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蜀王本纪》曰,内蛇与外蛇斗於郑南门掷晷

○蛇上

○蛇下

○疮

《周易·系辞下》曰: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

《风俗通》曰:车骑将军巴兢冯绲,字鸿卿。为议郎,发绶笥,有二赤蛇,可长征三号尺,分南北诌,大用忧怖。许季山孙宪得古时候的人秘要,绲请使卜,云:"君后三虚岁当为边将,兑薲四四千里,官以东为名。"后七年,为上卿南征。此吉祥也。

《周礼·天官下》曰: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祝当如注,读如注病之注。)

《尔雅》曰:螣,螣蛇。(龙类也,能兴云雾而游个中。十堰云蚺蛇。)蟒,王蛇。(郭璞症曰:蟒,蛇最大者,故曰王蛇。)

《蜀王本纪》曰:秦王知蜀王好色,乃献美眉多少人。蜀王遣五丁迎女还梓潼,见一大蛇入山穴中,一丁引其尾不能够出,五丁共引蛇,山崩,压五丁。

《礼记·曲礼上》曰:头有疮则沐,身有疡则浴。

《左传·庄公》曰:初,内蛇与外蛇斗於郑南门掷晷,内蛇死。四年而厉公入。

《玄中记》曰:黄海有蛇丘之地,众蛇居之,无人民。多神蛇,或食指而蛇身。

谢承《后唐书》曰:妫皓母炙疮发脓,皓祝而愈之。

又《文下》曰:有蛇自泉宫出,入於国,如先君之数。(自伯禽至僖公十七君。)秋六月庚戌,声姜薨,毁泉台。(鲁人感到蛇妖所出,而声姜薨,故坏之。)

又曰:昆仑西南有山,周回30000里。巨蛇长万里。蛇常居此山,饮食沧海。

《魏书》曰:孙观迁青州太守,从征孙权於濡须口。为流矢所中,穿左足,力战不管不顾。太祖劳之曰:"将军被疮深重而猛气益奋。"及疮甚,遂卒。

又《襄三》曰:叔向母曰:"深山大泽,实生龙蛇。"

《陈留风俗传》曰:小黄县者,宋地,故阳武东黄乡也,因黄水以名县。沛公起兵野战,丧皇妣於黄乡。天下平定,乃遣使者以梓宫招魂幽野。於是丹蛇在水自洗濯,入于梓宫。其浴有遗发,故谥曰"昭灵爱妻"。

《吴历》曰:孙策为许贡客所伤,既被疮,策引镜自照,曰:"面目如,此当可复建功立业乎?"椎几大呼,疮皆区别,其夜卒。

又《襄五》曰:梓慎曰:"今兹宋、郑其饥乎?蛇乘龙。"(蛇,白虎之宿,虚危之星。)

雷次宗《豫章记》曰:永嘉末,有大蛇长十馀丈断道,经过者辄以气吸引取之。吞噬已百数,行旅断道。道士吴猛与徒弟数人往欲杀蛇,蛇藏深穴不肯出。猛符达州社公,蛇乃出穴,头高数丈。猛于尾缘背,而以足案蛇头着地,弟子於后以斧杀之。

《江表传》曰:谭济筠为濡须督。诸将以泰本出於微贱,咸轻傲之。吴太祖乃入泰营,於都巷中侦常,大请官僚,使泰脱衣帻,见其疮痍匝体,指疮而问曰:"何地战伤?"泰具对,权把其臂流涕。

《史记》曰:秦文公梦穿破石自天下属地,其口出於鄜衍。文公问史敦,敦曰:"杆上帝之徵,君其祠之。"於是作鄜峙。

裴渊《新德里记》曰:晋兴郡海蛇岭,去路侧五十里,忽有一物,大百围,长数十丈,行者过视,则往而不返。积年如此,失人甚多。董奉从临安出,因此峤,见之大惊,云:"杆蛇也。"住行旅,施符敕。经宿往看,蛇已死矣。左右骸骨堆放成丘。

沈约《宋书》曰:刘邕所啖食每异於人,性嗜疮痂,以为味似瑰雷鱼。诣孟灵休,灵休先患炙疮,疮痂落床氏,邕因取食之。灵休疮痂未落者,悉褫以饴邕。灵休与何勖书曰:"刘邕向顾见啖举体流血。南康国吏二百人,不问有罪无罪,递互举鞭取疮,常以给膳。"

《汉书》曰:高祖以亭长送徒七娘山,夜行,经丰西武大学泽中,有大蛇当道,拔剑斩之,遂行。后人至者,见二老妪哭蛇,曰:"杆玄嚣子也,向神农子过而杀之。"媪因溘然不复见。

邓明德《南康记》曰:南野巘山有汉袒缘陈蕃冢墓,西岸有庙,今曰宫渚。昔值军乱,闻墓有三宝,军官争掘,指麾必启。忽大蛇围绕坟前,崩雷晦雨,那时竟不得发。

又曰:张收尝为猘犬所伤,医云:"宜食虾蟆脍。"收什么难之。医含笑先尝,收因而乃食,疮亦即愈。

《后梁书》曰:华神医常行道,有病咽塞者,因语之曰:"向见道隅卖饼人,{艹汧}齑甚酸,可取三升饮之,病自当去。"即如佗言,乃立吐一蛇。

《宋永初山川记》曰:兴古郡有大蛇名水沟葱,有大蛇名赤颈。

《北史》曰:长孙子彦末年石发,举体生疮,虽亲属兄弟以为顽固的疾病如此,难以通晓。世无良医,吾其死矣。尝闻:通病,猪鼻蛇螫之不痛,试为求之,当令兄弟知自身。乃於南山得蛇,以股触之,优伤号叫,俄而肿死。

《晋书》曰:杜预,先在广陵,因宴集,醉卧斋中。旁人闻呕吐声,窃窥於户,而见一大蛇垂头而吐。闻者异之。

又曰:柴垟县有飞蛇。

《小仙翁》曰:治金疮,以气吹之,血即断,痛立止。

又曰:乐广常有亲客,久阙不复来。广问其故,答曰:"前在坐,蒙赐酒,方欲饮,见杯中有蛇,意甚恶之,既饮而疾。"于时江西厅事壁上角漆画作蛇,广意杯中蛇即角影也。复置酒其处,谓客曰:"酒中复有所见不?"答曰:"所见如初。"广乃告其所以,客豁不过解,沉疴顿愈。

《海外图》曰:圆丘有不世树,食之乃寿;有赤泉,饮之不老。有大蛇,多为人害,不可得居。帝游圆丘,以雄黄精厌大蛇。

《论衡》曰:儒书言,燕皇储丹使客荆卿刺秦王,不得,诛死。后荆轲以击筑见秦王,王知燕之客,乃胶其眼,使之击筑。渐离置铅於筑中,感到重而击秦王。秦王病疮,7月而死。夫言庆轲以筑击秦王,实也;言中秦王,病疮九月而死,虚也。

又曰:赵脱凶篡位,殿上有大蟒及小蟒,耳间垂肉,似重孝帻,小蟒亦然。

郭子横《洞冥记》曰:蛇玑出途云国。有青灵蛇产珠,色光白,如琼琰之类。

嵇康《高士传》曰:孔休元尝被人斫之。至见新太祖,以其面有疮瘢,乃碎其玉剑与治之。

又曰:慕容熙游於城南,止大科柳下,若有人呼曰:"阁王且止。"熙恶之,伐其树。乃有蛇,长丈馀,从树中而出。

《博物志》曰:黑曼巴蛇秋月毒盛,无所螫,啮草木以泄其气,草木即死。樵彩,设为此草木所伤刺者,亦杀人。

《华他别传》曰:琅琊有女人,右股上有疮,痒而不痛,愈己复发。他曰:"当得稻糠色犬系马顿走,出五十里,断头向痒。"乃从之。弹指,有蛇在皮中动,以铁横贯,引出,长征三号尺许。15日便愈。

又曰:沮渠蒙逊攻浩,而蛇盘於帐前。蒙逊笑曰:"前为一腾蛇,今盘在吾帐。天意欲吾回师。"先定贺州,烧攻具而还。

又曰:地五年种蜀黍,其后三年有蛇。

《异苑》曰:陈郡谢石少患面疮,诸治莫愈。乃自匿远山,卧於岩下,中宵有物舐其疮,随舐除,而舐处悉白,故世呼为"谢白面。"

沉约《宋书》曰:光武皇帝之,少孤贫,有志操。十许岁时,与齐小白戏於前渚,忽有大蛇来,势甚猛,莫不颠沛惊呼;秀之独不动,众并异焉。

《广志》曰:永昌郡有歧尾蔬。

又曰:有田父耕植,见伤一蛇,有一蛇衔草着疮上,而病人差。田父收其馀叶,治疮皆验。

《南史》曰:梁主衣库见黑蛇,长丈许,数十小蛇随之,举头高丈馀,南望,俄失所在。帝又与宫人幸玄州苑,复见大蛇盘屈於道,群小蛇绕之,并浅绿灰。帝恶之,宫人曰:"杆非怪也,恐是钱龙。"帝敕所司即日取数十万钱镇於蛇处,以厌之。因设法会,赦囚徒,赈干涸,退居栖心省。又有蛇从屋坠落帝帽上,忽然便失。又龙光殿上所御肩舆,复见小蛇萦屈舆中,以头驾夹膝前King Long头上,见人走,逐之不如。

又曰:中介蝮与朱红相乱,长征三号四尺,当中人以牙历之,裁断皮出血,则身尽痛,九窍血出而死。

又曰:晋时间长度山赵宣母任身如常,而髀上痒,搔之成疮,二儿从疮中出,母亲和儿子平安。

《梁书》曰:日本有兽如牛,名山鼠,又有大蛇吞此兽。蛇皮坚不可斫,其上有孔,乍开乍闭,时或有光。射中之,蛇则死矣。

《列异传》曰:寿光侯者,刘阳时人,劾百鬼众魅。有妇为魅所病,侯劾得大蛇。又有树木,人止之者死,鸟过亦死。侯劾树,树夏枯,有蛇长七八丈,悬而死。

《幽明录》曰:汉世宗在甘泉宫,有玉女降,与帝围棋。女风度纠正,帝乃欲通之。女因唾帝面,遂成疮。帝避跪谢,大地之母为出热水洗之。

《陈书》曰:后主末年,昏淫政乱。秘书监传绎上书谏诤,后主逼令自尽。死后,有恶蛇上屋来灵床当前,受祭酹而去。复来百有馀日,时有须臾声。俄而陈灭。

《搜神记》曰:鲁桓公玄年,有九蛇绕柱。占,认为九世庙不祠,乃立焬宫。

《西京杂记》曰:广川王好发冢。后发栾书冢。是夕王梦一相爱的人,鬓眉尽白,以杖扣王右边脚。王觉,左边腿肿痛,因生疮,至死不差。

《后魏书》曰:西魏文帝武定中,有大蛇见武牢城上。时北寿春校尉高仲蜜以武牢叛,死者数千人。后司马消难之任武牢,蛇又见,消难亦叛。大老粗谓之雌龙。

又曰:隋侯行,见大蛇伤,救而治之。其后蛇衔珠以报之。

《三辅旧事》曰:卫世子岳鼻,武帝疾,避暑甘泉宫。江充谓世子曰:"天皇恶世子鼻,当持纸蔽其鼻。"及入,充言曰:"皇储不欲闻国王脓臭,蔽鼻而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怒。

《隋书》曰:炀帝伟大事业末年,翟让初见李密,衣在格上,密腰带化为赤蛇,让心异之,竟为密所杀。

又曰:窦武母代武而并蛇,蛇送之林中。后母卒,及葬未定,有大蛇自榛草而出,赴丧所,以头击柩,涕血,顷而去。时人知为窦氏之祥。

○痱

又曰:薛浚初为童儿时,与宗中齐侯游戏于涧滨。见一拉牛入石,有角及足。召群儿共视,了无见者。浚认为不祥,归而忧悴。母逼而问之,浚以实对。时有胡僧诣宅乞食,浚母蠢而告之,僧曰:"杆乃儿之吉应。且是儿也,早有名位,然寿然则六七耳。"言终而出,蓦地不见,时咸异之。既而寿终於四十二,六七之言於是验矣。

又曰:宋玄嘉中,苏黎世有多人共入山中伐木,忽见石巢中有三卵,大如升,便取煮之。汤始热,便闻林中如风雨声。弹指,有一蛇大十围,长四五丈,径来,於汤中衔卵而去。四个人无几皆死。

《说文》曰:痱,风病也。

又曰:李密据偃师,王世充领兵讨之。夜有班蛇长丈馀,向寝屋作声,如牛吼,执仗者斩之。前几天战大溃,匹马归国。

又曰:秦瞻居曲阿彭皇野,忽有物如蛇,突入其脑中。蛇来,先闻臭死气,便於鼻中入,盘其头中,觉泓泓冷,闻其脑间食声咂咂,数日而出。去寻复来,取手巾急缚口鼻,亦被入。积年无他病,惟患头重。

《汉书》曰:灌婴矫先帝诏,当弃市。婴阳病痱,不食欲死。或闻上无煞意,婴复食,治病。议定不死矣,乃有飞语为恶言闻上,故以弃市。

《唐书》曰:太宗屯桓壁,常欲觇敌,潜军远抄,骑皆四散。太宗与一甲士登丘而睡,俄而贼兵四面云合,不之觉也。会有蛇逐鼠,触甲士惊起,因见贼至,遽白太宗而惧上马,驰百馀步,为贼所及,发大羽箭射之,殪其骁将,贼骑乃退。那时感觉神异焉。

《异苑》曰:太玄中,汝南人伐竹,见一竹大旨蛇形已成,上枝叶还是。吴郡桐庐民尝伐馀遗竹,见一宿竿成雉,头颈尽就,身犹未成。此亦竹为蛇,蛇为雉也。

《东观汉记》曰:明帝行幸诸国,敕执金吾冯鲂将缇骑宿白虎门复道上。诏曰:"复道多风寒,左右长者且病痱,多取帷帐,东西完塞窗,皆令致密。"

又曰:建中四年,赵州南和县仁孝里沙北,有棠树甚茂,百姓祷之为神。忽有群蛇数千,自西南来,趋北岸集棠树下为二积,留居南岸者为一积。俄有三龟,径寸,绕行积旁,积蛇尽死,而后各登其积。野人以告,蛇腹都有疮,若矢所中。

又曰:薪野苏卷,常与仆人居野舍。每至饭时,辄有一物来,其状似蛇,长七八尺,五色光鲜,卷异而饴之。遂经数载,行当加焉。奴后密打杀,即得能食病,日进三斛饭,犹不为饱,少时而死。

○螫毒

又曰:玄和中,五坊小使每群聚於卖酒食家,肆情饮啖。将去,留蛇一箧,诫之曰:"吾以此蛇致供奉鸟雀,可善饲之,无使饥渴。"主人赂而谢之,方肯携蛇箧而去。

又曰:丹阳锺忠,以玄嘉冬月晨行。见有一蛇,长二尺许,文色似青琉璃,头有双角,白如玉。忠感而畜之,於是资业日登。经年,蛇自亡去,忠及二子相继殒毙。此蛇来吉去凶,其惟龙乎?

《魏志》曰:金陵老婆夜之厕,虿螫其手,呻吟无赖。华他令温汤渍手,数易汤,常令暖,其旦即愈。

又曰:李朝晟为邠州参知政事,城方渠无水,师傅和徒弟嚣然。遽有青蛇乘高而下,视其迹,水随而流。朝晟令筑防环之,遂为停泉,军士仰饮以足。图其事上闻,诏致祠焉。

又曰:宋国金水区像山上有寺院,今民欲架室者,辄见大蛇数十丈,出来惊人,故莫得安焉。

《搜神记》曰:阮瑀伤於虺,嗅其疮而双虺出鼻中。

又曰:琤蚌国有鼠,喙尖而尾赤,能食蛇。有被蛇螫者,鼠辄嗅而尿之,其疮立愈。

周景式《五台山记》曰:安侯世高者,小憩国太子,与朋友共出家学道。同伙好恚怒,死史〈月报〉,为此宫亭庙神。世高于马尼拉为人所杀,还生休憩国,复为王子。年二十,又弃国入吴之宫亭,泊舡过呼同伴,与语。伙伴身长数十丈,见世高,向之胡语,竟各分去。暮有一少年上世高舡,跪受咒愿,因忽不见。世高语同舡人曰:"向妙龄即此庙神也,得离恶形矣。"蟒既见世高,从山南过,死山北,今柴桑民所居蛇里是也。

《孔丛子》曰:宰小编使齐,反见夫子曰:"梁丘据遇毒,茸墚而瘳。齐会先生众宾贺焉,大夫并复献攻毒之方。"弟子谓曰:"梁丘子瘳矣。方安所施?"夫子曰:"三折肱而知为良医。治梁丘遇虺害而获瘳,假有与之同疾者,必问所以己之方,民众为见,故各言其方也。"

《秦朝史》曰:欠戛四年春,有蛇、鼠斗於狮虎兽门外,而鼠杀蛇。

《幽冥录》曰:会稽谢祖之妇初育一男,又生一蛇,长二尺许,便径出门去。后数十年,妇以老终,祖忽闻西南有风霜之声。顷之,见一蛇长十数丈,腹可十馀围,入户,绕灵坐,因至暄所。绕数匝,以头打柩,目血泪俱出,长久而去。

《葛洪》曰:蛇岛蝮中人,不晓方术者但以刀割肉投地,其肉沸如火炙,弹指,焦尽。

《晋史》曰:高祖即位之二零二零年,岁在甲辰,邺西李太尉桥下,鼠与蛇斗。斗及日掷晷,蛇不胜而死。行人观者志之,清代果灭於申。

又曰:会稽郡吏鄮县薛重得假还家,夜户闭,闻妻床氏有孩他爹眠声。唤妻久,妻从床氏出,未及开户,重持刀便逆问妻曰:"醉人是什么人?"妻大惊愕,因苦自己评价释实无人意。重家唯有一户,寻找了无所见,见一大蛇,隐在床脚,酒臭。重便斩蛇寸断,掷於后沟。经数日而妇死;又数日而重卒死,经二14日复生。说始死,有人梏将重到一清澈的凉水衙门,槛遒寮,问:"何以杀人?"重曰:"实不曾行凶。"曰:"哥断掷在后沟,此是何物?"重曰:"杆是蛇,非人。"府君愕但是悟曰:"笔者当用为神,而敢淫人妇,又妄讼人!"敕左右召来,吏卒乃领一位来,著平巾帻,具诘其淫妻之过,交远狱。重乃令人送还。

嵇含《遇虿客赋》曰:元康二年四月二31日中夜,遇虿客,有戏余者。曰:"谚云'过满百,为虿所螫'斯言信哉!"

《周史》曰:太祖常寝,柴后见五色小蛇入〈雚页〉鼻间,心异之,知波普贵,敬奉愈厚。

《广五行记》曰:晋吴兴郎中袁玄瑛常之官,请郭璞筮吉凶,璞曰:"至官当有赤蛇为妖,不可杀之。"后到府,果有赤蛇在铜虎符函上翊,玄瑛亲人挝杀之。其后玄瑛为徐馥所害。

○蛊

《周朝策》曰:昭阳为楚伐魏,复军杀将,移师攻齐。陈轸为齐王使,见昭阳曰:"楚有祠者,赐其舍人酒一卮。(卮,电热壶也,受四升。卮,章移切。)舍人相谓曰:'数人饮之阙如,一人饮之有馀。请各画地为蛇,蛇先成者吃酒。'一位先成,引酒且饮之,乃左边手持卮,左臂画蛇曰:'吾能为之足。'为足未成,一个人蛇后成,夺其卮,曰:'蛇故无足,子安能为之足?'遂饮其酒,为蛇足者终亡其酒。今公攻魏,破军杀将,又将移师攻齐,齐畏公甚。制伏不知止,犹为富余。"昭阳解军而归。

又曰:晋安帝义熙末年,殷仲文年十三,父亡。家有大怪,有大蛇长丈,或戴其堂屋,或拔其炊釜置地,亲属弃舍奔散,惟仲文居丧照旧。然仲文后竟为宋高祖所戮。

《周礼·秋官》曰:庶氏掌除毒蛊,以嘉草攻之。

《孙子兵法》曰:善用兵者,举个例子率然。率然,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身,则首尾俱至。

又曰:陈时,吴兴顾楷在田,上树取桑叶,见五尺大蛇入一小穴,其从蛇相次,或三尺、或五尺,次第相随,略有数百。楷急下树,看所入之处,了不见有一孔。日暮还家,楷病,口哑不复得语。

《左传》曰:宣二,晋里克有蛊疾。

《慎子》曰:腾蛇游雾,飞龙乘云。云罢雾散,与蚯蚓同。

又曰:东光人东方飞龙病甚,梦化为大黑蛇,以告其妻。既死,有大黑蛇入室上栋间,飞龙诸子将杀之,其母曰:"杆是尔父。"诸子不用母言,遂杀之。既日雷雨,诸子皆震而死柩前。

沈约《宋书》曰:沛郡相县唐赐往比村吃酒,还,因得病,吐蛊虫十枚。临死,语妻张曰:"死后刳腹中病。"张手破之,藏悉糜碎。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蜀王本纪》曰,内蛇与外蛇斗於郑南门掷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