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望着让蓝色沉淀的有些忧郁的天空,男孩儿折回

  我突然明白的那三个字母的意思——拉住我,我追了上去,却只看见了一个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如一个蓝色的小点,逐渐消逝在了我那不知怎么的模糊的视线中……

  你知道吗,

        “为什么?一定要站在这里等吗?”男孩儿站在他面前,高高举起手中的透明雨伞。他终于低头看了这个换了一身蓝色套装,蓝得像一小片晴空的男孩儿。

  时间如流星般划过,我已有好久没看见她了。那天,下着大雨,我打着伞在街上走着,远处屋檐下一个熟悉的背影闯入了我的视线,她!我快步走上前去,将伞往前一伸,她先是一惊,片刻之后恢复了镇定,站到了我的伞下,漫天雨幕下,雨珠滴落,像一个个如同她一般的微笑,风吹过她那被雨打湿的头发,在雨中飞舞着,跳跃着,淡淡的香传遍了我的全身,此时的她就是天使,在我的心中……

  “你懂了就好,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余阳笑着说

雨,淅淅沥沥……

  但每每她离开天台时,都留下我一个美丽的微笑,然后小跑着,像阵蓝色的风,伴着脚步声,逐渐远去。当我转身时,墙上都留下三个字母“L”,“Z”,“W”,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回头便走下了楼。

  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

        男孩儿犹豫着,抓住了他垂在身侧的右手。

  走到了一个十字落路口,她拉过我的手,又写下了那三个字母,然后微笑着转过身,跑进了雨帘中,消失在了那一片朦胧的烟雨中……

  有一天同学叫她去小卖部,经过操场的篮球架时,她不经意看见了余阳在打篮球。自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趴在桌上,而是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眼睛一直盯着操场,寻找那具有吸引力的身影。

        脸上和身上已没有一滴水珠。眼睛闭上,睁开,再闭上,再挣扎着睁开,里面希冀和绝望作着殊死搏斗。

  午夜,凉风吹过,我忽然发现她站在我面前,微笑着,我努力着想拉住她,但岁月却将她啦的好远……

  其实,你不知道的,我像风一样喜欢着你,不留下人和痕迹,让我们静静地感觉......

        “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他要我回来看他,在夏天。”

  我们各自站在天台的两端,我在左,她在右。但都在对着天空倾诉着自己的故事。此时的她就像是夏日的天空,蓝蓝的,却夹杂着几朵白云,我沉默着,也许,风会帮我了解她,解开她心里的忧愁……

  他的侧脸帅帅的,骨节分明的手里握着一支精致的笔,在不停的挥舞,看的孟洁出来神,忘了自己现在正在考试。

        男孩儿抹掉脸上的雨水,指向这人的右后方,问:“你不去那儿吗?在亭子里等,这样会生病的。”

  在那个夏天,我每天都会去天台,望着让蓝色沉淀的有些忧郁的天空,听着风吹过声音,独自思考着……然而她却出现在了这里,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她的微笑……

  就算是为了分离与我相遇

        “啊?!”风吹过,伞落在地上。旋转,又翻倒,停下。男孩儿才恍然惊醒,捡起雨伞。

  青春的味道就是这样被我们知道,留给我们的是遗憾。忧伤,或许这也就是人生的味道……

  四

        男孩儿总是去抹他右手上的水珠,再看着新的水珠滴落,乐此不疲。清澈的水珠散发着莹白的光,渐渐的,在男孩儿恒久的注视中,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午夜,凉风吹过,我忽然发现她站在我面前,微笑着,我努力着想拉住她,但岁月却将她啦的好远……

  孟洁手里的钢笔在填答题卡填到一半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眼睛越过几排正在奋斗的肩膀,看到了坐在第一排正在奋笔疾书的那个男生。

        “到亭子里,我就见不到晴天了。”

  一路上有你

        男孩儿抬头看他,迎着阳光,他就像是金色的,美得耀眼而温暖。

  雨停了,只剩风掠过树尖,吹落叶片上的雨滴,落到了他们头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大哥哥……你明年夏天能回来看我吗?”他转几下伞,问。“啪”,收起,甩出华丽的水珠。拖着伞,继续走,“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等谁?”

  还需要很多勇是天意吧

        “那我陪你一起等吧,好吗?”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男孩儿依旧握着他冰凉的手,不时抹去脸上的雨水。突然,男孩儿拉着他的手向后跑。

  教室里余阳和一个漂亮的女生坐在一起,她左手拿着书,右手在草稿纸上写着什么,似乎是问余阳一些题目。

        他站在公园空旷的草地上。白色的发在风中轻扬,灰蓝双眸无神的望着前方那片阴沉灰白的天空。精致白净的脸庞布满细密的水珠,毫无血色和生气。整个人消瘦羸弱,丝毫撑不起宽大的灰白色外套。

  从那天开始,孟洁可是躲着余阳,即使在上学,放学路上遇到他,也不会主动地打招呼。

        长久的沉默。他们就维持这个姿势,在风雨交加中陪伴着等待。

  “没有,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告诉她,或许,你告诉了她,现在的关系就会改变,不如就保持现在稳定的关系。静静的喜欢她!”

        男孩儿看着他,他灰白色的外套,和外套上晶莹的水珠。

  孟洁心里想:我被他记住了,心跳更快了,脸也越来越红。

      “你……没有朋友吗?”

  “对啊,我一直想回报你的,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而他,始终未曾回头看那男孩儿一眼,一动不动。灰蓝色的眼眸像死气沉沉的玻璃珠。他的眼里,只有那片天空。

  ............

        当雨再次下起来时,男孩儿却回来了。

  下午,孟洁和往常一样和同学一起走到那个十字路口,刚出校门时,余阳从她身旁擦过,他在和他的同学边聊边走,于是,孟洁就紧紧跟在他后面。

      雨水打在伞上的“滴答滴答”声格外清晰,是此刻唯一的不宁静。

  “呵呵,我记住了,不会忘的。”余阳笑了笑,他的笑很温暖在这拥挤的车厢中显得特别耀眼,温暖了她的心。

        一身墨绿夏装的男孩儿从远处跑来,手臂挡着头顶,像一阵风一般从他身边跑过。

  孟洁觉得有些窒息,她转过身,快速的离开了教室门口,脑子里不停的想:“余阳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不是自己。”也许,他是被冲昏了头脑,她忘记他曾经说过,没有和那位女生说自己喜欢她,但是孟洁从那个女生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她知道,他喜欢她。

      许久,他又说,声音透着几丝虚弱,“把雨伞拿开吧,不然,我就要消失了。”

  “有啊”听到这句话的答复,她的心凉了一大半。

        “谢谢你回来看我,陪我一起等,阳光很美,我很高兴。回去吧,我也很快就要离开了。”

  “孟洁,发什么呆啊?快考试了,快进去吧!”她一回头,是她的朋友在边收着雨伞边和她说。

      “大哥哥,你在做什么?”男孩儿折回他面前,扬起稚嫩的小脸,黑发伏在额头上流着水,瞳孔漆黑如墨,透着活泼与纯真。瘦小的身躯被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

  孟洁刚进图书馆,一眼就看见坐在阅览席上的女生,她呆站着,盯着手里翻动的书,咬了一下唇,终于走向了女生。

        纠结着,踌躇着,他走回他身边,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让雨伞挡住落往他身上的雨水。他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抬起右手,用食指触向他的手背,试探着用力,再用力,穿透了!他抽出手指,便带出一串水珠,与此同时,手背恢复如初。

  下午放学,孟洁飞似的跑到余阳的教室,可他又看见了余阳和那个女生在一起。

        男孩儿就站在那里,看见了他沐浴在大雨中波澜不惊的模样。然后,他布满水珠的右手吸引了男孩儿全部的视线。

  下午,他们又一起回家,她想那是问他的最好时机,于是在车站等车时......

        “为什么?你明明和他们一样,在害怕我。”

  余阳吧手里的伞放着,冲上去抱住了她,说道:“原来你问我.....好了,不说那些了,我差点错过了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不会在错过了。”他不停的说道,欣喜的像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礼物。

        雨,最后还是停了,可是,晴天却迟迟不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万一雨不停,天不晴,怎么办?”

  本来是正常的一幅画面,可孟洁却情不自禁的想到,他们俩才是一对,因为余阳脸上带着微笑,那个原本阳光的小茹,在现在是多么刺眼,让人不能直视。

        “雨生。”长长的叹息一般,伴着清脆悦耳的哗哗水声。风吹来,伞影颤啊颤,水珠闪啊闪,滑落,渗入草地。

  “只是作为朋友的角度关心一下而已”她连忙解释道,不敢让他看出一点破绽。此时她低着头,不敢再看他。

        ……

  余阳似乎在哭,而那位女生安慰着拍了拍他肩膀,看到这一幕,孟洁垂头丧气的转身,自言自语道:“我真傻,人家有喜欢的人了。”然后失落的走开了...

      他一动不动,“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伞外的大雨让他们不得不靠近了些,孟洁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似风一样,只能当时体会到,过后便说不出那种感觉。

        “你要回来看我,我叫晴阳哦,大哥哥……”

  让我爱上你

        男孩儿尖叫一声,爬起来向后跑。闪电划过,惊雷乍起。男孩儿回头看他挺直而朦胧的灰白色背影。摔倒,慌张的爬起来,踉跄奔跑。

  你相信吗

        男孩儿匆忙转身,说:“我叫晴阳哦,大哥哥!”然而,他站的地方,只有一滩迅速渗入草地的雨水,在阳光下,如同他笑时的眼睛一样泛着粼粼的光。

  她想:“原来叫余阳啊,我终于认识你了”她心里很激动,这种感觉如风,没有人和轨迹,随意消逝在空中。

        “我?我叫雨生,我在等一个人。”

  “傻丫头,你不告诉他,你们之间的关系也改变了啊,喜欢就大声说出来吧!暗恋很辛苦的,也许,你不说,就会错过了呢!”同桌给孟洁说

      男孩儿只是努力地举着雨伞,低着头不作声。他只好重新看向天空。

  而孟洁不知道的是,余阳也默默地在流泪,心里一直在想为什么...为什么她要离我而去?......

      “什么,是朋友?”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她微笑着说

      ……

  孟洁跑到一棵槐树下,蹲了下来,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哭着,心里说:“余阳,我喜欢你啊,可是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好。”他笑,眼中泛起粼粼幽光。

  孟洁停了下来,前面有一把伞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抬起头,那人正微笑的看着她。

        “其实,从来没有人这样问我,问我为什么不去躲雨。你是第一个,虽然我没有了记忆,可灵魂告诉我,从前能看见我的人,无一不害怕我,有的人甚至伤害我。我,从来孤独。”

  下午放学后,孟洁要值日,她在早上就和孟洁讲好,让余阳等他。

        “我在这里诞生,只能留在这里,不能走动,也不能没有雨水,所以不能去亭子里。”

  “嘿!”余阳笑了笑“我记得你,你是下雨那天和我一起用雨伞到学校的女孩。”

        男孩儿松开了手,离开,影子在草地上缓慢地晃动。

  周日,又下起了雨,而雨不像孟洁与余阳初遇那样大了,孟洁撑着一把伞,独自走在在雨中。

        ……

  孟洁被他一询问感觉无所遁形,低下了头,不再看他。

        雨,不停不息……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望着让蓝色沉淀的有些忧郁的天空,男孩儿折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