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吾梦殿屋两瓦堕,5月莎鸡振羽

《庄子休》曰:鱼不畏网而畏鹈鹕。网者,公平无私;鹈鹕有心,故鱼畏之。明主行奖赏处置处罚如网。

《吴氏本草》曰:丹鸡卵可作虎珀。

○蜙蝑

《毛诗义疏》曰:鹭,水鸟。好白而洁,故谓之白鸟。齐鲁之间谓之舂锄,辽端阒浪、吴杨人皆云白鹭。大小如鹞,青脚,高尺七八寸,解指,尾如鹰尾,喙长征三号寸,顶上有毛十数枚,长尺馀,毵毵然,与众毛异,甚好。将欲取鱼时,弭之。今吴人亦养之,好群飞行。楚后怀王时,有朱鹭,合沓飞舞,则复有赤色。旧《鼓吹曲》有《朱鹭》是也。

《南方草物状》曰:孔贵如小母鸡。

○莎鸡

《唐书》曰:崔湜既私附太平公主,时人咸为之惧。门客陈振鹭献《海鸥赋》以讽之,湜虽称善,而心实不悦。

《山海经》曰:西灵圣母元君山有沷民国时代,凤卵是食,甘露是饮。

《尔雅》曰:蜤螽,蜙蝑。(郭璞症曰:蜙〈虫从〉也,俗呼蝽〈虫黍〉。)

《尔雅》曰:爰〈居鸟〉,杂县。(郭璞症曰:孝明成祖时,琅琊有大鸟,如马驹,时人谓之爰居。)

《尔雅》曰:鹳鷒,鶝鶔也。如鹊,短尾。射之,衔矢射人。(郭璞注曰:一名随羿。)

崔豹《古今注》曰:蜣螂能以土包粪,转而成丸,庄子休所谓"蛣蜣掷昵,在於转丸"者也。一名结蜣,一名弄丸,一名转丸。

《国语》曰:海鸟曰爰委居,止於鲁西门之外21日,(爰居,杂县。西门,城门。)臧文少禽使国人祭之。(文少禽不知,感到神。)展禽曰:"越哉!臧孙之为政也。(越,足也。言其迂阔。不知政要也。)夫祠,国之大节也;而节,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祠以为国典。今无故而加典,非政之宜也。夫圣王掷昶祠也,功施於民,则祠之;以死勤事,则祠之;以功定国,则祠之;能御大灾,则祠之;能捍大患,则祠之。非是族也,不在祠典。今海鸟至,已不知而祠之,认为国典,难感觉仁且智矣!夫仁者讲功,而智者处物。无功而祠之,非仁也;不知而不问,非智也。今兹海其有灾乎?夫广川之鸟兽,恒知而避其灾也。"是岁也,海多大风。

又曰:号山有鸟,名寓,状如鼠。

《内江万毕术》曰:守宫途齐,妇人无子。取守宫一枚置瓮中,及蛇衣,以新布密裹之,悬於阴处。百日,治守宫、蛇衣,分等以唾和之,途妇人齐,磨令温,即无子矣。

郑氏《婚礼谒文赞》曰:鸳鸯雌雄相类,飞止相匹。

《小仙翁》曰:千秋鸟,人面,寿如其名。

许慎《说文》曰:荥蚖,蛇医,以注鸣者也。在壁曰蝘蜓,在草曰蜥蜴。蜥蜴,守宫也。

《古今注》曰:鸳鸯,水鸟,凫类,雌雄未常相离。人得其一,则一者相思死,故谓之匹鸟。

又曰:晋太玄中,营道令何谐之於县内得一鸟,大如白鹭,膝上及髀有铜环贯之,环大小刻镂如青果子,妙绝人工。於时京师皆观之。

○白鱼

《列子》曰:河泽之鸟,视而孕,曰鶂。

又曰:契鸟、兰草,占米之贵贱。背回,契其茎。契一度,即斛米百钱;再一次二百;未契仍五十。随契多少,以占知之。

王琰《冥祥记》曰:沙门安法开者,北人也。常见吴公长征三号尺自屋堕地,旋徊而去。

○

《广雅》曰:车摄,鹪礼也。

《春秋考异邮》曰:土胜水,故守宫食虿。(宋均曰:守宫生於土,虿藏物,属坎,水也。)

古典经济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明出处

《说文》曰:鹲,水鸟也。

海口氏《笑林》曰:楚人居贫,读《北海方》,得螳螂伺蝉,自鄣叶能够蒙蔽。遂於树下仰取叶,螳螂执叶伺蝉以摘之,叶落树下,树下先有落叶,无法复分别,扫取数斗归,一一以叶自鄣。问其妻曰:"汝见我不?"妻始时恒答言见,经日乃不喜欢不堪,绍云不见,嘿然大喜。赍叶入市,对面取人物,吏遂缚诣县。县官受辞,自说内容。官大笑,放而不治。

《诗》曰:有鹙在梁。

《异物志》曰:锦鸟,文如丹地锦,而藻缋相交。俗人见其似锦,因谓之锦鸟。形微大於雉。其雌特有成文,五色,甚可爱。

《尔雅》曰:翰,天鸡也。(孙炎注曰:小虫,黑身,赤头,一名莎鸡。郭璞症曰:一名摴鸡也。)

《博物志》曰:有鸟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昔神农大帝之女媱,往游於阿拉斯加湾,溺死而不反,其神化为精卫。故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黄海。

又曰:梁渠之山有鸟,名曰嚣,食之巳胸闷,能够止衕。

王充《论衡》曰:禹南济於江,白虎负舟。舟中大家五色无主,禹乃笑而称曰:"我受命於天,竭力以劳万民。生,寄也;世,归也。视龙,犹蝘蜓也。"龙去而亡患。

《魏志》曰:文帝问占梦周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化为双鸳鸯。此何为也?"宣对曰:"后宫当有暴死者。"上曰:"吾诈卿耳。"宣曰:"夫梦,意也。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卒,黄门令奏宫人相杀。

《鲁猎萦》曰:南方鸟名曰邽,生而食其翼。

《尔雅》曰:蝙蝠,服翼也。(齐人呼为蟙〈虫墨〉,或谓之仙鼠。职墨二音。)

《幽明录》曰:巴东有一道士,忘其姓名,事道精进。入屋烧香,忽有风霜至,亲属见一白鹭从屋中飞出。雨住,遂失道士所在。

又曰:宰途山有鸟,名曰数斯,食之巳癭。

○蝍蛆

《尔雅》曰:鵅,乌〈暴鸟〉。(郭璞症曰:水鸟也,似鶂而短颈,后翅紫中灰,背上孔雀蓝,江东呼为乌〈暴鸟〉。音驳。)

《临海异物志》曰:有鸟耀仪,名曰苦姑。

《岭表录异》曰:蜈蚣,《南越志》云:"阁者,其皮能够鞔鼓。取其肉曝为脯,美於羊肉。"又云:"长数丈,能啖牛。俚人或遇之,则鸣鼓燃火炬以驱逐之。"

卞敬宗《〈暴鸟〉赋》曰:乌真野之性,备於俯仰之间,专视缓步,有自卑掷昃。

又曰:青丘有鸟,其状如鸠,名曰灌灌。

陆机《毛诗疏义》曰:蜴,一名荣原,水蜴也,或谓之〈虫虎〉蜼蛇医。如蜥蜴,灰色色,大如指,形状可恶也。

又曰:振振鹭,鹭下于鼓。咽咽醉言,舞於胥乐兮。

又曰:鸟名青耕,能够御疫。

《毛诗·豳·八月》曰:1月莎鸡振羽。(莎鸡羽成而振迅之。)

《天问》曰:鸳鸯兮噰々。

又曰:大别山有鸟焉,其状如鹊,白身赤尾,六足,其名〈贲鸟〉〈贲鸟〉。

范注《治疟方》曰:蝙蝠七枚,合捣五百下。发日鸡鸣服一丸,乩晷一丸。遇发,乃与粥清一升耳。

范王《治咽方》曰:咽,鸬鹚啄即愈。治鲠,烧鸬鹚羽,水服半钱即下。若呼"鸬鹚鸬鹚",亦有下者。

《太傅大传》曰:古时候的人天晶巢其树,好生恶杀。

《庄子休》曰:庄子休游於雕陵之樊,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执弹而留之。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螂执翳且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进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子休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

桓谭《新语》曰:昔有鹳,郡国皆杀之,而三辅俗不敢取,取或雷雳霹起。原天不独在彼而在此,其杀取时,正与雷偶耳。

又曰:翏山有鸟,名鸓,其状如鹄,而两首四足。

《梦书》曰:守宫为寡妇,著垣墙也。梦到守宫,忧寡妇人也。

《西京杂记》曰:赵婕妤为皇后,其女弟昭仪在昭阳殿,遗飞草书曰:"后天嘉辰,贵姊懋膺洪册,上霓三十畏牾,以陈踊跃。内有鸳鸯襦、鸳鸯被。

《临海异物志》曰:独〈女左〉鸟,如隼,其色黑,其鸣如人呼鸡声。

《吴氏本草经》曰:石龙子,一名守宫,一名山龙子。

《列仙传》曰:木羽者,钜鹿人。母贫贱,主助产。产探妇,妇儿生,开目大笑,母大怖。暮,梦里见到大冠赤帻者守儿,言:"杆即司免畕,当报汝恩,使汝子木羽得仙。"母阴识之。生儿,字木羽。所探儿年十五,夜有车马来迎之,过呼:"木羽,为自身御车。"遂俱去。又二十馀年,鹳雀旦以二尺鱼着户上,母匿不道,而卖其鱼。四十馀年。母乃终。

《临海异物志》曰:东垂有一足鸟,俗名曰独足,疑是商羊。文身赤口,惟食虫豸,不罕跃粱,鸣如人啸声,将雨转鸣。或曰山噪鸟,昼伏夜翔,或时昼出,则群鸟噪之。

《吴越春秋》曰:公子光夫差令於邦中曰:"寡人欲伐齐,敢有谏者死!"皇太子友因讽谏以激於王,以清旦怀丸挟弹从后园而来,衣浃履濡,公子光夫差怪而问之,世子对曰:"臣游后园,闻秋蝉之鸣,往而观之,秋蝉登高树,自以为安,不知螳螂超枝缘条、曳要举刃,欲哺其形也。螳螂贪心纬缠,志在福利,不知黄雀盛缘茂林,徘徊枝叶,欲啄螳螂也。"

《异物志》曰:巢于高树颠,生子未能飞,皆衔其母翼,飞下地饮食。

又曰:小侯山有鸟,其状如乌而本文,名曰鸪〈鸟〉。

许慎《说文》曰:螳螂,然则也,一孟当蠰,一名研父。

《述异记》曰:昔炎女娲溺死南海中,化为精卫。其鸣自呼。每衔西山木石,以填波弗特海,怨溺死故也。海畔俗说:精卫无雄,耦海燕而生,生雌状如精卫,生雄状如海燕。今黄海畔精卫誓水处犹存,溺死此川,誓不饮其水。一名誓鸟,一名怨禽,又名志鸟,俗名称为风皇雀。

《尔雅》曰:{敫鸟},唐屠。(郭璞症曰:似乌,苍巴黎绿。)

《梦书》曰:螳螂为亡人蔽匿草也。梦到螳螂,忧亡命者,

《异物志》曰:鸬鹚不生卵,而孕雏於池泽间。又吐生,多者八九,少者五六,相连而出,若系绪。水鸟而巢高树上,或在石窟之间。

又曰:上申山,鸟名当扈,状如雉,食之不眴目。

《汉书·张曼倩传》曰:武帝置守宫盆下,使射之。朔曰:"臣以为龙,又无角;谓之为蛇,又有足。跂跂脉脉,善缘壁,若非守宫,即蜥蜴。"上曰:"善"。赐帛十匹。

《尔雅》曰:鹈鹕,鴮鸅。(郭璞症曰:今之鹈鹕也,好群飞,入水食鱼,故名夸睪,俗呼为陶河。)

又曰:至德之君,乌鹊之巢可攀爬而窥。

成公绥《螳螂赋》曰:氆翼应时,延颈鹄望。推翳俟前,翘翼高抗。鸟伏蛇腾,鹰击隼放。俯飞蝉而奋猛,跃蟪蛄而逞壮。距车轮而轩翥,固齐桓公之所尚。

《诗》曰:鹡鸰在原,兄弟急难。

郭璞《蜜蜂赋》曰:大君以总群氏,又协气於零雀。每先驰而葺宇,番严穴之经略。

《范汪方》曰:治症瘕聚积,取跳鲢二七,捣之,令贪污,分为数丸,顿服之,即通也。

○鹈鹕

《南方草物志》曰:有鸟或名越王鸟,大如孔雀。喙长尺八九寸,黄白莲灰,状如人画,光饰似漆,莹磨尤益显著,多持以饮酒。出交趾九真。

○守宫

《毛诗义疏》曰:鹳,一名负釜,一名背灶,一名皂君。泥其巢,一旁为池,含水满之。取鱼置池中,食其雏。若杀其子,则一村致灾旱。

《黄帝内经》曰:鹊巢知风之所起。(言鹊作巢而知风。一实背风也。)

郭义恭《广志》曰:守宫,鳞色如蛇,而四足,似蝘蜓,有尺馀蝘蜓,有屋壁间者,有草野者,有石上者。

《说文》曰:鹳,雀也。

《孙卿子》曰:以桀诈桀,则幸;诈尧,譬若以卵投石。

《梦书》曰:蜣螂为忧财辅以行者。梦到蜣螂,忧财粮也。

又曰:入门时煮顾,但见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风土记》曰:鹔鷞,鹙属。飞则鸣,其翅凌潇肃者也。

又曰:守宫饰挪帝,有成文。取守宫新合阴阳者牝牡各一,藏之瓮中,阴乾,百日以饰挪帝,则生作品。与男士合阴阳,辄灭去。

○精卫

《汉书》曰:武帝时,大宛诸国献大鸟卵。(应邵曰:如二石瓮。)条支国民代表大会鸟,卵如瓮。

范子《计砚》曰:螵蛸出三辅,上等价钱三百。

○鹡鸰

《南方草物状》曰:金吉鸟,其大如小母鸡。

崔豹《古今注》曰:蝘蜓,一曰守宫,一曰龙子,善於树上捕蝉食之。其长细五色者,名称叫蜥蜴;其短大者,名字为蝾螈,一曰蛇医。大者长征三号尺,其色玄绀,善魅人,一曰玄螈,一名绿螈。

《山海经》曰:神农之女名媱,游於南海,溺而不反,是为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堙北海。

古典文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张揖《广雅》曰:羊羊、蜕蚘,螳螂也。博焦,夷;冒焦,螵蛸也。

《古今乐录》曰:吴王夫差时,有双鹭飞出鼓中而去。

《曾参》曰:鹰鹯以太山为下,而增巢其上。

○螽斯

《山海经》曰:宪斯之山,沙水出焉。个中多鹈鹕,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叫。见,国有土功。

又曰:翼望山有鸟,状如乌,三首六尾,其名曰鵸〈余鸟〉。服之使人不眯,又以御凶。

华峤《南陈书》曰:蔡雍在陈留。其邻居有以酒食召雍者,比至而酒酣焉。客有弹琴於屏,雍至门,潜听之,曰:"嘻!以乐召小编而有杀心,何也?"遂反。将命者告主人曰:"蔡君一贯至门而去。"主人遽自追而问其故,雍具以告。弹琴者曰:"笔者向鼓弦,见螳螂方向鸣蝉,蝉将去未飞,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吾心耸然,惟恐螳螂失之也。此岂为杀心而形於声者乎?"雍曰:"杆足以当之矣。"

《诗》曰: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间冬夏,值其鹭羽。(鹭鸟之羽,可以翳,舞者所持以指麾。)

《临海异物志》曰:江湖海鸟,大于鹳,喙长八寸,潮上即鸣。

《毛诗题纲》曰:螽斯,孟松蝑,一名舂黍,似蝗而小,红色,长股而鸣。喻后妃之性不吃醋,子孙众多。

左思《吴都赋》曰:精卫衔石而遇缴,文鳐夜飞而触纶。

又曰:卵有毛,是说之难持者也,而乐正克、邓析能精之。可是长者不贵,非礼义掷晷也。

《春秋考异邮》曰:土胜水,故蝍蛆搏蛇。(宋均曰:蝍蛆生土蛇藏物,属校坎。坎,水也,为遮掩。)

○鷉

《苏黎世记》曰:双清区有独足鸟,大如鹄,其色苍,其鸣自呼"独足"。

《小仙翁》曰:谓蜥蜴为神龙者,非但不识神龙,亦不识蜥蜴。

○鹙

又曰:云顶山有鸟,名曰钦原,蠚兽则死,蠚木则枯。

《韩诗外传》曰:齐庄公出猎,有螳螂举足将搏其轮,问其御曰:"杆何虫?"对曰:"杆螳螂也,为虫知进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轻就敌。"公曰:"杆为天下勇士矣。"回车避之,勇士归焉。

《晋书》曰:武帝谋伐吴,诏王浚修舟舰。濬乃作大舡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馀人。以水为城,起楼橹。开四出门,其上皆得驰马来往。又画鹢首怪兽於舡首,以惧江神。

"吾梦殿屋两瓦堕,5月莎鸡振羽。又曰:攻离山有鸟,名曰婴勺。其状如鹊,赤喙白身,其尾若勺,其鸣自呼。

张揖《广雅》曰:蝍蛆,吴公也。

《录异传》曰:弘公者,吴兴乌程人,患疟经年。弘后独至旁舍,疟发,有数小儿或骑够怨,或扶公首脚,公因佯眠。忽起,捉得一儿,遂化成黄鹢,馀者皆走。公乃缚以还家,暮悬窗上云:"后天当杀食之。"比晓,失鹢处,公疟遂断。于时人有得疟者,往依弘,便疟断。

《墨翟》曰:以她言非吾者,犹以卵投石也。尽天下之卵,石犹不毁也。

许慎《说文》曰:蜣螂,一曰天柱。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吾梦殿屋两瓦堕,5月莎鸡振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