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以丝为之纶,故曰食於蟾诸

○鲂鱼

○钓

○蟾蜍

《尔雅》曰:鲂,鱞。(郭璞症曰:江东呼鲂为鳊。一名魾,音毗。)

《毛诗·何彼秾矣》曰:其钓维何?维丝伊缗。(伊,维。缗,纶也。《笺》云:钓者以此有求於何,彼以为之乎?以丝为之纶,则是善钓也。)

《春秋运斗枢》曰:政纪乖,则蟾蜍月精,四头感翔。

《山海经》曰:大鳊居海中。

又《国风·竹竿》曰:籊々竹竿,以钓于淇。

《韩诗外传》曰:鱼网之设,鸿则罹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薛君曰:戚施。蟾蜍,□□喻丑恶。)

《毛诗·宛丘·衡门》曰:岂其食鱼,必河之鲂?

又《小雅·采绿》曰:之子于钓,言纶之绳。其钓维何?维鲂及鱮。维鲂及鱮,薄言观者。

《文子》曰:蟾蜍辟兵,寿在五月之望。

又《关雎·汝坟》曰:鲂鱼赪尾,王室如燬。

《论语·述而》曰:子钓而不纲。(钢,谓为大索横流属钓。)

《淮南子》曰:月照天下,而蚀於蟾诸;腾蛇游雾,而殆於蝍蛆。(蟾诸,月中虾蟆,食月,故曰食於蟾诸。殆犹畏也。蝍蛆,蟋蟀,《尔雅》谓之蜻{列虫}之大腹也,上蛇,蛇不敢动,故曰殆于蝍蛆。)

又《七月·九罭》曰:九罭之鱼,鳟、鲂。

《尚书大传》曰:周文王至磻溪,见吕望钓。文王拜之,尚父云:"望钓得玉璜,刻曰:'周受命,吕佐检,德合于今,昌来提。'"

《抱朴子》曰:蟾蜍寿三千岁。

陆机《毛诗疏义》曰:鲂鳏,今伊、洛、济、颍鲂鱼也。广而薄脆,甜而少肉,细鳞,鱼之美者也。渔阳泉州刀口、辽东梁水鲂,特肥而厚,尤美於中鲂,故其乡语曰:"居就梁水鲂。"

《战国策》曰: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龙阳君得十馀鱼而涕下,王曰:"何谓也?"对曰:"臣之始得鱼也,臣甚喜。后得益大,今欲弃臣前之所得矣。今臣与王拂枕席,爵至人君,走人於庭,避人於涂。四海之内,其美人多矣!闻臣之得幸王也,必裂裳而趋王,臣亦犹曩之所得鱼也,亦将弃矣。臣安能无涕乎!"魏王曰:"有是心也,何不相告?"於是布令於四境之内,曰:"有敢言美人者,族!"

又曰:肉芝者,谓万岁蟾蜍。头上有角,领下有丹书'八'字再重。以五月五日日中时取之,阴乾,百日,以其足画地,即为流水。带其左手於身,辟五兵。若敌人射已者,弓弩矢皆反还自向也。

《说苑》曰:阳书谓宓子贱曰:"吾少也贱,不知理民之术。有钓道顿可,夫投纶饵,迎而吸之者,阳桥也,其为鱼也,薄而不美;若喙若亡,若食不食者,鲂也,其为鱼也,薄而厚味。"宓子贱曰:"善。"

谢承《后汉书》曰:郑敬隐於蚁陂,钓鱼大泽,折芰为坐,以荷荐肉,瓠瓢盈酒,琴书自娱。

又曰:辟兵法,或以月蚀时刻三岁蟾蜍喉下有'八'字者血,以书所持之刀剑。

宋玉《钓赋》曰:左挟鱼罶,右执桥竿。精不离乎鱼啄,思不出乎鲋鳊。

《后汉书》曰:郭玉者,广汉人。初,有老父,不知何所出,常渔钓於涪水,自号涪翁。乞养民间,见有病者,时下针石,有效。玉从受术焉。

《玄中记》曰:蟾蜍头生角,得而食之,寿千岁。又能食山精。

○鱮鱼

又曰:严光,字子陵,会稽余姚人。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及光武即位,乃变姓名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也,备安车玄纁聘之。三反而后至,拜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於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

张衡《灵宪》曰:羿请不世之药於西王母,姮娥窃之以奔月。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

《毛诗》曰:其钓维何?惟鲂及鱮。

《晋书》曰:翟庄,汤之子也。少以弋钓为事,及长,不复猎。或问:"鱼猎同是害生之事,而先生止去其一,何哉?"庄曰:"猎自我,钓自物,未能顿去,故先节其甚者。夫贪饵吞钩,岂我哉?"时人以为知言。

《河图》曰:蟾蜍去月,天下大乱。

《毛诗义疏》曰:鱮,似鲂而大头,鱼之不美者。故里语曰:"买鱼得鱮,不如啖茹。"徐州谓之鲢,或谓之〈鱼童〉。

《宋书》曰:王弘之性好钓。上虞江有一处名石头,弘之常垂纶於此。经过者不识之,或问:"渔师得鱼卖不?"弘之曰:"亦不得,得亦不卖。"日夕,载鱼入上虞郭,经亲故门,各以一两头置门内而去。

《西京杂记》曰:广川王发晋灵公冢,得玉蟾蜍一枚,大如拳,腹空容五合,如新玉,取以盛水滴砚。

《水经》曰:沔瞬当流,注於汉,汉水又左得度口,水出阳平北。水度有二源,一曰清检,出佳鱮;二曰浊检,出好鲋。常以二月取之。美珍常味。

又曰:文帝尝与群臣临天泉池,帝垂纶,良久不获。王景文越席曰:"臣以为垂纶者清,故不获贪饵。"众皆称善。

崔实《四民月令》曰:五日取蟾蜍,可治恶疽疮。

潘岳《西征赋》曰:素鱮扬鳍。

又曰:渔父者,不知姓名,亦不知何许人也。太康孙缅为寻阳太守,落日,逍遥渚际,见一轻舟,凌波隐显。俄而渔父至,神韵萧洒,垂纶长啸。缅甚异之,乃问:"有鱼卖乎?"渔父笑而答曰:"其钓非钓,宁卖鱼者耶?"缅益怪焉,遂褰裳涉水,谓曰:"窃观先生有道者也,终朝鼓枻,良足劳止。吾闻:黄金白璧,重利也;驷马高盖,荣势也。方今王道文明,守在海外,隐沦之士,靡然向风。子胡不赞缉熙之美,何晦用其若是也?"渔父曰:"仆,山海狂人,不达世务,未辩贱贫,无论荣贵!"乃歌曰:"竹竿籊々,河水悠悠。相忘为乐,贪饵吞钩。非夷非惠,聊以忘忧!"於是悠然鼓棹而去。

傅玄诗曰:蟾蜍食明月,虹霓薄朝日。

○鯈鱼

《孔丛子》曰:子思居卫,卫人钓於河,得〈鱼睘〉鱼焉,其大盈车。子思问之曰:"〈鱼睘〉鱼,鱼之难得者也。子如何得之?"对曰:"吾下钓,垂一鲂之饵,〈鱼睘〉过而弗视也;更以豚之半体,则吞之。"子思喟然曰:"〈鱼睘〉虽难得,贪以死饵;士虽怀道,贪以死禄。"

○虾蟆

《尔雅》曰:鮂,黑鰦。(郭璞症曰:即白鲦也,江东呼为鮂。囚、兹二音。)

《文子》曰:鱼不可以无饵钓,兽不可以空器召。

《易通卦验》曰:夏至小暑,虾蟆无声。

《庄子》曰:庄子与惠子游於豪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耶?"织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耶?"惠子曰:"我非子,故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全矣。"

《列子》曰:詹何以独茧丝为纶,芒针为钩,荆条为竿,剖粒为饵,引盈车之鱼於百仞之川洎流之中,纶不绝,钩不申,竿不挠,因水势而施舍也。

《山海经》曰:藟山,湖水出焉,东流注於食水,其中多活师。(科斗也。《尔雅》或曰活东也。)

《山海经》曰:带山茈葫之水,其中多鯈鱼,其状如鸡而赤毛,三尾、六足、四首,其音如鹊,食之已忧。

又曰:渤海之东,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中有五山,常随潮波上下往还,不得暂峙。使巨鳌十五举首而载之,五山始峙而不动。而龙伯国有大民,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趋,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

《尔雅》曰:蟼蟆,(郭璞注曰:蛙类。音惊,亦曰景。)科斗,活东。

又《图经赞》曰:汩和损平,莫惨於忧。《诗》咏萱草,《山经》则鯈。

《荀乡子》曰:自上莅下,犹夫钓者焉,隐於手而应於钓,则可以得鱼。

《周礼·秋官下》曰:蝈氏掌去蛙黾。焚牡菊,以灰洒之,则死。(齐鲁之间谓蛙为蝈。黾,耿黾也。蝈与耿黾尤怒鸣而聒人耳,故去之。)

何敬祖诗曰:属耳听鸣莺,流目玩鯈鱼。

《鬼谷子》曰:古之善摩者,如操钓而临深渊,而投之必得鱼矣。

《汉书》曰:武帝玄鼎五年秋,蛙与虾蟆俱斗。是岁,四将军、众十万征南越,开九郡。

○魦鱼

《阙子》曰:鲁人有好钓者,以桂为饵,黄金之钩,错以银碧,垂翡翠之纶,其持竿处位即是,然其得鱼不几矣。故曰:"钓之务,不在芳饰;事之急,不在辩言。"

《后汉书》曰:马援为隗嚣使公孙述,归,谓嚣曰:"子阳,井底之蛙耳,(言述志识偏狭,如坎纠戤蛙。事见《庄子》。)而妄自尊大。不如专意东方。"

《尔雅》曰:魦,鮀。(郭璞症曰:今吹沙小鱼,体鱼而有点文也。沙、沱二音。)

《庄子》曰:庄子钓於濮水之上,楚王使大夫二人往见焉,曰:"愿以境内累夫子,"庄子持竿不顾。

《东观汉记》曰:彭宠堂上闻虾蟆声,在火炉下,凿地求之,无所得。宠为奴所杀。

《毛诗·鱼丽》曰:鱼丽于罶,〈鱼常〉、魦。

又曰:任公子好钓巨鱼,为大纶巨钩,以犗牛为饵,蹲会稽,投东海,期年不得鱼。已而大鱼食之,牵巨钩,惊扬波而奋鬐,白波若山,海水振荡。任公子得若鱼,离而腊之。浙河以东,苍梧以北,莫不厌若鱼者。

张璠《汉记》曰:灵帝铸天禄虾蟆,吐水於平昌门外桥东,注入宫。又作翻车渴乌,施於桥西,洒南北郊。

《广志》曰:吹沙鱼,大如指,沙中行。

《淮南子》曰:詹公之钓,千岁之鲤不能避。

《晋书》曰:有蛙鸣于华林园。惠帝问左右曰:"为官乎?为私乎?"侍中贾胤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

○〈鱼常〉鱼

又曰:圣人以道德为竿纶,以仁义为钩饵,投之天地间,万物孰非其有哉?

《宋书》曰:张畅弟收,常为猘犬所伤,医云:"食虾蟆脍。"收甚难之,畅含笑先常,收因此乃食,创亦即愈。

《毛诗》曰:鱼丽于罶,〈鱼常〉,魦。〈鱼常〉,

又曰:无饵之钓,不可以得鱼;遇士无礼,不可以得贤。

《南史》曰:沉僧昭,别名法朗,少事天时岳士。梁武陵王纪为会稽太守,宴坐池亭,蛙鸣聒耳。王曰:"殊废丝竹之听。"僧昭咒厌十许,口便息。及日晚,王又曰:"欲其复鸣。"僧照曰:"王欢已阑,令汝鸣。"即便嗅胂x。

《毛诗义疏》曰:〈鱼常〉,一名杨,今黄颊鱼是。身形厚而长大,额骨正黄。

又曰:钓者静之,罛者舟之,罩者抑之,罾者举之,为之异,得鱼一也。

又齐书曰:卞彬《虾蟆赋》云:"纡青拖紫,名为蛤鱼。"世谓比令仆也。又云:"蝌斗惟惟,群浮暗水。惟朝继夕,笔役如鬼。"比令史咨事也。

○鲋鱼

《孙绰子》曰:海人与山客辩其方物,海人曰:"横海有渔,额若华山之顶,一吸万顷之波。"山客曰:"邓林有木,围三万寻,直上千里,傍荫数国。"有人曰:"东极有大人,斩木为策,短不可支;钓鱼为鲜,不足充饥。"

《南史·孝义传》曰:丘杰,字伟峙,吴兴乌程人也。年十四遭母丧,以熟菜有味,不常於口。岁馀,梦见母曰:"死亡是分宾狞呯,何事乃尔荼苦?汝啖生菜,遇虾蟆毒,灵床前有三丸药,可取服之。"杰惊起,果得瓯,殴中有药,服之,下科斗子数升。

《周易·井卦》曰:井谷射鲋。(王肃注曰:鲋,小鱼也。)

《抱朴子》曰:金钩玉饵虽珍,而不能制九渊之沉鳞;显宠丰禄虽贵,而不能致无欲之幽人。

《三国典略》曰:周天和二年,齐武安妖人与其徒伪云:"盲躄,因饮泉水,下得金佛,其疾并愈。"於是远近信之,男女雾集,死晷有老黄虾蟆殴如金色,乍出乍没。齐武成及百官已下,莫不饮之。

《广雅》曰:鲭,鲋也。

《符子·方外》曰:太公钓隐溪五十有六年矣,而未尝得一鱼。鲁连闻之,往而观其钓。太公跪石隐崖,且不饵而钓,仰咏俯吟,及暮而释竿。

《隋书》曰:炀帝在东宫,宫中数有妖变,乃命卫尉少卿萧吉禳邪气,於宣慈殿坐祭神。是时孟冬,地久无水,乃有虾蟆从西南来,入至坐,忽然而失。

《庄子》曰:庄周家贫,往贷粟於监河侯,侯曰:"我揭邑金,贷子二百金,可乎?"织周忿然曰:"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视车辙中,有鲋鱼焉,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升斗之水而活我哉?'周曰:'喏。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之,可乎?'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得升斗之水可活耳,君乃言此,不如早索我於枯鱼之肆!'"

《傅子》曰:刘晔责杨暨曰:"夫钓者,中大鱼则纵而随之,须可制而后牵之,则无不得也。人主之威,岂徒大鱼而已?子诚直臣,然计不足,不可不精思也。"

《文子》曰:禽子曰:"多言有益乎"?墨子曰:"虾蟆蛙黾,日夜恒鸣,口乾舌擗,然而不听;今观晨鸡,待旦而鸣,天下俱动。多言何益?惟其言之时也。"

又曰:夫揭竿累,趣灌窦,守鲵鲋,其於得大鱼,难矣!

《穆天子传》曰:天子北征,舍於珠泽,(此泽出珠,因名之云。今越携平泽出青珠。)以钓於流水。

《韩子》曰:越王勾践欲伐吴,欲民轻死。出,见斗蛙,乃下轼。从者曰:"王何敬也?"曰:"以其有勇气故也。"其后国人轻命死战。

《吕氏春秋》曰:鱼之美者,有洞庭之鲋。

又曰:辛未,天子北还,钓于渐泽,食鱼于桑野。

《淮南子》曰:夫虾蟆为鹑,水虿为蟌,皆生於非其类。(老虾蟆化为鹑,死晷虿化为蟌。蟌,蜻蜓也。)惟圣人能知其化。

《说苑》曰:魏、楚会于晋阳,将以伐齐。齐王患之,使人召淳于髡曰:"魏、楚欲伐齐,愿先生共寡人忧之。"髡曰:"臣见邻人之祠田也,以一箧饭与一鲋鱼,其祝曰:'下田洿邪,得穀百车。'臣笑其所祠者少,所求者多。"王曰:"善。"立为上卿。

又曰:天子乃钓于河,以观姑繇之木。(姑繇,大木也。《山海经》曰:寻木长千里,生河边。谓此木之类。)

又曰:兰芝以芳,未常见霜。鼓造辟兵,寿尽五月之望。(鼓造,盖谓枭,一曰虾蟆。今世人五月望作枭羹,亦作虾蟆羹。)

《神异经》曰:东南海中有恒洲,有温湖,鲋鱼生焉,长八尺,食之宜暑而辟风寒。

《六韬》曰:吕尚坐茅以渔,文王劳而问焉。吕尚曰:"鱼求於饵,乃牵其缗;人食於禄,乃服於君。故以饵取鱼,鱼可杀;以禄取人,人可竭。小钓钓川,而擒其鱼;中钓钓国,而擒其万国诸侯。"

《国语》曰:赵襄子以尹铎有宽政於晋阳,其心必和,乃守晋阳。后晋师围而灌之,沉灶生蛙,民无叛意。

盛弘之《荆州记》曰:荆州有美鲋,逾於洞庭、温湖。

《吕氏春秋》曰:善钓者,出鱼乎千仞之下,饵香也。

《神仙传》曰:葛玄指虾蟆使舞,皆应弦节,使止乃止。

《古乐府·罩辞》曰:罩初何得?端来得鲋。小者如手,大者如屦。孝子持归,遗我公姬。安得此鱼?適与罩迕。从今以后,狄薠求鲋。

又曰:太公钓於兹泉,遭纣之世,文王得之而王。文王,千乘也;纣,天子也。天子失之而千乘得之,知与不知也。

《燕丹子》曰:太子自喜得荆轲,永无秦忧,日与轲之东宫临池而观。轲拾砖投蛙,太子令人奉盘金以进。

刘邵《七华》曰:洞庭之鲋,出於江岷。弘腴青颅,朱尾碧鳞。

又曰:若钓者,鱼有大小,饵有宜适,羽有动静。

《物理论》曰:夫虚无之谈,尚其华藻,此尾於春蛙秋蝉,聒耳而已。

○鲇鱼

《说苑》曰:宓子贱为单父宰,过於阳书,曰:"子亦有以送仆乎?"阳书曰:"吾少也贱,不知治民之术。有钓道二焉,请以送子。"子贱曰:"钓道奈何?"阳书曰:"夫投纶饵,迎而吸之者,阳桥也,其为鱼也,薄而不美;若存若亡,若食不食者,鲂也其为鱼也,薄而味厚。"宓子贱曰:"善。"於是未至单父,冠盖迎之者交接於道,子贱曰:"驱驱之!夫阳书之所谓阳桥者至矣。"

《风俗通》曰:肃肃,虾蟆掉尾。俗说虾蟆一跳八尺,再跳丈六。从春至冬,袒裸相逐,无他所作,掉尾肃肃。谨案:虾蟆既处死晷,其尾又短,正能使掉之,岂能肃肃乎?原其所以,当言夏马,患蚋,掉尾,振击,常肃肃也。"虾蟆"、"夏马",音相似。

《尔雅》曰:〈鱼占〉。(别名鳀,江东通呼鲇为鮧。鮧音提。)

焦赣《易林》曰:曳纶江海,钩挂鲂鲤,王孙利得,以飨仲友。

崔豹《古今注》曰:科斗,虾蟆子也。一名悬针,一名玄鱼。形圆、有尾,闻雷则尾脱脚生也。

《广雅》曰:鮷、鳀,〈鱼占〉也。

《列仙传》曰:吕尚,冀州人,避纣乱,钓于卞溪,三年不获鱼。比妪闻曰:"自可止矣!"公曰:"非尔所知矣。"果获大鲤,得兵钤於鱼腹中。后葬无尸,惟玉钤六荐在棺中。

《广五行记》曰:怀州凝真观端闳下柱已五十馀年。道士往往闻有虾蟆声,不知何处。后因柱朽坏,以他柱易之,斫之,於柱中得一虾蟆。其柱又无孔隙。

《魏武四时食制》曰:蒸鲇。

又曰:涓子者,齐人,钓於泽,得符鲤中。

《岭表录异》曰:唐林蔼为高州太守。有乡野小儿牧牛,闻田中有蛤鸣,牧童遂捕之。蛤跃入一穴中,遂掘之,乃蛮酋冢也。得一铜鼓,其色翠绿,土蚀数处损缺,其上隐砌狞垽铸蛙黾之状。疑其鸣蛙即铜鼓精也。

《永嘉郡记》曰:漈湖溪中多大鲇。昔有流得一世者,鳍大五六围。

又曰:陵阳子明,铚乡人。钓施溪,得白龙子,解网拜谢放之。后数十年,得白鱼,腹中有书,教子明服食。遂上黄山采五石脂、石肺,服之三年,白宠来迎之。

《楚辞·七谏》曰:虾蛙游於药池。

《广五行记》曰:则天如意中,著作郎路敬淳庄在济源,有水碾一柱坏,以他柱易之。家人取故者为樵,中得一鲇鱼,长尺馀,尚活。至后敬淳坐綦连辉被杀。

《神仙传》曰:左慈,字元放,卢江人。少有神通,尝在曹公坐,公从容曰:"今日高会,珍羞略备,所少吴松江鲈鱼耳。"元放下坐应曰:"此可得也。"因求铜盘贮水,以竹竿饵钓於盘。须臾引大鲈鱼出。公大笑,会者咸惊。

成公绥《阴霖赋》曰:百川泛滥横潦流,灶中生蛙庭运舟。

○鳠鱼

《中论》曰:独思则滞而不通,独为则困而不就。善钓不易坻而得鱼,君子不降席而追道。

○蟋蟀

《广志》曰:鳠鱼,似鲇,大口。

又曰:文王遇姜公於渭滨,皤然皓首,秉竿而钓。文王得之,灼若祛云而见日,霍若开雾而观山。

《易通系卦》曰:蟋蟀之虫,随阴酉恤,居壁向外,趣妇爬戩绩,女工之像。今失节不居壁,似女事不成,有淫佚之行,因夜为奸,故为门户。夜开门户,人之所由出入;今夜不闭,明非也。

○鳟鱼

桓范《世论》曰:水则有波,钓则有磨,我欲更之,无如之何。言物动而衅已彰,形行而迹已著。

《易通卦验》曰:立秋,蜻鸣;白露下,蜻蛚上堂。

《尔雅》曰:鮅,鳟。(才损切,似鯶子,赤眼。鯶音混。)

又曰:钓巨鱼不使婴儿轻预,非不亲,力不堪也。

京房《易妖占》曰:七月建申为夷,则蟋蟀鸣。

《毛诗·九罭》曰:九罭之鱼,鳟、鲂。

《王子年拾遗记》曰:汉帝元凤中,季秋之月,泛冲澜灵鹢之舟,穷晷继夜,钓于台下。以香金为钩,霜丝为纶,丹鲤为饵。得白蛟,长三丈,大若蛇,无鳞甲。

《毛诗·冬蟀》曰:蟋蟀在堂,岁聿其暮。今我不乐,日月其除。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以丝为之纶,故曰食於蟾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