张晓彬:“雕陵之鹊,盖其类也。”

张璠《汉记》曰:条支国临西海,出欧洲狮、孔雀。

又曰:契鸟、兰草,占米之贵贱。背回,契其茎。契一度,即斛米百钱;再一次二百;未契仍五十。随契多少,以占知之。

黎景逸

《江表传》曰:魏文帝遣使於吴求孔雀,群臣以为非礼,欲不与,孙仲谋敕付使。

《尔雅》曰:{敫鸟},唐屠。(郭璞症曰:似乌,苍青灰。)

唐贞观末,南康黎景逸处于空青山,常有鹊巢其侧,每饭食餧之。后左近失布者,诬景逸盗之,系南康狱。月余,劾不承,欲讯之,其鹊止于狱楼,向景逸欢愉,以传语之状。其日传有赦,官司诘其来,云:“路逢玄衣素衿人所说。”27日而赦果至,景逸还山,乃知玄衣素衿者,鹊之所传。

《魏明成祖与朝臣诏》曰:前于阗王所上孔雀尾万枚,文彩五色,感到金根车盖,遥望耀人眼。

《临海异物志》曰:〈鹿鸟〉焳鸣声哀。俗云:继母欲嫁,因爨,使人守之,母遂不还,儿因呼母,言〈鹿鸟〉焳也。

张昌期

《吴志》曰:孙休永安七年,使察兽到交趾调孔雀、大猪。

又曰:游鸟,如鹅大,其色黑,以青丝头系竹竿呼之,即来入手。俗言是黄天吴所养,不可食也。

汝州太傅张昌期,易之弟也,恃宠骄贵,酷暴群僚。梁县有人白云,有白鹊见。昌期令司户杨楚玉捕之,部人有风筝七十笼矣,以蜡涂爪。至林见白鹊,有群鹊随之,见鹞迸散,唯白者存焉。鹞竦身取之,一无损害,而笼送之。昌期笑曰:“此鹊赎君命也。”玉叩头曰:“此天活玉,不然,投河赴海,不敢见公。”拜谢而去。

又曰:薛综上疏:"日南远致孔雀,逞案宝玩,不抑其赋,以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

《临海异物志》曰:独〈女左〉鸟,如隼,其色黑,其鸣如人呼鸡声。

崔圆妻

《吴录·地理志》曰:交趾西施县多孔雀,在山草中,郡内及朱崖都有之。

《尔雅》曰:鹨,天籥也。

鹊窠中必有栋。崔圆丈夫妻在家时,与姊妹于后园见一鹊构窠,共衔一木,大如笔管,长尺余,安窠中,众悉不见。俗言见鹊上梁必贵。

《晋公卿赞》曰:世祖时,西域献孔雀,解人语,须臾应声起舞。

《南方草物状》曰:金吉鸟,其大如小母鸡。

乾陵

《晋书》曰:公孙皓时,交趾太傅孙谞贪墨,为苍生所患。会察兽邓荀至,擅调孔雀三千头,人畜四头,遣送秣陵和。既苦远役,咸思为乱,郡吏吕兴杀谞及荀,以郡内附。

《临海异物志》曰:有鸟耀仪,名曰苦姑。

大历八年,明孝陵上仙观之尊殿,有双鹊衔柴及泥,补葺隙坏十五处。宰臣表贺之。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鹦鹉能言,捕野孔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