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知几千里也,史悝 姚略 鹅沟 祖录事 周氏子

○异鸟

○鹊

《礼记·月令》曰:十二月之月,鹊始巢。

史悝 姚略 鹅沟 祖录事 周氏子 平固人 海陵斗鹅 鸭 鹭

《庄子休》曰:北冥有鱼,其名称叫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化而为鸟,其名称叫鹏。鹏植党,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洋运输将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水激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八千0里。(司马彪注曰:扶摇,上行业作风。)

《诗》曰:《鹊巢》,内人之德也。君主积行累功,以至爵号,老婆起家而居有之。

冯法 交州士人 黎州白鹭 雁

《晏平仲》曰:景公谓平仲曰:"天有十分的大物乎?"对曰:"有鹏浮游云,背凌苍天,该於天地,漻漻乎不知其翮之所在也。"

又曰:鹊之疆疆,鹑植导奔。

南人捕雁 海陵人

《幽明录》曰:楚龚王好猎。有一个人献一鹰,击鹏雏。

又曰:防有鹊巢,邛有旨苕。什么人侜予美?心焉忉忉。

鸜鹆

《异类传》曰:汉武时,西域献黑鹰,得鹏雏,张曼倩识之。

《尔雅》曰:鹊〈具鸟〉丑,其飞翪。(郭璞症曰:丑,娄也。翪,竦翅上下翪也。)

勾足 能言 桓豁 明州少年 雀

《晋书》曰:贾彪《鹏鸟赋序》曰:"余览张安世《鹪鹩赋》,以其质微处亵,而陋以远害。硬馛为未若大鹏,栖形遐远,自育之全也。此固祸福之机,聊赋之云。"

《易通卦验》曰:鹊者,阳鸟。先物而动,先事而应,见於木风之像。今失节不巢,阳气不通,故言春不东风也。(《周书》曰:小豪戤日,鹊始巢。)

雀目夕昏 吊乌山 杨宣 乌

又曰:阮修《大鹏赞》曰:"跄跄大鹏,诞自北冥。假Smart鳞,神化以生。如云之翼,如山之形。海洋运输水击,扶摇上征。"

《汉书·梅福传》曰:今主公既不纳天下之言,又加戮焉。夫鸢鹊遭害,则仁鸟增逝。

越乌台 何潜之 乌君山 魏伶 三足乌 李纳 吕生妻 梁祖

又曰:习凿齿诣释道安,值众僧斋。众皆舍钵敛衽,惟释道安食不辍。凿齿曰:"阁鹏从南来,众某苍戢翼,何忽冻老鸱,腩腩低头食?"

《魏志》曰:管辂至安德令刘长仁,忽有鸣鹊来,在阁屋上,其声甚急。辂曰:"鹊言:东南一妇昨杀夫,牵引西亲戚离娄。候可是日,在虞、渊之际,告者至矣。"到时,果有东同伍民来告邻妇手杀其夫,诈言:"西亲人与夫有嫌,杀作者婿也。"

《吴志》曰:赤乌十二年,有两乌衔鹊堕东观,权使领节度使朱据燎鹊以祭。

鸣枭 鸱鸺鹠目夜明 夜行游女 禳枭 张率更 广陵人 韦颛

《神异经》曰:圣Lawrence湾.有大鸟,其高千里。头文曰:"天",胸文曰"鸡",左翼文曰:"鹥",右翼文曰"勤"。左足在海北崕,右足在福建崕。其毛苍,其喙赤,其脚黑,名曰天鸡,一名鹥勤。头向西,止海核心,惟捕鲸鱼,食则威德尔海水流。利不犯触人,不干物。或时举翼飞,其两羽相初,如雷如风,震撼天地。(张茂先注曰:马尾藻海多鲸鱼,而产子多,威德尔海溢塞。故鸟食此鱼,海水通流。)

又曰:孙和为临沂王,之马赛,行过盐城,有鹊巢于帆樯,故官僚皆忧惨,以为墙木倾危之像。

希有

《晋书》曰:王澄为大梁,将之镇,送者倾朝。澄见树上鹊巢,便脱衣上树,探鷇而弄之。神气萧然,旁若无人。

史悝

东方朔《神异经》曰:昆仑铜柱有屋,辟方百丈。上有一鸟,名希有。张左翼复东皇公,右翼复西灵圣母。西王母一赎再登翼上,之东皇公也。其喙赤,目黄如金。其肉苦咸,仙人甘之。

又曰:凉李歆时,通街大树上有乌鹊争巢,鹊为乌所杀。

晋太元中,章安郡史悝家有驳雄鹅,善鸣。悝女常养饲之,鹅非女不食,荀佥苦求之,鹅辄不食,乃以还悝。又数日,晨起,失女及鹅。邻家闻鹅往东,追至一水,唯见女衣及鹅毛在岸上。今名此水为鹅溪。(出《广古今五行记》)

金翅鸟

《宋书》曰:徐羡之拜司空,有双鹊於太家鼏东,穷奇鸣唤。

姚略

《符子》曰:齐成公谓平仲曰:"寡人既得宝千乘,聚万驷矣。方欲珍悬黎,会金玉,其得之耶?奚若?"晏子曰:"臣闻琬琰之外有鸟焉,曰金翅,民谓为羽豪。其为鸟也,非龙肺不食,非凤血不饮。其食也,常饥而不饱;其饮也,常渴而复充。生未几何,失其天年而死。金玉之珍,非乃为君之患也?"

《后魏书》曰:李崇为西宁抚军时,有泉水涌於红螺山顶;建寿春中,有鱼无数从地冒出;野鸭群飞入城,与鹊争巢。

义熙中,羌主姚略坏芜湖沟,取砖,得一双雄鹅并鲜绿,交颈长鸣,声闻九皋,养之此沟。

《齐书》曰:初,武帝梦金翅鸟下殿庭,搏食小龙无数,乃飞上天。明帝初,其梦竟验。

《北宋书》曰:武卫奚永洛与河老婆张子信对坐,有鹊鸣于庭树,斗而堕焉。子信曰:"鹊言不善,向夕若有风从西南来,历树拂堂角,则有口舌事。今夜有人唤,必不得往。"钟信去后,果有风来。至夜,高俨使召永洛,且云敕唤。永洛欲赴,其妻苦留,称堕马孝折,遂免于难。

鹅沟

意怠

又曰:李凝阳贞,字玄操,信州知府希礼之子也。常咏鹊,其佳句云:"东立朝雨霁,南飞夜月明。"为基友所赏。

塔什干郡张公城西北有鹅沟,南燕世,有渔人居水侧,常听鹅声。而众鹅中有铃声甚清亮,候之,见一鹅咽颈极长,因罗得之,项上有铜铃,缀以银锁,有隐起元鼎元年字。

《庄子休》曰:东海有鸟,名意怠,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常,必取其绪,行列不斥,而人不得害,避防于患。

《隋书》曰:郭俊字弘文,拉斯维加斯人。家门雍睦,七叶共居。犬豕同乳,乌鹊通巢。时人觉得义感。州县上其事,上遣平昌公宇文诣其家,劳问之。军机章京柳彧巡省云南,表其门闾。

祖录事

大风

又曰:翟普林老人俱终,哀毁殆将灭性。庐于墓侧,有二鹊巢其庐前树。每入其庐,驯狎无所惊惧。

久视年中,越州有祖录事,不得名,早出,见担鹅向市中者。鹅见录事,频顾而鸣,祖乃以钱赎之。到僧寺,令放为毕生。鹅竟不肯入寺,但走逐祖后,经坊历市,大千世界之处,一步不放,祖收养之。左丞张锡亲见说。

《日华子本草》曰:尧使羿缴狂风於青丘。(烈风,鸷鸟,在东面。一云:大风,风伯也。)

《唐书》曰:高祖围尧君素於蒲州。粮尽,人相食。有乌鹊巢其发石车之上,人心遂离。为李楚客斩首,传之京师。

周氏子

兼兼

又曰:大历四年夏七月,安陵上仙观天尊殿有双鹊衔柴及泥,补葺殿之隙坏凡一十五处。宰臣等上贺曰:"臣闻孝至於天,则祥发陵邑;德被於物,则化及鸟兽。伏惟皇上,因心广教,弘道极和,时殷霜露之恩,流行云雨之泽。故前圣垂裕,歆於明诚;皇天报贶,锡以嘉应。异鹊来感,翔集可窥。迹此人谋,事归神化。望宜示中外,编诸史册。"

汝南周氏子,吴郡人也,亡其名,家于昆山县。元和中,以明经上第,调选,得尉昆山。既之官,未至邑数十里,舍于逆旅中。夜梦一先生,衣白衣仪状甚秀,而血濡衣襟,若伤其臆者。既拜而泣谓周生曰:“吾家于林泉者也,以不尚尘俗,故得安其全部年矣。今以偶行田野先生间,不幸值君之家僮,有系吾者。吾本逸人也,既为所系,心吗不乐,又纵狂犬噬吾臆,不胜其愤。愿君子悯而宥之,不然,则死在早晚矣。”周生曰:“谨受教,不敢忘。”言讫忽寤,心窃异之。前几天,至其家。是夕,又梦白衣来曰:“吾前以事诉君,幸君怜而诺之,然今尚为所系,顾君不易仁人之心,疾为作者解其缚,使不为君家囚,幸矣。”周即问曰:“然而尔之名氏,可得闻乎?”其人曰:“作者鸟也。”言已遂去。又前几天,周生乃以梦语家僮,且以事讯之,乃亲人因适野,遂获一鹅,乃笼归,前夕,有犬伤其臆,周生即命放之。是夕,又梦白衣人辞谢而去。

《周书》曰:成王时,巴人献比翼鸟。

又曰:贞玄七年,中书省青桐树上有鹊,以泥为巢。

平固人

《尔雅》曰:南方有比翼鸟焉,不及不飞,其名曰兼兼。(郭璞症曰:似凫,青赤色,一目一翼,相得乃飞也。)

又曰:窦申,宰相参之族子。参特爱申,每议除授,多恂于申。申或泄之,以招权受贿。每所至,人谓之"喜鹊"。

处州平固人访其亲家,因过夜。夜分,闻寝室中有人语声,徐起听之,乃群鹅语曰:“明旦主人将杀作者,善视公子小白。”言之甚悉。既明,客辞去,主人曰:“笔者有鹅甚肥,将以食子。”客具告之,主人于是举家不复食鹅。顷之,举乡不食矣。

《山海经》曰:有鸟,其状如凫,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比翼鸟,色青赤,见则大水。)

又曰:开成二年四月,真兴门外,鹊巢於古冢。

海陵斗鹅

《史记》曰:管敬仲说桓公:"古之封禅西海,致比翼之鸟。"

《庄子休》曰:至德之世,乌鹊之巢,可攀爬而窥之。

癸酉岁,海陵郡西村中有二鹅斗于空中,久乃堕地,其大可五六尺,双足如驴蹄,村人杀而食之者皆卒。二零一八年,兵陷海陵。

《瑞应图》曰:王者德及高远,则比翼鸟至。一本云:王者有孝德则至。

又曰:鹊上高城之绝,而巢於高树之颠,城坏巢折,陵风而起。故君子之居世也,得时则义行,失时则鹊起也。

《博物志》曰:崇吾之山有鸟焉,一足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鹣鹣,见则天下大水。

又曰:庄子游乎雕陵之樊,(樊,藩也。游于栗园篱之内。)睹一异鹊,自南方来,翼广七尺,目流年寸。感周之颡而进於栗林。

姬郄昉少时与商户泝江俱行,夕止宫亭庙下。同侣相语:“何人能入庙中宿?”昉性胆果断,因上庙宿。竟夕晏然,晨起,庙中见有白头老翁,昉遂擒之,化为雄鸭。昉捉还船,欲烹之,由此飞去,后竟无她。

世乐

《荀况子》曰: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恶杀,乌鹊之巢可俯而窥。

《临海异物志》曰:世乐鸟,五色,头上有冠,丹喙,赤足。有道则见。

《本草衍义补遗》曰:鹊巢知风之所起。(言鹊作巢,向风之所起为户。一实云:背风所起也。)

冯法

端琦

又曰:乾鹄知来而不知往,此修短之分也。(乾鹊,鹊也。见人有吉事之徵,则翛翛然;凶事之徵,则鸣啼。是知来。岁多风,则巢於下枝,而小孩子乃探其卵。是不知往。各具备能,故曰长短之分也。)

晋建武中,剡县冯法作贾,夕宿荻塘,见一农妇,著服,白皙,形状短小,求寄载。明旦,船欲发,云:“暂上取行资。”既去,法失绢一疋,女抱二束刍置船中。如此十上,失十绢。法疑非人,乃缚两足,女云:“君绢在前草中。”化形作大白鹭,烹食之,肉不甚美。

《说苑》曰:晋平出差朝,其鸟环平公不去。平公顾谓师旷曰:"是凤耶?"师旷对曰:"东方有鸟,名称为端琦,憎鸟而爱狐。令笔者君必衣狐裘以朝乎?"平公曰:"然。"

又曰:雁北向,鹊始加巢。(雁在彭蠡皆北面,征阳剿愦北过。鹊感阳而动,乃上加巢。)

金陵士人

青鸟

又曰:赤肉悬则鸟鹊集,鹰隼鸷则众鸟散。物之散聚,交感以然。

建邺士人姓杜,船行。时夏至日暮,有女子素衣来,杜曰:“何不入船?”遂相调戏。杜阖船载之,后成白鹭去。杜恶之,便病死也。

《山海经》曰:三危之山,有三青鸟居。(青鸟,主为金母元君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

《北海万毕术》曰:鹊脑令人牵挂。(取鹊一雄一雌头中脑,烧之于道中,以与人酒中,饮则相思。)

黎州白鹭

《纪年》曰:穆王十七年西征,至于青鸟之所解。

《穆国王传》曰:瑶池西姥还归,世重打击乐忧以吟曰:"徂彼西土,爰居于野。豹虎为群,於鹊与处。嘉命不还,惟小编惟女希氏。"

黎州通望县,每岁清和月,有白鹭鹚一双坠地。古老传云,众鸟避瘴。临去,留一鹭祭山神。又每郡主将有除替,一多年来,须有白鹭鹚一对,从黑龙江飞往州城,盘旋栖泊,三七日却回。军州号为先至鸟。便迎新送故,更科学焉。

《汉武传说》曰:二月三16日,上於承华殿斋正中,忽有一青鸟从西方来,集殿前。上问东方朔,朔曰:"杆金母元君欲来也。"有顷,瑶池西王母至,有十二青鸟如乌,夹侍西王母旁。

《东方朔别传》曰:孝武太岁时,闲居无事,燕坐未央前殿。天新雨止,当此时,东方朔执戟在殿阶旁,屈指独语。上从殿上见朔,呼问之:"生独所语者,何也?"朔对曰:"殿后柏树上,有鹊立枯枝上,东向而鸣也。"帝使视之,果然。问朔何以知之,对曰:"以人事言之,风从东方来,鹊尾长,靶掮则倾,背风则蹶。必当顺风而立,是以知也。"

雁南人捕雁

又曰:钩弋爱妻卒,上为起通灵台。常有一青鸟集台上。

《西京杂记》曰:樊将军哙问陆贾曰:"自古人君皆云有瑞应,岂有是乎?"贾曰:"有之。乾鹊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况人君处重位乎?"

雁宿于江湖之岸,沙渚之中,动计千百,大者居在这之中,令雁奴围而警察。南人有采捕者,俟其天色阴暗,或无月时,于瓦罐中藏烛,持棒者数人,屏气潜行。将欲及之,则略举烛,便藏之。雁奴惊叫,大者亦惊,顷之复定。又欲前举烛,雁奴又惊。如是数四,大者怒啄雁奴,秉烛者徐徐逼之,更举烛,则雁奴惧啄,不复动矣。乃高举其烛,持棒者齐入群中,乱击之,所获甚多。昔有宝鸡人张凝评事话之,此人亲曾采捕。

《晋Motorola书》曰:颜含嫂病困,须髯蛇胆,不可能得。含忧叹累日。忽有一少儿持马缨花授含,乃蛇胆也。童子化为青鸟飞去。

《五行传》曰:昭帝玄凤中,有乌鹊斗於燕王池上,乌堕地。乌,类君之像。

海陵人

《佛祖传》曰:东陵圣母,宛城海陵人杜氏撇蘙。学刘纲道,坐在立亡。杜公不相信,诬言圣母作奸,收付狱,圣母从窗中飞出。於是远近为立庙,甚有特效。常有一青鸟在祭所,人有失物者,青鸟便飞集物上。路无拾遗。

《说文》曰:鹊,知皇上之所在。

海陵县东居,人多以捕雁为业。恒养一雁,去其六翮感觉媒。十七日群雁回塞时,雁媒忽人语谓主人曰:“作者偿尔钱足,放小编再次回到。”因腾空而去,这个人遂不复捕雁。

澳门新葡新京,晋郭璞《青鸟赞》曰:山名三危,青鸟所解。涂却昆仑,西灵圣母是隶。穆王西征,旅轸斯地。

《盐铁论》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所鲜,国外贱之。昆山之旁,以玉璞抵乌鹊。

鸜鹆

治鸟

拓跋诘汾诗曰:月歌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勾足

《搜神记》曰:越地深山有鸟,大如鸠,铅色,名曰治鸟。穿大树作巢,如五六升器,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垩,赤白相分,状如射侯。伐木者见此树,即避之。或夜冥不见鸟,亦知人不见己也。鸣曰:"嗤咄上去",昨日福利急上去;曰:"嗤咄下去",后天方便急下去。若不便去,但言笑而已,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犯其所止者,则虎害之。白日见其形,鸟形也;夜听其鸣,亦鸟也。时主人形,长征三号尺,入涧中取招潮蟹,就俗世火炙之。越人谓此越祝之祖。

《博物志》曰:鹊巢开口背天皇,此非才知,任自然也。

鸜鹆交时,以足相勾,促鸣鼓翼如斗状,往往坠地。俗取其勾足为魅药。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知几千里也,史悝 姚略 鹅沟 祖录事 周氏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