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女人气喘吁吁,我们不住在一起

夜半,男人托着沉醉的身体开门进入,入眼的是漆黑的大厅,凝眼沙发上却坐立着一名女人双眼死死的盯着男人,男人对眼前突来的景象随之一愣然后转势轻蔑一笑,是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楚天都市报讯 他们是患难夫妻,他发誓一辈子不离不弃。可是,发财成为有钱男人后,他有了“外室”……

图片 1

“讶!洁咋还没睡?”女人听其所说显得更为愤怒,猛的站起身子指着男人的鼻子大声的说,

■采写:记者向然

帝豪酒店,总统套房。

“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有这个家啊!?”男人好似不在乎女人的质问没有理会慢条斯理的关闭房门然后转身坐到了女人的对面沙发上,将身上外套的西装脱下放在一旁,懒洋洋的躺了下来,

■讲述:藜叶

苏若云坐在巨大的Kingsize床边,手死死捏住裙角,脸色苍白。

“坐下来说吧!我一天早出晚归为了这个家奔波劳累,不知是何原故让你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性别:女

突然,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她身子一颤,抬头,就看见房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

“呵呵!是何原故?莫!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在这故作清高,好…好”女人气喘吁吁,随之将沙发旁一个黑色塑料袋拍在茶几上,

■年龄:45岁

昏暗的灯光照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刹那间,苏若云如遭雷劈,呆在原地。

“你自己看看这些相片,你还有脸跟我说早出晚归是为了这个家奔波劳累,我看你是在狐狸精身上累了吧!你太没良…”

■学历:高中

“严白,你怎么会在这?”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而出,

“停,坐下来慢慢说”男人打断了女人的话语,

■职业:家庭妇女

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就感到下巴一疼,抬眼,就对上严以白冰冷的眸子。

“坐,坐你祖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不是我死命要跟着你,然后还要求父母拿出他们的积蓄支助你,你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吗?你可好,刚成人就干起偷鸡摸狗的勾当了,你简直就是个禽兽,你…”

■时间:11月20日下午

“怎么,看见我很震惊?”严以白死死捏着她的下巴,嘴角是带着笑的,可偏偏声音冷得宛若寒冰,“你一定在想,这个连学费都交不出的穷小子,怎么会有一百万买下你的初夜?”

“够了,我叫你坐下来慢慢说”男人吼道,

■地点:汉口解放大道一快餐店

苏若云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还来不及开口,可这时,一个酒店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走进来,恭敬的对严以白说,“严少,这是我们酒店送您的晚餐,希望你用餐愉快。”

“你…你竟然凶我,以前你对我百依百顺现在竟然凶我,呜呜…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女人边说边哭啼着,

藜叶的开场白吓了我一跳:“我是大老婆,家里还有个小老婆。”或许是看到我表情有异,她马上又补充道:“我们不住在一起。”

严以白仿佛没有听见服务员的话,依旧死死盯着苏若云。

“呵呵!”男人再次轻蔑一笑,

我拼死拼活嫁给穷小子

可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却是在刹那间褪去了。

“不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其实就是你当初看走眼了而已,当初我是没有风流的资本,如今有了我会不去享受么?在说了我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那个男人有钱了不是在外面包小三小四的,见怪不怪,只怪你思想太封建了跟你父母一样。”

不是我不愿离婚,是我老公曙峰坚决不肯离。他说,只有死亡能把我们分开。我不知道是该感谢他还是该怨恨他。从去年开始,我得了抑郁症,曙峰陪我去医院看过,没用。我知道,我的病医生是治不好的。

“严少……”她喃喃着开口,下一秒,眼睛瞪得滚圆,“等等,你是严以白?严家的那个严以白?”

“你…你还强词夺理了,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爱上你的,前些天我对你的行为不闻不问是还以为你会悔改,没想到你变本加历干脆的把你那狐狸精带去做你的公司小秘,今天我本打算你要是可以低头认错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话我就原谅你一次,我看是我奢望了,莫你听好从明天起我们马上离婚钱我可以不要,但是孩子一定要归我”

曙峰不跟我离婚,是出于感恩,因为当年他还是个人人瞧不起的穷小子时,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拼死拼活地嫁给他。

整个S市,姓严的人很多,但能被帝豪酒店的人尊称一声严少的人,只有一个——

“离婚?那行啊!孩子?我压根就不想要,钱?我还是分一半你吧!我根本用不完”听见男人的话语,看见男人表情的平淡,女人脸上先是愤怒然后是失望最后变为绝望,

曙峰父母早逝,他和妹妹成为孤儿的时候,都才十多岁,他被大伯养大,妹妹被舅舅养大。寄人篱下的生活让曙峰早熟,懂事的他不想大伯因为他这个包袱总受伯母的气,高中还没上完就坚决辍学出来闯荡。认识他的那年,他22岁,我20岁,那时候他还没闯出什么名堂来,还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但我一头扎进去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他。我父母知道后,坚决不同意,我妈说:“你准备跟他一起喝西北风啊?”我爸一向很疼我宠我,我妈管我严一点他都会责怪我妈,但这一次他少有地站到我妈那一边,他附和我妈说:“穷点倒还没什么,还是个孤儿,命太薄了。”

S市首富严家的独子,严以白。

“我到现在才看清,你不仅忘恩负义而且还狼心狗肺禽兽不如。”

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坚决跟曙峰在一起,怀上了孩子后,跟我父母摊牌:“你们不让我跟他,我就死,两条命,你们看着办。”我父母吓得只有点头的份。我就这样嫁给了当时还是穷小子的曙峰,那年,他23岁,我21岁。

严以白冷笑一声,一把甩开苏若云,走到餐车旁,拿出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讥讽的开口:“是,我的真名,的确不是严白,而是严以白。”

“你骂完没有,骂完了我好睡觉”边说着男人便要起身,

说来也巧,自从结婚后,曙峰便交上了好运,先是跟着一个同情他欣赏他的大哥一起做生意,后来在那大哥的支持下自立门户,并且生意越做越好。别人都说我有眼光,慧眼相中一匹黑马,曙峰却说,你哪里是有什么慧眼,你是有善心,善有善报,你没想过嫁一个有钱的男人,老天偏偏让你老公成为有钱人。

苏若云脑子里轰的一声。

“别想进我房间睡觉,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哼!”女人抢在男人面前,随之啪的一声响房门关上,男人见状嘴角又一次杨起了无奈的笑,男人又以着刚刚的姿势优柔的躺了下来,闭着双眼一时间整个房间也显得无声无息,男人表情平淡,是乎在若有所思,是乎在回忆过去,良久,男人高杨的唇齿透析出一句满带沧桑的,

曙峰从不记恨我父母当初的势利,发财后,他在我娘家人面前一点都没有趾高气扬的姿态,反而对他们很好,倒是我父母对自己当初的反对有些惭愧。有时,我故意问他:“你为什么对我爸妈那么好?”他总是呵呵一笑,调侃地说:“我自己没爸妈呀,稀罕呀。”我就是喜欢他这样,如果他像有些男人那样,极端马屁地说什么“你爸妈比我亲爸妈还亲”,那我还觉得太假。

她的初恋,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竟然是堂堂严家的少爷严以白?

“洁不是我不爱你,是我已经不能在爱你,请原谅我为自己设的这戏局,现在终于悲惨剧终,不…应该是完美剧终。”

有个女人抱着孩子来找他

可当初他不是告诉她,他是山区来的穷小子么?不是连交学费都困难的贫困生么?

一直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我遇见了你,那一年我二十二,正如同大多数青年一样没车没房没能力可以说属于穷小子一类了,遇见你时你我正相遇在那拐弯的街道,一眼过后,我沉思淡然,仿佛像着了魔一样往你离去的跑去,就好像老天在告诉我她就是你的,那一眼的亲切,那一眼的熟悉,我到现在都没忘记,事实上当时你并没把我当回事,我看着你的背影冲到你的前面气喘吁吁的说: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也担心。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就很有钱了,家里几十万上百万的车有好几辆,换着开。那时候,我经常不放心地问曙峰:“男人有钱就变坏。你不会也像别的有钱男人那样在外面找女人吧?”他的回答总是:“你放心,不会的,我们是患难夫妻。”可是,他后来还是没逃出那个规律。

“你骗了我?”苏若云似是反应过来什么,脸色更白。

“小姐…可…可不可以留个联系方式认识下,因为我觉得我们要是不认识下那将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你却丢出一句

2001年的一天,曙峰突然对我说:“老婆,出大事了,这回你一定要陪我一起渡过这个难关。”我吓了一大跳,以为他生意上出了什么事。我让他慢慢说,结果他说出来的事让我恨不得杀了他——

“不错。”严以白拿着红酒杯摇晃,冷笑着斜眼看着她,“如果我当初不是骗你说我是个穷小子,我怎么能看清你的正面目?”

“你是谁啊!”对,我是谁啊!我那知你是位富翁的千金小姐,高傲的你对我这种低下的搭腔方式根本不屑一顾,最终我已失败告终,幼小的心灵从此受到深深的打击,
夜间我辗转不得入眠欲去ktv高歌一曲求求你给我机会,然而命运的安排使我们在次重逢,我微细的听到你喊救命的声音,透过包厢的房门我隐约看见一名男子正欲压在你身上,我没顾一切的冲了进去给了他两拳他便晕了,果然我解救了你,果然美女都是爱英雄,果然男人单独约女人去KTV多是不安好心的。
后续的发展比我想像中都还要顺利,你对我的态度来了个八百一十时度的大转弯,一个秋风瑟瑟夜晚我们正式成为了情侣,那一夜我们相拥而吻,慢慢我也渐渐清楚了你的家室,从你爸妈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他们看我不起,对,我一个穷小子没车没房,凭什么让人看得起,失落,无助,我渐渐对爱有了退缩,是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怕因为还有你,是你不顾一切以死相逼逼你父母妥协,我说:

2000年,曙峰认识了18岁的湖南女孩桑葚。据曙峰说,桑葚当时就不是什么正经女孩,靠勾引有钱男人、给他们做情人为生,当初还是曙峰的一个生意上的朋友介绍他们认识的,曙峰后来怀疑那个朋友是“甩包袱”。曙峰与桑葚相识后,热火朝天地来往了几个月,可以说是包养关系,这一切我当然浑然不知。突然有一天,桑葚说怀孕了,逼曙峰离婚娶她,曙峰当然不同意,他说,我从没想过与老婆离婚,就算离了婚,我也不可能跟你结婚啊,你比我小这么多。曙峰其实还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那就是:“你这样的身份,我也不可能娶你呀。”桑葚耍了各种手段,包括以自杀相威胁,曙峰都没就范,他只同意一次性给桑葚几十万元“青春损失费”了断关系。桑葚拿了钱说回老家去打掉孩子,曙峰相信了她。没想到,2001年下半年的一天,她突然抱着一个女婴来找曙峰……关键的时候还是女人更冷静,我虽然又哭又闹的,但马上分出了轻重缓急。我对曙峰说:“立即做亲子鉴定,如果是你的孩子,我们认,你抱回来,我养,你再给她一笔钱作为补偿。”他哭丧着脸说:“要有这么容易就好了啊。我都说了,不用做亲子鉴定我都认,可她硬拉我去做了亲子鉴定,孩子是我的……”不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他:“那就抱回来呀,我一直想再要个女儿呢。”

三年前,父亲为了锻炼他,断了他的财路,让他独自一人去隔市的大学读书。

“你怎么这么傻”你说:

我不解地问:“你怎么这好说话呀,换了一般女人不会有这大的度量。”藜叶苦笑一声说:“我这哪是度量啊,我这是自作聪明,两害相权取其轻。你想啊,如果把孩子抱过来,跟孩子妈掐断关系,这不就一了百了,再不会有后面的纠缠了?哪知道,有人比我还聪明呢。”

在学校里,他认识了苏若云。

“我不傻怎么会看上你”

曙峰说,桑葚说孩子是她的心头肉,给多少钱都不卖。我终于明白,他被那个桑葚讹上了。我直截了当地问:“你有什么计划?她有什么计划?是不是需要我让位?”曙峰说:“从跟她在一起的第一天起,我就对她说过,这辈子我决不会跟我老婆离婚,只有死亡才能把我和老婆分开。她现在找来,不是逼我离婚的,是要当小老婆,要我给她和孩子在武汉买房子长期住下来……”我差点要晕倒。

初识时,他故意说自己是山区来的穷小子,就是想看看,苏若云是否和那些从小就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一样,只是看中他的家世。

我笑而不语把你拥入怀中,心中默默对自己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对你一辈子,

我诧异地问:“从那时候起,你们就一直这样一大一小相安无事同城共居?”藜叶面带羞色地点点头。

可苏若云没有,她还是和“穷小子”的他谈恋爱了。

我们的婚礼比我想像中还要华丽,那一天你衣着亮彩如仙女般下凡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一天我们许下一世的诺言,那一天你在我眼中最美,
我们的儿子的出生的时候我整整高兴了三天没睡觉,我对你说:

这“一夫二妻”的尴尬局面何时了

他曾经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女孩,爱她爱的发狂。可毕业那天,她却突然告诉他,她要分手。

“以后你就在家做全职太太,你们母子我来养。”

桑葚以孩子需要人帮助照料为由,把她父母从农村接了过来,一家人住在曙峰为她买的房子里。后来她又以孩子上幼儿园需要接送为由,要曙峰为她买了几十万元的轿车。前些年,每年曙峰给他们三四十万元生活费,这两年随着物价上涨逐年增加。桑葚居有豪宅,出有豪车,俨然贵妇。

他疯了一样的问她为什么,可她只是丢给他一句话:因为你没有钱啊。

你幸福的笑了,有你父母的支持我的事业发展日益壮大,已不在是曾经的穷小子,我很感激老天让我拥有的这一切,所以我很珍惜,所以我拒绝了所有的韵味,所有的投怀送抱。
可是那天的那天一切都变了,不是因为我出轨了,而是身体上出了点问题鼻子经常流血,我开始还担心着自己的,但想想还是一笑而过,鼻血嘛!谁没流过,上火嘛!大惊小怪,也许是因为身价上长了人也变得怕死了吧!更也许是流的太过频繁了,我还是在空闲的时间去了一趟医院,检查时我还对着医生说:

如果她只是要钱,倒也罢了,以我们家的财力还是供养得起她那一家子的。可是,除了钱,她还要人,她要跟我抢男人。从她的女儿过周岁那天起,曙峰就过起了一夫二妻的生活。那天,曙峰扭扭捏捏地对我说:“那边女儿要过生日,我还是应该去一下吧?毕竟孩子没什么错。”我能说什么呢,只能放行。

多讽刺啊,她竟然对堂堂严家少爷说,你没有钱?

“医生,你看我这准是白血病吧!”医生说:

从那天起,曙峰便经常以看孩子为名过去桑葚那边,后来渐渐开始在那边过夜。起初不回来过夜还有点不好意思,总找点借口,什么女儿生病了啊,女儿拖着不许走啊,后来干脆由头都不扯了,直接短信通知我,在那边“休息”。

想到当年的事,严以白眸底再次燃起怒火,他一口饮尽杯里的红酒,将酒杯摔碎在昂贵的地毯上,上前再次捏住苏若云的下巴。

“先生你说笑了,一切都要看检查结果才能定论,”我坐在椅子上惬意的等待着,其实在我看来我现在的举动只是多余,但求的是那份心安,当医生把化验结果拿给我看时,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医生玩笑不带你这样开的吧!可是笑着笑着,我突感鼻尖一股热流咏出,接着…我单手一抹沾满全手,我笑了笑,又来了,我到要看看你能流多少,接着意外发生了,接着就是血流不止,在接着我头晕目眩神经衰弱,隐约我还能听见,医生急骤的叫唤,而我却免难的说出…别…别通知我家…家人。

我知道,争男人我是争不赢桑葚的,她比我整整小15岁呢,她年轻漂亮有活力,她的身体对男人当然更有吸引力。曙峰也并没完全冷落我,时不时也会向我提出房事要求,但每每那个时候,我便情不自禁地涌出一种深深的屈辱感。我觉得他对我,只是尽做丈夫的义务,甚至是出于同情的施舍。只要一想到这个,我便万箭穿心,当然就无心与他缠绵了。这个时候,曙峰往往是一声长叹,然后安抚式地搂着我进入梦乡。他的鼾声,我的啜泣,这就是我的无数个不眠之夜。或许,我的病就是这样落下的。

“好了,当年的事,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神色冷漠地开口,“今天我付了钱,你就要履行你的义务!”

医院还算人道没有通知家人,所以发生的一切你都不知道,我是白血病晚期,我虽有不信不安不甘不愿,但血染衣裳的病例,白纸黑字的证明都已经深深将我出卖,我注定命不久已,离你们而去,如果有如果,我知道的,我如果去了你活着比死了还难受,所以痛苦就让我一个来承受吧!后来你所见的一切都是我为自己设的局,那些满露破绽的情事,我所谓的小秘都是假的…假的…哈哈!

曙峰当然知道我的病是怎么来的,自从我得病之后,他去桑葚那边明显少多了,但他明确对我说,完全不过去也不行,毕竟那边还有个女儿,女儿需要爸爸。他要当好爸爸,可是,他是个好丈夫吗?

“严以白你……啊!”

人总是在欺骗自己,没钱的时候养猪,有钱的时候养狗,没钱的时候在家里吃野菜,有钱的时候在酒店吃野菜,没钱的时候在马路上骑自行车,有钱的时候在客厅里骑自行车,没钱的时候想结婚,有钱的时候想离婚,没钱的时候老婆兼秘书,有钱的时候秘书兼老婆,没钱的时候假装有钱,有钱的时候假装没钱,人啊,都不讲实话:说股票是毒品,都在玩,说金钱是罪恶,都在捞,说美女是祸水,都想要,说烟酒伤身体,都不戒,说天堂最美好,都不去。
我明明想让你关怀,却已不忍心让你受伤,现在你终于受不了刺激如我所愿那般的把我放弃,我很欣慰,你还可以去寻找我给不了的幸福,夜半沉思,转眼天已启微明,白色渐代替黑色,正有如我渐渐也有人代替,只是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我一个人承受…惘然沉思中,男人站起了沉重的身体,现在他需要去医院治疗给他的人生多几天延续,而男人徒留的原地,一堆清泪几滴鲜血久久都未蒸发。

这些年,我几次跟他闹离婚,我甚至提出我自己净身出户,但都以失败告终,他坚决不肯离,他说:“我决不允许家庭破裂,我自己小小年纪就无父无母,我不能让我的儿子也像我一样。我也不能让你在年老色衰的时候无依无靠。”看起来他似乎是为我和儿子着想,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不快乐啊。

苏若云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身上的裙子就被嘶啦一声撕裂!

曙峰在他那个私生女四五岁的时候,主动告诉了我父母。我父母骂了他一顿也接受了现实。我父母前几年先后去世,母亲生前多次劝我说,就这样过下去吧,就算没有那个女人,也许又会有别的更年轻的女人,没有那个女人像个桩一样拴住他,也许放了羊。

  没有任何的前戏,也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只是粗鲁的占有!

儿子前几年也知道了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他对此事也无可奈何,现在大学毕业去了外地工作。我想,他也许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父母可以抱憾西去,儿子也可以远走高飞,可我能逃到哪里去呢?桑葚才30岁,这种尴尬的局面何时才是尽头?

  苏若云被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来。

  曾经的严以白,就连亲她都会温柔的过问她的意思,可如今,他却将她当做泄愤的工具一样尽情糟蹋……

  可她能解释么?

  不……

  她不能。

  一年前分开的时候,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她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

  -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苏若云瘫软在被褥之中,宛若被玩坏的木偶。

  严以百毫不眷恋起身,穿上衬衫,神色冷漠地看着床上的苏若云。

  目光无意间扫过纯白床单上刺眼的红色,他的墨眸微微一闪。

  可不过稍纵即逝,他很快又恢复了冷漠。

  系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他转头就准备走,可这时——

  “等下。”

  身后传来苏若云虚弱的声音,他回首,就看见她挣扎的坐起来,对着他伸出手。

  “你还没有给我钱。”她轻声说。

  严以白身子一颤,下一秒,他眼底的怒火爆发!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人气喘吁吁,我们不住在一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